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男儿何不带吴钩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向他射了过来,龚大献心里更慌了。

    刚才他出言挤兑杨峰时根本没想到杨峰的反应竟然会如此激烈。

    以一般人的思维来,在如此隆重的场合下,终归是要讲究风度的。即便是吃了哑巴亏,也只能忍下来,毕竟人都是要脸皮的,真要闹大了他自己也跟着丢脸。

    杨峰不可能不考虑到这点。可现在杨峰竟然毫无顾忌地翻脸了,这着实是大大出乎了龚大献的意料。

    看着站在面前一脸煞气的杨峰,龚大献只能强笑道:“杨大人太过多虑了,本官不过是想为今晚宴会增加点趣而已,杨大人又何必大惊怪呢?”

    “增加趣?”

    杨峰斜眼瞄了龚大献一眼,“既然龚大人想要为诸位贤达增加趣,那为何不上去为诸位唱个曲,你让大伙呵呵嘛。”

    听到这里龚大献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杨峰让他上去唱曲,这岂不是将他堂堂的五品守备比喻成不入流的戏子了吗?

    “杨峰,你莫要欺人太甚!”龚大献铁青着脸吼道。

    “欺人太深?”杨峰冷笑道,“不过是让你唱个曲,你就本官欺人太甚,那适才挤兑杨某让杨某当场吟诗作赋,那又算什么?”

    “你放肆!”龚大献再也抑制住不住心中的怒火,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多有头脑。的主,否则也不会刚打完仗就急吼吼的跑下城墙来抢贼寇的首级了。

    拍案而起指着杨风的鼻子道:“你不过一南京来的穷军户,竟敢跟上宫如此话,真以为老子治不了你吗?”

    “砰……”

    只听见一声闷响,正指着杨峰的鼻子臭骂的龚大献就觉得鼻子一阵酸痛随后整个人被举了起来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这一下可摔得不轻,龚大献整个人都被摔懵了,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随后一股剧痛从全身各处传来,龚大献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胸口上多了一只大脚,他定眼一看,原来是杨峰将脚踏在了他的胸口上。

    看到这里龚大献几乎气得晕了过去,当着几乎所有镇江府官员士绅的面被人用脚踩在胸口,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龚大献好几次挣扎着想爬起来,无奈胸前的那只大脚犹如山峰一般压在他胸口,无论他如何使劲,也不能让踩在胸口的那只大脚移动半分,看着胸前的这只大脚以及周围传来的低低的笑声,龚大献的眼睛几乎都在充血。

    “怎么,看来龚大人心里应该是恨不得把我砍成十八段吧。”看着龚大献怨毒的目光,杨峰冷笑道:“杨某知道龚大人恨我,还不是今日想要抢功没抢成么?不过你也不想想,但凡龚大人稍微争点气,也不会短短三日内接连用六百里加急向朝廷告急哭着喊着要援兵了。

    好不容易援兵来了击败了贼寇,连城都没进呢,龚大人又急吼吼的从城墙上跑下来要抢贼寇的首级,本官就纳闷了,龚大人你到底是有多无耻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啊,难道本官从南京匆匆赶来就是给你送首级的么?话咱们江南一带还有不少贼寇呢,你真想立功的话大可以带兵出城去围剿啊,大丈夫功名只向马上取莫在曲中求,您至于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么?”

    听了杨峰的话,一些不了解情况的士绅和官员这才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感情这位龚大人是因为今天想要抢杨峰他们的首级遭拒,是以怀恨在心,这才不断的撩拨挑衅杨峰,不曾想却依旧被人打脸了。想到这里,不少人看向龚大献的眼神里不禁带着浓浓的鄙夷之色,既然你没本事不能击败倭寇,急吼吼的向朝廷请求援兵,好不容易援兵来了击败了倭寇你又忙着跳出来抢功不,还拼命的诋毁人家,你做人要不要这么无耻啊。

    就在大厅里一片寂静的时候,突然一阵激昂的琵琶声响了起来。这个琵琶声响得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让所有人都有些猝不及防,琵琶声由散渐快不断的交替转换着,杨峰循着声音望去只见郑妥娘不知什么时候原地盘膝坐在了地上,怀里抱着一把琵琶,左手扶着琵琶右手正在弦上来回拨弄着,随着激昂的琵琶声不断响起,众人眼前不禁浮现出一名名矫健勇武的将士正在列队行进的雄姿。

    随着琵琶声的继续,曲变开始变得气息急促。杨峰分明看到坐在大厅中央的郑妥娘右手飞快的滑动着,划、排、弹、排的手法看得人眼花缭乱,随着她的手快速拨动一时间他仿佛听到了马蹄声、刀戈相击声、呐喊声交织起伏,震撼人心,这个时候这个曲子也到达了**,大厅里不管是官还是武将一个个都听得心潮澎湃。

    慢慢的,琵琶声逐渐缓和了下来,变成了节奏紧密的马蹄声交替,众人仿佛看到了一队将士战败后落荒而走,另一队骏马则是紧追不舍的场面,听到这里旋律开始变得悲壮起来,到最后郑妥娘右手五根手指同时猛的划过丝弦后用力在丝弦上用力一按,音嘎然而止。

    大厅里沉静良久,即便是丝毫不懂音律的耿秉义、曹迎矛等人也沉浸在适才的音律中久久不能忘怀。

    不知过了多久,吴振良才长叹了一声道:“好……好一曲十面埋伏啊!能聆听此曲此生无憾矣!”

    “呼……”

    直到这时,郑妥娘也长吐了口气,此曲弹奏起来极为耗神,所以此时的她鬓角已满是细碎的汗珠,俏脸上一片红晕呼吸急促,她的酥胸微微起伏呈现出一道道动人的曲线波澜。

    而坐在吴振良旁边的蓝善佑则是心疼道:“妥娘,十面埋伏固然是慷慨激昂荡气回肠,但此曲太过耗神,你身为女子也不宜过多弹奏,否则对身体有碍。”

    郑妥娘没有话,待到呼吸稍微平稳后她才道:“多谢吴大人夸奖,蓝大人您也切勿为妥娘担心,妥娘平日里也极少弹奏此曲,今天妥娘是为了向杨大人以及一干舍生忘死保家卫国的将士表示一番敬意这才特意弹奏的。”

    到这里,郑妥娘对着杨峰嫣然一笑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前些日子贼寇围城之时,妥娘原本以为此次必然无法幸免,若是贼寇攻破镇江府,妥娘这些弱女子必然无法逃脱贼寇的侮辱,妥娘等一干姐妹已然下决心一旦城破吾等便吞金自尽。没曾想杨将军却带着虎贲之师从天而降,解救了镇江府数十万百姓免受了贼寇的茶毒,将军此举可谓功德无量,妥娘在此谢过将军!”

    完,郑妥娘朝着杨峰郑重的道了个万福。

    看到郑妥娘如此郑重其事的向自己道谢,杨峰赶紧拱手回礼道:“郑大家客气了,杨某不过区区一介千户,如何当得将军之称。况且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乃军人之本份,更不值得郑大家如此对待。”

    郑妥娘抿嘴一笑:“杨将军太客气了,妥娘以为龚大人虽然得罪了将军,但也受到了教训,不知将军可否高抬贵‘脚’,让龚大人起来呢,毕竟您二位都是同殿为臣,闹僵了对大家都不好,您呢?”

    杨峰也没想过要杀了龚大献,毕竟他和龚大献都是武将,打个架什么的倒也没什么,可若是当众杀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郑妥娘这么一他很自然的就借坡下驴,他晒然一笑抬起了腿:“好吧,既然郑大家都这么了,杨某人自然不能不给面子,若是龚大人能答应不再寻杨某人的麻烦,放他一马又如何?”

    看到杨峰将脚收了回来,不少人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要是堂堂一个五品官员当着他们的面被杀,那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是掩盖不下去的,势必要惊动朝廷,届时追究下来他们都得倒霉。

    杨峰松开脚后,龚大献也趁势爬了起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有脸面再继续待下去了,他怨毒的盯了杨峰一眼快步从大厅里离开。对于他的这种目光杨峰并没有放在心上,老虎会在意一只土狗是否记恨他么?而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士绅和官,平日里对龚大献这个武将颇为看不起,自然不会在意他是否离开。

    看到杨峰放过了龚大献,郑妥娘又对着杨峰盈盈一拜樱唇轻启道,“杨将军大量,妥娘佩服。不过妥娘有个疑问还想请杨将军解惑。”

    杨峰不禁苦笑起来,这个娘们还没完没了了,难道这年头的女人都那么啰嗦么。

    一旁的众人自然不知道杨峰心里的想法,不过若是知道的话不知有多少人会捶胸顿足,多少人想要亲近郑妥娘而不得,杨峰却嫌对方啰嗦。

    郑妥娘好奇的问道:“妥娘在秦淮河的时候就听闻过将军大明,得知将军不久前才从海外归来,不知将军能否为妥娘讲解一下海外又是何种模样。”

    “你调查过我!”杨峰的眼睛顿时就是一凝,刚消散而去的一股煞气立刻重新凝聚起来,当他将目光重新注视到郑妥娘身上后,郑妥娘立刻便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仿佛有一只猛虎在凝视着她一般。·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