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子无私财
    天启五年(1625)六月,延安大风雪三月。济南飞蝗蔽天,秋禾荡尽。是年大饥,致人相食。是月,新任陕西巡抚曹尔桢以及陕西各地官员要求赈灾的折子如同雪片般飞到了京师。

    收到了告急书后,内阁首辅顾秉谦、次辅朱延禧、魏广微紧急召开了会议,会议的内容自然是要向陕西调拨赈灾银子和粮食,可现在的问题是朝廷现在的仓库只有可怜的三十多万两银子。而现在还不到七月份,朝廷还要靠这些银子坚持到秋粮和田赋等银子入库,哪来的多余的银子赈灾啊。

    众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才商量出了一个法子,那就是请天启皇帝调拨內帑银二十万两赈灾。

    当这份要求赈灾的奏折票拟好送抵司礼监后,魏忠贤看了差点没有当场骂娘,这些混蛋真以为皇帝的內帑是聚宝盆,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啊。恼怒之下的魏忠贤想都没想就把这份奏折打回了内阁,要求打他们重新想办法,不料就是这份折子闹出了问题。

    内阁的顾秉谦等三位阁老看到自己的票拟被打回来后一反往常的软弱,又重新票拟好后重新送了上去,魏忠贤大怒,又退了回来。顾秉谦三人再送,再退,最后终于在朝野闹起了轩然大波。朝中的百官纷纷上书要求皇帝开放內帑,并指出天子无私财,百姓为天子子民,如今百姓遭难天子自然应当开启內帑赈灾,这场争执甚至闹到了朱由校的跟前。

    在木匠房里的朱由校听着魏忠贤的报告后他沉吟了良久才道:“魏忠贤,你立即下旨从內帑二十万两银子发往陕西赈灾,一定要在半个月之内运抵陕西不得有误。”

    一听到朱由校又要从內帑调拨银子,魏忠贤赶紧道:“陛下,可是您的內帑已经没有多少银子了呀。要是再从內帑调拨银子,您的內帑可就要空了。”

    朱由校问:“朕如今的內帑还有多少银子?”

    魏忠贤不假思索的:“还有三十八万七千六百多两银子。”

    “调……”朱由校哼了一声:“朕身为天子,留那么多银子干嘛?那些人不是了吗,天子无私财,嘿嘿……得可真好啊。”

    看到朱由校这般表情,魏忠贤在一旁不敢吭声,他很了解朱由校的脾气,要知道天启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平日里很少发火,现在竟然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他是真的生气了。

    木匠房的气氛一阵沉默,末了朱由校拿起地上的刨子准备干活,左手摆了摆示意魏忠贤出去。

    魏忠贤不敢怠慢,这才后退了几步正要离开,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

    “皇后娘娘驾到!”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了木匠房里。

    这名女子长着一张椭圆形的鸭蛋脸,穿着一件红罗长裙,缘襈裙,红色,绿缘襈,织金彩色云龙纹,身披黄绿底刺绣镶边碧霞罗织锦。柔软的青丝梳着一个飞云斜髻,脚上踏着一双宝相花纹云头靴,整个人显得美丽动人又端庄大气,这个人就是朱由校的妻子,也就是后世俗称懿安皇后的张嫣。

    张嫣在四名宫女的陪伴下走进了木匠房,魏忠贤看到张嫣后脸色微微一变,随后赶紧躬身低头道:“奴婢魏忠贤见过皇后娘娘。”

    面对魏忠贤的行礼,张嫣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走到朱由校的跟前到了个万福:“臣妾见过陛下。”

    看到张嫣进来,朱由校站了起来上前拉住了张嫣的手笑道:“梓童,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张嫣嫣然一笑:“陛下,今日臣妾在宫里和几个妹妹话,不料宫中的总管太监王体乾来报是南京的一个卫所指挥使托了南京镇守太监曹大忠给臣妾送来了东西,臣妾几人好奇之下就看了一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却被吓了一跳呢,感情竟然全是一些稀罕的东西,这里头还有送给陛下的一些东西呢。”

    “哦……南京的一个卫指挥使送来的东西,难道是?”

    朱由校一听就知道是谁送来了东西,他站了起来笑道:“走……咱们去看看。”

    几个人走出了木匠房,来到朱由校的御书房,这才看到原本挺宽阔的御书房竟然摆满了一堆的东西,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一座异常显眼的自鸣钟。这座自鸣钟通体金黄仿佛黄金铸就足有一人多高,它的外表是一座楼型,外面环绕着两条金龙,正在吞云吐雾做出二龙戏珠的模样,看起来不仅大气而且异常的富丽堂皇,朱由校一看到就喜欢上了。他走到自鸣钟的旁边绕着它不停的打量,眼中露出喜悦的神色。

    看到朱由校这么高兴,张嫣在一旁笑问道:“陛下,此物就是传言中的自鸣钟么?”

    “正是!”

    朱由校笑着点点头:“此物就是自鸣钟,来自欧巴罗,最早是教士罗明坚于万历八年的时候传入我大明,只是那座自鸣钟早就坏掉了,如今就剩下一些残片。上次朕去南京的时候曾经跟杨峰提起过,不料他竟然就送来了。”

    上次朱由校私自去南京游完的事情并没有瞒着张嫣,所以张嫣听了并没有感到奇怪。她有些好奇的问:“陛下,杨峰就是那位送了自鸣钟过来的江宁卫指挥使么?”

    “正是!”朱由校随即又轻叹了一声:“杨峰是个有大才之人。只可惜,朕和他谈过一次,希望能将他调入京城任职,没曾想却被他拒绝了。”

    “哦,他竟然拒绝了。”张嫣不禁感到一阵惊讶,要知道能入京任职可是多少人都渴望的,这个杨峰竟然一口拒绝了,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一旁的魏忠贤心里也感到一阵惊讶,这件事他竟然不知道,由此可见必然是朱由校私自跟杨峰的,陛下对那个杨峰可真是看重啊,想到这里就连魏忠贤也感到一阵嫉妒。

    想到这里,魏忠贤突然插嘴道:“陛下,看来您还不知道吧,奴婢听到了一个传闻,那个杨峰如今已经有了表字,他的表字就叫做仲卿。”

    朱由校就是一愣:“仲卿?杨仲卿?”·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