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凌河堡告急
    当杨峰和孙承宗回到大堂后,已经喝得面红耳赤的众将们看到孙承宗微笑的神情后他们立刻意识到事情已经解决了,一个个相视了一眼后神情变得有些兴奋起来。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孙承宗回到大堂后重新坐回了首位,双目在众人身扫了一下这才说道:“诸位……请听本官一言。”

    听到孙承宗的话,原本喧哗不已的大堂立刻变得安静起来,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将目光看向了孙承宗。

    孙承宗捋须想了想说道:“经过本官与杨参将商议,决定除了留下五百枚首级给杨参将所部之外,余下1638枚首级给诸位共同摊分。”

    “哗啦……”

    孙承宗的话音刚落,众人全都眉开眼笑起来,一个个都在交头接耳讨论自己应该获得多少首级。

    “肃静……肃静!”孙承宗不得不再次高声喊了起来,“所有侍卫听令,若有再无故喧哗者立即驱逐出大堂。”

    “喏!”

    立刻便有十多名督师府的侍卫前,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向了大堂里的众人,看到周围盯着自己的侍卫,大堂这才安静下来。

    孙承宗看了一下众人后这才说道:“经本官与杨参将讨论后,决定分授都督佥事兼大凌河总兵赵率教所部321枚首级,分授予副将祖大乐所部213枚首级,分授予前锋营副总兵鲁之甲所部334枚首级,分授予……”

    听着孙承宗象后世的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们发糖一样将今日的斩获分发下去,杨峰又有了一些感悟。大明的衰败不仅仅是衰败在朝廷的吏治和财政,连大明的军队也从根子烂掉了。

    明朝的后期之后,虽然是管集团掌管了整个朝堂,实行以御武的政策,但对于军功厚赏的原则却没有改变。例如到了明朝的后期,朝廷便明规定,有斩获女真首级一枚者赏三十两,斩获女真首级三枚者官升一级。

    听起来这个封赏很丰厚,但是实际的执行起来却出了叉子,在开国之初,军队在将功劳报去之后,兵部还要派出核查官员来到实地对立功的当事人进行亲自核查,这还不算,核查的官员还要对当时军的士兵和将领一一咨询核对,甚至还会对俘虏进行审讯,若有杀良冒功或是虚报战功者一律处以重罚,这也是为什么开国之初朱元璋、徐达、蓝玉等开国大将能带领大明铁骑横扫原,将不可一世的蒙古鞑子从原赶回了蒙古的原因。

    但是到了明朝后期,大明的这套战功核查制度却出了问题,兵部核查的制度也形同虚设,兵部的官员们对九边军队报来的战功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同意了,而九边的军队的军纪也慢慢**起来,杀良冒功、虚报战功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到了后期虚报战功这种事情甚至成了一种公开的规则。

    如今天的杨峰缴获的这两千多枚女真鞑子的首级,按理说这应该全都是杨峰所部立下的功劳,可到了孙承宗这里却要将战功分出一大半给在场的诸位辽东将领。战功已经变成了一种排排坐分果果的游戏,试问这样的制度又如何让下面的将士们心服口服,又如何能让他们鼓起勇气努力杀敌呢?

    难道孙承宗身为两朝帝师不知道这里面的弊端吗?不是的,孙承宗谁都明白这样做的坏处,可身在局的他没有办法挑战这些已经延续了近百年的陋习,如果他试图改变这一切那是在跟辽东十数万,乃至整个大明百万的军队将领做对,这个后果别说是他了,哪怕是皇帝亲自来了都要掂量掂量。

    看着念到名字的将领们喜笑颜开的神情,杨峰只觉得心里堵的慌。在他看来潜规则这玩意从古自今各行各业都有,正所谓存在即合理,这本来也无可厚非。但如果这种潜规则已经危害到了军队的战斗力乃至国家的安危的话,那么这样的潜规则演变成了一颗毒瘤,必须要切除掉,否则一个不好整个国家会为此而崩溃甚至灭亡。

    等到分发完首级后众人是皆大欢喜,而心里有些不爽的杨峰则是找了个借口回到了军营睡觉了。

    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当杨峰还沉浸在睡梦的时候,一阵清晰的鼓声将他给吵醒了,这个鼓声不仅格外清晰而且节奏还非常急促。一听到这个鼓声杨峰浑身打了个激灵,这可是俗称的聚将鼓,若是不能按时赶到那可是要受军规处罚的,他立即从床跳了起来,他只用了不到五分钟便穿戴好了衣服,匆匆洗漱完毕后随手拿起宝剑便跨了战马朝着督师府策马而去。

    当杨峰匆匆赶到督师府时,发现不少将领们也是匆匆赶来,不少人甚至盔甲歪斜,很显然这个聚将鼓对他们来说也很是突然。

    在快要进入督师府的时候杨峰看到了赵率教也匆匆赶来,他赶紧快步前几步走到他的身边问道:“赵大人,往日督臣大人都是这么召集众将的么?”

    “怎么可能!”赵率教眼里还布满了血丝,很显然他昨夜也是没怎么睡好,他苦笑道:“若是经常这么聚将的话谁受得了啊,除非是突发紧急情况,否则督臣大人都会提前告知的。”

    “是这样啊。”杨峰缓缓点了点头。

    “走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迟早回来的。”赵率教拍了拍杨峰的肩膀率先大步走了进去。

    当杨峰夹杂在众将的身后进入大堂依次落座后,一身绯色官服的孙承宗这才在两名护卫的拥簇下来到了大堂的首座坐了下来。

    今天孙承宗的怀亲自抱着天子御赐的尚方宝剑,在他们的身后几名侍卫还分别举着太子少师、兵部尚书、华殿大学士、辽东督师等棋牌相继进来,看到这样的情景这里众人哪里不知道今天肯定是出了大事,一时间大堂的气氛立即变得格外的严肃。

    “诸位!”

    孙承宗神情肃然的说道:“今日凌晨寅时,本督师收到兵备佥事袁崇焕大人送来的急报。后金鞑子的二贝勒阿敏已然率本部一万两千人马将大凌河堡团团包围了起来,并封锁了大凌河堡对外的一切联络,袁崇焕一共派出了六波人马出来求援,最后只有一波信使能突围出来,是以本官今日召见诸位,是想问问诸位有何退敌良策。”

    大堂里众将大都脸呈现出疑惑之色,赵率教前一步大声道:“督师大人,末将有一事不明。大凌河堡本身便驻扎有八千兵马守卫,前几日袁大人又带去了两千兵马驰援周大人,如此一来大凌河堡便有了一万兵马。即便是阿敏的镶蓝旗再能打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拿下大凌河堡,袁大人为何会如此急匆匆的派人求援?”

    “是啊!”

    众将们也面露疑惑之色,自古守城一方天生攻城的一方要占优势,大凌河堡城高墙深,以一万守军来防守已经是绰绰有余,只要守军下一心,凭阿敏那一万两千人马怎么可能能轻易攻下大凌河堡,至于这么匆匆的派人来求援吗。

    看到众将脸的抑或之色,孙承宗却是神情凝重的说:“按理说仅凭阿敏的镶蓝旗确实很难在短时间内拿下大凌河堡,但是昨天夜里咱们的夜不收紧急传来了消息,代善被咱们击败后并没有退回义州,而是往大凌河堡方向去了。”

    “轰……”

    孙承宗的话音刚落,大堂里便开始喧哗起来,众人的脸也不复刚才的轻松,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如果刚才他们说只凭着阿敏的一万两千兵马肯定不能在短时间内攻下大凌河堡的话,如果再加代善率领的一万多正红旗的话那很难说了,虽然代善的正红旗昨天刚被杨峰打败,但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的战斗力,搞不好大凌河堡真的会被他拿下来。

    赵率教郑重的说道:“督臣,若是代善这个贼酋的正红旗也加入到围攻大凌河堡当,恐怕大凌河堡真的支撑不了多久,咱们应当早日发援兵前去驰援才是啊。”

    众将也点了点头,孙承宗来到辽东后,积极构筑了右屯、大凌河堡、锦州、大兴堡、塔山、松山和杏山等一系列城池,形成了锦宁防线,这些防线环环相扣,既相互守望驰援也可以单独坚守,大凌河则是这条防线里处于最前沿的一环,若是大凌河堡被后金攻破的话锦宁防线便不再完整,而大凌河堡也将成为后金鞑子插入锦宁防线的一颗钉子,后金大军随时可以向明军发动进攻,这样一来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女真人的手里里。

    孙承宗也点了点头:“诸位的担忧本官明白,若是杨参将没来之前咱们的兵力确实有点捉襟见肘,现在咱们确实是可以抽调出一支人马去驰援大凌河了,诸位有谁愿意去驰援大凌河堡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做声,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啊,大家都不傻,谁也不愿意离开安全的锦州城跑到野外去面对后金的兵马,那可是提着脑袋跟鞑子玩命啊。

    看到大群人竟然没人愿意去,孙承宗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怎么,没人愿意去么?”

    杨峰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众将全都低下了头心不禁暗叹,这是号称大明最精锐的辽东边军么?竟然也如此畏敌,大明还有希望么?正好,你们不去那哥自己去好了,他正要站起来,却看到一个人影抢先站了起来朗声道:“督臣,末将愿率本部四千骑兵往大凌河堡解围!”

    “好!赵大人威武!”

    “赵大人不愧是勇冠三军的虎将,果然是勇气可嘉。”看到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后面的众人立刻纷纷夸奖起来。

    看到赵率教站了出来,孙承宗原本难看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他点了点头拿起了一根令箭道,“既然如此,那本官……”

    这时,有一个人影也站了起来,“督臣,末将也愿意率领本部人马与赵大人一通前往大凌河堡救援。”

    众人定眼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孙承宗也有些意外的说:“杨参将,你部昨日刚到锦州,必然是鞍马劳顿,本官怎人心派你部前往大凌河堡救援?”

    站出来的人自然是杨峰,只见他摇头道:“督臣明鉴,为国杀贼乃是咱们大明军人的本份。况且末将以为鞑子素来狡诈。鞑子如此大张旗鼓的围攻大凌河堡,安知不是鞑子围点打援之策,况且赵大人所部都是骑兵,若是了鞑子的埋伏起步糟糕,所以末将以为赵大人若是跟末将本部人马一起出动必然可以震慑鞑子,令其不敢轻举妄动。”

    “嗯!”

    孙承宗面露沉思之色,杨峰的话确实很有道理,若是后金鞑子围城是假,在半路设伏围歼援军是真,那么赵率教的这四千骑兵可真的危险了。而杨峰的军队战斗力众人昨天已经见识过了,由他一同前往的话至少在安全性也多了许多。

    想到这里,孙承宗终于下了决定,他拿起了两根令箭向赵率教和杨峰扔了过去沉声道:“杨参将言之有理,那本官便下令你与赵总兵一同各率本部兵马驰援大凌河堡,待到大凌河堡之围解除后再返回锦州。”

    “末将领命!”杨峰和赵率教各自接过令箭,朝着孙承宗齐齐单膝下跪行了个军礼,这才站了起来一起大步走出了督师府。

    杨峰和赵率教出了督师府,立即各自回到了军营点齐了各自的兵马开始拔寨起营,杨峰的六千多军士、三千辅兵以及赵率教的四千骑兵一共一万三千人马浩浩荡荡的出了锦州城朝着大凌河堡而去。

    一万三千多大军出城的动静可不小,浩浩荡荡的人马排出了好几里地。

    而这一次的行军由于有了赵率教的四千骑兵通行,杨峰感到跟前些日子起来可是轻松了许多,队伍刚出城赵率教便派出了数百骑兵往四周撒了出去,时间不长流水般的情报便传了回来,哪个方向安全哪个方向有后金的探哨他们很快便一清二楚,不禁让杨峰感叹这个时代的骑兵简直是后世的机动部队加侦察营的合体啊。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