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直抵锦州
    对于熊廷弼态度的转变和他的心思杨峰自然也是心知肚明,这也是人之常情,要是换了自己,碰这么一支装备精良又训练有素的部队他的第一个反映也肯定要加以笼络,即便是不能拉拢到自己手里但最起码也不能让双方的关系变成敌人。 .t.

    不过对于熊廷弼的行为杨峰虽然可以理解,但他对于熊廷弼递过来的橄榄枝只是表现出一种并不拒绝但也不接受的样子,对此熊廷弼也很是无奈。

    毕竟严格的来说杨峰和他麾下的兵马全都是是江宁卫的军户,他的直属级是南京兵部和北京的兵部,如今他只是被借调到辽东作战而已,虽然在作战要听从辽东督师孙承宗指挥,而且人家的粮饷军械全都是自备,他熊廷弼想要拉拢人总不能单凭嘴皮子吧,这年头没有好处谁会跟你混。

    正当熊廷弼还想说话的时候,前方前方出现了一道尘烟,伴随着尘烟的是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看到尘烟后,最前方的军士早已停下了脚步,在一名百户的命令下前排的数十名军士已经开始给火铳装填弹药,并开始了警戒。

    很快,一队身披铁甲一身大红披风的骑兵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为首的一名百户这才松了口气大声道:“取消警戒,来的是自己人!”

    很快,数十名骑兵来到了队伍的面前,他们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朝着队伍间飞奔而去,直到被几名家丁拦住后才停住了脚步,过了一会被验明正身后的他们才在家丁的带领下来到了杨峰的跟前,只见为首的骑士跳下了战马来到杨峰跟前敬了个礼大声道:“启禀大人,我等奉命探查前路的时候碰到了六名鞑子的探哨,经过一番交手后卑职将其尽数歼灭,现将其首级带来,请大人查验!”

    这名骑士不是旁人,正是时任骑兵队长的杨大牛,只见他将一个袋子打开一倒,几个脑袋圆一起掉在了地,在地滚了一会才停了下来。

    在杨峰的示意下,一旁的一名家丁捡起一个首级走到杨峰跟前双手递给了他。杨峰接过首级后并没有嫌恶心,而是仔细端详了起来,这个首级肤色粗糙有些黝黑,典型的大饼脸和扁扁的鼻子,以及一口大黄牙。

    这时一旁的熊廷弼也凑了过来看了一会用肯定的语气道:“这是真鞑子的首级。”

    杨峰好的问道:“何以见得?”

    熊廷弼解释道:“由于有些边关的士卒和军官喜欢杀良冒功,所以为官者首先要学会分辨首级的真假。分辨首级是真鞑子还是假鞑子可以分两种步骤。首先可以打一盆水来,将首级放于水,看那首级是面朝还是后脑勺朝,如果确实是男人的首级,首级是会面朝浮在水的。

    其次看辫子,如果是剃发已久的鞑子,其辫子定是松软无力,反则亦然。最后还要看牙口,鞑子兵丁肉食多,牙蛀和大明的百姓不同。鞑子那边并无刷牙的习惯,他们的牙齿大都布满蛀牙且发黄,另外他们的鼻子大都要大明百姓的鼻子扁平,最后还要对着光检验一番等等,这不一一说完了。这个首级虽然没有经过详细验证,但毕竟是刚砍下来的,血腥气还这么浓,依本官所见十有**是鞑子的真首级。”

    听了熊廷弼的话,杨峰也不禁啧啧称,验个首级还有这么多的学问,而且熊廷弼这个朝廷的高官看到这么血淋淋的首级竟然还面色如此镇定,若是换了其他朝廷的官员恐怕早吓得面无人色了吧。

    杨峰没有答话,而是问杨大牛道:“你有没有弄到什么活口。”

    杨大牛摇摇头:“这些鞑子都是正红旗的精锐探哨,不论是骑术还是身的功夫都娴熟异常。若非是兄弟们都装备了手铳想要将他们留下来都很困难,更别提将他们活捉了。”

    “不是吧,你们人数可是他们的七八倍啊!”杨峰刚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但看到杨大牛苦笑的神情,他才察觉对方并没有开玩笑。

    一旁的熊廷弼也郑重的说:“杨参将,杨百户说得没错。鞑子的探哨可不同寻常,他们的武艺并不一定是最强的,但他们的骑术已经是最好同时也是最机警的,这点跟咱们大明的夜不收是一样的,杨百户能将他们全都留下来已经很了得了,想要捉活的那得看运气了。”

    “你们有受伤的么?”

    “没有!”杨大牛摇摇头,随即又面带愧色道:“咱们刚开始跟鞑子接触时,有好几名兄弟被鞑子的重箭射,若非大人给兄弟们装备了如此精良的铁甲,恐怕今天咱们得折损至少十多名兄弟。”

    “嘶……”

    停了杨大牛的话,杨峰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些女真人啊,毕竟能以人口不过数十万的异族入住人口是其百倍的华夏,它的战斗力又怎么会弱呢。自己数十名装备精良的骑兵跟对方发生了遭遇战,竟然是得靠着精良的铠甲和手的手铳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才获胜,这已经足以说明对方的战斗力了。

    在获悉了女真人的厉害后,杨峰不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种兴奋的感觉涌心头,自己来到大明大半年了,心里对这个已经走到末路的帝国也产生了一定的感情。而且他从心底也不希望这个时空的华夏民族也象另一个时空一样异日会被那些野蛮的女真人统治,毕竟嘉定三屠、扬州十日这样的惨剧发生了一次够了。

    杨峰沉吟了一下又问道:“杨大牛,你先前也在辽东做过三年的夜不收,想必对鞑子的习性也有所了解,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么?”

    杨大牛摇摇头:“鞑子虽然猖獗,但极少越过锦州,毕竟这里可是咱们大明的地界,鞑子再猖獗也得顾忌一下。”

    听到这里,杨峰暗暗撇了撇嘴。现在你还可以这么说一下,等再过几年看看,鞑子别说越过锦州了,他们甚至会南下入侵大明包围京师,到时候你不会这么说了。

    不过对于没有发生的事情杨峰自然不会多嘴说出来,他继续问道:“那现在既然鞑子深入我大明防线这么远,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鞑子要攻打锦宁防线了!”

    这一次是两个人的声音异口同声响了起来,杨峰抬头一看,竟然是熊廷弼和杨大牛同时喊了出来。

    说完之后,熊廷弼微微有些惊讶的看向了杨大牛。他之所以能得出这个判断并不怪,毕竟前些年他在辽东当经略的时候可是把辽东经营得有声有色,若非是碰到了王化贞这个猪队友,义州和广宁不会丢失,辽东的局势也要现在好很多。

    但是对于杨大牛这个小小的骑兵队的百户也能对局势做出这种判断有些怪了,这不但需要一定的大局观,而且还要对战场有很灵敏的嗅觉才行,看来杨峰的手下也是有人才的啊。

    捋了捋胡须,熊廷弼有些担忧的说道:“原本朝廷给咱们的旨意是直接驰援锦州,听后孙督师调遣。可现在鞑子既然要攻打锦宁防线必然是重兵云集,咱们若是这时候过去岂非是自投罗?本官以为不如先行折返前往大兴堡,探听好情况后再做打算。”

    这时,周围的将领也都闻讯纷纷赶了过来,十多名军官都围在了他的身边看着杨峰,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毕竟这种决定一个不好决定了全军六千将士的命运,谁也不敢胡乱开口。

    杨峰沉吟了一会突然笑了,犀利的目光先是在众人的脸扫了一下这才说道:“诸位,大家是不是认为咱们此时前往锦州必然是自投罗?”

    众人依旧没有说话,虽然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跟着杨峰打了两场仗。但那两场仗一场是跟倭寇打的,一场是跟南京的营兵打的,但这两场仗跟即将面临的对手可不一样,要知道如今的后金在努尔哈赤的带领下可是气焰最嚣张的时候,满人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口号也正是在这两年喊出来的,否则以大明后金多了百倍的人口和十数倍的财力物力也不会被后金打得节节败退了。

    杨峰的声音突然变得激昂起来,“在没来辽东的时候本官总是听人说女真人如何如何的了得,说他们是如何的悍勇,说得他们好像是天兵天将下凡似地。

    可是本官偏偏不信这个邪,大家都是两肩膀扛一个脑袋,一刀砍下去女真人也照样会被看成两截。这一点从杨百户刚才送来的这几个首级能看出来,女真人也是会死的。朝廷前些年给出的赏银是一个女真鞑子的首级给二十两银子的赏银,本官在这里告诉诸位兄弟,除去朝廷给的二十两赏银,本官再给诸位兄弟开出二十两银子的赏银,蒙古鞑子的首级十两,至于那些为虎作伥的包衣奴才首级则是五两银子,大伙看怎么样?”

    “大人威武!”

    “万胜!”

    杨峰的话音落下后,周围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呼声,不少军士则是面带喜色,他们大老远的从南京赶到辽东所谓何来?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封妻荫子升官发财吗,跟这些刚吃了几天饱饭的军士谈忠君爱国实在是有些远了些,对他们来说还是真金白银最为是在。现在听到杨峰亲口许诺会多加了一倍的赏银,他们如何不惊喜。

    看着这些不断欢呼的军士,杨峰微笑着对熊廷弼道:“熊大人,军心可用啊。况且我军此次前来辽东是为了打鞑子的,若是还没跟鞑子碰面先避开,对我军的军心士气打击也太大了,所以末将决心带领江宁军按照预定计划驰援锦州,不过熊大人尽可放心,末将会派人护送大人前往大兴堡。”

    熊廷弼没有做声,而是深深的看了杨峰一眼,突然笑了起来:“好你个杨仲卿,你也太小看我熊某人了吧。连你一个区区的指挥使兼参将都有勇气直抵锦州城,本官身为辽东经略若是独自前往大兴堡这岂不是说明本官这个辽东经略还不如你有勇气么?如今你是全军的主将,既然你已决定前往锦州,那本官陪你走一遭又如何,大不了这个大好头颅交给你了!”

    “熊大人好气魄!”

    杨峰哈哈大笑竖起了大拇指,能在历史留下名字的人又岂是无胆之人,这个熊廷弼若非被魏忠贤和东林党联手陷害砍了脑袋,说不定他在历史的名声也未必会袁崇焕、孙承宗弱了。

    杨峰也不再说废话了,而是大声下令道:“全体听令,全军按照计划前往锦州。杨大牛,你率领骑兵队在周围打探敌情,一有情况便立即来报!”

    “明白!”

    杨大牛肃然敬了个军礼,随后立即策马朝着前方急驰而去……

    在杨峰率军赶往锦州的时候,代善也率领后军大军开始对锦州进行了试探性的进攻。

    代善先是将一万正红旗的大军作为军在后面压阵,然后下令随军前来的科尔沁部落的古尔布什和莾果尔率领两个旗共六千蒙古兵开始进行试探性进攻。

    “呜呜呜……”

    苍凉的牛角号声在天空飘荡,古尔布什和莾果尔二人率领着六千蒙古兵来到了战场,看到此时锦州的城头已经站满了明军,正值壮年的古尔布什笑着对莾果尔说道:“你看看,咱们还没开始打呢,那些汉人开始紧张了,看来此次明军必败无疑!”

    莾果尔失笑着摇了摇头,扬起马鞭指着城头道:“你先别大意,看到明军城头的火炮没有,这些日子明军也不是完全没有做事呢,咱们还是先完成大贝勒交待的事情再说吧。”

    “行……那今天让我先派人冲杀一阵吧!”

    古尔布什哈哈一笑,对着后面一摆手大声道:“我长生天的子民们,咱们先给那些汉人热热身。朱古泰,表现的时候到了,带着你的儿郎们开始吧,愿长生天保佑你们!”

    “长生天保佑他的子民!”

    古尔布什的话音刚落,一名二十多岁的蒙古将领便率领一千骑兵朝着城头冲了过去……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