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被打脸了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被打脸了



    

    


    


    


    


    天启五年七月十五日

    就在亩产数千斤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一队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商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南京的地界。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这队商队并没有进入南京城,而是跟它擦肩而过朝着江东门千户所直扑而去。

    这队商队就是奉了天启之命来南京对杨峰和曹大忠进行调查的以工部右侍郎李有智为首的钦差,他们一行人在数十名侍卫的护送下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从京城来到了南京,一路上风尘仆仆的他们在李有智的坚持下并没有进入繁华的南京城,而是直接前往江东门千户所,用李有智的话说就是如此一来才能看到最真实的一面。

    当一行人过了莫愁湖后便来到了江东门千户所的地界,看着江面上那一座座足有三层楼高的大水车时,李有智一行人不禁看呆了。

    看着一道道江水从水车上源源不断的流入江边的水渠,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啧啧称奇,通政使司的通政使韦廷和一边打量着江边的水车一边称奇道:“今天真是开了眼了,本官还从未见过如此大的水车呢,不知道这些水车是哪家富户士绅造的。”

    旁边一名叫做卢建深的都察院御史也捋须道:“这样一部大水车造价必然不菲,估计没有几百两银子根本拿不下来,你们看,上面的扇叶和骨架非木非铁,也不知道是何物所制,此物实在是利国利民之物啊。”

    工部右侍郎李有智看着水车也赞道:“本官在工部任职十多年,如此大的水车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若是能在陕西、山西等地大力推广就好了,只可惜此物一看就是价格不菲,非大富大贵之家不能造啊。”

    旁边一名言官插嘴道:“也不一定啊,说不定这些水车是杨峰麾下的呢?”

    “呃……”众人一阵愕然,随后哄堂大笑起来。这怎么可能?若是连卫所也能造出此物,那大明得有多富裕啊。

    “凌大人还真是会说笑话。”一名言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江边的水车道:“若此物真是江宁卫之物,我就把这个水车给吃了。”

    “好了,诸位都是读圣贤书之人,背后莫要议人是非。”还是李有智看不下去了,摆手制止了众人,他朝四周望了望指着前方道:“看到没有,那里有一群农夫正在耕地,咱们过去问问就知道了。”

    “对……过去问问。”

    众人齐声赞同,他们对能造出如此大水车的人也很好奇。他们来到田边,看到一群农夫正赶几头耕牛在耕地。李有智凑了过去对一名正坐在田埂旁抽旱烟的老农拱手问道:“老人家,我等都是从京城来的商人,路经此地,看到江边的大水车很是好奇,不知这些水车是哪家哪户所造啊?”

    这名老农放下烟斗,打量了一下这些人,发现他们都是一些穿着普通的人后他才露出了笑容自豪的说道:“几位客人算是问对人了,这些水车不是旁人所有,而是咱们杨千户……嗯……不对,现在是杨指挥使大人的。”

    “杨指挥使?”

    李有智等人一阵惊呼,一旁的卢建深上前一步惊叫道:“你是说杨峰,这怎么可能?杨峰不过一介武夫,怎么可能这么好心替千户所的军户装上水车,这不应该啊。”

    卢建深这么一说,那名老农顿时就不乐意了,只见他将手中的旱烟在鞋底上一磕,冷声道:“怎么,莫非你认为老头子会哄骗你们这些外乡人不成?”

    韦廷和见状赶紧上前解释道:“老人家您消消气,我们不是怀疑您,我们只是……”

    不过这个老农却不怎么给他们面子,而是冷着脸打断了他的话:“既然你们以为老头子在骗你们,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走吧!”

    “不是……”

    “走吧!”

    原本还想解释一番,不料这个老头一点面子都不给,将旱烟插在腰间,冷着脸下地干活去了。

    众人不禁相视苦笑,想他们这些人官最小的也是七品的言官,在京城里也算是个人物,没曾想来到南京后竟然被一个千户所的老农给鄙视了。

    一名侍卫上前讨好的说道:“各位大人,这些泥腿子实在是太放肆了,小人过去将他们给抓过来给各位大人赔罪吧?”

    “你闭嘴,还不嫌丢人啊!”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卢建深没好气的瞪了这名侍卫一眼骂道,心情更差了。他们这些人如今可是奉旨查证杨峰和曹大忠上报的亩产数千斤的大案,身为钦差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当朝天子,今天他们若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去为难一名乡间老农,消息若是传到京城他们只怕就要成为整个士林的笑柄了。

    马匹拍到了马腿上的侍卫只能悻悻退下,当他偷偷抬起头看向各位大人时,发现各位大人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良久韦廷和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莫非,那名老农说的竟然是真的,这些江边的水车真是那个杨峰所造?”

    “这个……”李有智沉吟了一下,“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本官可是听说了,这个杨峰这大半年来光是靠着贩卖那些玻璃镜子和欧巴罗的一些奇技巧的东西每日里赚的银子可是多了去了。造几个水车想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肯定如此。”仿佛找到了借口似地,周围的几名御史和言官们也纷纷出言附和。

    突然,韦廷和冷不丁的说了句:“既然那些水车是杨峰所造,那么有没有可能他说的亩产数千斤的事也是真的呢?”

    场面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这一次众人名义上是来调查杨峰和曹大忠上报事件的真伪,但其实在大多数人的心里早就对杨峰判了死刑,在他们看来这件事其实根本就不用调查,直接将杨峰和曹大忠抓起来按上一个欺君的罪名都不带冤枉的,只是刚刚被一名老农给甩脸了,脸还在隐隐作疼了,他们一时间竟然不敢象先前那样肯定了。

    看着默不作声的众人,身为此次钦差代表的李有智强行打起了精神指着前方道:“走……咱们到前方去悄悄,本官倒想看看那个号称亩产三十石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对……诸位大人一起同去!”

    “同去!”

    一行人一边交头接耳一边朝着千户所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