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最狠还是读书人
    ..,我在明朝当国公

    看着城墙上站着的军士,被数十名骑兵拥簇,骑着一匹青骢马,全身穿着一套大红色铠甲的徐弘基很是有些意外,他转头对身旁的张惟贤道:“看来我等倒是小看了这个杨峰,想不到才过了短短几个月,他竟然能将那群低贱的泥腿子训练到如此地步,也算是难为他了。”

    骑着一批红色战马的张惟贤则是穿着一套祖传的wen山甲,这套有着浓浓唐氏风格的铠甲在几乎是清一色穿着鸳鸯战袄的明军里显得很是显眼。他掏出一根千里镜仔细看了看,点头道:“世兄说得对,这些军士的反映速度确实很快,但这不过是白费功夫而已。咱们有大义在手,只要大军往城下这么一站,我相信城墙上那些昨日还是泥腿子的家伙肯定会乖乖打开城门让咱们进去的。”

    “这可是要借助廖大人和卢大人的三寸不烂之舌了!”徐弘基往身后看了看,在他的身后正是廖永权和卢建深二人,“廖大人,卢大人,待会就要看你们的了。”

    今天的廖永权跟平常可是大相径庭,今天的他穿着一身绯色官袍,头上带着乌纱帽,腰间系着玉带,胸前的补子上代表着二品大员的锦鸡栩栩如生,只见他点了点头矜持的说道。

    “徐公爷放心好了,本官乃是皇上钦命的兵部尚书,负有督察南京各地卫所之责,如今杨峰既然已经做出了此等大逆不道之举,本官变有权勒令其悬崖勒马改邪归正,否则本官身为南京兵部尚书有权率军平叛!”

    一旁的卢建深则是咬着牙低声吼道:“杨峰乃一逆贼,江东门千户所里全都是其爪牙,咱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依本官之见,在城堡周围的农庄商铺以及众多农夫以及商贾都是杨逆的同党,应该将他们通通抓起来,查抄所有家产财物,如此方可断了杨逆的根基!”

    “嘶……”

    徐弘基等三人好像第一次认识了卢建深一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难怪都说读书人的心肠最毒,卢建深这是要把杨峰大半年来的心血全都毁掉啊。

    廖永权皱了皱眉头,“卢大人,此举恐为不妥,这些百姓和商贾固然为杨峰效力,但他们原先不过多是流民和一些商贾而已,若是将他们全都抓起来却是太过了。”

    “廖大人此言差矣。”卢建深冷笑道:“杨逆之所以能在短短几个月之内成气候,就是靠着这些刁民的支持,若不对他们施以雷霆手段,如何展示出朝廷之威严,国法之森严。而且诸位大人可别忘了,这些刁民和商贾的手里可是有着大批的财物和粮食,这些东西都是他们通敌的证据!”

    听到这里,包括徐弘基在内的众人眼睛都亮了一下。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他们为什么不依不饶的盯上了杨峰,为的还不是他手里传说zhong堆积如山的财物和从欧巴罗弄来的宝贝吗,现在正要有了这么一个名正言顺打劫的机会要是就这么放过的话实在是可惜得紧啊。

    徐弘基和张惟贤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彼此眼zhong的意动,徐弘基说道:“张贤弟,此事就劳烦你了,为兄拨给你一半人马,你看如何?”

    张惟贤傲然道:“不需要这么多兵马,不过是一些泥腿子和商贾,世兄给我两百骑兵和八百步卒足矣,本公就不信了,就凭这些泥腿子也敢跟朝廷官兵对抗不成。”

    徐弘基欣然道:“那好,为兄便在此预祝贤弟旗开得胜!”

    廖永权哈哈笑了起来:“有张公爷亲自出马此战必胜无疑!”

    一旁的卢建深也捋须笑道:“下官也恭祝张公爷满载而归!”

    四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不多时,张惟贤便率领两百名骑兵和八百步卒朝着周围的农庄和商铺直扑而去,很快随着一阵阵咒骂声和怒喝声响起,紧接着一座靠近城堡的农庄开始冒起了黑烟,一名名男女老少被骑兵驱赶出了农庄,步卒们则是开始将农庄包围,然后冲进去将里面的财物搬运出来。

    不远处,更多的步卒和骑兵朝着另外的农庄冲去,他们如同一群蝗虫般朝着附近的农庄涌去……

    看着不断哭嚎的壮丁和流民被赶出来,站在城墙上的耿秉义面色铁青,右手紧紧握着腰间的刀柄,青筋毕露,显示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一名百户看着城下的惨状也是气得浑身发抖,他指着外面大喝道:“副千户,实在是欺人太甚,百姓何辜?流民何辜?竟然遭此茶毒,难道他们就不怕王法吗?”

    另一名百户则是愤愤道:“王法?对于他们而言,他们自己就是王法,何须在乎我们的想法!”

    “可是……可是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贼人就这样烧了那些农庄啊,这可是指挥使大人带领着乡亲们花了好几个月时间才建起来的,咱们出城跟他们拼了吧!”

    “咱们还有什么法子,如今咱们在此处的兵马只有区区三百余人,拿什么跟人家拼?”

    两名百户相互争执了起来互不相让,最后两人将目光投在了耿秉义的身上。

    耿秉义摇摇头:“杨大人去江宁卫之前将此处交给了本官,本官就要替大人看好此处基业,如今咱们的人数实在太少,出城迎敌只能是找死,若是连咱们也战没了,那么城堡里的数千兄弟姐妹和众多钱财岂不是要落到那些贼人手里,这是万万不可的!”

    听到这里,旁边一名总旗看着城外不断冒火的农庄和被赶出来的流民、壮丁蹲在地上捂脸哭了起来。

    且不说城墙上的耿秉义等人看得是目眦欲裂,而城堡外的徐弘基等人看着远处越来越多的农庄开始冒起了黑烟则是面露微笑,卢建深更是咬着牙哈哈大笑不已,在他看来这些农庄都是杨峰的基业,这些庄丁和流民也都是杨峰的拥护者,这些人就都死绝了也好不可惜。

    卢建深一边大笑一边高声喊道:“好……烧的好!徐公爷,您应该让张公爷将这些反贼全都杀掉以儆效尤!”

    看着咬牙切齿的卢建深,即便是廖永权这个官场上的老油条也不禁暗自心惊,杨峰不过是打了你一顿而已,你就要连跟着他的百姓全部杀光,好狠的心啊!

    就在众人心怀各异的时候,远处突然来传来了一阵隆隆的马蹄上,一些正在远处驱逐庄丁的骑兵突然朝着他们的方向策马疾驰过来,好像后面有什么人在追赶他们似地。

    还在找”我在明朝当国公”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