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骑兵进攻
    在杨峰身后的一辆大车里,郑妥娘和他的侍女线娘正紧张的盯着他们面前的一个高清大屏幕显示器,两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屏幕那一排排列成纵队前进的骑兵,这些骑兵全都穿着红色的铠甲,手里持着有弓刀,钩镰枪,鎲钯,大棒等各式各样的武器,正朝着江宁军的大阵冲来。手机端 m.t.

    线娘操控着天的遥控飞机不停的紧紧的跟在这支骑兵的头顶,从遥控飞机下方的高清晰摄像头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骑兵脸狰狞的神情,他们恍若是一支支从荒野出来的野兽正朝着目标前进。

    当他们在屏幕看到这一幕时郑妥娘和线娘两人吓得小脸煞白,自小生长在秦淮河边长大的她们哪里见过如此无边无际的骑兵进攻的样子,再配鞑子们凶狠狰狞的神情以及几乎恍若实质的杀气,她们还能坚持操纵着无人机进行侦查并向杨峰发出警报已经很难得了。

    “妥娘、线娘,你们两人再往四周侦查一下,将方圆二十里侦查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敌情,一旦有情况立即向我汇报。”对讲机里传来了杨峰的声音。

    “明白!”线娘和郑妥娘对视了一眼后,线娘随手将湿润的小手在衣襟擦了擦,操纵着无人机往周围飞去……

    给郑妥娘和线娘这队主仆下完命令后,杨峰又下达了全军后队准备迎战的命令。

    “全军列队,火炮转向!”接到了命令的邱迪生赶紧下令所有的炮营开始转向。

    “所有十二磅炮注意……目标距离1米,仰角10度,方位254657555,最大装药量,开花弹准备!”

    接到命令后,炮营三十门十二磅炮的炮手们赶紧清理炮膛,将一包包最大量的药包塞进了炮膛,随后将开花弹塞了进去。

    “开花弹准备完毕!”

    “点火……放!”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三十门江宁军口径最大的十二磅拿破仑炮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声,浓密的白烟大股大股的喷腾而出,覆盖了前方的炮兵阵地。

    目前岳托率领的后金骑兵距离江宁军大阵大约两公里左右,在这个距离只有十二磅炮才能够得着。

    两公里的距离对于每秒四百多米的出膛炮弹来说只需要四到五妙的时间便可到达,正策马前冲的后金骑兵们并没有听到两公里外的炮声,发起冲锋的他们只是专心的操控着战马保持队形,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分心,要知道这可是万人发动的冲锋队形,要是一个不小心跟旁边的人撞或是跌落下马的后果是被后面的战马踩成肉沫的下场。

    “呜呜……”

    随着一阵沉重的呼啸声传来,三十枚炮弹相继落在了鞑子骑兵冲锋的队形里,爆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巨大的动能裹挟着数十枚铁珠子和弹片向四周迸射开来。

    四处飞溅的铁珠子和弹片击了周围好几匹战马,正以每小时数十公里的速度飞驰的战马发出了长长的悲鸣后摔倒在了地,将马背的骑士摔了出去,这些骑士被摔到地后连挣扎都没来不及,后面飞驰而来的战马毫不留情的从他们的身踏了过去。

    “轰轰轰……”

    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在进攻的队伍持续响起,虽然三十枚炮弹在万人规模的冲锋阵营了不算什么,但它造成的破坏却是不可小觑的,首先是炮弹的爆炸声对战马造成了极大的惊吓。

    马虽然看起来很温顺,但却是一种即其敏感的动物。因为马的视觉远不如嗅觉和听觉灵敏,所以一旦有强烈的爆炸声和过高的音响都会对其造成很大的影响,对马性熟悉的人都知道,如果在马的旁边发出巨大的声音,否则战马会因为惊吓而变得狂躁不安,现在数十枚炮弹几乎是同时爆炸,所发出的爆炸声何止是巨大这么简单。

    “凄厉厉……”

    随着爆炸声不断响起,周围的战马全都炸了毛,不少战马在行进的途突然直立而起,甚至是跪倒在地,这样一来马背的骑士自然也被甩了出去,一时间整个进攻的队形里开始出现了混乱。

    “快……距离……1200米……方位不变……”

    “开花弹……放!”

    炮营里的炮手们也发了狂,此时的他们几乎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原本一分钟只能发射两枚,如今却达到了惊人的每分钟四发的速度,这个速度是非常惊人的,已经达到了另一个时空里法**队最优秀炮手的水平了。

    一身戎装的岳托骑在一批黄色的高大的战马,在他的周围拥簇着数百名正红旗最精锐的巴牙喇战士,正在指挥大军冲锋的他看到突如其来的爆炸声一时间有些反映不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明军发射的子药竟然会爆炸?”一名巴牙喇甲喇章京吃惊的失声喊了起来。

    “这是明军的开花弹。”岳托阴沉着脸,“开花弹虽然威力颇大,但价格高昂且发射繁琐,又容易炸膛,所以明军甚少发射,没想到今日竟然看到了,而且对方还发射得这么密集。”

    “开花弹?”这名巴牙喇甲喇章京一听也沉默了,大明的火铳是出了名的烂,但火炮却不一样,这玩意即便是再烂的火炮,只要开了火十多斤的铁丸子砸到人身甭管你套了多少件铠甲照样要被砸成肉泥。

    “贝勒爷,这样下去可不行啊,那些开花弹的声音太大了,咱们的战马很容易受到惊吓,如今咱们已经损失了百勇士了。”这时,又有一名甲喇章京匆匆策马跑来汇报。

    岳托脸的肌肉扭曲了起来,正红旗总共只有四十五个牛录,马甲兵更宝贵了,现在连对方的人影都没看到损失了百人,这足以让他感到肉疼,“攻击绝不能停,命令勇士们加快速度,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垮明军的大阵。”

    “嗻……”

    在岳托的命令下,万名由正红旗和镶蓝旗马甲兵组成的骑兵朝着江宁军的大阵发起了冲击,当他们冲到距离江宁军一千米的距离时,早等候多时的拿破仑六磅炮也开始发出了怒吼。一百多门火炮同时开火后威力跟方才又不可同日而语,一枚枚炮弹落下爆炸,弹片横飞一名名骑兵彪悍的骑兵不断落马,无数战马在爆炸声发出了悲鸣,不断有战马倒下也不断有马甲兵落马。

    此时整个炮营的气氛也紧张得几乎要凝固起来,搬运手们脱掉了身的迷彩服光着膀子搬运炮弹,而炮手们也几乎是打疯了,炮弹刚从炮膛里发射出去,立刻有炮手用蜗杆清除膛内残药与残片,再用用海绵沾水伸入炮管降温,紧接着装入药包和炮弹,刺破药包点燃炮弹的导火索再拉火绳,整个动作下来几乎是一气呵成。

    在炮营几乎疯狂的轰炸下,后金的攻击阵形也开始混乱起来,无数的战马被炮弹的爆炸声吓得四处乱跳,使得马背的骑士不得不放慢速度安抚胯下的战马,这样一来原本严整的大阵变得有些散乱起来。

    炮营不住的发射着炮弹,空心方阵里的军士们也面色严峻的看着前方逐渐靠近的后金骑兵,不少军士脸色有些发白,毕竟江宁军的装备再精良也只是一支刚扩建才几个月的新军,碰到这样的战阵不紧张才怪。而在各个方阵里,那些镇抚官们带着十多名督战队的军士来回巡视,一边走一边高声吆喝着。

    “稳住,所有人都稳住,但凡有提前射击……斩!”

    “有擅自后退者……斩……”

    “有无辜喧哗扰乱军心者……斩……”

    “有不听号令者……斩……”

    一遍遍的“斩”字响彻在方阵里,再看到镇抚官们那冷着脸的肃然表情,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会做到这点,江宁军的军法里规定,在战时镇抚官的权利是非常大的,但凡是有违反军令的人他们有权利先斩后奏,所以即便是怕到了极点的军士也不敢擅自做出任何违反军规的事情。

    付出了近乎不菲的伤亡后,后金的骑兵终于冲到了距离步兵方阵一百多米的地方,这个距离对于骑兵来说几乎是一眨眼的事情,可是当他们冲到这个距离时,一名眼尖的骑兵突然高声喊了生,“不好,前面有铁蒺藜!”

    这名骑兵想要拨马转身,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战马已经踩到了地那些密密麻麻的铁蒺藜,尖锐的铁刺刺穿了马匹的脚掌,战马发出了一声悲鸣后扑倒在了地。后面的骑兵也同样如此,这样一匹匹的战马扑栽倒在了铁蒺藜。

    “在这时候,听见对面传来了一声大喝,明白汉语的鞑子听懂这句话,那是开火的意思!”

    “砰砰砰……”

    早等在那里的军士们纷纷扣动了扳机,数百枚铅弹射了出去,虽然在一百米这个距离的命率很低,但战马的目标实在是太大了,依旧有不少骑兵弹落马。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