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反攻
    ww.938xs.

    随着一轮轮的开花弹不断落在枯草岭两侧的高地,后金鞑子的伤亡也在不断的增加,昔日里在面对明军时如狼似虎悍勇无的后金鞑子在面对这种人力无法抗拒的科技力量时,跟一名平民百姓并没有任何区别,无数的鞑子在四处飞舞的炮火尖叫四处乱跑,如同遇到了强盗的弱女子般惊慌失措。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看着往日里勇猛无惧的后金勇士在明军的炮火豕突狼奔的狼狈样,阿敏在害怕的同时一股羞怒的心情也涌了心头,这还是他麾下那支勇猛无敌的镶蓝旗勇士么,怎么跟那些懦弱的明人一样胆小。

    阿敏躲在土坡的后面仅仅露出了半个脑袋,望着眼前的情景他那握着刀柄的手在不住的颤抖,说实话这样的场面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看着恍若山崩地裂般的情景,他也第一次对自己引以为豪的勇武感到了怀疑,辛苦数十年打熬的强壮身体和苦练出来的武技在面对这些远超人类的力量时还有用吗?

    沉默了良久后,阿敏才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对一旁的代善道:“大阿哥,我现在直到你为什么会在那支明军的手里吃亏了,那些明狗的火炮实在太厉害了,看来倒是我太过无知了。”

    看到阿敏竟然罕见的向自己低头,代善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才苦笑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我担心的是咱们还能支撑多久。”

    阿敏沉吟了一会,眼闪过一丝狠色:“大阿哥,虽然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经历,但我认为这样的攻击力度一定不能保持他久,最多半个时辰他们的攻击会停下来。我们在这里等着,只要明军的炮火停下来他们应该会发起攻击了,只要这些明狗们一攻山,我们的勇士会让他好看。”

    阿敏说得不错,火炮攻击的强度虽然大,但确实不能太持久,再炮击了四十多分钟后,尽管炮手们竭力为炮管降温,但火炮的温度还是达到了警戒线,虽然有人提议直接泼洒冷水为火炮降温,但却被杨峰拒绝了,这些火炮他可是花了大价钱以及时间和精力弄来的,可不能这么糟蹋了,再说现在的形势还没危及到不顾火炮的使用寿命来强行开炮的程度。

    火炮声突然停了下来,整个战场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要不是那些还没消散几乎笼罩了整个战场的硝烟和不时响起的呻吟声,有的鞑子甚至还会怀疑刚才的那一幕是不是在做恶梦。

    阿敏揉了揉眼睛,凑到了千里镜前往山下看了过去,当他看到阵地前的明军已经停止大炮后竟然高兴得喊了起来:“炮火停了,他们不打炮了,明狗要来了!”

    “明军要进攻了,大家赶紧做好准备!”周围的将领们也一个个高兴得热泪盈眶,高声喊了起来。

    这样的话乍听起来很是有些突兀,敌人要发动进攻了,作为被进攻的一方竟然有种泣不成声的喜悦,乍看起来是被虐狂一般,可实际却是山岭所有鞑子的真实心里写照,在刚才的炮击时间里,山岭的鞑子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什么叫做血肉横飞。

    万人马拥挤在两座面积并不算太大的山岭,原本的居高临下、以逸待劳的地理优势根本没有得到一点发挥,反而被明军用炮火象筛地一样把整个山岭都筛了一遍,辛苦打造的百辆重盾车几乎损失殆尽不说,一万多悍勇的勇士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被对方的炮火炸得损失惨重,阿敏粗略估计了一下,在刚才不到半个时辰的炮击里,他们至少损失了千名勇士,要知道这些勇士连弓弦都没来得及拉开啊,这么无奈的死在了明军的炮火里。

    “呜呜呜……”

    一声声带着悲咽的号角声在山岭见响起,原本躲在山岭角落里的鞑子们纷纷从掩体里爬了出来,仅余下的十多辆盾车也被推了出来,弓箭手们也从背后摘下了长弓,那些早浸泡过粪便的箭矢也被搭了弓弦,他们在静静的等待着明军的进攻,许多人都在发誓要用手的弓箭给予那些卑鄙懦弱的明军以致命的打击。

    阿敏和代善也在戈什哈的拥簇下从山坡后走了出来,阿敏更是用几欲喷火的眼睛怒视着山脚,右手紧握着刀柄,他在等待着明军的进攻,然后用手的长刀将那些冒犯了他尊严的明军全部杀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让阿敏、代善以及众多鞑子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山脚下的那些明军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要进攻的迹象,方阵里的军士们一个个坐在地,他们除了不能随意走动外竟然可以跟周围的同伴大声谈笑,只有炮营的炮手们还在不停的忙碌着搬运炮弹并用湿布不停的擦拭炮管为其降温,似乎在准备着下一场炮击的准备。

    看到山脚下那些明军的动作,阿敏不禁失声道:“这些明军难道不打算派人进攻山岭么?”

    “恐怕是了。”代善阴沉着脸,“那些胆小奸诈的明狗在将炮弹打光之前根本不敢亲自前攻击,而是期望着能用火炮把咱们全部炸死。”

    “那怎么办?”此刻的阿敏已经没有大半个时辰前的那股子傲气,见识到了火炮威力后他对于火炮的印象已经从不屑变成了畏惧。

    “我早说过,明狗的炮火十分犀利,被动的呆在山岭只能是等死。”代善咬牙切齿的说:“既然那些明狗想要把咱们全都炸死,咱们必须要主动出击将那些明狗的火炮全部摧毁!”

    听到代善老话重提,阿敏眼皮子跳了一下。今天在分兵的时候,代善把他手的三千马甲和四千蒙古骑兵连都派了出去,现在剩下的马甲几乎全都是镶蓝旗的人,真要出击的话肯定是他们打头阵,阿敏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的马甲兵们冲击明军的炮兵阵地会遭受到怎么样的惨烈打击,即便是能将明军的炮营给端了,恐怕自己的马甲兵们也剩不了几个了。

    “不行!”阿敏果断的拒绝了,“我不能让镶蓝旗的勇士们白白送死,明军的炮火威力刚才你也看到了,如果真的派出我们的勇士去发起进攻的话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靠近他们,又得死伤多少人才能完全摧毁他们。镶蓝旗原本是八旗里实力最弱的,一旦这些精锐打完了镶蓝旗也完了。”

    代善沉默了,阿敏的话说得十分的直白,对于八旗的旗主来说,麾下的兵马是他们的命根子,女真人实在是太少了,如今的后金国的人口满打满算也百万人,其女真人不过三十多万,剩下的大部分是被征服的蒙古人、朝鲜人以及被掠夺来的汉人。

    正因为女真人是如此的宝贵,是以代善在折损了两千多的正红旗精锐后才会如此的心痛。

    现在阿敏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代善反而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了。他总不能说打吧,只要能把那支明军消灭掉,即便将镶蓝旗拼光也无所谓的话来吧?

    俩人沉默了良久后代善才长吐了口气:“这样吧,岳托在走的时候带走了几乎所有的马甲和蒙古骑兵,现在我的身边还有六千辅兵和包衣奴才,现在我把他们全都交给你,你再抽调出两千马甲兵一起冲下山去将那支炮营全部摧毁,只要能把炮营摧毁,那些明狗对咱们再也构不成威胁,解释岳托再率领精锐从背后对明军发起攻击,咱们便可以将这支明军全部消灭在这里。

    想想吧,若是能全歼了这支炮营。那些威力巨大的火炮全是咱们的了,而且你再看看那些明狗的铁甲,我可以肯定,那些铁甲全都是用好的精钢制成,到时候也全都是咱们的,你难道不想要这些东西么?”

    代善的话象毒药一般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虽然表面代善和阿敏对那支明军的炮营恨之入骨,但若是能把这些火炮全都揽入怀里的话他们绝对是谁都开心,打了半辈子仗的阿敏很清楚,一旦能将那些威力强大又异常轻便的火炮弄到手,他的镶蓝旗实力至少可以提高好几筹,这对于阿敏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思前想后了半天,阿敏这才狠狠的一跺脚:“好吧,这次我听你的,我调集两千马甲再加你的六千辅兵和包衣对那支明军展开全面攻击,一定可以将那支炮营给吃掉!不过你要答应我,当我们发起进攻时岳托一定要及时从后面杀出,如此两面夹击才能彻底全歼这支明军,否则单凭我们这些人是很难办到的。”

    “你放心!”代善郑重的答应道:“岳托他们此刻隐藏在距离明军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只要这里一发出信号他们会对明军发起攻击,如此两面夹击则大事定矣!”

    说干干,女真人的动作还是很快的,只是短短一刻钟的时间阿敏便调来了原本两千马甲兵,这支精锐原本阿敏是打算作为一支兵等到大局已定的时候作为杀手锏使出来,所以并没有将其部署到枯草岭,而是放到了枯草岭的后面,这才躲过了刚才的炮击,现在接到了命令后他们很快来到了枯草岭下,跟在他们一起的还有正红旗的六千名辅兵和包衣。

    女真人发起的这次反攻倒是有些出乎杨峰预料,原本他还以为女真人会老老实实的窝在山等着他们来攻城,没曾想他们竟然会孤注一掷的发起反攻。不过他也没有慌张,而是立即通过步话机下达了命令。

    “炮营后撤,空心阵准备!”

    “虎!”

    随着命令的下达,原本还静静的坐在地养神的军士们立即起立,一个个空心阵很快成型,而原本排列在阵前的炮营也在炮手们的牵引下进入了空心阵里面。

    看到大军已然列队完毕,杨峰又对赵率教道:“赵大人,劳烦你率领本部兵马位列在大阵两侧,保护大阵的两侧安全!”

    “本官明白,你放心好了!”赵率教郑重的点了点头,一拉马缰战马嘶鸣了一声朝着本部兵马跑去。

    当空心阵列好后,整个战场陷入了一片沉寂,空气仿佛紧张得要滴出水来,仿佛是受不了这紧张的气氛,天空的乌云慢慢的散开,炙热的阳光开始从天泼洒下来。

    杨峰眯着眼看了看天的太阳。此时阳光是那么的猛烈,阳光晒在自己厚实的铁甲,全身下有一股说不出的燥热。他苦笑着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辽东的天气还真是怪,一会阴一会晴的,但愿不会下雨,否则麻烦了。

    他拿起望远镜望着前方的后金大军,这支大军并没有一蜂窝的向他们冲来,而是很有节奏的慢慢压了过来,五百多米的距离他们已经走了近半,而且阵形也很是散开。

    “这些鞑子倒是学乖了,竟然不玩密集冲锋那一套了。”杨峰轻声嘀咕了一声。

    其实杨峰还是有些小看女真人了,从古至今战争是人类最好的老师,被杨峰连续两顿炮击轰掉了数千人,代善和阿敏要是还不能做出改变那他们也太蠢了,虽然他们还不知道如何有效的对付明军的火炮,但他们至少已经知道利用松散队形来有效的降低火炮的杀伤力了。

    “杀!”

    由于原本打造的盾车几乎全都被摧毁,所以这次阿敏干脆不要这些东西,而是将部队分成了松散队形。他先是将两千马甲兵放在了最后,将六千辅兵和包衣放在了最前面,对于女真人来说辅兵和包衣奴才纯粹是炮灰的存在,无论死多少他们都不会心疼。

    当看到后金大军冲到三百多米的时候,炮营开火了。

    随着邱迪生的命令,位于最前面三个方阵里的三十六门火炮同时喷出了火光,一枚枚开花弹飞向了后金大军的进攻队形里……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