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争吵
    尴尬了一会,周显有些恼羞成怒的喊了起来:“这个赵率教和那个杨参将也太不像话了,既然奉命驰援我大凌河堡,却又为何匆匆离去,这分明是没有将我大凌河堡的安危放在心嘛。”

    袁崇焕有些鄙夷的扫了周显一眼,这个家伙在后金鞑子来的时候畏敌如虎,现在鞑子走了开始神气活现起来了,真不明白当初孙督师怎么会让这样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担任大凌河堡守将的。

    或许是袁崇焕那鄙夷的眼神刺痛了周显的心,他端起茶杯用盖子捋了捋茶叶,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适才你说赵总并和那位杨参将重创了建奴,那么此行你们有多少斩获啊?”

    信使不动声色的回答:“回周大人话,我军此行斩获建奴首级两千百零十六枚,蒙古鞑子首级两千零二十五枚,其余辅兵、包衣等首级两千六百八十五枚,共斩获首级六千余枚。”

    “当啷……”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周显手的茶杯掉在了地,整个人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形,脸也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坐在一旁的袁崇焕脸色则是僵硬了好一会,整个物资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寂静。

    “咕嘟!”

    良久一个吞咽唾液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周显带着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哈……哈哈……这……这怎么可能。”

    “吁……”

    袁崇焕也长吸了口气,脸色变得格外的严峻,他看着信使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的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信使正色道:“两位大人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去枯草岭探查一下,我军在枯草岭外挖了好几个大坑专门埋葬建奴的尸首,两位大人可以派人清点一下数量。小人只是封了杨大人和赵大人之命前来送信的,既然现在信已经送到小人便告辞了。”

    说完,他没有理会呆滞当场的袁崇焕和周显两人,转身离开了大堂。

    良久,周显才喃喃的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建奴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被斩杀那么多人?”

    看着有些试论落魄的周显袁崇焕没有丝毫鄙夷的心思,因为他此刻的心情骑士跟周显是一样的。跟后金打了那么些年的交道,袁崇焕深知女真军队的战斗力,这么些年来,大明跟女真人打的仗大大小小不下数十仗,总体来说都是败多胜少,往日里能斩获数十枚首级足以让人兴高采烈,一两百枚首级足以快马报朝廷报功了,现在一个不知从哪来的卫所指挥使敢大言不惭的说斩获首级六千多,你是在逗我么?

    当然了,袁崇焕也不是没想过赵率教的原因,可袁崇焕在辽东效力这么些年赵率教是什么水平他还不知道么,如果赵率教有这个水准一战能斩获六千建奴首级的话努尔哈赤早被赶回老寨(赫图阿拉)继续干他的老本行(打野猪)了。

    沉思了良久,袁崇焕怎么也想不出原因来,不过这场大捷十有八i九应该是真的,赵率教和那位来自江南的指挥使胆子再大也不敢编出这么离谱的大捷来。最后他只能恨恨的叹了口气,瞪了周显一眼。都是这个家伙,要不是他拦着今早自己早率领大军对建奴那座没多少人的营寨发起攻击了,这样一来至少可以在这场大功里分一杯羹,可现在这些功劳全都泡汤了。

    且不说袁崇焕和周显在那里捶胸顿足的后悔,几乎在这个时候,内阁也接到了孙承宗送来的锦州大捷的捷报,整个朝廷都震动了。阵前斩获两千余枚建奴首级,这可是萨尔浒之战后从未有过的大捷啊。

    朱由校接到这个捷报时第一个反映是孙承宗在谎报军功,随后打消了这个念头。孙承宗是什么人他是很清楚的,身为两朝帝师,孙承宗的人品那是满朝武都公认的,如果说连他也做出杀良冒功谎报军功的事情,那么整个大明他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

    拿着手这份捷报,朱由校想了足足两刻钟这才派人喊来了首辅顾秉谦、次辅魏广微、朱延禧、吏部尚书周如磐、兵部尚书黄立极、户部尚书冯铨等一干大臣前来议事。

    “这份奏报尔等都看过了吧?”朱由校扬起手这份孙承宗亲笔写的奏折询问在场的人。

    顾秉谦等人默默的点头,他们身为阁老和朝廷的重臣这封捷报自然是早看过了。

    朱由校继续问道:“黄爱卿,你是兵部尚书,此事到底是真还是假啊?”

    众人一阵沉默,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兵部尚书黄立极。

    黄立极站了出来朝朱由检鞠了一躬,恭声道:“启禀陛下,兵部已于昨日收到辽东紧急送来的建奴首级共有2138枚,其建奴首级1875,蒙古鞑子和包衣的首级213枚。兵部车驾清吏司已经全部清点完毕,证实这些全都是贼酋首级完全无误。”

    “好……好啊!”

    朱由校的右手在龙椅的扶手重重拍了一下大笑道:“孙督师不愧是国之栋梁,辽东诸将都有一颗卫国尽忠之心,这场大捷确实是打出了我大明的威风。对了,黄爱卿、你们兵部草拟出封赏将士的名单了吗?”

    黄立极赶紧答道:“陛下,兵部自从收到了孙督师送来的报捷书以及有功将士名单后便开始做了准备,这份是兵部草拟的奖赏名单,请陛下御览!”说完,黄立极从衣袖掏出了一份奏折双手递过了头顶。

    朱由校大喜:“哦……黄爱卿不愧是能臣啊,这么快拟定好了有功将士的褒奖计划了?快快呈来。”

    一名小太监赶紧前接过奏折递给了朱由校,朱由校接过奏折看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笑容满面,但慢慢的他的笑容便开始敛去,看完后他深深的看了黄立极一眼淡淡的问道:“黄爱卿,其他的人封赏倒也合适,但是朕以为对这个江宁卫指挥使兼南京东路参将杨峰的封赏还是太少了。真看过孙爱卿的捷报,江宁军此战可是斩获建奴首级五百枚,你们兵部给了他一个副将的差使吗?”

    虽然朱由校没有骂人,但黄立极额头已经开始渗出了一层汗珠,他结结巴巴的辩解道:“陛下,臣和兵部诸位同僚以为,那个杨峰今年才提升为江宁卫指挥使兼南京东路参将,若是短短几个月时间便再次擢升恐会惹人非议。”

    “非议?”

    朱由校惊讶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黄爱卿,朕记得次杨峰献亩产数千斤的土豆时朕要对他进行封赏,而后被人阻止了。有人告诉朕,说杨峰刚从一五品千户晋升为三品指挥使,若是此时再升官的话对其恐怕并非什么好事,不如将其派往辽东,待其立功后再对其封赏,是也不是啊?”

    黄立极结结巴巴的说:“好……好像是的。”

    “那这个是谁啊?”

    “是……是太仆寺卿霍维华。”黄立极脸的汗珠更多了,他用哀求的目光扫了眼周围,期望有人站出来替自己说句话。只是周围这些老狐狸们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黄立极的破事俺们是绝不会搀和的,谁不知道你黄立极是九千岁的人,要救你也轮不到我们啊。

    “那你是这么封赏的吗?”朱由校指着手的奏章道:“都督佥事兼大凌河总兵赵率教所部缴获321枚首级,你们兵部拟定的是擢升其为都督同知、正二品武显将军兼总兵衔,并赐白银两千两。副将祖大乐所部缴获213枚首级兵部也给了他一个总兵衔,怎么到了杨峰这里你只给了他一个副将,是他缴获的建奴首级太少还是他没有给你黄立极送冰敬炭敬啊?”

    朱由校最后这句话可是诛心之言了,黄立极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面色变得惨白,连连叩头道:“陛下,微臣绝无此意,绝无此意啊!”

    朱由校站了起来大步走到黄立极面前将手的奏折甩到了他脸怒喝道:“绝无此意,朕看你是故意打压有功之臣。黄立极,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臣……臣……”

    面色惨白的黄立极已经说不出辩解的话来了,他这次之所以打压杨峰其实不止是魏忠贤的意思,而且他还听说这个杨峰很不受东林党人的喜欢,打压一下不仅让魏忠贤高兴,而且还能讨东林党人的欢心,简直是一举两得,这种事情他为什么不做?只是没想到这份奏折刚交去朱由校大发雷霆,看来这下麻烦了。

    朱由校没有理会跪在地吓得说不出话来的黄立极,扭头问顾秉谦道:“顾爱卿,你身为内阁首辅,此事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置啊?”

    顾秉谦站了出来对朱由校躬身道:“起奏陛下,老臣以为君子无信而不立,既然次在朝堂当着满朝武的面已经做出了决定不能反悔。此次杨峰立下如此大功,朝廷便应该对其厚赏,臣提议加封杨峰为南京总兵,并授其都督同知、建威将军衔。”

    “嘶……”

    东暖阁里的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顾秉谦刚才说的都督同知、建威将军什么的都不算什么,这些东西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虚衔,但这个南京总兵可不一样了,南京总兵意味着什么?这个官职相当于后世的南京军区司令的职位,整个南京地区的兵力都归他管辖啊,这可相当牛逼了。

    次辅魏广微忍耐不住出言道:“顾阁老,杨峰立功自然是应该褒奖,但是任命他为南京总兵不是不是有些太过了,要知道南京可是我大明陪都,况且我大明自开国以来从来没有南京总兵一职,这么一来恐怕有些不妥吧?”

    户部尚书冯铨也站了出来:“正是,我大明开国以来从来没有南京总兵一职,若是任命杨峰为南京总兵,那岂不是将南京一地的兵马尽数归其统领?如此一来至南京兵部衙门、魏国公于何地?”

    “嗯……你们都是这个意思吗?”朱由校不动声色又问了一句,“还有谁反对顾爱卿这个意见的?”

    没有人吭声,众人相互看了几眼后东暖阁陷入了沉默。

    朱由校淡淡的问道:“顾爱卿,既然你提出了这个建议,自然有你的理由,你说说看。”

    “是!”

    顾秉谦先是给朱由校恭敬的施了一礼,这才看了看周围的众位大臣,心暗自冷笑。这些家伙连陛下的心思都不懂得琢磨,活该你们倒霉、没看到陛下都为了这事发怒了,你们还要死死咬着杨峰不放,真是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顾秉谦站了起来正色道:“首先臣以为,杨峰虽然资历尚浅,但他自从入仕一来便屡屡为朝廷立下功劳,先是平定了倭寇之乱,接着又为朝廷献土豆这等神器,说是能够拯救了无数苍生也不为过,现如今又有斩获五百建奴首级这等大功,朝廷为何不能破格册封他为总兵官?”

    魏广微反驳道:“可是也不一定非得册封他为南京总兵啊,别的地方不行吗?譬如宣大、或是锦州总兵很好嘛。”

    “宣大、锦州?”顾秉谦似笑非笑的看着魏广微,“魏大人,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杨峰原本是江宁卫的指挥使,根基在江宁,你把他册封到辽东或是宣大去,这是打算釜底抽薪么?”

    “什么釜底抽薪。”被说了心事的魏广微有些恼羞成怒:“他杨峰是我大明的官,要如何册封他自然由朝廷来决定,岂可任由他自己决定。难不成他还敢抗旨不成?”

    “若是他真的抗旨不尊呢?”顾秉谦森森的说了句。

    魏广微毫不犹豫的说:“那他是叛逆,朝廷要对其进行围剿!”

    “够了!”

    只听到砰的一声,朱由校猛的一排龙案指着魏广微厉声喝道:“魏广微,你是这么当次辅的吗?杨峰刚为我大明立下大功,你要宣布其为叛逆,要派兵围剿他,你是这么对待有功之臣的?接下来你是不是要把在辽东的十数万将士都逼反,让建奴入关你才高兴啊?”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