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杨峰的折子
    “这个杨峰还真是够狠的啊。”

    就在徐弘基和张惟贤谈论着杨峰的时候,在南京镇守太监府里,曹大忠听取着一名太监的报告后失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杨峰,胆子还真大啊,竟然一下就把王显耀给拿下了,这下廖永权、徐弘基这些人该心疼死了吧,整个江宁卫就全部落入了他的手里。”

    一直垂手站立在一旁的石忠义有些担心的:“曹公公,人听杨大人最近这段时间连续在扬州府、常州府和镇江府开设了好几个店面,但却没有通知咱们,看样子他是想甩开咱们单干了。”

    曹大忠幽幽一叹,“鹰翅膀硬了,自然是想要自己飞了,咱家还能拦着他不成。”

    “可是他这是背叛啊。”石忠义有些愤愤不平的,“若是没有咱们他杨峰能有今天,现在他翅膀硬了就象甩开咱们单干,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您至少也应该警告他一番才是。”

    曹大忠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动的神色,但随后又摇了摇头:“若是杨峰还只是一个千户时咱家还可以敲打敲打他,可如今他既然已经入了陛下的法眼,那就不是咱家随便可以动得了的了。况且如今他要兵有兵要银子有银子,已经不是咱们可以随意拿捏了。罢了罢了,随他去吧,咱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此事禀报给九千岁,由九千岁来定夺了。”

    曹大忠得没错,现在的杨峰担任江宁卫指挥使,是名副其实的高官,若无皇帝的批准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明朝中后期的官们虽然牢牢的把持着朝堂,但是武将的升迁罢黜却是牢牢的掌握在皇帝的手里,没有皇帝的点头他们哪怕是一名千户的任免都没有权利做主。

    就在杨峰拿下了王显耀之后的第七天,好几辆囚车连同一封公就被送到了北京的兵部衙门,这几辆囚车里坐着的正是王显耀、王虎叔侄和几名百户。是的,杨峰把王显耀这些人通通押解到了京城交由兵部处理,杨峰在给兵部的公里一五一十的将王显耀不尊军令反而率兵试图抵抗上官的事情阐述了一遍,末了杨峰还催促兵部赶紧任命新的西江口千户所和江东门千户所的千户下来。

    北京兵部的那些大爷们看到那几辆囚车时也被吓得不轻,卫所的指挥使竟然直接发兵将下面千户所的千户和近半的百户都抓了起来押送京城,这样的事情大明已经近百年没发生过了吧,这个杨峰的胆子也太大了。

    兵部尚书王永光接到了禀报后也被吓了一跳,这样的事情大明开国以来都少见啊,他也不敢怠慢,赶紧上报给了内阁,内阁又报给了司礼监,最后连呆在后宫做木匠的朱由校也惊动了。

    正在木匠房里干活的朱由校一边聚精会神的做着木匠活一边随口问,“魏忠贤,今日你来寻朕有什么事吗?”

    魏忠贤看了看朱由校手中那个没有雕好的水壶轻声道:“陛下,南京兵部发来消息,江宁卫指挥使杨峰数日前竟然擅自出兵,将西江口千户所千户和几名百户给抓了起来。南京兵部尚书廖永权声称杨峰此举太过骇人听闻,请陛下和内阁对其进行处置。”

    “杨峰?处置?”朱由校的原本低着的头抬了起来,看向了魏忠贤,眼中露出了一丝罕见的精芒,“魏忠贤,这件事内阁调查过了没有,起因是什么?他为什么把那名千户和百户抓起来?”

    “这个……”

    看到朱由校露出这种罕见的神情,魏忠贤有些措不及防起来。

    魏忠贤伺候了朱由校多年,他也摸索出了一个规律,就是朱由校在做木匠活的时候都会全身心的投入进去,这个时候的他最讨厌别人拿公事来打搅他。

    所以每次魏忠贤有比较重要的事情需要请示朱由校的时候都会挑在这个时候来汇报,一般而言朱由校都会很不耐烦的让他自己解决,这样一来无形中就给了魏忠贤处置的权利,魏忠贤能从一步步爬到九千岁的位置跟朱由校的这个习惯有很大的关系。而这次朱由校竟然一反常态的突然询问起原因来,这让魏忠贤不禁又惊讶又有些吃惊起来。

    自从接到了曹大忠的密报后,魏忠贤对于杨峰开始不满起来,对于无比热爱金钱的魏公公来,杨峰竟然要撇开自己单干,这绝对是无法忍受的,所以他决定给杨峰一个深刻的教训。不过大明历代的皇帝对于军权是异常敏感的,任何涉及到军队的调动或是人事任免都要经过皇帝和兵部的同意,所以我们的魏公公就使出了往日里屡试不爽的招数打算给杨峰上眼药,不过眼下看来事情竟然有些不妙了。

    看到魏忠贤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朱由校的面色有些难看起来:“怎么,你连原因都不知道就要处置别人吗?”

    “不是……陛下误会了。”魏忠贤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犹豫了,他赶紧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份奏折递了过去:“陛下,这个是杨峰给兵部上的折子,您请过目。”

    朱由校接过折子,眉头更是皱了起来。由于在当上皇帝之前朱由校并未受到任何正规的教育,虽然登基后也经过一番恶补,但充其量也只相当于后世的初中生水平,加之那些官员在给皇帝上奏折时又习惯咬嚼字,奏折写得是骈四骊六辞深奥,朱由校看奏折时就感到非常吃力,所以久而久之就习惯让旁人看后解释给他听,这样一来就给了心怀叵测的人弄虚作假断章取义的机会。

    看到朱由校拿奏折时有些不爽的模样,魏忠贤心里暗暗欣喜,他上前一步轻声道:“陛下,要不让奴婢念给您听吧。”

    “好……”朱由校正要答应下来,不过随即又摇头道:“罢了……还是拿来给朕吧,朕倒想看看这个杨峰到底想什么。”

    罢,他翻开了奏折,只是当他往下看这份折子时,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咦……怎么会这样?”·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