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朱由校的反映
    纸是雪白色的信纸,字是从左到右的横着写的字。

    这本奏折的格式跟朱由校平日里看到过的从右到左从上到下截然不同也就罢了,最让朱由校感到惊讶的是杨峰送上来的这封奏折竟然是用大白话写的。

    “臣江宁卫指挥使杨峰起奏陛下,自打前些日子陛下册封微臣为江宁卫指挥使后,臣不敢怠慢立即召集了江宁卫其余三个指挥使前往江东门千户所前来开会。

    不料西江口千户所千户王显耀竟然拒不执行军令,臣两次下令召其前来听令,却都被王显耀拒绝,为彰显朝廷以及上官之威严,臣率领本部一千余军士前往西江口问罪。

    刚开始王显耀竟然率领试图以武力拒不承认上官,后来臣与他明言,若不出门下跪投降,臣将宣布其为叛军,并亲率大军将其诛灭。其后王显耀畏惧我大明官兵威严不得已率部出门投降。臣将其拿下后交往兵部论处……”

    白……写得真他娘的白。

    这是朱由校的第一个印象,他的第二印象就是这封奏折白得连他这个没多少化的人都能一眼看懂其中的意思。

    朱由校读了一遍就明白了杨峰要表达的意思,这封奏折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杨峰升官了,下令让几个弟过来贺喜,可王显耀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竟竟然拒不前往,杨峰一怒之下操起了家伙带着一帮弟要去砍人。

    刚开始的时候王显耀还不服气想要跟杨峰比划两下,后来看到对方人马比自己多,装备比自己好,而且对方还喊出了如果不低头认输的话他就冲进去杀他全家的狠话,王显耀这才低头服了软。

    杨峰把王显耀和他的一群死党都抓了起来送到了京城,交给了兵部看押,最后让朱由校这个扛把子来处置。

    怎么样?这封奏折是不是很白,白到就算是不识字的老百姓听了都能立刻明白其中的意思。

    看着朱由校脸上露出的笑容,魏忠贤的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声。暗道坏了,杨峰的这封近乎大白话的奏折竟然正对了朱由校的胃口,这对于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陛下,这封奏折奴婢以为……”

    “你想什么?”朱由校脸色一正,“朕问你,事情是不是象折子里的这样,那个王显耀拒不听从军令,并且率兵意图抗拒上官?”

    “这……”魏忠贤的脸一僵,缓缓的点了点头,他随即又道:“事情确实如此,不过杨峰这样擅自带兵将手下一名千户解除武装押解进京,实在是太过骄横了,奴婢以为此风不可长啊。”

    “不可长?”朱由校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朕问你,杨峰此举有无违背我大明律或是军规?”

    “没有?”魏忠贤老老实实的回答。

    朱由校冷着脸道:“既然没有内阁为何要对其进行治罪?难道这些阁臣们只是凭借着自己的喜好就能给人定罪么?还有你魏忠贤你到底又是何居心?”

    “这……陛下,奴婢有罪!”魏忠贤噗哧一声就跪了下来连连磕头。

    “魏忠贤你自己有罪,你有什么罪啊?”不知什么时候,朱由校的声音不再是往日里那么平和,而是充满了一股淡淡的冷意。

    “奴婢……奴婢……”饶是魏忠贤平日里自诩聪明,一时间脑子也有些转不过弯来,当急得额头上冒冷汗的时候,他忍不住偷偷抬头看了朱由校,突然觉得这位平日里觉得很好糊弄的皇帝变得很是陌生,陌生的让他觉得有些可怕。

    突然,魏忠贤终于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

    明白过来的魏忠贤知道他错得太离谱了,朱由校为什么将司礼监批蓝的权利交给了他,还不是因为司礼监里的太监们都是皇帝的家奴,同时也是皇帝制衡官的一个手段,现在自己竟然开始替内阁官话跟他们同穿一条裤子了,这对于皇帝来就是意味着背叛,这样一来哪怕朱由校再糊涂恐怕也是不能容忍的。

    一想到这里,魏忠贤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看来这些日子自己实在是太过得意忘形了,为了表达对杨峰的不满竟然连基本的立场问题也给忘了,这样的错误可是致命的。

    “陛下,奴婢真的错了。奴婢错在不该听信南京兵部的一面之词,不该对一名刚立下军功的功臣产生怀疑之心,以至于差点酿成大祸。陛下,请您责罚奴婢吧!”

    看着跪在地上额头都磕得红肿一片的魏忠贤,朱由校的心中也是一软,这些年魏忠贤不知替他挡下了多少的明枪暗箭,自己能躲在后宫里安心的做自己的木匠活也多亏了他。

    想到这里,朱由校轻叹了一声:“罢了罢了,魏忠贤你起来吧。”

    “谢陛下!”如获大赦的魏忠贤赶紧爬了起来垂手站好,样子是要多恭顺有多恭顺,哪里还有在外面时九千岁的威风。

    朱由校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杨峰一没有违背国法,二没有违反军律,那么对他的处罚又从而来?你去告诉顾秉谦,他若是不能秉公办理或是存有私心,那么他这个内阁首辅就不要当了,回家种地好了!”

    魏忠贤赶紧道:“是……谨遵陛下旨意!只是……那杨峰的这封折子要如何批示?”

    朱由校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桌子旁坐了下来,提起朱笔在杨峰的奏折上写下来了“朕已知晓,做得好!”七个红色的大字。

    写完后朱由校将折子扔给了魏忠贤冷声道:“你把折子拿去,告诉内阁,就这是朕的意思,倘若还有人拿这件事来事,朕绝不轻娆!”

    “奴婢明白!”手忙脚乱接过折子的魏忠贤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悔意,看来这个杨峰在皇帝心中很有份量啊,如此一来原本要对付他的计划也得重新推倒重来了。

    “等等……”

    朱由校喊住了要离开的魏忠贤,“你回去后告诉杨峰,让他将这种他上折子的白纸给朕进献上一批,顺便告诉他,既然当了指挥使,那就给朕好好做事,过些日子朕还要重用他。”

    “喏!”

    魏忠贤恭敬的应了一声,心情沉重的他这才退了出去……·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