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羞愧
    在代善望着山下的江宁军咬牙切齿的时候,杨峰也同样望着山的后金大军发出了一声叹息。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空心方阵的威力虽然很强,但最大的缺点是只能防守不能进攻,面对打不过跑的敌人这支全部由步兵和炮兵组成的方阵只有干瞪眼的份。

    “哈哈……痛快……实在是痛快……”这

    时,赵率教则是策马来到了他的旁边,身还沾染着血迹的他脸一脸的兴奋神情,来到杨峰身边后使劲拍了拍杨峰的肩膀大笑道:“今天这一仗打得实在是太痛快了,老弟你刚才没看到吧,老哥我今天至少亲手杀死了四五个鞑子,是亲手杀的啊!”

    “恭喜老哥了!”杨峰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

    “怎么,老弟你怎么不开心?”赵率教看了看杨峰,很是不解的问:“杨老弟,咱们可是打了个大胜仗,怎么看起来你好像有些不高兴啊?”

    “确实是有些不高兴。”杨峰坦然道:“这次咱们打得很好,原本可以重创这些鞑子的,可最终却让他们给逃走了,我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啊。”

    “不甘心?”

    赵率教象是看怪物似地瞪大了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他好一会:“我说杨老弟,做人可不能太贪心了,往日里咱们能斩首几十个鞑子已经是大捷,若是能斩首一二百便可报朝廷了,今天咱们斩获至少是五六千啊,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大捷啊,你居然还不满足?”

    “大捷?”杨峰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摇头道:“赵大哥,今天这场仗虽然斩获甚多,但大多都是一些辅兵、包衣组成的死兵和蒙古鞑子,真正的女真鞑子能有两千不错了。”

    “那也是大捷啊!”赵率教有些气急败坏的指着阵地满地的尸体喝道:“你看看……那是什么?那可都是鞑子啊,你甭管他是女真鞑子还是蒙古鞑子,亦或是包衣、辅兵,他们都是鞑子,我只知道咱哥俩这次要发了,要发达了,你知道吗?”

    看着兴奋得有些失态的赵率教,杨峰突然间有些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被自己忽视的问题,他一直都是用未来的眼光来打量这些女真人的。

    在后世人的印象里,满人的八旗子弟一直都是懦弱无能的代名词,他们吸食鸦i片、他们玩狗遛鸟、他们当的绝大多数人连马都不会骑了,数万大军在面对几千英法联军都能落荒而逃,北洋水师被弹丸小国打得全军覆灭。

    这也让杨峰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些满人的前身,女真人在明末的时候可是当时世界的劲旅之一,他们能以不到百万的人口基数入主原,并统治着这个人数是他们数十百倍人口的国家数百年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好吧,看来确实是小弟忽略了一些事情。”杨峰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疏忽,今天这场仗确实可以称之为是一场大捷,一场让整个辽东……不,整个朝廷都为之震惊的大捷。

    “那赵大哥认为现在咱们应该如何做呢?”从善如流一直都是杨峰的为人准则,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从后世来的会几百年前的人高明,在许多事情他们才是专家,譬如如何处理这场大捷赵率教自己有经验。

    看到杨峰并没有因为这场大捷得意洋洋或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赵率教心里也暗自点头,这位杨老弟并没有因为这场胜仗而变得膨胀起来,而是依旧这么谦虚,看来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有心交好杨峰的他指着枯草岭耐心的说道:“鞑子应该是被咱们打疼了,短时间是没有胆子再跟咱们决战,所以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立即撤军,否则若是再跟咱们对峙下去吃亏的只能是他们。”

    “若是鞑子不甘心失败呢?”杨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若是鞑子不甘心失败,那么他们会增兵了。”说到这里,赵率教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不过他随即又摇头道道:“只是眼下鞑子在沈阳的兵力约莫有两到三万,其余的兵马都散布在辽阳、广宁、义州、抚顺、铁岭一带,若是真想跟咱们拼命他们需要进行动员了,这绝非是一朝一夕能达到的,毕竟大军一动每日所需的粮草、器械以及青壮是个大数目。而要击败咱们的话低于三万大军那是想都别想,所以我认为贼酋努尔哈赤是不会如此短视的。”

    “嗯,这也是。”杨峰点了点头,这年代的女真人可不象自己那样背靠着一个物资丰富到让人营养过剩的时空,这年头一个国家一旦动员的兵力超过十万,那么至少需要同等数量的后勤人员为其服务,如果这场战争变成旷日持久的对持的话那简直是一场灾难。现在代善和阿敏的兵马数量已经超过了两万,如果再增兵的话肯定不低于三万,只要努尔哈赤还有头脑的话他不会做出那样的蠢事。

    看着杨峰沉思的脸,赵率教的心里又是羡慕又是有些嫉妒。这个杨峰还真是一个怪才,只带了不到一万的兵马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这场仗过后此子绝对会震惊整个朝堂。虽然现在还只是一个参将,但用不了多久自己这个总兵官搞不好日后见了他得行礼了。

    赵率教说得不错,约莫过了一刻钟后,对面的后金大军响起了一阵阵连绵不绝的号角声,枯草岭的后金大军开始缓缓后撤。不过他们撤退也是颇有章法,并不是一蜂窝的往后退,而是步卒先走,随后是骑兵开始朝两翼张开摆出了一个雁形阵,如果这个时候明军要追击的话那会一头钻入后金军队的包围。

    看着后金大军有条不紊的后撤,杨峰很是不甘心,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一旁的赵率教看出了他的心思笑骂道:“杨老弟你叹什么气,我要是你现在都该笑得合不拢嘴了,你知道今天这场功劳一旦报你会得到什么奖赏吗?一个左都督估计那是最起码的,你还不满足啊?”

    “这倒不是。”杨峰有些不甘道:“小弟只是感慨没有骑兵还是不行啊,若是此刻小弟手有八千铁骑在手,这些鞑子一个都别想跑。”

    “八千铁骑?你还真敢想啊!”赵率教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摇头失笑道:“你知道整个辽东有多少骑兵么,不到两万。这样还是历年积攒下来的,你区区一个卫所想拥有八千骑兵,这怎么可能?你知道要组建八千人的骑兵需要多少银子吗?这还不算,要养活这么大一支骑兵,每天都要人吃马嚼的每年又要耗费多少银子吗?”

    赵率教说这番话一是提醒杨峰不要好高骛远,而是劝他要脚踏实地。没曾想这厮竟然毫不领情,这厮竟然笑道:“赵老哥你不用担心,但凡是银子能够解决的那都不是问题。”

    “诶哟,口气还真大啊。,那老哥我倒是要拭目以待了。”赵率教几乎被气乐了,这个小老弟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竟然公然喊出了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的话来。

    不料这厮一转眼舔着笑脸对赵率教道:“那个……赵老哥,有件事我想要请教你。”

    “什么事啊。”赵率教明知故问的揣着明白装糊涂。

    杨峰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那啥……我是想问问,你们的战马是从哪里弄来的?”

    看到杨峰那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赵率教也不好再吊着他了,正色道:“咱们辽东骑兵的战马一般有三个途径,一是自己自己的马场提供的,大明自来便有马政的传统,不过如今马政制度崩坏,大明本土再也提供不了多少战马了。第二是向蒙古诸部购买了,毕竟蒙古马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它们的耐力却是出了名的好,昔日成吉思汗之所以能纵横天下这蒙古马,再有是靠和女真鞑子做的交易了,他们的战马也是很不错的,不过自从萨尔浒之战后这条路也断了。”

    “这样啊。”杨峰低头想了想,“看来想要在短期之内弄到大批的战马只能找那些蒙古人要了。其他的无论是大明内部还是向女真人购买战马都行不通了。”

    赵率教正色道:“向蒙古人购买战马不是不行,譬如朵颜部落经常向我大明出售战马,只是如今的朵颜部落实力已经大幅衰落,恐怕没有办法向你提供那么多战马了。”

    杨峰眼珠子一转,“赵大哥,那如今蒙古诸部实力最强的又是哪个部落?”

    “科尔沁部落和喀尔喀这两个部落。”赵率教毫不犹豫的回答:“科尔沁部落跟女真人的联系是最紧密的,女真人对他们的扶持力度也是最大的,如今这个部落至少有十万部众两万骑兵,是蒙古东南部实力最强的部落,而喀尔喀部落则是跟女真鞑子接壤,实力也不容小觑。”

    “这样啊。”杨峰眼露出了一种一样的光芒,喃喃道:“看来以后还得跟这两部落打打秋风啊。”

    “喂……我说杨老弟你可千万别胡来啊。”赵率教闻言吓了一跳,他顾不得失礼一把拉住了杨峰的胳膊急声道:“我知道你想要组建骑兵的心思,但这种事并非一朝一夕可成,老哥我麾下的这四千骑兵也是用了七八年的时间才慢慢筹备起来的,你即便想组建骑兵也不能太过着急,一口气是吃不成胖子的。”

    “我心里有数,老哥你放心好了。”杨峰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着急,“咱们现在还是先派人打扫战场吧。”

    聊完之后杨峰和赵率教两人一边派出人手到周围警戒并派人一直远远的跟着鞑子,一防止对方杀个回马枪一边派人打扫战场,到了下午酉时时分,派出去跟踪的夜不收终于回报,后金鞑子已经分别往广宁和义州方向撤退,大凌河堡外的大营也开始拔营起寨。到了这个时候战场也打扫完毕,饶是杨峰和赵率教早有了心里准备,也被汇总来的战果惊呆了。

    经过清点,他们一共缴获女真鞑子首级两千百零十六枚,蒙古鞑子首级两千零二十五枚,其余辅兵、包衣等首级两千六百八十五枚,这合起来是六千多枚首级,这样的战果简直可以用辉煌来形容。

    赵率教强自抑制住心的强烈激动,赶紧催促杨峰将所有首级都装大车马返回锦州,杨峰却有些迟疑起来。

    “赵大哥,咱们可是奉命前来驰援大凌河堡的,如今鞑子虽然退去,但咱们若是跟他们连声招呼都不打返回锦州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老弟你多虑了。”赵率教却是对杨峰的担心毫不在意,不屑的说道:“如今既然大凌河堡之围已解,咱们的差使也算是完成了,现在咱们撤回锦州任是谁也跳不出毛病来。再者说了,今日咱们跟鞑子在这里血战,大凌河堡的守军难道一点也不知道么,但凡他们有点脑子应该出城跟咱们一起夹击鞑子,可他们是怎么做的?大凌河堡七八千守军龟缩在城池里连门都不敢出,这样的人我赵某人不屑与之为伍。”

    杨峰不说话了,老赵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那好吧,咱们返回锦州吧,不过按道理咱们还是要派人到大凌河堡说一声才好。”

    “嗯,这个倒是可以。”

    俩人一边派人到大凌河堡送信的同时一边头也不回的返回了锦州……

    当大凌河堡的周显和袁崇焕收到赵率教和杨峰送来的信时面面相窥,有些羞愧又有些不敢相信。

    周显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问面前的信使道:“你是说你们已经击溃了鞑子,现在返回锦州了?”

    “正是!”信使道:“今日我军与鞑子在枯草岭激战半日,给了鞑子重创,鞑子不得不仓皇撤兵。”

    一旁的袁崇焕仔细看了好一会手的信件后才问道:“你们真是从江南来的援军?”

    信使答道:“正是,我们都隶属于江宁卫杨指挥使麾下,前几日奉命与赵率教将军前来救援大凌河堡,如今大凌河堡之围已解,杨将军和赵将军说已经没有必要再来大凌河堡,御史便返回锦州了。”

    袁崇焕和周显面色一红,很显然他们都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