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吴振良的请求
    宴会结束了,随着众人的口口相传,杨峰的名字和《汉终军》这首歌也随之在镇江府流传开来,并有迅速扩大的趋势。

    随着杨峰名气的增加,那天晚上他和龚大献的冲突也开始迅速流传开来,毕竟在这个信息贫瘠的时代很少有什么新鲜事,老百姓整天里能够谈论的也就是家长里短的,如今难得出现了一件新鲜刺激的事情那还不可劲的吹,新来的千户跟他们的守备大人当场打架,这样的新鲜事几十年也难得碰上一会啊,没有几个月的时间这件事的热度恐怕都不能降下来。

    在口口相传下,那天晚上的事情不仅在镇江府发酵,而且还有飞快的往周围譬如南京、溧阳、常州府、扬州府等地扩散的趋势。

    对于杨峰打了龚大献一事,虽然有人公然抨击杨峰太过嚣张公然殴打同僚太过嚣张跋扈,毕竟龚大献怎么也是镇江府的守备,而且在前些日子里守城也是有功劳的,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人啊。

    但是大部分人却站在杨峰这一边,首先两人都是五品武官,武官打架这不是很正常么,什么时候武官也跟官那样奉行君子动口不动手那才是麻烦事呢。

    而且龚大献先是要抢首级在先,而后抢首级不成又在宴会上挑衅让杨峰作诗,杨峰一怒之下才动的手。最重要的是杨峰刚刚救你,你不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转身就要跟救命恩人抢功劳,这样的人品怎能让人喜欢信服,这才是最遭人鄙夷的。

    第二天,吴振良也将杨峰请到了府衙特地跟他起过这件事,嘱咐大家同殿为臣应该以和为贵,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生事端了。

    看着杨峰有些不在意的样子,吴振良就感到自己的头有些疼。他和龚大献两人一个是喜欢抢功气量狭,一个则是眼里不揉沙子,喜欢用拳头话,但是作为镇江府最高长官的他由不得不在两人之间和稀泥。

    实话吴振良很讨厌做这样的事情,作为镇江府的最高长官,他希望的是平稳。要是换了以前他早就把杨峰狠狠的教训一顿了,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一个外来人这么嚣张的。不过现在却是非常时期,镇江府周边的倭寇还没清剿干净,若是真把杨峰给得罪狠了他直接召集兵马返回南京自己上哪再找这么一支能打的兵马去。

    不过接下来杨峰的举动却也让吴振良感到了一些意外,杨峰竟然主动同意将倭寇的首级让出五百枚分给吴振良、龚大献等镇江府的官员。

    “杨大人,你此话当真?”

    镇江城知府府衙的签押房里,吴振良吃惊的看着坐在他面前的杨峰。

    今天的杨峰并没有穿戴铠甲,而是穿着一身青袍常服,胸前补子上飞熊栩栩如生,脚上蹬着一双厚底官靴,再配上他高大的身材,看上去有种神采飞扬的味道。

    “正是!”

    杨峰正色道:“此番下官能立下功劳也多亏了吴大人以及镇江府的将士用命,这才坚持到了下官到来,否则若是镇江府在下官到来之前就陷落,下官即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徒呼奈何,此次大捷吴大人和镇江府的将士也有一半功劳,至于龚守备嘛……”

    到这里,杨峰沉吟了一下才道:“至于龚守备当日首城他也是有功的,昨日下关跟他发生了冲突,但这并不能抹杀他的功劳,下官以为有功者赏,有过者罚,此方为治军之道也。”

    “此言大善!”吴振良称赞道,“杨千户果然有大将风范,如此本官就替龚守备谢过杨千户了!”

    “吴大人客气了。”杨峰点了点头,看到吴振良那掩饰不住的喜悦之色,心中也暗道今天这一趟算是来对了。

    来也有意思,明末时期虽然是贵武贱但却非常重军功。按此时的军功计算,若是军士独斩一颗首级者,便可以升实授一级或是赏银三十两,不过这里的是斩获后金鞑子的首级,蒙古鞑子的首级则是减一等,至于倭寇又是再减一等,不过尽管如此五百具首级那也是相当可观了。

    当然了,吴振良是官,自然不能这么算,而且他也没有亲自斩杀倭寇,但是作为镇江府的最高长官,能指挥部下斩获那么多的首级,这对于来年吏部的考核是非常重要的,只要能得一个“优”字,那么来年他的职务铁定就会往上挪一级。

    这还不算,五百具首级可以用来做的人情可就很大了,无论是分配给下面的官员用来收拢人心还是卖人情那都是非常好使的,对于加强他的权威也是大有益处,这也是吴振良如此高兴的原因。

    得到了好处的吴振良心情大为好转,他捋须问道:“杨千户,不知你可有表字啊?”

    杨峰先是一愣,他没想到吴振良的思维竟然如此跳脱,竟然关心起了他的表字。

    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有劳大人关心,下官未曾有表字。”

    “这可不成。”吴振良含笑道:“杨千户以前长期在南洋吕宋行商,不曾起表字尚有可原,可如今你既然已是我大明官员岂能没有表字啊,若不嫌弃的话本官倒是可以为你起一个表字,你意如何?”

    “起表字?”

    杨峰看着吴振良含笑的表情,他心知这是吴振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他对自己送他功劳的谢意呢。

    原本生长在现代社会的杨峰对起表字这种事是不怎么感冒的,不过既然要在这个时代里混,总不能太特立独行了,既然人家想给自己起名字那就随他的便吧。

    想到这里,杨峰也不以为意的点点头:“承蒙吴大人错爱,下官谢过了。”

    “唔……”

    吴振良看到杨峰答应了,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他想了一会才道:“如今我大明正值危难,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杨千户又是勇猛善战,昨夜里又做出了汉终军这么脍炙人口的军歌,足见你为国为民的忠心。这样吧,既然你如此推崇西汉,本官就为你取表字为仲卿你看如何?”

    “仲卿……杨仲卿?”

    杨峰念叨了两声,心里有些疑惑,这个字跟汉朝又有什么关系?

    看到杨峰脸上一副不解的样子,吴振良有些好笑道:“看来杨千户还不知道仲卿这个表字的来历吧,汉代大将军卫青的表字就是仲卿啊。”

    “什么?”

    杨峰吃了一惊,赶紧摆手道:“这如何使得,下官怎敢跟卫大将军相比。”

    吴振良却是不以为然的笑道:“杨千户你又何必自谦呢,本官昨日观你在战场上行勇猛杀敌无人可挡,同样是为国效力又有何高低之别,本官为你取了仲卿这个表字,就是希望你能象长平侯(卫青)那样为国征战,青史留名。”

    虽然明知道吴振良是在用这样的口惠而实不至的恩惠来笼络自己,但杨峰心里其实并不反感。已经社会历练多年的他很清楚,被别人拉拢收买不丢人,一个人最怕的是连被别人拉拢的价值都没有那才是最悲哀的。仲卿就仲卿吧,这个表字其实也挺不错的。

    想到这里,杨峰站了起来朝吴振良郑重的拱手一拜:“下官谢过大人!”

    “好……好啊!”

    看到杨峰接受了自己给他取的表字,吴振良也挺高兴的,他呵呵笑了起来从腰间取出一块玉佩递给了他,“今日是你的好日子,本官也没有什么礼物相赠。这块玉佩是本官昔年无意中得到的一块昔年中山靖王刘胜所佩戴过的玉舞人,今日就转赠于你。”

    杨峰接过玉舞人,端详了一下发现这块玉佩外形很是温润圆滑,看起来令人有种很舒服的感觉。它只有半个巴掌大被雕刻成了一个女子的模样,在这个女子的背部后面还写几个字,不过令杨峰有些脸红的是他竟然看不懂这几个字的意思。

    由于害怕失礼,杨峰也只是匆匆看了一下就收了起来,并再次谢过吴振良。

    取了表字之后,双方的关系自然而然的变得亲近了许多。

    吴振良脸上的笑容更亲切了,不过杨峰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却觉得总觉得这厮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果然,杨峰的预感很快就应验了。

    “仲卿啊,老夫今日请你过来是有事相询,望仲卿不吝赐教。”

    得……连仲卿这个表字都喊出来了,杨峰还能什么呢。

    杨峰苦笑道:“大人请讲,下官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

    吴振良点点头:“本官就想知道,仲卿何时能够将镇江府周围的贼寇清剿干净,要好让镇江府的百姓和士绅安居业啊?”

    “这样啊。”

    听到这里,杨峰心里明白了,感情这个吴振良今天又是送东西又是帮忙起表字的原来是想要催促俺们干活啊。不过杨峰没有生气,吴振良的心思他也明白,这么一支上千人的军队驻扎在这里,每天都得好酒好肉的伺候着,这样一来每天的开销可就太大了。时间一长对于镇江府来就成为一个沉重的负担,只有尽快将附近的倭寇剿灭,才能将他们这群大爷送走。

    想到这里,杨峰很是干脆的:“吴大人不用担心,下官明日便开始出城开始清剿周围的贼寇,还镇江府一个郎朗晴天!”·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