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得救
    “砰……砰砰……”

    随着接连不断的枪声响起,冲在最前面的倭寇不断坠马,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二十多名倭寇就损失了大半,剩下的那些倭寇吓得肝胆欲裂,赶紧策马从两旁绕了过去再也不敢跟这些明军正面接触了。

    “八格雅鹿,竟然是明国骑兵!”

    那名正指挥手下列阵的头目看到这一幕后也是又惊又怕,今天他之所以率领手下冒险在距离镇江府只有数十里的距离伏击这个车队也是无奈之举。

    由于这些日子杨峰将他手下的军队化整为零分成了七八支股部队四处搜索并围剿倭寇,那些被打散或是隐藏在镇江府周围的倭寇们可是倒了大霉。

    杨峰的这支军队以火器为主冷兵器为辅,碰上了股倭寇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是一阵排枪打过去,然后长枪兵和刀盾兵上前补刀,这种粗暴的打法也使得倭寇那精湛的个人武艺根本发挥不出作用以至于损失惨重。

    而且倭寇们身处异国他乡,无论是粮食还是补给都很难得到补充,人员更是死一个就少一个。眼看着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的倭寇们不禁起了离开这里的心思。

    可即便要跑路那也不能灰溜溜的走啊,是以当倭寇们得知有一个车队要从这里路过后便起了干完这一票后离开这里的心思。

    原本分散开的倭寇又重新集合了起来,他们寻思着干完这一票后就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何必在这里跟那支凶残的明军死磕呢。

    原本他们也准备成功了,但人算不如天,算就他们在即将成功的时候明军却赶到了。

    “浅野阁下,明军已经赶到啦,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要不要立即撤退?”一名手持倭刀的倭寇来到头目的旁边问道。

    “绝对不行!”

    浅野坚决的。

    “我们的骑兵已经损失大半,剩下的几乎全都是轻足和没有马匹的武士,一旦我们逃跑的话只能成为明军的刀下鬼。”

    这名头目不愧是久经沙场,一句话就道出了事情的关键,他立刻下令道。

    “渡边君,你现在马上带领弓箭手对明军进行阻击,绝不能让他们冲进我们的队伍里来。否则这会演变成一场灾难,阻击明军骑兵的任务就拜托你了。”

    “哈依……”

    渡边没有废话立刻就向后面跑了过去……

    “疙瘩……疙瘩……疙瘩……”

    在密集的马蹄声中,数十名红色披风的明军骑兵在击溃了倭寇骑兵后朝着倭寇的本阵冲了过来。

    在倭寇的本阵后面,七八名倭寇弓箭手站成了一排,每个人都举着一人多高的竹弓,闪着寒光的箭矢正对准着朝他们冲来的骑兵,一旁的渡边高声喊道:“预备……放箭……”

    “嗖嗖嗖……”

    只听见一片弓弦的紧绷声音,一片的箭雨就飞洒过去。

    “心!”

    为首的明军高喊了一声,他随即趴在了马背上,左手已经举起了盾牌护住了自己和战马的头部。

    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闪过,大部分的箭矢被骑兵们的盾牌挡住,剩下部分的箭矢则是射在了骑兵的铠甲上,不过骑兵们所穿的铠甲都是杨峰在现在社会用高强度钢板制成,倭寇们的竹弓根本就射不穿。在急促的马蹄声中,倭寇们刚来的及射出一轮箭雨,明军的骑兵就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长枪手上前!”

    随着浅野近乎嚎叫的声音,十多名长枪兵排成了一排,两米多长的长枪枪杆插在了地上,枪头四十五度朝上,做好这一切后枪兵用全身的力气双手死死的握住了枪杆双眼死死的盯着朝他们冲来的骑兵。

    如果是直立花堪等人还在的话肯定会告诉浅野等人,这种战术对这支明军来是没用的,只能变成一个个的活靶子。可惜如今的直立花堪和六百多名被俘的倭寇现在还呆在镇江府的大牢里,所以这些枪兵也注定成为了一个悲剧。

    当这批明军骑兵策马冲到距离他们三十多米的时候,为首的骑士马缰往左一拉,战马立刻开始拐了个大弯朝着左边飞驰而去。

    伴随着一阵火铳声响起,一股股白烟升腾而起,正紧握着长枪等着明国骑兵撞上来的长枪兵们一个个倒了大霉,一枚枚拇指大的铅弹裹挟着巨大的动能射进了他们的身体里,柔软的铅弹进入人体受阻后迅速变成了各种形状,然后在人体内肆意的翻滚并破坏人体内的组织。

    一名倭寇的胸前就绽开了一团血光,铳弹的巨大冲击力让他整个人都翻滚出去。

    看到即二连三的同伴被火铳击倒在地,原本期待的长枪兵不但没没能发挥作用反而损失殆尽,不仅浅野看得目眦欲裂,就连后面的倭寇们也胆寒了起来。

    一名手持倭刀的武士愤怒之下再也按耐不住,手持倭刀冲了出来,随后跳了起来在半空中就高举着倭刀朝着一名正策马准备转弯的明军骑兵劈去。

    “砰……”

    一道凌厉的火光闪过,白烟弥漫开来,一枚带着强大动能的铅弹将这名半空中的倭寇打得凌空倒飞了回去。

    巨大的疼痛让他倒在了地上,只觉中弹的地方已经没有了知觉,似乎那片已经不存在于身体之内,随后难以形容的,钻心般的痛楚就涌上他的心头,他不由凄厉地嚎叫起来。柔软铅弹在火药作用下射入他的身体,然后在他体内翻滚变形,打烂了他的内脏、骨骼,给他带来了难以承受的痛苦。

    “啊……”

    这名倭寇的眼睛、鼻子、耳朵都冒出了鲜血,疼得满地打滚的他很快就停止了挣扎,整个人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泊泊的鲜血从他的胸口流了出来很快就在他的尸体附近形成了一道血洼。

    “该死的,这些混蛋!”

    看到手下接连倒下,原本以为可以以逸待劳的浅野有些懵了,这支明军跟他以往见过的明军截然不同,他们根本就不跟你接触,而是隔着几十步的距离用火器远远的轰击,自己的人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就死了。

    虽然浅野不知道什么后世将这种战术称为放风筝,但道理他还是很熟悉的,那就是利用自己的远程打击力量对地方进行不对称打击。他很快就改变了主意,喝令弓箭手继续射箭,剩下的人则是朝着前方的明军冲过去。

    “冲上去,跟那些明国人混在一起,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活下来!”

    浅野的反映很快,下达的命令也是正确的,因为只有跟明军混在一起明军的火器才没有办法发挥作用,而他们才能利用己方近战能力强的特点杀伤名军,不过今天注定他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

    随着明军骑兵的离开,后面步兵也开始朝他们开始推进,三十名火铳手在五十名刀盾手的保护下排成了一排朝着他们开始推进,当双方距离一百多米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随着一名背后插着一面红旗的总旗的命令下,火铳手们分成了三排开始朝冲锋的倭寇们射击。

    “砰砰砰……”

    一连串的火铳声响起,正在冲锋的倭寇倒下了好几个。

    浅野在后面挥舞着“不要怕,冲过去,明国人的铁炮已经射击了,重新装弹要很长时间,赶紧冲过去杀死他们!”

    “啪啪……”

    就在浅野话的当口又是一阵清脆的火铳声响起,好几名冲在最前面的倭寇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接连响起的火铳声终于让倭寇崩溃了,他们再也顾不上浅野的命令个个狂叫着四散逃跑,不过他们却忘了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群刚才因为他们遭到了惨重伤亡的明国人。当他们向后跑了一段路后,便看到一群人红着眼朝着他们杀了过来。

    两刻钟后,当最后一名倭寇被一刀砍掉了首级后,浑身浴血的岑镖头走到为首的一名骑兵的跟前单膝跪了下来恭声道:“威远镖局镖头岑大彪谢过军爷救命之恩!”

    这名骑兵下了马走到岑大彪跟前上下打量了他和身后的那些伙计一眼,又看了看他们身后一地的尸体以及数十辆大车,沉声道:“我乃是江东千户所杨千户麾下骑兵队百户杨大牛,封了杨千户之命在此剿灭贼寇。你们是从哪来,又要要到哪去?”

    听到这里,中年人赶紧走过来带着泣声道:“回答人话,草民方静。乃是常州府人,前两日听闻镇江府之围已解,便寻思着拉一批布匹和货物到镇江府贩卖,没曾想却在这里碰上了贼寇,幸好大人率兵及时赶来,否则民和一众伙计以及镖师恐怕就要全部遭贼寇的毒手了。”

    到这里,方静想起在刚才的战斗中死去的伙计和镖师以及接下来的那一大笔赔偿,不禁悲从中来,在杨大牛的面前陶陶大哭起来。

    看着面前这名哭得伤心欲绝的方静,杨大牛无奈的摇摇头,对于这名商贾的遭遇他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想了想才道:“方老板,对于你此前的遭遇我们也爱莫能助。这样吧,待会你们跟着我们一起回镇江府,将这批货物给卖了也好给那些死去的伙计和镖师家里多送点银子吧。”·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