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霰弹发威
    “啊!”

    一名辅兵被一枚高速飞来的足有成人拳头大小的弹丸击了身体,裹挟着巨大动能的弹丸轻而易举的将他的身体撕成了两截。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由于弹丸的速度太快,刚开始的时候这名辅兵只是感到下身一凉,他好的低下头时才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直到这时候他才感到一阵剧痛传遍了全身,然后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才从他的嘴里喊了出来。

    “这些该死的明狗,我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杀死!”

    代善虽然距离明军大阵足有两里多的距离,但他从千里镜还是可以清楚的看清战场的情况,他亲眼看到一枚弹丸将一名辅兵撕成两截后又撞向了一名步甲兵。

    这名步甲兵也看到了这枚弹丸,久经训练的他条件反射般的将手的重盾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试图把这枚弹丸给挡住,但他和无数试图这么做的人下场的是一样的,当这枚弹丸撞到了了重盾时,这面用木头和牛皮做成的替他挡住了无数箭矢的重盾很快变成了碎片,无数的木屑四处纷飞,将他刺成了一个刺猬,撞碎了重盾的弹丸毫不费力的撞碎了他的脑袋,这才重重的掉到了地。

    “该死的明狗,他们的火炮怎么能够随军行动,这怎么可能?”看到这一幕的代善几乎咬碎了一嘴的钢牙。

    到了明朝末期,明军财政接近枯竭,火器的质量一落千丈,时常发生火器炸膛事件,这导致了明军各部都不愿意使用火器,加之明军缺乏训练,看到对手发起冲锋后还没进入射程胡乱开火根本不能对后金军队造成威胁,这也导致了后金军对于火器的轻视。

    加之火炮极为笨重,动辄是几千斤,只能作为守城之用,根本不适合野战,所以至今为止在代善的眼火炮是一种玩具而已,没曾想今天他眼的玩具竟然给了他当头一棒。

    第一轮的炮击命率不高,24枚炮弹只有3枚炮弹击了盾车,命率不到两成。虽然对于这个时代的明军来说这个命率已经很高了,但在邱迪生看来却是太丢人。

    站在一辆大车用望远镜观察到炮击的战果后邱迪生有些不满的挥舞了一下肥胖的手臂,嘴里咕囔了一下。他跳下了大车用跟他的体形很不相衬的速度跑到了已经架设好的那部63式8倍炮队镜的后面,将观察手一把推开自己亲自观测。

    观测了一会后,邱迪生这才对着固定在肩膀的对讲机大声喊道:“全体注意,第一排火炮标准装药。距离568 方位2314 3554,仰角23度葡萄实心弹准备!”

    “标准装弹,距离568米,方位2314 3554,仰角23,装实心弹!”

    炮手们一边重复着邱迪生的话一边装着炮弹,得益于杨峰不计成本的对炮手们的操练以及从现代社会弄来的大量资料和领先这个时代数百年的炮队镜,邱迪生带领的炮营虽然成立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从操炮技术和瞄准水准来说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先进的。

    杨峰在资料里看到介绍,在另一个时空里,一门拿破仑炮需要十个人来操作,一个优秀的炮班每分钟最快可以发射四到五次。但这种极限的是射速并不能长时间进行,所以一般情况下每分钟发射两到三发炮弹已经很不错了,这也是杨峰对炮营的要求。

    接到邱迪生的命令,炮手们等到火炮归位后,先是用蜗杆清除膛内残药与残片,然后用海绵沾水伸入炮管降温以防止填装时走火,再将弹药从炮口塞入,做好这一切后站在一旁的炮手则是用手的长针伸入火门,刺破火药袋。炮长再次确定没有问题后这才将拉火绳前段的钩子勾住点火管的保险栓,用绳子拉掉保险栓,引燃点火管。(一章阿顶弄错了,拿破仑炮已经摒弃了用火把点燃导火索这种落后的模式。)

    “轰轰轰……”

    连续不断的轰鸣声响起,一枚枚弹丸划破了空气撞进了后金军队的阵营了。有了炮队镜的帮助和校正,第二次齐射的落点起第一次准确了许多,这一次击毁了八辆盾车,其他的炮弹虽然没有击盾车,但落入了后金军的阵营里横冲直撞,可谓是碰着死擦着伤,甭管你传了多少层重甲都不管用,这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能够抵挡的。

    “啊……”

    一名后金步甲专达被一枚炮弹擦了一下,只是一瞬间一条粗壮的左腿弹丸打掉了半边,当这名专达看向剧痛传来的方向后,饶是他再凶狠在看到自己的大腿少了半截后也不禁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呼,随后整个人重重的倒在了地。

    “这些该死的汉狗,这些下贱的尼堪,他们怎么能这么做!”

    看到明军一枚枚的炮弹不停的落在己方的进攻阵形里,代善的脸庞抽搐了一下,这些死伤的步甲都是跟随他征战多年的精锐,在往日里这些精锐随便一个人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击败三到五名明军,可现在他们却连敌人的面都没碰到被对方的火炮给轰得死伤惨重,这场仗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一把抓住了一旁的固山额真恩特恒的衣领大声喝道:“你去告诉岳托和阿克敦,我不管他们用什么法子,立刻将那些该死的铁蒺藜给清除掉,然后发起冲锋,否则我饶不了他们!”

    “嗻!”

    恩特恒刚领命而去,代善又命令传令兵吹响了加速进攻的号角。

    “呜呜呜……呜呜……”

    随着号角声的响起,原本还在缓慢前进的大军立刻加快了速度,一名分得拨什库高举着手的虎头枪大声呼喝道:“大金的勇士们,那些懦弱的汉狗只会躲在后面开炮,只要咱们冲到他们面前可以用手的兵器将他们砍成碎片,大伙冲啊!”

    说完,这名分得拨什库跑到了一辆盾车的后面亲自推起了盾车,在他的带动下不少步甲兵也亲自跑到盾车后面帮助那些辅兵推起了盾车,一时间后金军大军的士气大振,行进速度也大大加快起来。

    后金军的行动被城墙的明军看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开始为城外的友军担心起来。

    一名副将赞叹道:“城外的那支友军火炮实在是太犀利了,竟然能打得鞑子喘不过气来,不得不下令加快速度前进。更难得是他们的火炮竟然那么轻巧,一两匹马能够拖着走,实在是太方便了,若是咱们也有这样的火炮今后咱们若是在野外遇到了鞑子,那场仗好打多了。”

    听到这里,包括孙承宗在内的所有明军将领眼睛都有些发亮,如今的明军拥有的大都是几千斤重的火炮,虽然他们也有一些诸如虎蹲炮、弗朗机炮这种轻型的火炮,但在威力以及机动性却远远不能跟人家相,刚才他们可是在城头看得清清楚楚,人家的火炮从马车卸下来直接能架设使用,从行军到作战状态最多只用了不到一刻钟,这太牛逼了。

    在众人憧憬日后自己也有这种轻便和威力巨大的火炮的时候,一旁的祖大乐却冷笑道:“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还是等外面那些人能活着进入锦州城再说吧。”

    众人听后也沉默了,是啊,如今城外的这支明军还被后金鞑子为包围着呢,要是被鞑子给全歼了一切都是白搭,搞不好这些威力强大的火炮全都要落入鞑子的手里。

    “呜呜呜……”

    在众人的但心,在后金鞑子进攻的阵形里一名甲喇章京一把抢过身边号手的号角使劲吹了起来,顿时一阵气十足的号角声又响了起来。

    听到号角声的响起,原本有些混乱的后金进攻队形又开始变得整齐起来,同时不少人也加快了速度,前面的辅兵则是拼命的推着盾车朝着前方前行。

    “快……加快发射速度!”

    空心方阵里,邱迪生一边用望远镜观察着弹点,一边发出修正火炮角度的口令,嘴里则是不断的催促着炮手加快发射速度。

    尽管二十四门火炮不停的倾吐着火舌,但在后金军不计伤亡的情况下他们依旧顽强的挺进到了距离方阵前两百多米的地方,到了这个距离,方阵里的明军已经可以看到后金鞑子脸那狰狞的笑容。

    “好……冲去,杀光那些下贱的尼堪!”在后方本阵观战的代善从千里镜看到这一幕后,脸露出了嗜血的狞笑,此时的他并没有察觉到对面的明军好像已经好一会没有开炮了。

    在这时,站在方阵里的邱迪生高声喊道:“各炮注意,换霰弹!”

    “换霰弹!”炮位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喊声。

    位于后面的两名炮手立刻搬来了一箱装着霰弹的弹药箱。

    装填手打开箱子后取出霰弹开始装填起来,霰弹分为三个部分,由薄铁皮做的铁桶(铁桶里装有一百枚小拇指大小的铁珠)、弹托和药包组成,装填手装好弹药后,炮长再次观察方位角度没问题后后大吼了一声,示意没有问题,另一名炮手这才用长针刺破火药袋,炮长这才将拉火绳前段的钩子勾住点火管的保险栓,用力一拉。

    “轰轰轰……”

    二十四门火炮同时喷出了白色的硝烟,巨大的火药动能将炮弹射出了炮膛,这种由薄铁皮制成的炮弹几乎在飞出炮膛的瞬间便散了架,将两千四百枚霰弹弹丸射向了前方两百米外的后金鞑子。

    这些霰弹弹丸造成的伤害是毁灭性的。

    当炮声还回荡在空气的时候,后金鞑子的阵前便被一大片的金属风暴给笼罩了,两千四百枚霰弹几乎横扫了前排的一切,将那些披甲或者不披甲的步甲兵和辅兵的身体打了个对穿。

    一些机灵的后金鞑子看到对面的火炮又开火后赶紧躲在了盾车的后面,但这种往日里能救命的盾车今天也失去了防护的功效,足有四寸后并覆盖着牛皮的盾车被呼啸而来的弹丸轻而易举的击穿了。随后这些弹丸又毫不留情的撕碎了他们引以为豪打熬了十多年自以为壮实的身体。他们身披着的铠甲在霰弹面前象纸片一样的脆弱。

    霰弹的弹丸甚至能在穿过第一排的鞑子身体后继续往前,直至杀死后排的第二个鞑子。

    在代善的千里镜以及锦州城墙的明军将领的眼,已经冲到距离明军空心方阵前两百米的鞑子象被狂风吹过一样突然倒下了一片,血水像是一股股喷泉般怒,犹如一朵朵红色的花朵,一朵接一朵的连成一片,连成一个面,犹如一面花团锦秀的红色画面,异常的绚丽。

    只是这种绚丽虽然精彩,却太过致命和歹毒,金属风暴过后,前排的鞑子成片的倒下,只是短短的几秒钟里,阵前倒下了五百多名后金的鞑子。

    有些倒在地的鞑子一时间还没死掉,弹的他们疼得满地打滚,凄厉的叫声响彻里天空,残肢断臂到处都是,青灰色的肠子和各种器官四处散落在地,血水从伤员和死尸里迸射出来,这些血水在干燥的四处流淌汇聚成了一条条小溪。

    这一刻时间好像在顺境凝固,不管是后金鞑子还是城头的明军都惊呆了,他们从来都没想到过这场战斗竟然会如此的残酷。

    这到底是战争还是屠杀?

    “这……这这这……”

    代善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嘴唇也在轻微的颤抖着,如果靠近到他旁边甚至可以听到一阵轻微的咯咯声,那是他下的压床在不停的敲击,而他的嘴里也发出了呢喃声。

    “这……这怎么可能……”

    其实不止是后金鞑子和城墙的明军,连江宁军自己也被霰弹的杀伤效果给惊呆了,以往江宁军的炮手们不是没试射过霰弹,但问题是他们从未拿过活人来试炮啊。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