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遇贼(上)
    

    

  第一百一十七章 遇贼(上)



    

    


    


    


    


    距离镇江府五十多里外的丹徒镇

    三十辆大车在一百多名伙计、护卫的押送下正缓慢的行走在官道上,由于如今的大明财政几近枯竭,官道已经是年久失修,是以道路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坑和深深的轮印。道路的两边也是荒草丛生,这些荒草非常茂密,尽管如此但人们依旧可以看得出这里曾经是稻田,只是已经被荒废了。

    一名穿着青灰色长袍面容消瘦鬓角已经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打量着周围已经荒废的稻田长叹了一声:“唉……可惜啰,这么好的田地竟然就这么荒废了,都是贼寇作的孽啊。”

    旁边一名腰悬长刀身形健硕的三十出头的汉子闻言附和道:“谁说不是呢,按说镇江府、常州府一带是咱们大明最繁华的地方,往日里这里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可如今咱们一路走来连鬼影都没几个,周围的庄户人家也都逃走了,说起来都是那些贼寇闹的啊!”

    “唉……不说这些了。”中年男子轻叹了声:“岑镖头,一路走来大伙都辛苦了。这次咱们若能平安的将货物送抵镇江府,老夫做主将你们的酬劳提高两成。”

    岑镖头闻言就是一喜,拱手谢道:“哟……小人替下面的弟兄多谢方老爷慷慨之恩。”

    “岑镖头不用客气,这本来就是你们应得的。”中年人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又眺望了一下周围,眼中闪过一丝忧色。

    看到中年人担忧的模样,岑镖头安慰道:“方老爷,您不用担心,如今咱们距离镇江府已经不足五十里,镇江府一带的贼寇刚被官军杀散,就算他们胆子再大一时间也不敢过来。”

    “但愿如此吧。”中年人虽然是这么说,但脸上的忧色依旧没有消退。

    就在队伍继续缓缓前进的时候,突然在前方探路的三名镖师骑着马飞奔回来,他么一边策马飞奔一边叫喊什么,一阵大风吹来,杂草分开,远远的现出几骑人马来,似乎后面还跟着几十个人。

    刚安慰中年人完毕的岑镖师脸色就是一白,嘴里喃喃道:“贼寇?”

    “不好了……贼寇过来了!”

    三名气喘吁吁的镖师很快就来到了队伍中央,此时的他们脸上满是惊容,说话都带着颤音。

    虽然干他们这行跟五湖四海的人打过了许多的交道,可以往打交道的充其量也不过是些山匪而已,这些人虽然也干的是没本钱的买卖,但只要跟他们搭上线后按时孝敬再留下一些买路钱的话基本也就没什么大碍了,毕竟如果将商贾都吓跑或是再也不走这条路了他们今后吃什么,细水长流才是最稳妥的。

    但是今天他们碰到的却是最凶残的倭寇,这些倭寇可不会顾忌这些,这些异国他乡来的贼寇碰到他们后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将他们所有人都杀光然后强他们的货物全部抢光,至于大明以后会怎么样跟他们有个屁的关系。

    这个时候,队伍也是一片震动和惶恐,许多镖师纷纷抽出了兵器开始四处张望,伙计们则是开始将所有大车靠拢,并在中年人的指挥下围成了一个圈。

    中年人一边指挥伙计将大车靠拢一边询问刚跑回来的三名镖师:“你们看清楚了没有,到底有多少贼寇?”

    一名镖师答道:“方老爷,已经看清楚了。贼寇有马队,约莫二十多人,还有手持倭刀的贼寇十五六人以及十多名长枪兵。”

    “有没有弓箭手!”一旁的岑镖头插了一句。

    “好像……好像是有的。”一名镖师回答。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脸色顿时都变了,这个年代的弓箭手就相当于后世的远程武器啊,这种武器对于人的威胁实在太大了。所以历朝历代的朝廷可以允许民间有限度的持有刀枪棍棒等兵器,但对于弓箭和铠甲这些东西都是严令禁止民间持有的,一旦发现就会处以重罪。

    “岑镖头,咱们怎么办?”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岑镖头。

    “还能怎么办。”岑镖头咬着下唇,恨恨的说道:“这些贼寇从来就不留活口,不想死的全都给我钉上去,若是能坚持到官兵到来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就在说话间,前方传来了一阵马蹄声,首先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二十多名骑兵,这些骑兵在距离他们三百多步的距离上停了下来,又过了一会,数十名手持各式武器的倭寇也陆续赶到。这些贼寇上身大都身穿花衫,下身则是穿着一条短裤,不少人还穿着木屐。

    倭寇们到齐之后,他们立刻就开始列队排成了一字长蛇阵,二十多名手持倭刀的倭寇在最中间,旁边是十多名手持长枪的枪兵,七八名弓箭手则是缓缓跟在他们身后,最后则是二十多名骑兵。

    这些倭寇的队列虽然不甚整齐,但那种凶悍残忍的表情却是展现无遗,中年人数了一下,发现数量竟然达到了六十多人,他的脸色变得更阴沉了。

    最后中年人和岑镖头的目光停留在这里右侧一名身穿铠甲的倭寇身上,原因无他,因为在所有的倭寇当中只有他身着铠甲,这也说明这个人就是倭寇当中的头目。

    这些倭寇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开始说话,朝着他们指指点点,不时还爆发出阵阵猖獗的笑声,笑声里充满了残忍无情的味道,胆小的人若是听到这种笑声估计连提刀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时,处在外围的几名倭寇骑兵开始动了,随后四名倭寇开始缓缓策马开始绕着他们小跑,一边跑还一边发出怪叫声。沉重的马蹄敲击在地上发出疙瘩疙瘩的声音,犹如敲击在众人的心头似地。

    面对倭寇的挑衅,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着他们的脚步转,生怕这几名贼寇突然就冲到他们当中进行砍杀,这也是骑兵最厉害的地方,因为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利用马速突然冲过来。

    “岑……岑镖头,咱们应该怎么办?”中年人的也有些慌了,拉着岑镖头的衣袖赶紧问,“要不要派出几名弟兄跟他们拼杀一下?”

    “不可!”

    经验丰富的岑镖头赶紧拒绝了。

    “若是咱们有弓箭手尚可同贼寇一战,可如今咱们别说弓箭手了,连盾牌都没几面,如何抵挡他们。而且咱们加起来也就七八匹马,若是全部折损在这里恐怕连跑出去报信的人都没有。”

    这时,一名骑马的倭寇策马跑到距离他们一百步左右的距离叽里呱啦的喊了一阵。

    “那些贼寇说什么?”一名手持钢刀的伙计问旁边的一名镖师。

    “谁知道呢。”镖师摇摇头,“反正不会是什么好话。”

    过了一会,看到队伍没有人说话,倭寇似乎恼了,策马又朝前跑了几十步,举起手中的长刀朝大车组成的圆阵高声喊了几句,并在马背上站了起来解开裤子做出撒尿的动作,随着倭寇做出这个侮辱性的动作,身后顿时就传来了一阵哄笑声。

    看到这里,圆阵里的人气得脸都红了,不少伙计镖师都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咬得牙齿格格响。

    就在这时,一名骑士从圆阵里冲了出去,当这名骑士策马冲到距离倭寇骑士三十多步远的时候,用力一挥,手中的长枪犹如闪电一般飞向了对面的倭寇。

    “噗哧……”

    这名来不及反映的倭寇就这样被长枪捅了个对穿,整个人犹如沉重的破麻袋般从马上重重的摔倒了地上再也没法动弹了。

    “好……”

    “镖头威武!”

    圆阵里先是寂静了一会,随后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原本低沉的士气顿时大震。

    而反观对面的倭寇先是一惊,随后大为震怒。在那名头目的指挥下,二十多名倭寇立刻开始朝着他们奔跑了过来,十多名长枪兵和弓箭手则是紧随其后,剩下的二十多名骑兵也开始绕着圆阵奔跑起来,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逼迫这些明国人露出破绽,然后就象饿狼一样扑上去咬碎他们的喉咙。

    看着逼上来的倭寇,岑镖头大声道:“大家小心贼寇的弓箭,蹲下,不要露头!”

    “嗖……”

    随着岑镖头的喊声,一枚箭矢从距离他们一百多步的地方射了过来,它轻灵的划破了空气,在飞向高空后,又在箭羽的作用下平稳落下,朝一名伙计的脸上落去。

    一名没来得及蹲下来的伙计看到迎面而来的箭矢时还有些呆呆的,神情中带着一丝疑惑,对面哪来的箭矢。

    没等他反映过来,箭矢就带着巨大的惯性落下,射在了他的脸颊,伴随着箭矢的落下,一股鲜血就这样飞溅了出来。

    “啊……”

    直到这时,这名伙计才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双手握住了脸,手中的长刀也被扔到了地上,一根黑黝黝的箭矢从他的另一边脸颊透了出来。

    “该死的贼寇,”

    岑镖头气愤的吼叫起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蹲下!”

    随着他的声音,又有几枚箭矢飞了过来,箭头直接就钉在了大车上,箭尾兀自不住的飞快震颤发出令人肉酸的嗡嗡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