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震怒
    华夏人喜欢用谋,这是毋庸置疑的。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华夏五千年的历史其实是一部谋略的历史,从孙子的三十六计到各种各样的兵法乃至三国演义等等无数的经典书籍都可以看出来国人是如此的喜欢阴谋,譬如国人崇拜的孙膑、诸葛亮、曹操、到后来刘伯温等等,这些人无一不是运用谋略的大师。各种战役如火烧博望、孔明借箭、空城计、水淹七军等等战役即便是过了几千年依旧在人们的口传诵着。人们甚至专门发明了如“锦囊妙计”、“计心头”等等词汇。

    人们是如此的推崇谋略,以至于许多人都将战场想象得十分的美好浪漫,想着什么只要计谋一出敌人便纷纷授首。这种情节甚至影响到了人们对事物的正常判断。

    但后世的美国人却有这么一句谚语:计谋若是能打倒大象那还要猎枪做什么?

    在杨峰看来,美国人的这句话虽然有些未免太过绝对,但却是非常有道理的。任何谋略都是建立在相应的实力的,若是没有相应的实力任何谋略都是空楼阁、镜水月。如今的大明也是如此,随着大明实力的衰退,后金对明朝的态度也愈发的咄咄逼人,从以前的敬畏到窥视再到藐视乃至不屑,这些情绪和态度都是伴随着大明国力的衰退而产生的。

    大明为何会被满洲人灭国,后世已经有无数的史学家和军事学家将其研究了个遍,虽然他们的观点不一,但有一点是没有任何异议的,那是大明之所以灭亡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伴随国力的衰退,内有流寇肆虐外有强敌入侵,换句话说是朝廷没钱了,没有钱没有办法养军队没有办法采购精良的铠甲和兵器,没有办法采购足够的物资提供给将士,没有办法征召足够的军队,所以灭亡了。

    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熊廷弼作为这个时代的精英之一他当然明白,但是作为一个崇尚谋略的人,他又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所以杨峰说完后他沉默了。

    周围的军官们看到熊廷弼沉着脸不做声,都有些担心的看向了杨峰,不少人甚至还给他使眼色,示意他给熊廷弼低个头说几句软话,但杨峰却没有这么做,反而继续道:“故末将以为,等末将到了辽东后便向孙督师请命主动请战,咱们别的不会,会跟鞑子拼消耗、拼兵力乃至拼命,看到底是鞑子先撑不住还是咱们先撑不住,只要能撑到最后是胜利!”

    “荒谬,真是荒谬!”

    熊廷弼气得有些面色通红,只是却不知应该如何反驳杨峰,一时间气得面色通红,最后他气哼哼的说了句“谬论!”,随后大步走出了帐篷……

    熊廷弼气哼哼的出了帐篷,一时间帐篷内的气氛不禁有些尴尬起来。过了一会江浦千户所千户邱迪生才劝道:“指挥使大人,熊大人毕竟是辽东经略,咱们此去辽东人生地不熟的,得罪他可不是明智之举啊。”

    “邱千户此言差异。”杨峰正色道:“你们要记着,咱们此去辽东仰仗不了任何人,只能是靠自己。”

    看到众人不解的目光后杨峰问道:“本官问你们,此去辽东咱们的军饷谁发啊?”

    邱迪生不假思索的说:“当然是……咦……”

    话到嘴边邱迪生哑了,直到这时候他突然想起来江宁卫的军士无论是军饷还是待遇在如今的大明可是一等一的。每名军士每个月不但有一两银子的饷银,还有六升的粮食,而且这个粮食可不是那些粗粮或者是没蜕皮的稻谷,而是白花花的大米,一名军户光凭粮饷可以养活四到六口之家,这样的待遇除了江宁卫整个大明根本找不到第二家。

    这样一来,问题来了,这么高的待遇,辽东方面自然是给不起的。或者说即便是给得起他们也不会给的,原因很简单,世的事情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江宁卫这些远道而来的客军你都给出这么高的待遇那辽东原来的这些军队呢,你给不给?不给肯定会引起骚乱,给的话有没有那么多的银两和粮食,所以杨峰这才问出了这句话。

    看着哑口无言的邱迪生,杨峰淡淡的笑了。其实这也是他掌控军队的一个手段。从后世来的他绝不会将自己对军队的掌控寄托在众人的忠诚,他自诩不是那种虎躯一震四方小弟纷纷来拜,一个个忠诚度直接达到一百的人物,他深知人性是最复杂的。

    而人心!

    绝对是最难以测度的。杨峰不介意用最坏的想法去揣测其他人。想要让一支军队不背叛自己,最有效的方法是将他们和自己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杨峰调训军士的先决条件是要有父母妻小或者是家人在江宁卫,杨峰给这些人工作,给他们盖房子,又给了这些军士高昂的军饷,为的是什么?这可不是杨峰善心大发想要做慈善,而是要用这些利益把江宁卫所有人的利益都捆绑在一起。如果有哪位军官想要背叛杨峰,那么他要面对的首先是手下的低级军官和众多的军士,那些已经享受到了杨峰带给他们巨大好处军士一旦知道自己的司要背叛杨峰后,他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把这名背叛的军官绑送到杨峰面前。

    正因为有了这份底气,杨峰才敢带着六千名将士远赴辽东作战,而不用担心这些军士会背叛自己,因为他们利益早连成了一体,如果杨峰不在了,那么他们现在所享受到的一切全都会化为乌有。

    看到哑口无言的邱迪生以及那张胖胖的脸若有所思的神情,杨峰相信他肯定想明白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对众人道:“诸位,你们要记住,咱们此曲辽东固然是为国征战,但却不能将自己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旁人的身,都听明白了吗?”

    众人哄然应道:“明白了!”

    “好了,大伙都散了吧!”

    统一了思想后,杨峰将众人解散,一个坐在一张凳子看着面前一张辽东地图有些出神。

    一阵脚步声传来,杨峰扭头看了看笑道:“是齐镇抚啊,有什么事吗?”

    来人正是升任为江宁卫镇抚官的齐岩,这位总是冷着一张脸的镇抚官罕见的带了一丝凝重的神色,他有些担心的问道:“指挥使大人,卑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杨峰笑骂道:“有话说,什么时候咱们江宁卫的冷面神也学会这些客套话了?”

    齐岩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大人,卑职确实有话想要请教您。此去辽东兵危将凶,咱们这五六千号兵马看起来不少,但放到辽东却着实不算什么。而且这些军士都是您好不容易一手练出来的,若是损失太大,南京那几个人恐怕要对您趁机下手啊。”

    “你能看到这一层证明你是有想法的。”杨峰赞许的看了看齐岩,“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临行前本官并未把所有的军士都带来,而是留下了一千精锐给耿秉义。并嘱咐他在本官走后立即开始着手训练第二批军士,而这批军士的数量达到了五千人。只要给他们两到三个月的时间,一批合格的军士会训练出来了,这些军士不但可以损失补充咱们的损失,而且还可以有力的威慑那些心怀不轨之人。”

    “原来如此!”齐岩恍然大悟道:“前些天大人点名让耿副千户留下来,并专门挑选了一批小旗、总旗和百户以及精锐留下来,卑职还以为大人是生怕南京那些来挑衅而留下的后手,感情大人想得如此深远啊。”

    “本官也不愿如此,只是迫不得已啊。”

    此时在杨峰的心里也是满满的无奈,一句话突然涌了他的心头:总有刁民想害朕啊!

    在两人说话的当口,原本在外头警戒的家丁队长宋烨突然闯了进来:“大人,不好了,熊廷弼大人在外头大发雷霆,声称要折子治您的罪呢。”

    时间回到十多分钟前,熊廷弼和他的仆人也在一名军士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顶属于他们的帐篷里,正当熊廷弼刚想进入帐篷的时候,几道身着绿色军装但并没有披甲的身影从不远处走过。

    熊廷弼刚开始还不以为意,但当说话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对带他来的军士道:“若是本官没有听错,前面两位似乎是女子吧?”

    这名军士有些不以为意的点点头:“正事!”

    “大胆!”熊廷弼突然大喝一声,将正走过他身边的两名女子和旁边的这名军士吓了一跳。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违反军纪公然携带女子行军,尔等可知罪?”熊廷弼须发皆张对着军士喊了起来,将这名年轻的军士吓了一大跳。

    “我大明军纪三十八条规定,行军途不得携带女眷,莫非尔等已经将军纪抛在脑后了吗?”

    熊廷弼确实是气坏了,通过刚才的接触,他认为杨峰虽然为人狂傲了点,治军理念也跟自己有很大的区别,但一路过来他发现江宁卫所军无论是军容军纪还是士气都是很高昂的,用生平仅见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没想到杨峰竟然公然携带军妓行军,这简直是灭亡之兆啊。

    “你们马将杨峰给本官找来,若不给本官一个交待,本官便立刻本弹劾你们!还有你们,都给本官站住,过来!”

    身为兵部右侍郎兼辽东经略的熊廷弼官威确实是挺骇人的,那两名穿着军装的女子被吓得花容失色,相互对视了一眼,不敢违背熊廷弼的话,慢慢的走了过来对着熊廷弼抬手将右手举到齐眉行了个军礼,“江宁卫医护营护士蒋梦娟、白灵见过大人。”

    熊廷弼仔细打量了这两名女子,发现两人长得是面目姣好,一身略显宽大的军装也不能掩饰她们苗条的身材,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不假思索的厉声问道:“尔等二人,本官问你们,像你们这样的女子在军还有多少人?”

    蒋梦娟和白灵对视了一眼,身材较高的蒋梦娟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启禀大人,我等医护营共有姐妹两百余人!”

    “什……什么……两百余人?”

    熊廷弼只觉得一股热血要冲头顶,他指着两人结结巴巴道:“你们……你们……好你个杨峰,你竟敢公然携带军……军i妓行军,胆子实在是大得没边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是要砍脑袋的啊!”

    一听到军i妓这个字眼,二女的眼眶顿时红了,有心要说话却不敢,两人低着头眼泪开始慢慢的往下掉落。

    在这时,杨峰赶到了,他大步走了过来看到垂头落泪的两女眉头皱了起来,不悦的说道:“熊大人,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末将说,何苦为难两位女子。”

    “什么……我为难她们?”熊廷弼差点被气乐了,对杨峰冷声道:“杨参将,你知不知道在军私藏军i妓可是大罪,这是要砍头的?”

    “军i妓?”杨峰的脸慢慢冷了下来,“熊大人,不知您哪里看出她们是军i妓了,莫非您能掐会算不成?”

    看到杨峰竟然还想抵赖,熊廷弼对他的印象瞬间降到了冰点,他指着这二女反问:“不是军i妓,莫非她们还是士卒,要战场跟鞑子拼命不成?”

    杨峰摇摇头,正色道:“她们虽然不是士卒,但对大军的作用却不亚于一营最精锐的将士!”

    “呵呵……”熊廷弼被气乐了,“好你个杨仲卿,你还敢狡辩,方才本官问得清清楚楚,在你军尚有两百多名女子,莫非你还要狡辩不成?”

    “大人,末将军确实征召了数百名女子,而且她们也确实出身风尘,但末将将她们征召入伍却并非是为了那些苟且之事,大人若想知道缘由,那请随末将过来吧!”杨峰冷声说完后,便大步朝着南边走去……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