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叱喝
    众人看着抿着嘴站在原地不说话的魏广微,有人面露不屑之色,有人则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也有人若有所思。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在一般人看来魏广微估计是发疯了,否则不会说出这种智商不达标的话来,一名将领刚刚立下大功要用这么强硬的态度来对待他,但凡是神经正常的人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官场的事情是不能用简单的或是一般人的思维来看待问题的,魏广微之所以表现出这么强硬的态度归根结底还是利益所至。

    魏广微作为东林党的骨干,对于任何会影响江南格局的事情都会格外关注。南京是什么地方,那是跟扬州、苏杭齐名所在,天下一等一的繁华之所,同时也是东林党的势力范围,这里的利益早已被各方势力分配完毕,可是朱由校突然提出要任命杨峰为南京总兵,这可触动了魏广微那敏感的神经了。

    在华夏当官,你可以贪婪好色也可以碌碌无为,但一定要有足够的政治敏感性,否则你的政治生命随时都会终结。朱由校晋升杨峰为总兵看似很平常也不起眼,毕竟大明的总兵大大小小的至少有数十个,也跟东林党在江南的利益没有什么冲突,但是请别忘了这个总兵前面的南京两个字。

    一旦任命杨峰为南京总兵,那意味着南京一带的兵马要全部归杨峰统领,甚至在战时对整个江苏一带的兵马有统辖权,扬州府、镇江府这些繁华之所都在其管辖之内,这样一来杨峰可要牛逼大发了,这样一个关键的岗位落入杨峰的手里,东林党人怎么能睡得着,别忘了在个月那些东林党人刚和魏忠贤刚刚摆了杨峰一道呢。

    东暖阁陷入了令人感到压抑的沉默,朱由校冷笑着扫了眼魏广微,扭头对顾秉谦道:“顾爱卿的这个提议很好,我大明向来讲究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杨峰既然立下此等大功,朝廷自然要对其厚赏,否则岂不是让有功将士心寒。顾爱卿,既然这个提议是你提出来的,那么这份圣旨由你来草拟,圣旨的意思按你适才的提议办,任命杨峰加封杨峰为南京总兵,并授其都督同知、建威将军衔,其余将士则按照兵部草拟的意思封赏。”

    “臣……遵旨!”顾秉谦拖长了声音大声应了下来。

    魏广微等人看到朱由校不顾他们的反对强行下旨,心也是一阵无奈和恼怒,到底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朱由校下旨顾秉谦身为内阁首辅表示同意,这封圣旨从法理来说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

    看到这件事这么定了下来,朱由校心里闪过一丝冷笑,这些东林党人如此冥顽不灵,看来魏忠贤前段时间对他们的打击还是不够啊。

    一想到魏忠贤朱由校心里是一阵头疼,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打手已经有些不好用了,是时候敲打一下他了。

    有些心烦意乱的朱由校目光扫了众人一眼:“诸位爱卿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诸位先下去吧”

    “臣等告退!”

    等到众位大臣退下后朱由校静静的坐在龙椅好一会才对身边的小太监道:“你去告诉魏忠贤,让他立刻来坤宁宫见朕。”

    “是!”

    小太监去后,朱由校则是摆驾坤宁宫。

    正在和几名宫女一起做女工的皇后张嫣看到朱由校后十分欢喜,她将丈夫迎了进来让其坐下后喜滋滋的问道:“陛下今日怎么有空来臣妾这里,您不是在东暖阁跟几位大臣商议辽东大捷的事么?”

    虽然朱元璋早在开国的时候立下祖训,后宫不得干政,也不得过问朝堂的事情。但朱由校性格随和,对于这些规矩却是不怎么在意的,况且他对张嫣这位贤良淑德的皇后又十分敬重和喜爱,他没好气的轻哼了一声:“别提了,梓童你不说还好,一说朕一肚子气。”

    朱由校将刚才东暖阁的事一五一十的跟张嫣说了一遍,最后才咬着牙道:“梓童,你说说看,这些个东林党人是不是太过份了,朕要提拔杨峰当南京总督有那么多人跳出来反对此事。哼,真以为朕不知道他们打的那点小九九吗。这些人一个个都有私心,唯独没有将朝廷的大事放在心,真是黑了心了!”

    张嫣握住了丈夫的手柔声安慰道:“陛下又何必动怒,咱们大明的官都是这个德行。虽然一个个整天开口闭口是微言大义,好像圣人再世般,但实则肚子里都充满了私欲,看到好处一蜂窝的来,若是一旦触碰到他们的利益全都会抱团一致对外,您任命杨峰为南京总兵,这样一来南京一带的兵马都归其节制,那些人自然不乐意了,这不是在意料之吗?”

    朱由校轻叹了一声:“梓童说的朕又何尝不知晓,只是让朕失望的是魏忠贤深孚朕望,却对杨峰如此敌视一再阻止朕提拔杨峰,朕实在是有些失望啊。”朱由校一边说一边很是失望的摇摇头。

    张嫣眼闪过一丝冷意,“陛下,臣妾早对您说过,魏忠贤此人是一直养不熟的白眼狼,不知什么时候会噬主,您可得当心啊。”

    当年张嫣怀孕后却被魏忠贤暗捣鬼,在张嫣腰疼的时候派了一个精通按摩的宫女趁着给张嫣按摩的时候下了重手,导致张嫣流产,虽然事后那名宫女自己投了井,但张嫣依然从事后的一些蛛丝马迹猜到这件事肯定是魏忠贤和客氏捣的鬼,只是她苦于没有证据,加之朱由校对客氏和魏忠贤又十分的信任,所以一直到现在她还拿这两人没有办法,不过虽然张嫣暂时拿这两人没有办法,但这件事却成了张嫣心头永远的恨,一有机会她会在朱由校跟前这两人的眼药。

    朱由校反手握住了张嫣的小手,轻轻拍了拍安慰道:“梓童,朕知道你对魏忠贤和客巴巴有成见,不过客巴巴对朕有哺乳之恩,魏忠贤又在为朕做事,而你又是后宫之主,所以有些事情看在朕的份你不要跟他们计较了。”

    张嫣心头暗叹了一下,虽然自己的丈夫对魏忠贤有些不满,但有些事情还是要依仗魏忠贤来做,自己还是拿魏忠贤没有办法啊。

    在这时,一名宫女来报,魏忠贤到了。

    很快,外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身材微胖的魏忠贤气喘吁吁的来到了两人跟前跪下道:“奴婢魏忠贤见过陛下,见过皇后娘娘,不知陛下着急着见奴婢有何要事?”

    朱由校也不做声这么看着,一直看得魏忠贤心里发毛,朱由校也没有让他起来他只能这么跪着,慢慢的他的额头开始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一滴滴的从额头调到了地的毛毯。

    魏忠贤人本来胖,加之当了掌印太监后权势大增,平日里只有别人向他下跪的份,他何曾跪过别人,现在乍一跪了这么久,身体都有些受不了开始有些摇摇欲坠了。而一旁的宫女太监也没有人敢出言求情,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旁不敢吭声。

    看着魏忠贤摇晃着身体却还硬撑着的样子,朱由校心里也是一软,轻叹了口气这才冷哼了一声:“罢了,起来吧。”

    “奴婢……奴婢谢过陛下。”魏忠贤跪的太久以至于膝盖都有些发麻,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差点摔倒,幸亏旁边的小太监扶了他一把,这才没又摔倒在地。

    看到魏忠贤这副样子,朱由校心最后那点怒火也消退了,他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坐吧。”

    魏忠贤的头摇得如同拨浪鼓,“奴婢不敢,在陛下跟前哪有奴婢坐的地方。”

    “呵呵……你这老货倒也会说话。”朱由校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到自家丈夫的样子,坐在他旁边的张嫣心里却是轻叹了口气,这个魏忠贤还真是把陛下的性子都摸透了,三两下把朱由校心里的怒火给消退了,看来现在想要扳倒他还不是时候啊。

    而魏忠贤眼里也闪过一丝得意,虽然他以前只是个没受过教育的混混,但打小在市井里混的他却宫大多数人都懂得钻营,也大多数人都熟悉朱由校的脾气,否则他也不会受到朱由校的重用了。

    笑过之后,朱由校看着魏忠贤淡淡道:“魏忠贤,朕听闻你对江宁卫指挥使杨峰很有意见,有这事吗?”

    “陛下,您何出此言啊。”魏忠贤赶紧辩解道:“奴婢与那杨峰素未谋面,又怎会对其有意见。您这可是冤枉奴婢了。”

    “没有?”朱由校一听,原本已经消退的怒火又开始冒了出来,“既然如此,你为何指示你的人三番两次的针对杨峰,我大明好不容易出了个能打仗的将军,你为何三番两次的指示你的人对付他?”

    魏忠贤是什么人,在宫经营了这么几年,可以说宫遍布了他的耳目,今天发生在东暖阁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对于朱由校为什么急着叫他过来他心里也有数,心里也早想好了对策,听到这里他赶紧躬身道:“启禀陛下,奴婢承蒙陛下错爱,委以重任,是以奴婢对事情向来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携带,而奴婢身为废人,又岂敢对付陛下看重的人。”

    “你还敢狡辩!”

    朱由校真的是生气了,指着魏忠贤厉声道:“朕问你,兵部尚书黄立极是你的人吧?朕适才要提拔杨峰,可黄立即却跳了出来二话不说的拼命阻拦,难道这不是你授意吗?”

    看到朱由校竟然如此生气,魏忠贤心道不好,熟悉朱由校脾气的他知道对方是真的生气了,他噗通一声跪在地,连连叩头道:“陛下明鉴,奴婢不过是一个掌印太监,哪有资指使朝廷二品大员。再者说了,今天在东暖阁,奴婢也不在场,又如何指使黄大人啊。”

    “这倒也是。”

    朱由校缓缓点了点头,刚才在东暖阁魏忠贤确实不在场,要说他对黄立即授意也有些说不过去,难道自己误会了魏忠贤?

    看到朱由校脸疑惑的神情,一旁的张嫣则是恨不得出言痛斥魏忠贤,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算是把自己丈夫的脾气摸透了,三言两语化解了危机。

    “好了,你也不用解释了。”朱由校虽然为人较老实但毕竟也不是傻子,虽然被魏忠贤的话缓解了他的怒气,但他还是对魏忠贤产生了一定的警惕,于是他郑重的警告道:“魏忠贤,朕不管你是如何的想的,但是朕要警告你,做任何事情都要先将朝廷的大事放在前面,若是为了一己私心而坏了朕的大事,朕绝对饶不了你,你明白吗?”

    “是……奴婢知道了。”

    虽然朱由校说这话时语气很平淡,但魏忠贤的心里反倒是一阵凛然,他知道这是朱由校对他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表示不满了,虽然现在他暂时还是安全的,但人的耐心毕竟是有限的,如果自己再继续挑战朱由校的底线,那么即便自己再会揣摩圣心,客氏再替自己说话,朱由校也不会让一个不受控制的人继续留在掌印太监的位置。

    对于这点魏忠贤是深信不疑的,大明的皇帝如果要罢免或是杀死一个官员可能还会费一番手脚或是担心受到来自朝野民间的非议,但如果皇帝要是罢免或是杀死他的话那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整个天下绝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为一个太监说话。这是残酷的现实,别看他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但事实他的风光全都建立在朱由校对他的宠信,一旦失去了皇帝的宠信那他离死也不远了。

    “好了,你下去吧!”

    朱由校摆了摆手示意魏忠贤出去,魏忠贤又给朱由校和张嫣磕个响头这才恭敬的退了出去。当魏忠贤退出了坤宁宫后,原本恭敬的神色很快变得铁青。

    “这个杨峰还真是有些阴魂不散啊,没想到陛下竟然为了他向咱家发难。你们马将杨峰在辽东的事情都搜集起来,送到咱家的书房里。”

    “是!”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