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喜讯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喜讯



    

    


    


    


    


    北京紫禁城坤宁宫

    夜已深,在坤宁宫的一间寝室里十多根粗若儿臂的红色蜡烛将整个寝宫照得通亮。

    鎏金的梳妆台,圆敦敦的鼓肚秀凳,黄梨木雕刻的大床,加上猩红色的羊毛地毯和角落里摆放着的一人高的青花瓷瓶,将整个寝宫装扮得格外的温馨。

    粉红色的纱幔遮住了窗户后使得外面的月光照不进来,更是为寝宫增添了几分温暖的气氛。

    在寝室里面的那座鎏金的梳妆台上凛然就是一面半人高的玻璃镜子,当今大明的皇后,也就是坤宁宫的主人张嫣就坐在这个梳妆台前。

    张嫣二十出头的年纪,身披月白色云丝蝉翼纱,乌黑浓密的秀发,梳了一个精致的坠马髻,云鬓里插着一支碧玉凤尾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碧玺香珠手串,脚上穿的是象牙白莲花软缎绣鞋,整个人透着一股雍容华贵而又秀丽无匹的味道。

    在张嫣的身后,一名身穿浅绿色宫纱的小宫女正熟练的替她解开头上的发鬓,这名宫女一边解开发鬓一边唠叨:“娘娘,夜已经深了,您还是早点歇息吧,奴婢瞅着万岁爷今晚估摸着是不会过来了,刘太医说了,您身子骨不好每日里要早点歇息。”

    张嫣扑哧一笑,转过身来在这名宫女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文宫,你什么时候变成算命先生了,连万岁爷过不过来都知道。”

    这名叫做文宫的宫女撅起了小嘴,“奴婢就是知道,皇上这些日子总是跑到任贵妃那里去就寝,怎么可能会来您这里。”

    张嫣摇摇头,“你呀,每日里不要总是东打听西打听的,你也是在宫里呆了好些年的老人了,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若是让王体乾他们抓住了把柄,连我都不好为你说话。”

    一听到王体乾这个名字,文宫的小脸就有些变了颜色,司礼监秉笔太监王体乾可是魏忠贤最忠实的爪牙,而魏忠贤可是视张嫣为眼中钉的,若是自己落到他们的手里想不死也难啊。

    看到文宫害怕的样子,张嫣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安慰道:“你也不用害怕,你毕竟是我身边的人,只要不烦什么大错,他们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张嫣不说也就罢了,一说文宫更害怕了,她颤着声音道:“娘娘,您别说了,越说奴婢心里越慎得慌。”

    “你……”张嫣刚想说话,却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文宫你害怕什么啊,是不是又闯祸了。”

    听到来人的声音后,张嫣原本还是淡定自若的俏脸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喜悦之情,她赶紧站了起来朝来人行了一礼。

    “陛下,您怎么过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明的皇帝朱由校,穿着一身明黄色常服的朱由校走到张嫣的跟前将张嫣扶起,笑道:“怎么……你是朕的皇后,朕晚上来你这里就寝难道不行么?”

    “陛下说哪里话,谁不让您来了。”张嫣不由得娇嗔的白了朱由校一眼。

    这时,文宫也顾不上说话,赶紧搬了个凳子放到了朱由校的身后,朱由校坐了下来这才转头对文宫笑道:“怎么,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刚才说什么来着,为什么会慎得慌啊。”

    文宫哪敢说话,只是低着头喏喏的不敢作声。

    张嫣见状笑道:“陛下有所不知,适才文宫催促臣妾早点歇息,还说陛下指定不会过来了,臣妾这才训了她几句,她才害怕的。”

    “哦……”

    朱由校打量了文宫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你这小丫头,竟敢非议起朕来了,难怪皇后也训斥你呢。以后可不能这么鲁莽了,宫中自有宫中的规矩,要是让魏忠贤、王体乾这些人看到肯定是要责罚你的。”

    “是,谢陛下提点!”文宫赶紧跪了下来谢恩。

    “好了好了,别跪了,看得朕怪眼晕的。”朱由校摆了摆手是以文宫起来。

    这时,张嫣端了杯茶递给了朱由校:“陛下,您今儿个怎么有空到臣妾这来了,而且看您的神情莫非有什么喜事不成?”

    “梓童啊,还是你最了解朕啊,一眼就看出来了。”朱由校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随后就递给了身边的文宫,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道:“刚才朕收到了镇江府递来的折子,镇江府之围已经解了。围城的贼寇被击败了,来援的明军不禁斩获了一千多首级,而起还俘获了六百多贼寇,就连贼首也被生擒了,这下江南的局势就安稳多了。”

    “哦……是嘛?”张嫣也很是高兴,这些日子由于倭寇重新出现的消息,宫里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谁都知道江南是大明的根本,大明六到七成的赋税都来自江南,一旦江南乱了那可是会危及到大明江山根本的,现在这股贼寇竟然伏诛了,张嫣也由衷的为自家丈夫感到高兴。

    “陛下,到底是哪位将军击溃了贼寇,您可要好好的褒奖他才行。”

    说到这里,朱由校不禁笑了起来:“这个人说起来你也认识,你现在用的这张梳妆台还是人家送给你的呢。”

    张嫣惊讶的道:“哦……难道是您经常提起的那位南京的杨峰杨千户?”

    “正是。”

    朱由校咧嘴笑得很是开心,“朕实在是没想到,这个杨峰除了会倒卖稀罕玩意,懂得一些治国的道理之外,他竟然还精通兵事。一战就全歼了两千多贼寇,并生擒了贼酋,这可是结结实实的打了某些人的脸啊。”

    “扑哧!”

    听到这里,张嫣笑了起来,她自然知道朱由校说的是谁,就在前些日子,担任南京监察御史熊泽扶等几名言官上折子弹劾杨峰,说他盘剥军户嚣张拨扈,且收拢流民收买人心,疑有图谋不轨之心。不过这些折子都被朱由校给留中不发,因为朱由校很清楚这些言官背后站着的人是谁,他才不会上这些人的当呢。

    张嫣柔声道:“陛下,既然这位杨千户立下了大功,您应该好好赏他才是。”

    “那是自然。”朱由校不假思索的说:“朕已经想好了,如此人才可不能浪费,应当加封他为江宁卫指挥使,朕倒要看看这回还有哪个贼寇敢侵犯我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