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口供
    天色渐渐的开始变白,远处的天空开始露出了鱼鳞纹。 w.vo.com

    伴随着凌乱的马蹄声,十多匹马从从路进入了一片小树林,来到了一颗桦树旁边后,为首的一名骑士停了下来,这名骑士脸胡子拉碴,两道交叉的刀疤看去显得格外狰狞,只是这位面目狰狞的骑士如今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的疲惫,他胯下的战马和身后跟着的那批备用战马也同样如此,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人和战马的身淌落在地,只见他转头对身后的人道。

    “都停下来吧,不能再跑了,再跑咱们的马得全废了!”

    这些骑士是跑了一夜的赵老大一行人,赵老大的话音刚落,跟在他身后的骑士们几乎是用滚的方式从马背落了下来,不休不眠的跑了一夜即便是铁人也撑不了多久,他们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了。

    他们先是从马背扔下了三个捆得五花大绑的人,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响。只是将他们仍在地后他们便不再理会这些人。

    赵老大他们下马后并没有第一时间休息,而是将马匹拴好后将战马的嚼子和马鞍头卸了下来,然后用一块干布将战马身的汗珠擦干,否则若是让汗珠长时间停留在马身子马是会生病的。做完这些后他们又从马背拿下一个布袋,里面装的是混合了食盐、豆类、麸皮类和谷物(杂粮)的精料,骑士们将这些精料放在战马的面前让战马吃东西。

    这些精料营养价值高,含蛋白质、脂肪多,马爱吃,好消化,是战马最喜欢吃的食物之一,另外喂一会精料后他们还拿出了水袋倒在一个木盆里让战马喝水以补充水份,一时间整个树林里都是战马咀嚼食物和喝水的声音,这些事情一直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完成。

    对于夜不收来说战马不仅是他们的坐骑也是他们的伙伴,更是承载着他们的生命的东西,所以不管有多累第一件事是要伺候好它们。

    做完这一切后,赵老大一行人这才一个个瘫坐在地,大壮从马背取下一个干粮袋掏出肉干分发给众人,自己又从腰间取下水袋一连灌了好几大口水这才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手里拿着的肉干也没来得及吃这么睡了过去,随着阵阵鼾声响起,除了爬到树负责警戒的黑子之外,其他的人只是喝了几口水吃了几口肉干后也都纷纷进入了梦乡。

    这场觉一直睡了两个时辰众人才醒了过来,这个时候马匹也休息得差不多了,有人建议继续赶路,不过赵老大看了看树林外那高悬着的炙热的太阳却摇头拒绝了,在这样的高温下赶路简直是受罪,无论是人或是战马都承受不了多久,更何况还要带着三个舌头,速度更慢了。

    “现在还不能走,即便要走那也得把这三个家伙给解决了再说。”赵老大摇摇头,随即转过头看了看躺在地不住扭动身子的三个人影,脸露出了一丝狞笑,“老王头,现在该轮到你施展你那祖传的手艺了。”

    一个身材有些驼背,瘸着身子的四十岁左右的年男子站了出来。这名男子乍一看有些貌不起扬,面容甚至有些憨厚,说他是乡间的老农那是绝对没有人会怀疑的。单凭相貌来看这个老头能进入号称最精锐的夜不收,说出去恐怕没有一个人能相信。但事实这名年男子在夜不收里已经呆了近二十年,可以说是辽东边军夜不收里资格最老的一批人了。

    老王头站出来后,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包袱,轻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懒了,老头我今年都四十多了,还能干几年呢?等到我回去了连个接班的人都没有,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办?”

    大壮笑了起来,“老王头,你那两下子算了。不是审个鞑子嘛,每次都掏出你那些零零碎碎的也不嫌烦,照我说啊一刀下去一了百了,我看他们说不说。”

    “你知道个屁!”老王头瞪了大壮一眼:“审讯也是门学问,如何用最短的时间花最少的力气让鞑子开口,这也不是谁都能干的,要不你来试试?”

    大壮尴尬的笑了笑:“算了,俺来试的话恐怕用不了一下把他们给弄死了。”

    “不会你给我闭嘴!”老王头头也不回的呛了一句,走到躺在地的三名俘虏面前依次解开他们口的破布,看着那三名躺在地鞑子,老王头露出了习惯性的憨厚笑容,“想必你们已经猜到了,我们是明军的夜不收,今儿个你们落到了我们的手里,想要活着回去是不可能了,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们,只要你把我问你们的事情都说出来我们会给你们一个痛快,你们看怎么样?”

    三名躺在地的鞑子已经在马背颠簸了一夜,加之滴水未进,要说一般人早奄奄一息了,但他们的精神头居然还不错,加之看他们一个个身材都魁梧异常,身体素质都常人强的太多,昨夜若非在睡梦被人偷袭,赵老大等几个人绝不可能将他们生俘。

    此时这三名鞑子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憨厚笑容,还驼着背的年人眼睛露出惊讶之色,因为老王头刚才跟他们说的竟然是字正腔圆的满语。不过惊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一名身形最为魁梧,长着一张大饼脸塌矮鼻子的鞑子冷笑着用带着生硬口音的汉语道:“你们这些懦弱的汉狗,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们也不必再废话了,指望咱们这些长生天的子孙像你们这些下贱的尼堪低头那是绝不可能的!”

    老王头憨厚的脸闪过一丝煞气,他转头又对旁边另外两名鞑子轻声道:“你们呢,也是这个意思吗?”

    “呸!”

    回答他的却是两口唾沫,自从萨尔浒之战后,大明和女真早成为了不死不休的死敌。虽然不断有明国的军队投降后金,但这里并不包括双方的侦查兵种,尤其是双方的探哨和夜不收,在野外相遇那是不死不休。若是一方有人落到了另一方的手里,想要痛快死去都是一种奢望,这点交战的双方都是心知肚明,

    旁边的大壮大笑了起来,笑得恶形恶状。

    “老王头,俺说了,你喜欢脱裤子放屁,对付这些鞑子你得干脆点。整天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啊,赶紧干活,完事咱们赶紧回去领赏去!”

    “哼!”

    被啐了一口唾沫的老王头原本憨厚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将手里的袋子扔到了地,憨厚的脸突然变得有些骇人的冷意,慢吞吞的说:“看来人老了,确实没人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眼里了,咱今儿试试,看看这祖传的手艺有没有退步吧。对了,大壮……你们几个替我他他的裤子拖了,然后按住他。”

    “好咧!”

    大壮咧嘴笑了起来,他把头一扬,“李秋实,你他娘的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搭把手啊!”

    一个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夜不收无奈的走了过来,随手将为首那名鞑子按在了地,嘴里还嘟囔道:“我说老王头,这次你可不要弄得那么血腥啊,我这身衣裳才穿了不到半年呢,要是弄得满是血迹的可不能穿了。”

    几个人说话间,大壮也没有闲着,两只手利索的将那名鞑子的裤头解开,随后用力一拉,将整条裤子给剥了下来,露出了毛茸茸的大腿和间那根丑陋的东西。而那名鞑子仿佛也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开始拼命挣扎起来,嘴里也发出了凄厉的吼声,只是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熟牛皮筋牢牢的绑了起来,想要挣脱可谓是难登天。

    “喊什么喊……老子还没动手呢,你吼什么?”老王头不耐烦的重新捡起了地破布重新塞到了他的嘴里。

    “你们两个小子可要按好了,我可要动手了。”

    老王头说完从布袋里掏出了一把钳子,这把钳子的头又细又尖,乍一看去象一把镊子似地,随后他又从布袋里掏出了一把拇指大小巴掌长的锋利小刀。

    他举着小刀慢吞吞的说道:“但凡只要是男人都有两个蛋蛋,小时候我们村的一个老头跟我说,有一种男人只有一个蛋,人们称其为独头蒜,这样的人往往起有两个蛋蛋的人更加厉害。我一直都不相信,今天我想试一试这个手艺,诸位兄弟可得帮衬着点。”

    说完,他盯着那名被按住了手脚的鞑子左看右看,嘴里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似乎在打量该往哪里下刀的好。那名鞑子虽然听不明白老王头在说什么,不过只要不是白痴也知道这个容貌憨厚的老头扒下自己的裤子又掏出小刀和镊子一样的东西出来总不会是替自己拔腿毛的。

    饶是这名鞑子平日里自诩杀人不眨眼也被吓得面如人色,整个人拼命的挣扎,手和脚的牛筋已经深深的嵌入了肉里也没有察觉,依旧拼命的挣扎着,只是他的挣扎注定是徒劳的。老王头拿着小刀的左手轻轻一划,一道血光飞起,右手的钳子则是在飞快的在鞑子的两腿之间拨弄着。

    “呜呜……呜呜……”

    虽然老王头的动作很快,但那名被大壮和李秋实摁住的鞑子却是疼得整个人都蹦了起来,两人使劲摁都很难摁住,而且随着鞑子的不断挣扎胯下的鲜血也不断的飞溅而出。人们常说十指连心哪个都疼,但唯独没人知道蛋蛋被摘出来了会不会疼,不过看到这位鞑子疼得面目狰狞,由于太过疼痛额头的青筋都凸出来的模样估计没有谁会想试。

    即便是手脚被绑住,但由于挣扎得太过用力,大壮和李秋实两人费劲了力气才将他摁住,负责压住两条腿的大壮也憋得脸色通红,没好气的吼道:“老王头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干活,你想累死俺啊!”

    老王头没有多说话,又鼓捣了他的钳子一拉,一个犹如鸽子蛋般的东西给挑了出来,只是老王头估计是头一次弄这玩意,整个蛋给掉到了地啪的碎开,蛋黄般的液体流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后所有人都愣住了,那名鞑子看到自己的蛋蛋变成了这副模样后整个人立刻昏迷了过去。

    大壮则是愣了一下,随后大笑起来,一直笑得是气不接下气,“老王头,亏你还自诩是祖传的手艺,如今连个蛋蛋都夹不住,我看你这回还有没有脸再跟我们吹嘘!”

    老王头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了,有些恼羞成怒道:“这算什么,这里不是还有两个么,我再试试,这回保准成。”

    说完,老王头又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那两名鞑子。而那两名鞑子看到同伴的下场后,早已吓得脸色惨白。对于他们来说死并不可怕,但是如果临死前连自己的蛋蛋都保不住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看向了那两名鞑子,老王头的神情又变得柔和起来,他笑着用满语道:“刚才没控制住,实在是不好意思,现在咱们再重新试一下,这次肯定不会象刚唉那样出问题了,你们谁先来啊?”

    “呜呜……呜呜……”

    这两名鞑子拼命的挣扎起来,但由于手脚都被牢牢的帮助,因此整个人只能在地不停的打滚。

    老王头的笑容更柔和了,“哦……你看看我,竟然忘了你们的嘴里塞着东西了我马帮你们把东西拿出来!”

    但老王头把两名鞑子嘴里的破布拿出来时,其一名已经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鞑子大声吼了起来,“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你给我一个痛快好!”

    “诶……这对了嘛!”

    老王头笑了起来……

    两刻钟后,这片树林里多了三具被剥得赤条条的尸体,而获得了口供的老王头他们则是了战马朝着锦州方向飞驰而去……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