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立威
    天启五年七月八日江东门千户所的千户宅的大厅里站满了江东门千户所所有百户以上的军官

    杨峰坐在大厅的座位上,此时的他精神有些萎靡,毕竟刚客串了一个晚上的搬运工,将现代社会仓库里数千吨的物资都弄过来可是需要花费大量精力的。

    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杨峰才用略带疲惫的声音问道:“耿副千户,本官出门前曾下令让其他几个千户所的千户与今日过来报道,他们都来了没有?”

    耿秉义站了出来大声禀报道:“启禀指挥使大人,下官已然与三日前便将大人的军令派人快马加鞭送往了其余三个千户所,不过只有神池堡千户所和江浦千户所两位千户于昨日抵达,尚有西江口千户所的千户还没有消息。”

    “哦?”杨峰的脸色微微一沉,扫了下面的人群一眼扬声道:“谁是神池堡千户所和江浦千户所的千户,请站出来让本官认识一下吧。”

    杨峰的话音刚落,两名身穿五品武官服的军官从人群里站了出来对坐在中央的杨峰单膝下跪抱拳行礼大声道:“下官神池堡千户所(江浦千户所)千户黄振业(邱迪生)参见指挥使大人!”

    他们的话音落下后,杨峰随着声音定眼望去打量了一下,神池堡千户所的千户黄振业身材高大,长得虎背熊腰,脸上沟壑纵横交错,看年纪约莫四十多岁,一副典型的军汉样子,而江浦千户所的千户邱迪生却是一个长得白白胖胖的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脸上挂着弥勒佛般的笑容,若是给他换上一身锦缎的款袍子,说他是某某商行的掌柜保准没人会怀疑。

    看着这两名单膝跪在面前的千户,杨峰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神情双手虚扶道:“两位请起!”

    “谢大人!”

    两人齐齐道谢了一声后这才站了起来。

    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人,杨峰沉吟着没有做声,右手无意识的在椅子的扶手上轻轻敲击着,一众军官看着不做声的杨峰没有人敢做声。

    过了一会杨峰才抬头对俩人道:“黄大人、邱大人,如果本官没有记错的话,西江口千户所的千户叫王显耀吧?你们两位跟他应该是很熟悉啰,知道他为什么拒绝军令不前来吗?”

    杨峰的话音刚落,俩人的心中就是一跳,黄振业赶紧上前一步恭声道:“回指挥使大人的话,下官跟王千户虽是同僚,但并无深交,是以也不知晓他为何没有前来。”

    邱迪生也赶紧上前露出了弥勒佛般的笑容说道:“正是……指挥使大人明鉴,下官跟王千户也就是泛泛之交,是以对他的动向并不知晓,不过王千户乃是前任夏侯指挥使大人的心腹,有些事情就非下官两人所能知晓的了。”

    看着杨峰面无表情的模样,邱迪生和黄振业心里都越发的有些慌张起来。现在杨峰可不是刚担任江东门千户所千户时的情景了,如今的他在南京一带的名气可不小,这个名气不仅仅是上个月他剿灭倭寇打出的名气,更重要的是如今的杨峰还是南京一带有名的最出名的玻璃镜子的供货商。

    不知有多少人对杨峰手中的玻璃生意眼馋,但偏偏谁也没有办法抢这个生意,即便是眼馋也只能望着万里之遥的欧巴罗流口水。在这个出一趟远门都有可能是生离死别的年代,想要穿越茫茫大海到万里之外的欧巴罗做生意那简直就跟过鬼门关没有什么区别。

    垄断者玻璃生意的杨峰如今可是抖起来了,不仅凭借着赚来的大量银子建起了一支强军而且还收拢了南京附近上万名流民,在这一代开荒种地,发展得可谓是风生水起。前些日子更是凭借着镇江府一战官至江宁卫指挥使之职,把他的前任夏侯亨给挤到了凤阳去了,试问如此手段让他们二人又如何不担心。

    杨峰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转头问站在左下首的镇抚官齐岩道:“齐镇抚,本官想问问你,若是有人无故不尊军令拒不参拜上官应当如何处置?”

    齐岩冷冷的说道:“大明军令,上官上任之日下属所有官员若无辜缺席不来参拜应当立即拿下,交兵部议处论罪,若是依旧拒不服罪者当以叛军论处!”

    杨峰脸上露出阴森的笑容:“这么说,本官现在可以发兵江浦千户将王显耀捉拿啰?”

    “正是如此!”

    听着杨峰和齐岩两人一问一答,黄振业和邱迪生两人的心不由得有些发冷。大明的的军规确实是有这样的规定,上官上任后一旦发出召集军令,下属若是无辜来来参拜上官,边可以藐视上官之罪将其拿下交由兵部论罪,若是下属胆敢持兵反抗的话便可以叛军论处格杀勿论。

    只是规矩虽然是这样,但华夏毕竟是人情社会,即便是发生了这种事一般上官也只是会上报兵部给予处分而已,毕竟经过了几百年的承平,大明的军队早已没有了开国之初的锐气,绝大多数的军官武将早就变成了一个个指挥剥削军户的地主,根本就再也拿不动刀枪了,现在一听到杨峰竟然一言不合就要派兵捉拿王显耀,这可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指挥使大人。”邱迪生上前一步有些战战兢兢的说:“王千户一家世代镇守西江口上百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就这样将其拿下,下官恐怕引起别人的非议啊。”

    “非议?”杨峰的眼睛眯了起来,身上慢慢透出了一股冷意:“邱千户,劳烦你告诉本官,谁会非议本官啊?”

    “这……”邱迪生的额头一下就冒出了一层冷汗,心道坏了这下可是把这个新任的指挥使大人给得罪了。

    而一旁的黄振业也是暗自摇头,这个邱迪生平日里看起来也是个玲珑八面的人,怎么竟然在这种大事上糊涂起来了。指挥使大人新官上任正想着要找人立威呢,原本不关你的事,可你却偏偏自己凑上去,真以为在这种事上也能够两面讨好啊。

    邱迪生也是聪明人,反应过来后也恨不得给自己一记耳光,自己怎么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现在正是站队的时候,自己竟然还想着左右逢源,这是何等的愚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