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开诚布公
    “嗯?”

    看到跳出来的阿巴泰,众人都惊讶的看向了他,目光先是不解、惊讶,随后不少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目光。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看到努尔哈赤那毫无表情的目光,阿巴泰大着胆子道:“父汗,您对科尔沁部落的良苦用心儿臣深受感动,但是儿臣以为您大可不必如此委屈八弟。咱们兄弟当适合娶海兰珠的人少说也有四五个,例如九弟、十弟、十一弟、十二弟都可以啊,干嘛非要将科尔沁一家的女人全都嫁给八弟呢?”

    努尔哈赤看着有些激动的阿巴泰淡淡的说:“若是朕将海兰珠指给你呢,你愿意么?”

    阿巴泰先是一愣,随后强行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大声道:“儿臣义不容辞,愿为父汗分忧!”

    “分忧?”努尔哈赤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啊,看来我们家的阿巴泰真的是长大了。”

    “噗哧!”

    努尔哈赤的话音刚落,下面便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按理说一个父亲对儿子说你长大了,应该是一个褒义词。可对于出生于万历十七年(1589年)今年已经三十六岁的阿巴泰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讥讽了,要知道如今的阿巴泰连孙子都有了,可现在努尔哈赤竟然说他长大了,这不是**裸的嘲讽么?

    阿巴泰的性子虽然直了些,但可不是蠢货,他当然听出了努尔哈赤话语里的讽刺,饶是他早已过了害羞的年纪一时间脸色也涨得通红。

    看着阿巴泰有些倔强的目光,努尔哈赤也有些头疼,阿巴泰心里那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他,由于他的母亲身份卑微,从小不受他和兄弟们的待见,参加宴会的时候连十三岁的多尔衮也坐在他前面,这对于心高气傲的阿巴泰来说怎么可能受得了,现在看到自己又要把海兰珠指给皇太极,阿巴泰便开始动了心思,如果他能娶到宰桑最疼爱的海兰珠的话,那等于得到了半个科尔沁部落的支持,从此他的身份地位自然也能提高了,夫凭妻贵说的是这种事。

    “好了。”努尔哈赤摆了摆手,示意下面的人停止喧哗,虽然他不怎么待见阿巴泰,但阿巴泰毕竟也是他的儿子,也不好让他太难堪,只见他正色道:“阿巴泰,这件事这么定了,海兰珠指给你八弟吧,毕竟你海兰珠大了二十岁,实在是有些不合适,你先退下吧。”

    “这……”

    阿巴泰差点把鼻子都气歪了,我海兰珠大了二十岁不合适,可你也不看看皇太极海兰珠大了多少,他只我小了三岁啊。

    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都深深的刺进了手掌心,连一缕缕鲜血都流了出来也不自知,他第一次有种想要把坐在宝座的那个人拖下来杀掉的心思,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那个座位做的可是他的父亲,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些年辽东的两百多万汉人几乎被他杀掉了一半,为了大汗的宝座他连亲弟弟也被杀了,更别提自己这个向来不受他喜欢的儿子了。

    看到乖乖退下的阿巴泰,努尔哈赤或许心里感到自己的作法对阿巴泰有些过份了,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阿巴泰你也不用着急,等到有机会朕再替你指一个蒙古的贵女做你的侧福晋吧。”

    “嗻……儿臣谢过父汗。”阿巴泰恭敬的磕了个头。

    “那好,这样吧。”努尔哈赤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对古尔布什和莾果尔两人道:“事情这么定了,明天你们回科尔沁吧,顺便带我给忠亲王的礼物,你们把我的意思告诉宰桑,说半个月后我让皇太极带着哲哲和大玉儿一起去科尔沁部落看望他,再迎娶海兰珠进门。”

    “是,尊敬的大汗!”古尔布什和莾果尔对视了一眼,脸同时泛起了一丝苦涩,他们这一次算是倒大霉了,损兵折将不说,竟然还被强迫分配了这么一个倒霉的差使,不知道回去后跟宰桑说了这事后会不会被宰桑当场给砍了……

    且不提感到一个头两个的古尔布什和莾果尔两人,当杨峰和赵率教率领大军回到锦州后,整个锦州都轰动了,看着数十辆大车那满满的首级,孙承宗和大明的将领们几乎都要窒息了,最后当检验首级的官吏们报告说这些首级全都是女真鞑子、蒙古鞑子和包衣等人的真首级,没有一个是杀良冒功后,饶是孙承宗这样的重臣也激动得不能自己,这一幕简直像是在做梦啊。

    “好……好啊,实在是太好了!”

    孙承宗紧紧的抓住了杨峰的手,嘴唇不住的蠕动,但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在半个月之前,他刚给朝廷发去了斩获两千首级的捷报折子,现在杨峰和赵率教不但解了大凌河堡之围,而起又斩获了六千多首级,这实在是让他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当天晚,孙承宗在督师府大摆宴席款待了杨峰和赵率教一行将领,宴席结束众人都各自散掉后,孙承宗特地将杨峰留了下来。孙承宗一直含笑看着杨峰好一会,直看得他心里发毛后他才说话了。

    “杨大人,知道本官这次又将你留下来是为了什么吗?”

    杨峰沉默了一会道:“这个……末将猜测,恐怕又是为了那些鞑子首级的事情吧。”

    “是……也不是。”孙承宗淡淡一笑,接着又说道:“你知不知道次我们报去的捷报已经在朝廷引起了轰动,据本官所知朝廷派来封赏的天使已经过了山海关正在往锦州而来不日即将抵达锦州,你现在却又闹出了这么一出,这会给朝堂带来多么大的震动吗?”

    “震动?”

    杨峰对此很是不解了,以为孙承宗又要让自己将首级分出来的他神情顿时冷淡下来。

    “督臣,请恕末将无理。末将还真不知道。末将为大明征战沙场,奋勇杀敌,难道还杀错了不成?”

    看到杨峰脸色的变化,孙承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骂道:“你这混账东西,你是不是以为这次本官又要你将首级让出来?”

    “难道不是么?”杨峰反问道。

    “你呀!”孙承宗指着杨峰无奈的摇了摇头:“凡事可一而不可再,次辽东众将已经分过一次首级了,若是这次再分了你的功劳那是太过了。况且此次只有你和赵率教领兵出征,跟留守在锦州的诸将半点干系也没有,他们即便是想分润你们的功劳也办不到啊。难道本官在你眼里是那种欺瞒下指挥贪墨下属功劳的人么?”

    听到孙承宗这么说,杨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笑了笑,虽然没有说话但却已经很好的将心里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孙承宗也不再说话了,而是沉默了一会才正色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咱们拋开下官的关系,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你看如何?”

    杨峰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当然,老大人请讲。”

    “那好!”孙承宗看着杨峰微笑道:“仲卿,老夫这些日子也打听过你的一些事情,传闻你去年才从吕宋回到我大明,年初的时候通过南京镇守太监曹大忠的关系当了江宁卫江东门千户所的千户,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先是收拢流民,奉命剿灭倭寇,又为朝廷献了亩产数千斤的神物,凭借着这些功劳你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一介白丁升为了正三品的指挥使,如今又立下如此大功,陛下晋升你为总兵的旨意不日便抵达锦州,由此看来你实在是我大明的一员干臣啊。”

    “督臣过奖了。”不知为什么,看着孙承宗那看似和蔼的笑容,杨峰只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他从来不敢小觑这个时代的人的指挥,尤其是孙承宗是什么人,谁要是敢小看这个身为两代帝师,且贵为太子少师、兵部尚书、华殿大学士、辽东督师的人,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孙承宗看着杨峰,眼睛透出一种好的目光:“老夫很好,仲卿你能否告诉老夫,你军那些犀利的火炮和火铳以及那些精良的铠甲是否真的是吕宋所产,你又是如何找到那种亩产数千斤的神物的?还有你军的那些东西任何一样拿出来都是了不得的宝贝,而你却好像毫不稀的犹如变戏法一般弄出来,你能告诉老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看着孙承宗那几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睛,杨峰心泛起一阵苦涩,他知道自己近一年来的所作所为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没有人是傻瓜,尤其是象孙承宗这样一名能在历史留下名声的重臣。

    沉默了一会杨峰才说道:“督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事情请恕末将不能告知您,不过末将可以保证的是末将的所作所为对大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有些事情打破砂锅问到底并不是什么好事,有时候难得糊涂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哦?”孙承宗惊讶的看着杨峰有些愕然,随后细细的品味着他的话,良久才大笑道:“哈哈哈……看来此事我不如仲卿啊!难得糊涂,说得好……难得糊涂!仲卿此言却是道出了官场乃至为人处事的道理啊!”

    “那好,老夫不再问你了。”孙承宗仿佛突然看开了似地,从容的摆摆手后又叹气道,“不过算你不说老夫也知道你在辽东呆不长的,你能否告诉老夫接下来你有何打算啊?”

    看到象一个邻家长辈的孙承宗,杨峰突然嘿嘿的笑了:“好叫督臣得知,末将打算歇息几日后带着人马到蒙古大草原转一转,顺便看看能不能弄一两万匹好的战马。”

    “好的战马……还一两万?”孙承宗看着一副理所当然表情的杨峰,差点以为这位得了失心疯。

    天启五年十月二十

    朝廷派来由太监王体乾带领的宣读圣旨的队伍终于到了锦州,圣旨对所有有功的将士都进行了褒奖,所有人都是皆大欢喜,只是当众人听到杨峰被封为南京总兵时,不少人差点把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大明开国两百多年来南京城防和兵权都掌握在魏国公府的手里,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南京总兵,皇帝难道是想罢黜掉魏国公府的兵权么?

    而且最重要的是南京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大明的留都啊。南京总兵的含金量那可是太高了,可以说南京总兵这个头衔已经隐隐是所有江南一带所有武官老大的意思了。想到这里,众将看着杨峰的眼光又有些不同了,这厮看来是要发达了呀。

    杨峰倒是没想过这么多,在他看来总兵都差不多,不管是南京总兵也好江宁卫总兵也罢,都是总兵,根本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听到朝廷封自己为南京总兵后一直以来他的某种担心也消失了,看来朱由校这个家伙并没有让他长期在辽东生根发芽的意思,这让他放心多了。

    王体乾宣读完圣旨后,还没来得及喝口水,他又收到了孙承宗告诉的一个消息,那个杨峰竟然又打了个一个大胜仗,而且这次的斩获竟然是惊人的六千多枚首级,这个消息差点没把他吓出个好歹来,难道女真人集体变弱鸡了吗,怎么这么好打。

    好吧,不关王体乾是怎么想的,依照规矩他还是带人一枚枚的检验起那些首级来,而接过也令他震惊,这些全都是货真价实的蒙古鞑子和女真鞑子的首级,剩下的少部分则是辅兵和包衣的首级,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差点没让王体乾吓出个好歹来,这个杨峰是想要逆天啊。

    最后王体乾什么也没说,带着人马赶着数十辆装满了首级的大车连夜赶回京城去了,他要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禀报给朱由校。

    在晋升为总兵后,杨峰也没有闲着,休息了几天后带着江宁军浩浩荡荡的朝着西面而去,如果有熟悉方向的看到肯定会清楚,这厮前进的方向正是蒙古的科尔沁部落……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