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哪位仁兄这么牛
    在阵阵欢呼声中,一位佳人缓缓步入了大厅。

    她身穿粉红色的对襟锦衣,白色的面裙,身披一件几乎透明的薄烟纱。乌黑亮泽的秀发梳着一个望仙髻,云鬓里插着金凤头花,纤细的腰间还挂着一个双喜纹杭缎香袋,脚上穿着素白面软底锦鞋,整个一绝代佳人。

    大厅里响起了不少吞咽口水的声音,杨峰扫了眼大厅,发现不少人都露出了色授魂与的神情,一些好点的表面上虽然故作淡定,但眼中不时掠过的光芒同样暴露了他们内心的想法。

    看到这些人的目光和表情,不知为什么杨峰的心里总有些不舒服,他甩了甩脑袋试图将这种感觉甩出去。而一旁的罗百尺则早就两眼发直的看着高台,嘴里不断的发出了啧啧的声音,模样像极了粤广那边常说的咸湿佬。

    看到这里,杨峰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他不禁拍了拍罗百尺的肩膀:“嘿……我说你至于么,看得这么入神。”

    罗百尺头也不回的说:“你知道什么,这可是郑大家啊,我都半个多月没看到她了,今天好不容易能目睹她的仙容,还不得可劲的看个够。”

    “我&……%¥#@”

    杨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人估计就是封建社会的追星族吧,而这些秦淮河上的名妓就如同后世的那些明星,所过之处总是会引来一大片惊叹的目光。不过不同的是后世的明星地位明显要比这个时代的人要高很多就是了。

    就在这时,郑妥娘款款走到了大厅前台对着众人道了个万福,轻启樱唇道:“让诸位久等了,妥娘近日身体不适,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跟诸位见面了,妥娘深表歉意,妥娘在此向诸位赔礼了。”

    说完,郑妥娘又对着众人到了个万福,不少人赶紧纷纷还礼。

    “郑大家客气了。”

    “郑大家身体不适,自然应该静养,只要郑大家身体无恙,我等便心满意足了。”

    “是极……是极……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言语,杨峰捂了额头有些无语,若是让这些人换上后世的衣服,这些人跟后世的那些脑残粉根本就没有什么分别,看来明星的魅力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那么的大啊。

    听到众人的话语,郑妥娘微微一笑,恍若一朵玫瑰突然盛开,整个大厅都亮了不少,只见她微微抬起了手做了个手势,一阵轻柔的箫声响起,随后一阵琴声响起,这时郑妥娘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翠密红疏,节候乍过寒食。燕冲帘,莺睨树,东风无力。正斜阳楼上独凭阑,万里春愁直。情思恹恹,纵写遍新诗,难寄归鸿双翼。玉簪恩,金钿约,竟无消息。但蒙天卷地是杨花,不辨江南北……”

    听着如哭似泣,又像是少女喃喃倾诉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大厅里的人都连上都露出了沉醉的神色。虽然杨峰对于这个时代的诗词大部分都听不大懂,但是音乐的好坏还是分得出来的,郑妥娘的声音圆润明亮中又带着一种特有的磁性,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她的声音辨识度很高,非常容易识别,让人一听就很难忘记,加之这个时代娱乐业又比较匮乏,所以郑妥娘能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红遍江南也就情有可原了。

    当声音停下来的时候,整个大厅先是一片寂静,过了一会一阵轰然的叫好声才响了起来。

    “好……”

    “郑大家果然是郑大家,正所谓绕梁三日余音不绝,说的就是郑大家这样的声音吧。”一旁的罗百尺则是感慨的说了起来,露出了一脸沉醉的表情。

    “我说有这么夸张嘛?”杨峰却很是无奈,经过后世那么多年的“魔音贯耳”,杨峰的免疫力比起这个时代的人早就提高了不知多少倍,虽然郑妥娘的歌声确实很动人,但想要让连歌词都听不大懂的杨峰也露出这么沉醉的神情确实是有些强人所难,因此杨峰看着满大厅或是被郑妥娘姿色所迷或是沉醉在歌声里的众人一种众人独醉我独行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过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杨峰的这种意i淫就被人打断了。

    “啪……啪啪……”

    一阵稀稀拉拉且混杂着一阵阵掌声、口哨声和叫好声响了起来,将大厅原本热闹的气氛破坏殆尽。

    被破坏了气氛的众人纷纷侧目望去,只见从门口处走来了几个名统一身穿蓝色装束的男子,为首是一名三十来岁身材微胖,看起来满脸堆笑的男子,而在这名男子的后面则是紧跟着一脸无奈的刘妈妈。这名男子的容貌很是大众化,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原本唱完了一首曲子面色平和的郑妥娘看到对方后俏脸却突然变了,一种慌乱惊恐的情绪从她眼中掠过。

    这名中年男子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走到郑妥娘的跟前笑着道:“郑大家,您可是让小人好一阵担心啊。我家老爷听闻郑大家身体不适正在闺房静养,特地派了小人前来看望,没曾想郑大家竟然在这里给众人献艺,看来刘妈妈所言的郑大家已经卧床不起的话也有些不实啊。”

    郑妥娘勉强的笑道:“有劳廖管家关心,妥娘虽然身体不适,但看到这么多人为妥娘等候在这里,妥娘实在是过意不去,这才过来为各位献唱一曲,以酬谢各位对妥娘的关心。”

    廖管家笑了起来:“呵呵……既然郑大家身子已然没有问题,那么也应该赴我家老爷的宴会了吧,现如今我家老爷正在外头的画舫上等着郑大家呢。”

    郑妥娘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正要说话,一旁的刘妈妈赶紧上前一步拍了拍廖管家的胳膊媚笑道:“诶哟,我说廖管家啊,您如今也敲见了,咱们家妥娘身子骨还没好利落呢,刚出来给大伙唱了一首曲子就有些站不利索了,您看是不是等妥娘再歇息几日再让妥娘给陪廖大人,您看可好?”

    “哦,你是想说让我家老爷在画舫上等上几日吗?”廖管家眼中露出了不屑的神情,慢条斯理的道:“刘妈妈,我今儿明白的告诉你了,你若是识相的就马上让郑妥娘去陪我们家老爷,你若是不同意的话呢……呵呵……后果你自个是知道的。”

    虽然廖管家并未口出恶言,但言语里的威胁之意大厅里的人谁都能听得出来,这下可是犯了众怒了,一个声音立即响了起来,“区区一个管家也敢如此嚣张跋扈,众目睽睽之下莫非你们还敢强抢民女不成?你信不信我等一封书信便可将你和你家老爷送入应天府大牢里。”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身影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看着那位站起来的年轻人,原本刚想站出来上的杨峰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位不就是刚才在街上嘲笑自己的那个年轻人么,他有些好奇的问一旁的罗百尺:“哦,这年轻人是谁啊?说话的口气还真不小呢。”

    罗百尺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丝混杂了艳羡和不屑的神色,“还能是谁,此人就是南京礼部尚书蒋文之子蒋振鹏,今年都二十一了才弄了个举人的功名,平日里呼朋喝友整日里指点江山的,其实屁的本事都没有。”

    “哦,是吗?”杨峰露出玩味之色,“我怎么看你有些羡慕人家啊?”

    “我羡慕他?”罗百尺声音瞬间高了起来,但很快就有些泄气了,垂头道:“你说的不错,谁让人家有个好老子呢,我当然羡慕他了,否则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站出来。”

    “嘘……别说了,咱们看看那位就蒋公子怎么英雄救美的。”

    两人说话间蒋振鹏已经走到了蒋管家的跟前,手里的扇子指向了蒋管家义正言辞的喝道:“你若是识趣,立刻速速退去,切莫打搅了郑大家,否则本公子必然让你和你家老爷后悔莫及!”

    “啪!”

    蒋振鹏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动手的不适别人,正是那个看似一脸笑容长着一张微胖大众脸的廖管家。

    “放肆……大胆!”

    “住手!”

    原本站在后面看热闹的几名同伴纷纷喝了起来,一名士子赶紧上前扶住了差点跌到的蒋振鹏指着廖管家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动手伤人,你知不知道蒋兄乃是礼部蒋尚书家的公子。你竟敢伤了他,你就等着应天府的衙役上门抓人吧!”

    “敢情还是蒋尚书家的公子?”廖管家有些意外的看了眼正捂着脸又惊又怒的蒋振鹏一眼,随即傲然道:“不过那又如何,若是换做你家老子来还差不多,就凭你一个区区乳臭未干的小子敢跟我们家老爷抢女人,我家老爷就可以质问你家大人一个养子不教的罪名。”

    蒋振鹏也不是一个傻瓜,刚才之所以出头是因为他认为对方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有钱商贾家的管家,凭借着他礼部尚书家公子的身份可以轻松的碾压对方玩一把英雄救美的把戏,说不定郑大家会感动得以身相许呢。可现在从对方的口气来看,对方分明也不适什么善茬,他咬着牙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什么人?”廖管家冷笑道:“我跟随我家老爷姓廖,你说我家老爷是谁?”

    “姓廖……你家老爷?”蒋振鹏有些疑惑的说了一句,随即脸色便是一变,“难道你家老爷是……兵部的廖尚书……”

    “正是……”廖管家傲然道:“现在你还要强行出头吗,好好寻思一下,莫要为了一个风尘女子替自己的老子惹祸。”

    “你……”

    蒋振鹏原本还算俊朗的脸色变得格外的难看,按理说他的老子身为礼部尚书在朝廷的地位还应该在廖永权之上,毕竟华夏自古以来便自称是礼仪之邦嘛,所以礼部尚书向来都是六部之首。

    不过这也只是名面上的东西,礼仪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大明有两套领导班子,南京这套班子不过是备用的,你若是北京的礼部尚书还好说,至少大明还有个传统,那就是内的老必须有担任过礼部尚书的经历,所以北京的礼部尚书地位还是不错的,可南京的这个礼部尚书只能说呵呵了,跟兵部尚书这个实权部门的一把手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看到蒋振鹏微微变色的脸,廖管家冷笑道:“小子,你现在还要拦着我们么?”

    “我……”

    蒋振鹏不说话了,他虽然狂妄,但并不愚蠢,很清楚在南京城里能跟廖永权掰手腕的人绝不会超过一巴掌之数,而且绝不包括自家的老子。如果真的将廖永权给得罪了,回去后他的老子就算不打断他的腿也会将他禁足,在一个女人和一个兵部尚书之间他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后者。

    深吸了口气,蒋振鹏对着郑妥娘拱了拱手苦笑道,“郑大家,实在对不住,蒋某人这次帮不了你了。”说完,他转过身子毫不犹豫的大步走出了大厅。

    “呵呵呵……”廖管家笑了,他得意对郑妥娘说道:“郑大家,现在就跟小人走吧,可别让老爷久等了。”

    郑妥娘此时的俏脸已然是一片惨白,望着坐满了人的大厅,却无一人肯替她出头。就连口口声声喊她女儿的刘妈妈脸上也是满是无奈之色,无助和绝望遍布了她的全身。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好留恋了,待会出去后寻个机会了断了吧。”满心凄苦的郑妥娘心里也打定了主意,“只是……只是他若是知道我不在了会不会想我呢?”

    在打定主意后,郑妥娘的心里突然浮起了一个挺拔屹立的身影,她低头看了看手腕上那枚精致的手表,右手握住了它。

    正当打定主意的郑妥娘刚想移动脚步的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大厅里响了起来。

    “区区一个管家也敢如此嚣张跋扈,众目睽睽之下莫非你们还敢强抢民女不成?你信不信我将你们的狗腿全都打断?”

    这个声音一出,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廖管家脸上呈现出了一阵呆滞之色。

    “我草……是哪位仁兄这么牛啊!”

    这是整个大厅里绝大部分人的想法……

    ,(+),

    还在找”我在明朝当国公”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