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开花弹
    这名戈什哈是代善麾下的,看到他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阿敏很是鄙夷的训斥道:“你这狗奴才怕什么,这里有那么多盾车,都是特地加固过的重盾车,那些汉狗的火炮再厉害难道还能打破这些盾车不成?”

    阿敏在说这话时确实是自信满满,自从他听说了代善在明军的火炮下吃了大亏后,特地下令打造了一批加厚的重盾车。 ww.od.这些重盾车全部用最厚实的木板打造,周围还包裹着厚厚的皮革棉被,以此来遮掩铳弹和弹丸,在阿敏看来别说是火铳了,这么厚实的盾车火炮的弹丸估计也打不穿。

    看到阿敏一脸不屑的样子,代善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以往这个阿敏不管他心里如何想但至少表面对自己还是毕恭毕敬,但自从知道自己吃了败仗后话里多了一股阴阳怪气的味道,让他别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竟然公然叱喝自己的奴才,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阿敏你也太过份了吧。

    看到自己的戈什哈被训斥得不敢吭声,代善冷哼道:“萨斯黑,既然二贝勒都这么说了你还急什么,站在这里看着好了。”

    “嗻!”戈什哈被训斥之后也有些委屈,低着头不吭声了。

    听着一里地外明军阵营不断响起的号角声,一名名身穿绿色军服的明军炮手在阵地不断的忙碌着,代善沉着脸道:“阿敏,我若是你我下令让一支兵马前出冲击明军的火炮阵地,不能让他们从容的攻击咱们。”

    “大阿哥,你这话不对了。”代善原本是一番好意,但听在阿敏的耳却认为代善是想让自己的镶蓝旗去当炮灰,他冷着脸道:“我们镶蓝旗子弟虽然勇猛,但也不是白给的。我是不会让他们白白送死的。若是大阿哥认为有这个必要的话你大可派你的正红旗下去,我是不会拦着的。”

    “你……”代善气得差点骂娘,要不是老子的马甲兵前些日子折损一部分,昨日又把所有的马甲兵都交给了岳托派了出去炒对方的屁股,现在老子犯得着这么低声下气的跟你说话吗?

    在代善气得不行的时候,山脚下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尖哨声,传遍了整个明军阵地。

    随着尖哨声的响起,明军阵地前突然响起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整个大地都仿佛震动了一下,一百二十门火炮集体喷出了浓浓的硝烟,黑火药燃烧产生的大量浓密白烟,在炎热阳光的照耀下,立时弥漫了整个炮营的前方。

    在滚滚浓烟,无数的黑色铁丸朝着山岭飞了过来。乍一看这些铁丸慢悠悠的,好像肉眼都能看到这些铁丸的飞行轨迹,但很快这些铁丸飞到了后金鞑子阵地的方。

    有了炮队镜的帮助,炮营无论是反映还是在测绘精度都异常的快捷精良,第一轮炮击有近半的炮弹射了目标。

    只听到“噼里啪啦”击破盾车的声音大作,一枚枚铁丸落在了后金军的阵地,不时有后金鞑子被弹丸击,一股股血雾腾起,夹着受伤人者的嚎叫。这些原本在阿敏看来坚固无的重盾车被打得屑木横飞,很多盾车瞬间被击得洞穿。

    “轰!”

    只听到一声巨响,一辆重盾车的遮板突然炸开,一个铁球直接洞开两名后金兵的头颅,余势未尽的弹丸还留在一个鞑子的胸膛内,带着他整个人都打翻飞了出去。

    一时间枯草岭的后金军的阵地到处都是碎肉横飞血雾喷溅,高运动的铁球,射炸重盾车的遮板后产生的大量尖利木屑,还横扫了盾车后方周边后金鞑子兵们。

    这些后金鞑子,除了弓箭手身穿棉甲外,剩下的很多都是辅兵甚至是包衣奴才,女真人自然不会给这些炮灰配备宝贵的铠甲。这样一来乐子可大了,那些激射的尖利木屑碎片被铁球巨大动能的带动下产生了巨大的杀伤力,这些辅兵和包衣奴才们被碎片们射得满身满脸都是,一个个血流如注很多人捂着头脸疯狂的嚎叫起来,他们或是跪在地痛不欲生的痉挛颤抖,或是疼得满地打滚。

    对付固定目标自然要对付移动目标要轻松,有了第一轮炮击当作参照物,第二轮的命率更高了。一枚枚弹丸象长了眼睛一样落入了鞑子的队形里。

    这里尤其要提到炮营装备的12磅炮,当重达5.公斤的弹丸落入后金的阵营时造成的杀伤力是非常竟然的,原本不论多厚实的遮木,铺多厚实的皮革棉被,也是一打一个大洞,不断什么盾车只要是被击后都会被打得残缺不全,碎屑飞射,盾车后的后金鞑子非死即伤,狼藉一片。

    而次此时的代善和阿敏早在周围戈什哈的护卫下退到了后方一块土坡后头躲避不断飞来的弹丸,看着在炮火哀嚎的后金士卒们,阿敏原本那种刻意表现出来的镇定立刻不见了,尤其是当他亲眼看到一名距离他不到二十步远的戈什哈被一枚足有拳头大的铁丸直接击头部,那名亲卫的脑袋连同头盔立刻象是被打碎的西瓜一般破碎,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甚至飞溅到了他身后他的脸色很快变得苍白起来。

    历史,刚开始的时候后金鞑子对火炮是很瞧不起的,直到努尔哈赤被火炮击伤不得已返回盛京,后因伤势太重而病逝,直到这时女真人们这才对火炮重视起来。没办法,连自家的大汗都让火炮给炸得嗝屁了,你要是还看不起火炮那只能说是你的智商出现问题了。

    之后随着耿精忠、尚可喜这些明军的降将们投降了后金,并且带去了大批会制作火器的工匠以及炮手之后,后金这才组建起了第一支火器部队,不过好景不长,等到女真人夺得了天下后,生怕被汉人推翻自己统治的乾隆皇帝又将火器给封锁了起来,直到被西方人用坚船利炮敲开了大门才愕然惊醒,只是那时候已经太晚了。

    通过浓浓的硝烟,忍受着鼻传来的呛人的硝烟味道,杨峰从望远镜里看到山岭的鞑子在火炮的攻击下狼奔豕突,杨峰满意的点点头,虽然炮营只经过了几个月的训练,炮手们的操作还不是太熟练,但先进的瞄准器械却弥补了他们训练不足的缺点,打得很是有声有色。

    一旁的赵率教也是看得一脸的惊叹,前些天他在锦州城头观看江宁军的用火炮攻击代善的正红旗时,江宁军只有十二门火炮在开火,跟现在一百二十门火炮集体开火的效果可截然不同,看看现在的天空知道了,连续好几轮的炮击后,整个天空都充斥着浓浓的硝烟,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巨响,他根本想象不出这个时间还有什么东西能抵挡得住这种攻击,恐怕连坚固的城墙在这种攻击下也得沦陷吧?

    连续攻击了六轮后,杨峰用对讲机下达了换弹的命令。

    “鞑子盾车基本被摧毁,立刻换开花弹!”

    “明白!”

    随着命令的下达,在后面忙着搬运炮弹的搬运兵赶紧将一直放在后面的开花弹搬了来。

    跟实心弹不同,开花弹的制造却是困难了许多。由于触发引信的制造实在太过困难,所以杨峰只能制造较原始的开花弹。

    炮手在发射开花弹之前首先要目测目标和火炮之间的距离,估算炮弹到达目标的时间,然后把榴弹的引信裁剪到合适的长度,再点燃引信、用榴弹炮把榴弹发射出去。这个发射过程相当繁杂,如果引信剪得太长,榴弹落地后会半天不炸,给敌方士兵留下闪避时间甚至会被大胆的敌人用脚踩灭。如果引信太短,可能会在半空爆炸。这也是这个时代开花弹的使用不如实心弹使用普及的原因。

    在下达了用开花弹后,负责测量的邱迪生又重新测量了一下敌人的距离,这才大声下令道:“距离……526米,高度125,方位2145 25,开花弹准备!”

    接到命令后的炮手们小心翼翼的从炮弹箱里将开花弹取了出来,这年头的炮弹还是圆的,也没有研制出触发引信。所以开花弹都是先将火药包装进炮膛,再将圆形的炮弹连同一个木质的弹托塞入炮膛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仅封闭了炮膛,而且增加了炮弹发射的稳定性。

    在发射的时候先点燃炮弹内的木质引信,然后再点燃炮膛里的药包将炮弹打出去,木质弹托的发明可以说是开创性的。

    木质弹托的作用不仅仅是封闭炮膛和增加稳定性,还有隔热、缓冲作用。因为火药发射时温度瞬间温度极高,木托能起到防止高温瞬间传递到弹体的作用,毕竟黑火药的燃点也不高,过高的温度也会使得炮弹在炮膛内爆咋。而且内弹道加速时,这个木托的缓冲作用能使得炮弹瞬间的爆震不是过于强烈。

    最重要的是杨峰拿出来的这种木质弹托是很成熟的类型,炮弹与木托是合二为一的,这样炮弹在外弹道状态飞行时由于木托密度低会使得炮弹的飞行类似羽毛球的头重尾轻自稳定结构(当然达到线膛炮弹那样由于高速旋转而自旋稳定的水平是远远达不到的),增加了射击精度。

    “开炮!”

    “轰轰轰……”

    百枚开花弹朝着后金的阵地发射了过去。

    此时的阿敏和代善等一众将领正躲在一块天然的土坡后,看着山岭正不断哀嚎的伤兵,阿敏的脸色黑得能刮下黑炭来,在刚才他还在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的盾车能挡得住明军的炮弹,但现实却给了他狠狠的一记耳光,自己辛苦制作的号称能抵挡火炮的一百多辆重盾车被明军的火炮砸得稀巴烂,仅剩的十几辆盾车也只是因为躲在了土坡后面这才得以幸免。

    正在阿敏沉着脸不做声的时候,一名戈什哈又叫了起来:“主子,明军又开始打炮了!”

    “呜……呜呜呜……”

    “快散开!”山到处响起了军官此起彼伏的喝骂声。

    随着一阵老牛喘息般的声音响起,无数黑点开始出现在天空,被几轮炮火下来被炸得伤亡惨重的鞑子们也学精了。都说战争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是一点都没有错的,一看到对面打炮了以前从未经历过炮火的鞑子们一个个都迅速无的或是躲在土坡后面或是躲在土坑里,总之是不能象个傻子似地处在平地。要知道那些实心弹砸到地后可是会形成不规则的跳弹,被那些五甚至十斤重的弹丸砸到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穿再厚的铠甲也是白搭。

    “咚……”

    一枚炮弹落在了地弹跳好一会后滚到了一个土坡的后面,十多名躲在土坡后面的鞑子看着慢慢滚落到自己面前的黑不溜丢的弹丸眼露出又是害怕又是好的目光,一名穿着两层重甲的专达看着看着距离自己不到两步远的屁股后头还带着一个圆柱形的木托的弹丸骂道:“他娘的,这该死的铁丸子,滚他娘的蛋!”

    说罢,他抬起脚要将这枚弹丸踢开,却看到这枚弹丸好像一道红光闪过,随后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了起来。

    “轰!”

    一声巨响,火光烟雾四射,重达十斤的炮弹爆炸开来,三斤半的黑色火药爆炸后裹挟着破碎的弹片和炮弹里面的数十颗花生大小的铁珠子轻易的破开这名专达和身后十多名鞑子的重甲,撕裂了他们的身体,花生大小的碎片在他们体内翻滚冲撞,带给了他们极大的痛苦。

    强大的冲击力,也每使弹者疼得满地打滚,随后望着身不断喷射的血箭,一群人或是跪在地或躺在地痛哭嚎叫。面对近在咫尺的爆炸再重的盔甲再豪华的装备,面对每秒几百米速度的碎片也只有死路一条。

    事实证明,开花弹对于人员的杀伤力是实心弹所无法拟的,随着一声声剧烈的爆炸声,那些原本以为躲开了对方炮弹攻击的鞑子兵们吃尽了苦头,被突然爆炸的炮弹炸得损失惨重。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