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熊廷弼来了
    左安门是北京城的外城门,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因其箭楼外侧门洞有石砌礓礤,俗称“礓礤门”。 ..

    杨峰率领大军出发一连走了半个月,部队已经有些疲惫了,如今终于赶到了北京城下,所以杨峰便下令大军在左安门外驻扎下来。因为靠近天坛,且又出于偏僻的角落里,所以左安门周围向来很少有人居住,因此这里也成了大军安营扎寨的理想场所。

    杨峰下令大军驻扎下来后,先是派了人进北京城通知熊廷弼出城跟他们会和,接下来又开始下令部队休整两到三天后再继续向辽东进发。在休息的间隙,杨峰又派人到北京城内购大量买粮食、草料等物资以补充部队的消耗,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是这么一件普通的事情让他的这支部队出了名。

    按理说,北京乃是大明的国都,大明开国数百年来从这里经过或是入驻的军队数不胜数,这里的老百姓也算是见过市面的,毕竟皇城根下的百姓自诩是皇城跟下长大,都有那么一股子的傲气,看外地人总有那么一股看乡下人的感觉,平日里说话时也总是习惯说咱们京城咋滴咋滴,可自打杨峰的军队在左安门驻扎下来后,算是自诩最为见多识广的那些人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算是开眼了。

    城隍庙、崇门和灯市是北京最为繁华的地方之一,同时也是大宗买卖的地方,如北京最大的粮商聚集地在这里,今天杨峰的管家杨来顺带着十多名军士和数百名青壮赶着百辆大车来到了崇门旁的市集准备购买粮食,当数百名穿着三色迷彩服,脚蹬着解放鞋的辎重营的青壮赶着百辆大车来到集市时整个集市都轰动了。

    自从在南京进了一次应天府大牢后,杨峰对这位宁可深陷大佬也不攀咬自己的老管家很是欣赏,于是提拔他担任了此次随军辎重营的采购头目。采购这个项目历来可是个肥差,但凡只要是有心,随随便便可以在这个项目里捞一大笔,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杨峰对杨来顺的信任。

    当杨来顺在十多名军士的拥簇下来到集市的时受到了早得到了消息的粮商掌柜们的热烈欢迎,这些掌柜都不傻,谁都知道但凡是涉及到大军采购的东西没有一宗是小数目,同时也是最赚钱的,只要把握住了这单生意,不说吃得满嘴流油至少大赚一笔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杨来顺刚踏入集市时有十多名掌柜围了过来。

    “这位大人,来鄙人的商行看看吧,鄙人的四海商行货物齐全,价格优惠,保证让您满意。”

    “这位大人,鄙人的顺达商行价格是全北京城最大的,任何你你想要的东西鄙行都能给您找来!”

    “大人,您要什么尽管说,鄙人绝对给您一个最低价!”

    看着如同一群小蜜蜂般围来的商贾,杨来顺心里不禁有些发慌,他原本只是一个老实本份的老百姓,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按理说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做买卖的,不过杨来顺这大半年来跟在杨峰身后也算是见了不少市面,加之他为人忠厚老实,所以杨峰认为让他担任采购的事情是最合适的。

    虽然心里有些发慌,但杨来顺还是强自镇定按照先前想好的话说道:“大家别挤,我们从南京江宁卫过来的大军,要辽东打鞑子。如今奉了指挥使大人之命前来京城采购粮草。待会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我会将我们要采购的粮草数量、种类都发给诸位,诸位看过之后便可以报出一个价格给我们,我们会将诸位所报出的价格一一公开,然后挑选一个开价最便宜的商行向它们下订单,诸位看如何啊?”

    “咦?”

    众位商贾对视了一眼,心道这个方式倒是很公平,大家开价多少一目了然,也不用担心有人暗箱操作。有人放心,但也有人的眼光芒闪动,似乎在想着别的事情,不过接下来杨来顺又开始警告道。

    “还有,诸位也别想着开个最低价把别的人挤走,然后用以次充好的方法赚黑心钱。我们家大人说了,咱们固然是不差钱,但对于那些用陈米、霉米以及往米里搀米糠或是沙子的奸商决不姑息,若是被发现的话咱们手的刀子可是不认人的!”

    杨来顺的话一出,立刻让不少心里正在动歪脑筋的粮商心里是一凉。以次充好往粮食里掺沙子可是商贾们赚钱的不二法门,你要是这么做了让俺们这么赚钱啊。

    不提那些心里郁闷的粮商们,那些京城里的那些闲得无聊的老少爷们可不管这些,如今的他们最感兴趣的是那些跟着杨来顺过来的青壮和十多名军士。首先是那些青壮和军士们的穿戴让京城里的老少爷们眼前一亮。

    这些青壮全都是十八岁以三十五岁一下的男性,不敢说一个个身强体壮,但最起码没有老弱病残。这些人一律身穿三色迷彩服,脚蹬着一双绿色的老式50式解放鞋,这些解放鞋是杨峰特意从厂家大批量采购的,之所以采购这款老式解放鞋只有一个原因,那是因为它便宜,一双只需要十元钱,所以杨峰一口气采购了十万双,用来分发给江宁卫的军户、庄丁以及辎重营的青壮们使用。

    当然了,对于那些需要承担作战任务的军士们不是穿这种鞋子了,对于作战部队杨峰自然要另眼看待,这些人穿的都是较耐磨美观的作训靴,这种作训靴光是采购价格是老式解放鞋的七八倍,所以在江宁卫里有一个趣闻,那是分辨一个人是不是军士最简单的办法是看他穿的是什么鞋子能一目了然。但凡是穿高帮作训靴的是军士,反观是庄丁、军户或是辎重兵。

    一身老式迷彩服,一身老式的解放鞋,这样的装扮如果是放在2006年来看那自然是土得掉渣,十足的进城农民工的打扮,但放在三百多年前的明朝这身装扮那可是太新潮了。如今的大明艰绝大部分的百姓穿的都是又沉重又不好看的千层底的布鞋甚至是硌脚的草鞋,何曾见过这么轻便的胶鞋,他们甚至连鞋子的材质都没见过。

    一开始在分发到这些鞋子和衣服后,不少人家甚至都收藏起来舍不得穿,平日里依旧穿着自己打的硌脚草鞋和沉重的布鞋,只有逢年过节才会船这种轻便的胶鞋,也是后来解放鞋普遍开来后江宁卫的庄丁们这才开始普遍穿了起来,这次开拔前杨峰又给每一位跟随大军前线的辎重兵都发了一套迷彩服和一双鞋子,作为对他们的奖励。

    如今这些辎重兵们穿着这么一身齐刷刷的在北京城里这么一站立刻刷爆了不少的眼球,那些自诩见多识广的北京爷们立刻被震呆了,这些南京来的军户竟然清一色的绿色服装,脚穿着不知名的绿色的鞋子,这简直是一身的绿啊。再看看站在杨来顺身后的那些军士,除了脚穿的鞋子和头带的头盔之外,跟那些青壮几乎没什么两样。

    看到这里,不知道是谁开始喊出了绿皮军的绰号,很快绿皮军这个绰号便在集市里传开来,许多没事干的百姓都跑到集市来看难得一见的西洋景,一时间将整个集市都给围得水泄不通。

    当天的购粮计划还是很顺利的,杨来顺一共采购了两千五百石的粮食和草料,另外还采购了两百多只肥猪,由于东西太多他们带来的大车装不完,杨来顺只能先带回一部分,剩下的部分让商家第二天送到军营去,忙碌了两天后,物资补充计划终于是完成了。

    炎炎夏日,内城里会同北馆的头条胡同的一间小院子里,一名穿着淡青色便服,脚蹬着一双厚底官靴,年约五十多岁,留着一缕胡须,面容安详的年男子正坐在葡萄架下手持一本书正慢慢的看着,在他面前的石桌还放着一壶香茗一个茶杯,看样子异常的悠闲。

    在这时,一名四十多岁,仆人打扮的年人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老爷,这是江宁卫指挥使杨大人派人送来的帖子,请您出城跟大军会和,准备跟随大军一同驰援辽东。”

    这名年人不是旁人,正是被罢官闲赋在家前些日子刚被起复的原辽东经略熊廷弼。

    熊廷弼抬起了头伸了个懒腰哈哈笑了起来,他将手的书本随手仍在了石桌,“这个杨峰总算是等到了,希望他不要让本官失望才好,否则本官还真的要弹劾他一本。走……咱们会会这位杨大人!”说完,他站了起来朝着外面大步走去。

    “老爷,您等等,咱们总得把东西收拾一下吧!”那名仆人有些急了,对着已经走到门口的熊廷弼喊了起来。

    门外传来了熊廷弼的声音:“收拾什么啊,把咱们的官印和公带好。缺什么东西咱们跟那位杨大人要是了,想必这个面子他还是愿意给老夫的!对了,你告诉夫人一声,说老夫来不及跟她道别了,有什么事给老夫写信是。”

    兴匆匆的熊廷弼只带着一名仆人和两匹战马轻装简从的来到了左安门外的军营旁,看着左安门外那一座座排列整齐的帐篷和一排排拒马以及挖好的壕沟不禁皱起了眉头,脸浮现除了一丝不解之色。

    等到他们走到了营寨的门口后,看到手持火铳全身披甲笔直而又面容肃穆的站立在门口的两排军士,熊廷弼轻轻咦了一声,“这些军士倒是听精神的。”

    熊廷弼虽然也是官,但他身为辽东经略又在辽东打过仗,自然不是那些只会打嘴炮的官可,眼力也是很高的,一眼看出眼前这些军士不但装备精良,而且很有可能是打过仗见过血的。

    “这些军士看起来也是见过血的精锐,这个杨峰还真是挺会练兵的!”

    对于大明境内卫所军的状况熊廷弼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虽然他之前也听说过杨峰的事迹,对于他剿灭倭寇甚至跟跟徐弘基的家丁干过仗的事情也很清楚,但是他对于江宁卫的战斗力还是有所保留的。在他看来江宁卫唯过的两场仗并不能体现出他们真正的实力。

    毕竟江宁卫打的这两场仗里一场是跟倭寇打的,对于倭寇的战斗力许多人都表示怀疑,还有一场仗是跟南京的营兵打的,这更加扯淡了,对于南京营兵的战斗力几乎所有在九边呆过的人都会下意识的鄙视他们,所以这也直接影响到了熊廷弼对江宁卫军队战斗力的判断,不过今日一见熊廷弼又觉得自己先前的判断似乎有些过于武断了。

    “站住,军营重地不许乱闯。若是无意至此的请速速退去,若是为公事而来请出示公或是官印!”当熊廷弼和仆人牵着马走到营门口时,一名军官拦住了他们。

    熊廷弼打量了一下这名军官,二十五六岁左右,身材魁梧面色红润,站在他身后的军士也同样如此,显然平日里这些军士的营养很充足,这个发现让他对杨峰更加有些好起来。

    他捋了捋胡须,对这名军官道:“本官乃辽东经略熊廷弼,现奉朝廷之命与尔等一同前往辽东,这是兵部的公,这是老夫的官印,尔等可进行查验。”他说完后从腰间的袋子里取出官印和一份公递给了这名军官。

    军官接过官印和公后仔细查验了一番,这才将手举起放到了耳沿,行了个怪的军礼:“原来是经略大人,杨大人先前有令,熊大人到来后请直接到军大帐找他,请!”

    随着这名军官的军礼,那些手持火铳肃立在一旁的军士们则是右手持枪,左手齐齐横至胸口行礼,一个个神情肃然。

    熊廷弼也看到对方行的军礼,眼露出一道精芒,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哈哈一笑走进了军营……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