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被刺激到的阿巴泰
    天启五年十月十六盛京

    这座原本始建于洪武二十一年,原名为沈阳的城市如今已然落入了女真人的手里,努尔哈赤又将其改名为盛京。 .t.

    靠近镇边门内的一座占地数百平米的宫殿里,数十名后金的重臣齐聚一堂,在最里面的一座雕饰华丽的宝座坐着一名年约六旬,身穿明黄色色龙袍的老人,这名老人的颌下留着一撇灰白色的胡须,面貌有些苍老但浑身都透着一股夺人心魄的威严,此人正是后金国的开创者,也是后金的大汗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在努尔哈赤的下面站着着后金的众多大臣,几乎所有八旗的旗主、依附后金的蒙古将领以及重臣都在场,此时所有人人的目光都投在跪在间的七八人身,这些人正是以代善、阿敏为首的出征大凌河堡和锦州的众人。

    大殿的人虽然多,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吭声,连咳嗽的声音都没有。

    代善、阿敏一行人跪在地已经快两刻钟了,只是努尔哈赤没有开口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跪在地,哪怕已经跪得膝盖发麻发疼也只能咬着牙跪着,而坐在面的努尔哈赤正在闭目养神。

    在这些人当代善的年纪最大,今年已经四十二岁的他早年征战的时候腿部还受过伤,所以最难受的人还是他,只是尽管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已经从额头不断滴落,但代善还是咬着牙一声不吭的跪在地,终于努尔哈赤的声音终于恍若从遥远的地方幽幽的传了过来。

    “跪累了吧,那都起来吧。”

    如同得到大赦般,所有人这才挣扎着站了起来,唯独代善腿部受过伤加之年纪有些大的缘故,挣扎了好几下才站到一半身子又软了下来要摔倒,幸亏一旁的岳托扶了他一把这才没有倒下。

    看到代善那副惨状,努尔哈赤原本微咪的眼睛动了一下,冷峻的脸庞这才稍稍缓和了些,缓缓开口道:“代善,此次出兵征讨大明以你为主,那由你来说说此次战事的经过吧,你和阿敏又是如何被那支从关内来的明军打得如此凄惨的。”

    “喳!”

    代善不敢怠慢,他老老实实的将此次战斗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期间并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话语和行为,要知道坐在面的那个人不但是他的老子,而且还是一名戎马征战的四十多年的后金大汗,这样的人什么样的战斗没经历过,任何在他面前耍心机的行为都是徒劳和可笑的。

    代善说得很仔细,努尔哈赤也听得很认真,他微闭着眼睛,虽然看似面无表情,但实则脑海却是在飞快的转动着,正不断的将代善的话分析过滤并结合自己的经验将这些东西在脑海里不断还原。

    不仅是努尔哈赤在听,大殿里其他的后金重臣们也都在仔细的听着,随着代善的讲述众人的神情也呈现出不屑、惊讶以及震惊等种种神情,当代善说到岳托率领由蒙古科尔沁部落的四千骑兵和正红、镶蓝两旗组成的一万两千骑兵从江宁军背后杀出,却被对方的火炮、火铳、铁蒺藜以及铁丝组成的方阵杀得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不败退而逃时,整个大殿的人都震惊了,尤其是努尔哈赤更是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两道寒芒。

    虽然这一次代善和阿敏两人打了败仗,但对于这两个儿子的本事努尔哈赤是很清楚的,代善从十三岁便开始跟随他征战,至今已经近三十载,而阿敏也素有勇武之名,可这两人组成的联军竟然在败在一支从关内来的明军手里,最重要的是这支明军的人数只有一万多人,这意味着什么努尔哈赤太清楚了。

    努尔哈赤眼寒芒闪烁,“代善、阿敏,你们知不知道那支从关内来的明军将领叫什么名字?”

    代善还没说话,一旁的阿敏抢着回答道:“回皇阿玛的话,孩儿已经打听清楚了,那支从关内来的明军将领名叫杨峰,是大明江宁卫指挥使,杨峰率领的正是江宁卫的兵马。”

    “什么……开什么玩笑!”

    “这怎么可能?”

    “阿敏你在说笑话吗?”

    大殿一片哗然,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许多人硬是将原本不大的小眼睛撑得圆溜溜的,连戎马一生的努尔哈赤也愣住了,虽然他的脸色依旧是那么冷漠,但如果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他原本正在捋须的左手顿了顿,好几根胡须都被他扯了下来。

    看着群情沸腾的众人,代善一行人不禁苦笑着相视了一眼,他们知道这个事实公之于众后会有这个后果。

    等到众人的议论声稍微小点后,努尔哈赤才一字一句的问道:“阿敏,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面对努尔哈赤淡淡又有充满威严的目光,向来以悍勇自居的阿敏重新匍匐在了地恭声道:“大汗,臣当然知道。这件事听起来或许很离谱,但……事实确实是如此,我们即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编出这样的事情来欺骗您啊!”

    努尔哈赤长吁了口气,靠在椅子闭了眼睛不语,他在努力消化这个消息。对于年少时曾经在辽东总兵李成梁麾下当侍从的努尔哈赤来说,他对大明是很了解的,如今的大明经过两百多年的辉煌、发展后已经步入了迟暮期。

    这个曾经庞大的巨人如今是内忧外患,百万曾经精锐无匹的卫所军已经退化成了一群只会种地的农夫,这才是他胆敢起兵反明的原因,但是现在却有人告诉他,派出去原本要攻占锦州和大凌河堡的两万多大军竟然被人数只有他们一半的从关内来的卫所军给打败了,这下乐子可大了,什么时候大明的卫所军竟然这么强悍了?如果大明的卫所军这么强大的战斗力的话他还起什么兵啊,赶紧跪舔大明好了。

    沉默了良久努尔哈赤又睁开了眼睛道:“佟养********才在!”

    一名年大臣走了出来朝努尔哈赤跪了下来,

    “佟养性,你身为后金探查司的总管,潜伏大明的探子都归你掌管,现在朕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一定要将那个杨峰和江宁军的所有底细都给打探出来,然后禀报与朕,明白么?”

    “嗻……奴才谨遵大汗旨意!”佟养性恭敬的答应了一声这才站了起来。

    说完后,努尔哈赤重新将目光看向了代善、阿敏等人,“代善、阿敏,此次出征你二人不但没有为我后金拿下大凌河堡和锦州,反而损兵折将,折损了我后金的威风,实在太令朕失望,所以朕决定将你二人的爵位各降一级。从即日起代善和阿敏从和硕贝勒降为贝勒,交出雕鞍马、素鞍马各八匹,甲胄四副,你二人可服?”

    代善和阿敏伏哪敢不服,两人跪在地恭敬的说:“(父汗)大汗处置公道,孩儿(臣)服气!”

    “至于你们嘛……”努尔哈赤将目光投向了两人身后的岳托、阿克敦、恩特恒等人沉吟了一下才说道:“如果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此战跟你们倒是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朕不罚你们了,今后若是再败朕对你们不客气了。”

    “谢大汗不怪之恩。”原本在努尔哈赤的威压之下忐忑不安的岳托等人这才松了口气。

    看到努尔哈赤只是高高举起却又轻轻放下,站在一旁的众大臣们有的是暗松了口气,有的则是有些失望,有的则是若有所思。只是还没有人说话,却有人陶陶大哭起来。

    努尔哈赤原本先是一怒,但当他看到跪在地大哭的人后浓黑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两个大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科尔沁部落的两位台吉古尔布什和莾果尔。

    只听古尔布什大哭道:“尊敬的大汗陛下,我们科尔沁部落一直都是您最忠实的追随者和盟友,此次出征我们四千勇士折损了一半,回去之后我们根本无法向忠亲王交待啊!而且严冬要来临,我们科尔沁部落这次损失了这么多人,留下这么多的老弱病残,没有足够的粮食,不知会饿死多少人。伟大的大汗,求您发发慈悲救救我们科尔沁部落吧!”

    古尔布什所说的忠亲王是科尔沁部落的头领宰桑·布和,也是他的盟友兼亲家。

    科尔沁部落作为后金最早的盟友和蒙古有数的大部落,对后金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为了笼络科尔沁部落,努尔哈赤甚至让自己皇太极连续娶了宰桑的妹妹哲哲和女儿大玉儿,并把爱新觉罗家的不少女人嫁到了蒙古,由此可见努尔哈赤对蒙古的重视。

    这次科尔沁部落派出了四千骑兵助阵,好处一点没捞到反而损兵折将,这换了谁都心里都会恼火,要是让科尔沁部落这个后金最重要的盟友生出异心那可不妙了。

    努尔哈赤沉默了一会,脸突然露出了笑意,他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古尔布什和莾果尔亲自将二人扶了起来安慰道:“你们不用担心,后金永远都是科尔沁部落最忠诚的盟友,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对于你们此次受到的损失朕看在眼里,也颇为关心。这样吧,朕有个主意,你们听听看行不行。”

    “大汗请讲!”二人一听精神顿时是一震,目不转睛的看向了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在大殿走了几步,目光在众人的眼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一个身材微胖的年约三旬的男子身,而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他的第八子和硕贝勒皇太极。

    努尔哈赤在皇太极的身停留了一会这才转身对二人道:“朕听闻忠亲王有一女海兰珠,容貌秀丽兰心蕙质,而朕的第八子皇太极举止端庄、聪明伶俐又能征善战,是以朕有意让其向忠亲王求婚,将海兰珠下嫁给皇太极,并备骏马五百匹、牛羊各一千头、粮食一万斤,金银珠宝若干作为彩礼,不知二位意下如何啊?”

    “这……”

    古尔布什和莾果尔看看努尔哈赤,又看了看皇太极,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不止是他们,连大殿大臣和各位贝勒们也全都愣住了,很显然努尔哈赤的这个举动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皇太极是努尔哈赤的第八子,深受努尔哈赤的喜爱和器重,为此不惜连续将忠亲王宰桑的妹妹哲哲和宰桑的小女儿大玉儿这对姑侄嫁给了他,这已经引起很多人在背后的非议了,毕竟将一对姑侄女嫁给同一个人,这已经有些出格了,现在竟然还要将宰桑的大女儿海兰珠也嫁给皇太极,大汗你这是要闹哪般!

    良久,古尔布什才几乎带着哭腔说道:“尊敬的大汗陛下,您对科尔沁部落的关怀和良苦用心我们深深的感动,不过这件事……这件事干系实在是太大了,我们……我们实在是做不了主啊。”

    这时,一个人站了出来大声道:“父汗,儿臣以为此事略微有些不妥啊,八弟已经连续娶了忠亲王的妹妹哲哲和女儿大玉儿,如今您又要八弟把忠亲王的大女儿海兰珠也娶了,这是否也太……太夸张了些,若是父汗有心与科尔沁部落结亲,还有这么多的兄弟都合适呢。”

    这个站出来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努尔哈赤的第七子阿巴泰。

    作为努尔哈赤的第七个儿子,阿巴泰的勇武过人,但却不太受众位兄弟的待见,究其原因是他的母亲伊尔根觉罗氏出身一般,生前没有受过努尔哈赤的宠幸,死后也没获过任何哀荣。甚至连生卒年月都没有留下,在后世的史书甚至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由于母亲的地位太低,以至于连其他的兄弟姐妹都不怎么瞧得起他,每次努尔哈赤设宴的时候阿巴泰由于爵位太低都只能坐在末席,连才十三岁的多尔衮都排在他的前面,这也让他心里感到十分的不平衡,刚才努尔哈赤想要将宰桑的大女儿嫁给皇太极的举动更是刺激到了他,这才跳了出来。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