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狡猾的明军
    代善不愧是征战了二十余载的人,在听到了对面那支明军齐声高歌后他知道不能再这么任凭明军这么高歌下去,若是等到对面的明军士气涨到顶点今天这场仗很难打了,当机立断之下他立即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w.vo.com

    后金军的前进也颇有章法,他们并不是一窝蜂的蜂拥前,而是将原本负责攻城的八十多辆盾车调转方向由辅兵推着朝明军的军阵钱缓缓逼来,再下令自己的大儿子岳托和阿克敦分别从两边逼近,这样一来给了对手一种三面包围的迹象以及压力。

    或许有人说了,只是三面包围而已,不是还有身后一面没有人么?只要稍稍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正是后金鞑子的歹毒之处,如果江宁军胆敢转身逃走的话,后金鞑子会像打猎一样轻易的猎杀他们,最后只能是全军覆没的份。

    在后金军缓缓逼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头顶,一架六旋翼无人机正缓缓的盘旋在距离他们头顶三百多米的天空,这架六旋翼无人遥控飞机正静静的漂浮在天空,忽高忽低的不时从天空掠过,在无人机的机腹下吊着一台超高清的摄像头,正将战场发生的一切悄悄的拍摄下来并及时传送到了地面。

    在杨峰所在的大方阵的一辆大车里,一身三色迷彩服容貌秀丽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慢慢的操控着天空的无人机,眼睛则是有些紧张的盯着面前的一个平板电脑显示出来的画面,在这个平板电脑的画面里则是将整个战场的鸟瞰图清楚的呈现了出来,在这名小姑娘的身后则是站着郑妥娘,此刻也正紧张的看着平板的画面。

    “诶呀,线娘,你再往右边移动一些,那边的鞑子兵有动静了。”

    是的,这两人是郑妥娘和她的丫鬟线娘。对于这次的出征,杨峰为了以保证能够及时获取战场的知情权,他还购买了一套顶级的专业航拍设备,专门用于侦查、拍摄获取战场的信息。

    这么机密的东西自然要交给最信任的人来操作,所以最开始他将这套设备的操作权交给郑妥娘,但令他试玩的是郑妥娘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天份,短短一个星期便弄坏两架无人机,弄得杨峰很是无语。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杨峰发现郑妥娘的贴身小丫鬟线娘竟然在操作无人机方面有着很高的天分,郑妥娘一个星期都没学会的东西她只是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玩得很顺溜了,这也让杨峰是又惊又喜,当场决定把无人机的操控权交给了线娘。

    “小姐,你别吵啊,我看到了,马过去!”线娘一边嘀咕一边熟练的一摆弄操纵杆,无人家朝着右边飞去。

    “诶呀不好了小姐,你看看,鞑子派出了一队骑兵出了他们的本阵打算绕到咱们后边去了,你赶紧告诉大人!”

    “知道了,我马告诉大人!”

    郑妥娘一边说话一边拿起了旁边的对讲机接通了杨峰的频道……

    “明白了,你和线娘继续观察鞑子的动静!”

    杨峰放下了对讲机,看着对面的鞑子冷笑起来,这个代善还真是够阴的,一面派出大军跟他正面对决两翼包抄,一面还派出了骑兵准备绕到后面堵自己的退路,他这是认为吃定了自己了么?

    重新拿起对讲机,接通了另一个频道后杨峰下达了命令,“第一、第二、第三方阵,火炮准备!骑兵大队,立即前出在两翼布置防御。”

    “明白!”

    “骑兵大队明白!”

    很快对讲机里传来了邱迪生、杨大牛和几名千户、副千户的回答。

    “哗啦……”

    随着杨峰的命令,原本布置在尾翼的五百名骑兵开始朝着两翼奔驰而去,这些骑兵每个人的马鞍后面都携带着一个鼓囔囔看起来颇为沉重的麻袋。他们这一动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些明军想干嘛,难道他们想要凭借这区区几百人要朝后金骑兵发起进攻吗?想要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吧?要知道现在可不刚才,刚才夜不收追击后金军的那场战斗不过趁着后金军没有准备打了他们一个措不及防,如果现在还想在后金军有了准备的情况下故技重施的话那只能是自寻死路了。

    正率领着自己的本部两千骑兵朝明军缓缓逼近的岳托看到明军竟然派出了几百骑兵朝己方冲了过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自己率领的可是最精锐的两千马甲兵啊,对面的明军将领发疯了么,还是认为自己是天兵天将下凡,竟敢主动朝自己进攻。

    一名甲喇章京看到明军竟然这么嚣张,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主动对岳托说道:“主子,让奴才带人过去将那些明军给吃掉吧?”

    “不用了!”身为代善长子的岳托虽然今年才二十六岁,但在女真人当却素有智将之称,他凝视着前面那支朝自己小跑过来的明军冷静的说:“咱们的任务是逼迫那些明军,对他们保持压力,让他们过来吧,我倒想瞧瞧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嗻!”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这名甲喇章京只能悻悻的点了点头,恨恨的退了下去。

    站在战场最高处的代善也是面含冷笑的看着前方的那几百名明军,他也想看看这些明军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城墙,孙承宗等一众明军将领也是一阵叹气,赵率教甚至还咕囔道:“他奶奶的,这是打算去送死么?”

    但是下一幕让众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却发生了,这几百名明军冲到距离后金两翼马甲兵三百多米的时候突然集体掉头拉了个向后转,这下可是把所有人都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后金的本阵里,看到这一幕的后金鞑子们全都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些明狗是来给咱们逗乐子的么?”

    万后金大军看这这些刚冲了几百米集体向后转的明军几乎全都笑了起来,对于崇尚个人勇武的女真人来说这些明军的举动跟懦夫没有什么区别,连城头的明军也感到脸火辣辣的,刚开始还想夸他们勇武呢,没曾想是一群蜡头银枪啊。

    孙承宗也皱起了眉头,难道这些明军真是如此不堪吗?不对啊,刚才那阵阵军歌和高昂的士气可做不了假啊。

    “快看,他们在干嘛?”突然祖大乐指着左前方大喊了起来。

    只见向后转的那些明军齐齐打开了放在战马屁股后面的麻袋,然后看到一道道黑漆漆的东西从麻袋掉落。

    “那是什么?”

    看不大清楚的孙承宗赶紧举起了千里镜忘了过去,当他看到那些掉落在地的东西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那是铁蒺藜!”

    “什么,是铁蒺藜?”

    “他们竟然抛洒铁蒺藜?”

    几乎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这可是真是个神转着啊,谁也想不到这些明军跑出来的目的竟然是抛洒铁蒺藜,这也太歹毒了吧。

    铁蒺藜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在华夏的战国时期已经有军队已使用铁蒺藜。它有四根伸出的铁刺,长数寸,凡着地约有一刺朝铁蒺藜铁蒺藜,刺尖如草本植物“蒺藜”,故名铁蒺藜。

    不过铁蒺藜一般只是作为防御之用,而且在冷兵器时代铁是一种宝贵的战略物资,根本没有哪支军队谁会象江宁军这样把成千万斤的铁蒺藜这么抛洒着玩。一般都会在铁蒺藜的心打孔,用绳子串连起来,以便敷设和收取,不过这样一来在战场没有太大的用处了,因为对手会很容易的找到绳子把这些铁蒺藜收起来。

    这也是杨峰没有象一般的军队将铁蒺藜串起来铺设的原因,因为这样一来只要后金军队派出人手将抓住了一头将铁蒺藜拉开行,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只能看着遍地的铁蒺藜干瞪眼。

    这堪称神转折的一幕也将正关注着他的锦州城头的孙承宗等人和后金军队都看呆了。

    看到明军只是将一袋袋的铁蒺藜洒在了地,便硬生生的将数千后金大军给挡住,所有的女真人都愤怒了,后金的阵营里立刻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怒吼和谩骂声。女真人虽然自诩勇武,但也没自大到让自己宝贵的马甲兵去冒着被铁蒺藜刺穿马腿的危险发动攻击的程度。

    “汉狗太无耻了!”

    “可耻的汉狗,打不过我们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阻止大金军队!”

    代善没有发怒,作为除了努尔哈赤之外地位最高的大贝勒,如果他也像普通的女真人那样谩骂也太掉价了,只见他沉着脸安慰周围的众将道:“没关系,那些明军是生怕顶不住咱们女真勇士从两侧的紧逼,所以才在无奈之下使出了这么一个法子,去告诉岳托和阿克敦,派出辅兵前将这些铁蒺藜清除,然后再继续向前。”

    “嗻!”

    传令兵很快便领命而去。

    锦州城头的明军将领们看到这一幕后也是反应不一。

    赵率教指着被迫停止前进的后金骑兵们哈哈大笑起来:“这些女真鞑子这下傻眼了吧,几千马甲竟然被一些不起眼的铁蒺藜给拦住了脚步,这下在没有将这些铁蒺藜清楚之前他们只能看着这些东西干瞪眼了。”

    孙承宗也是捋须含笑不语,前面那支明军的举动也是称呼了他的意料,没想到俩铁蒺藜这样常见的东西也被他们玩出了花样,竟然让向来凶悍的女真骑兵止住了脚步。

    祖大乐撇了撇嘴,不知在嘴里咕囔着什么,大多数的明军将领都在为城外的友军叫好,不知是谁突然指着城外喊了起来,“大家快看,他们开始动了!”

    随着那名将领的声音,众人只看到第一排的三个军阵前面的军士突然全体散开,露出了他们身后的一排排火炮。

    随着前面五排军士突然散开,露出了一门门火炮,有好事者数了一下,每个空心方阵里面都布置了八门火炮。此时这些火炮已经全部装填完毕,黑洞洞的炮口已经对准了一里多外正朝着他们逼近的后金大军。

    第一排的空心方阵装备的全都是明湖钢铁厂仿制的拿破仑1841型6磅野战炮,它的口径为93毫米,身管长1.52米(16.3倍口径),炮重389公斤,不过起原装版本,这款后世仿制的拿破仑炮因为安装了可充气的宽大的橡胶轮胎和更加科学轻便的滚珠轴承,因此在移动起来更加方便,只需要一匹挽马便可以将其拉走。

    看着黑洞洞的炮口指向了己方的军队,正在密切注视着明军动静的代善脱口而出大喊了一声:“不好!”

    在代善大喊出声的同时,杨峰也对着对讲机吼了出来。

    “第一第二第三方阵火炮,我是杨峰,我命令立即开炮!”

    随着杨峰命令的下达,在第一排的第二方阵里亲自指挥的邱迪生也举起了手的小红旗吼出了声音。

    “开炮!”

    “开炮!”

    随着邱迪生的吼声,二十四名炮手同时点燃了位于炮尾里的导火索。

    “轰轰轰……”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阵白色的烟雾升腾而起,二十四枚2.54公斤重的铁丸以每秒439米的速度高速飞出了炮口,朝着正向他们逼来的后金军队飞了过去。

    “轰……”

    一枚铁质的弹丸不偏不倚的击了一辆朝他们缓缓推进的盾车。

    虽然这辆盾车是由厚达四寸的木板外加两层牛皮包裹,这样的厚度足以抵挡几乎所有箭矢和火铳的打击,但面对以每秒四百多米的速度重达2.54公斤重的弹丸的撞击,这面后金军队静心用心打造的盾车依然象一块脆弱的西瓜般被撞击成了了碎片。

    而撞碎了盾车后依旧毫不停留的继续前进,将躲在盾车后面的两名身着重甲的步甲兵砸成了两截后这才重重的掉落在地继续前进,最后又将跟在盾车后面十几米的一名步甲兵撞翻在地后这才耗尽动能停止了前进。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