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倒霉的夏侯亨
    杨峰升任了江宁卫指挥使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作为杨峰的生意合作伙伴的曹大忠心里自然是暗自欢喜,杨峰的官职越高权利越大,那么他和杨峰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就越牢固,而且说句老实话,杨峰原先的五品千户之职确实是太低了,曹大忠就算是想要跟杨峰平等交往都做不到。

    古人诚然有折节下交的说法,但这个这“折节”也要有个度,如果双方的身份地位相差太多,曹大忠即便是想“折节”也折不了。这就好比后世的上海市正部级的市委书记怎么也不可能跟一个小小的处级县长称兄道弟一样。

    现在杨峰升到了三品的指挥使,虽然比起曹大忠这个南京镇守太监来说还是差了些,但双方的地位至少没有那么悬殊了,说的难听点,那就是如今的杨峰已经有了跟曹大忠对话的资格了,如果再加上杨峰手中掌握的以一千多精兵,那就更能加分了。

    曹大忠是高兴了,但身为魏国公的徐弘基却不爽了。原本杨峰在他的眼里就跟一支蝼蚁一样,属于那种随时可以踩死的存在,之所以一支没有动他是因为杨峰的身后站着曹大忠,而曹大忠的身后更是站着那位权倾朝野的九千岁魏公公。

    不过尽管不能明着动他,但徐弘基还是背地里伙同南京兵部尚书廖永权使了阴招将杨峰调到镇江府剿灭倭寇,想借助倭寇之手灭了这个讨厌的家伙。只是世上的事情就是那么的出人意料,杨峰到镇江府逛了一圈,不但没被倭寇干掉,反而将镇江府之围给解了,还全歼了这股倭寇。

    消息传到京城,龙颜大悦的皇帝竟然晋升他为江宁卫指挥使,听到这个消息后徐弘基只感到一万支***在心里奔腾而过。

    虽然徐弘基身为魏国公兼南京守备,手底下还有数千营兵,可说到底也只能使在南京逞威风,一旦出了南京涉及到了卫所他就力有不殆了,这也是上次他想设计杨峰还得拉上廖永权这个南京兵部尚书的原因了。而这次杨峰晋升为江宁卫指挥使后想要对付他的难度可就难得多了。

    这也就罢了,眼下他还有更心烦的事情要等着他处理,看着这位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的家伙,徐弘基就感到一阵心烦。

    “国公爷、廖大人,下官实在是不想到凤阳去啊,而且下官从来就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您二位的事,现在却突然被撤了指挥使的职务,下官不服!”

    在魏国公府的书房里,魏国公徐弘基、南京兵部尚书廖永权、英国公张惟贤三人分别坐在座位上,在他们的中间则是跪着从江宁赶来哭诉的江宁卫指挥使夏侯亨。

    夏侯亨感觉自己还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自己好好的在江宁关起门做自己的土皇帝,每天上个街调戏一下大姑娘小媳妇,回家后顺便跟自己的七八房小妾做一些男人爱做的事情,可这种舒服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前天接到京城兵部发来的行文后他就感到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整个人都懵了,自己竟然被免去了指挥使一职,被调到了凤阳担任副守备。

    这个调动表面上看起来是高升了,凤阳毕竟是龙兴之地,副守备这个职务看起来也是位高权重,可事实上大明的官谁不知道凤阳是个大牢笼,宫里的哪位公公谁要是失势或是被皇帝所厌恶,十有八i九的下场就是被调到凤阳看皇陵,让已经习惯了江宁和南京花花世界生活的夏侯亨让他去凤阳当副守备那就是让他去坐牢啊。

    一想到这里夏侯亨就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又忍不住喷薄而出。

    看着跪在面前哭得眼泪鼻涕横流的夏侯亨,徐弘基只感到一阵心烦意乱。他既恼怒杨峰这个只会给他捣乱的家伙,又气愤夏侯亨的不争气,只是调去凤阳而已,又不是让他上刑场,干嘛哭成这样。

    不过尽管心里即其不爽,徐弘基还是耐着性子安慰道:“夏侯指挥使,关于你被调往凤阳之事我们也刚知道,这件事既然朝廷的公文已经下发到了你手上,那么就不能改变了,所以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听从朝廷的命令立即赶赴凤阳上任。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对于你得事情本宫和英国公、廖大人不会坐视不理的。凤阳虽然比较偏僻,但你只要在那里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等有了机会本宫和廖大人就会将你从凤阳调回来。届时江宁卫指挥使的位子还是你的。”

    “还是我的?”

    夏侯亨立刻停止了哭声,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看向了徐弘基,有些不可置信的说:“国公爷,此话当真?”

    “废话,你以为本公没事会哄你玩不成?”徐弘基冷哼道:“杨峰之所以如此猖獗不过是仰仗了曹大忠之势,可曹大忠他不可能一直呆在南京吧,南京镇守太监这个差事可是五年一轮换的,如果本公没记错的话曹大忠可是天启元年就到了南京,只要曹大忠离开了南京,届时杨峰区区一个三品指挥使本官还不是想捏圆就捏圆,想搓扁就搓扁吗?”

    说到这里,徐弘基眼中就闪过一丝历芒。原本他跟杨峰的矛盾只是因为金钱方面的原因,但现在经过不断的对抗和发酵后,双方的仇恨已经越解越深,即便是想和解也很难了。

    这时,一旁的英国公张惟贤在一旁笑道:“徐公爷,您可别忘了,杨峰担任了江宁卫指挥使后,他们的粮饷补充那就完全掌控在兵部之手,届时只要廖大人卡出了他们的粮饷,我倒要看看杨峰还能不能那么神气。”

    “对……就是这个道理。”徐弘基眼睛一亮,“先前我们卡住江东门千户所粮饷时杨峰还可以用自己的银子补贴,现在他担任了江宁卫的指挥使后整个卫所数万人都要吃饭,本公倒要看他能不能单凭一己之力养活那么多的穷军户。一旦没了吃的那些穷军户和千户们肯定会闹起来,一旦出了乱子甚至起了兵变朝廷肯定会追究下来,本公倒要看他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说到这里,众人相视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