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挖坑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章 挖坑



    

    


    


    


    


    郑妥娘话音刚落,坐在吴振良旁边的镇江同知蓝善佑便有些急切的问道:“郑大家,你可记得蓝某否?”

    郑妥娘微微一笑,朝蓝善佑道了个万福,樱唇轻启道:“小女子自然记得,去年年底时妥娘与几位姐妹在画舫上品茗小聚,蓝大人和魏国公府的徐公爷一同到的小女子的画舫上捧场,当时还诗兴大发写了好几首佳作呢,小女子就算是想忘也忘不了啊。”

    蓝善佑一听,自然是大感有面子,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得色,不过还是故作矜持的道:“郑大家过奖了,不过是几首诗词而已,不敢劳郑大家夸奖。”

    而周围的人一听,这厮竟然能跟魏国公一起在秦淮河边游完,这说明这家伙的门路挺广的呀,这下看向蓝善佑的眼神又有不同了。

    而原本坐在一旁默默吃东西的杨峰看到蓝善佑明明是得意得不行,却故作矜持的模样,不知为什么他就感到好笑,不知不觉嘴角就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意,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幅模样却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

    正当蓝善佑用自认为最优雅的笑容、和蔼的神态跟郑妥娘说话时,一旁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吴大人、蓝大人以及诸位贤达,大家可别光顾着跟郑大家说话,而忘了我们今晚的主角杨大人啊。我刚才可是主意到了,杨大人可是一个人喝了好几杯闷酒了,若是传出去咱们可就失礼了,这样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众人一看,原来是坐在另一张桌子的龚大献在说话。

    看到众人的目光投了过来,龚大献心中暗自得意,接着说道:“吴大人、蓝大人,下官虽然是个武官但平日里也对诗词歌赋颇为仰慕,无奈腹中空空,总是做不出佳句,听闻杨大人来自金陵古都,此乃文人骚客汇聚之所,想必杨大人对于诗词歌赋必然颇有心得,我等不如请杨大人为我等赋诗一首,诸位大人以为如何?”

    “好……好啊!”

    “若得杨大人赋诗一首,今晚宴会必然大为增色。”

    一些不明就里的士绅和官员一听不由得大声叫好,明末江南的文风极为昌盛,无论是官员、士绅还是生员在宴会上都要吟诗作对,若有一首佳作出世就会在最快的时间内传遍大明,词曲的作者也会很快名扬天下,是以众人听到龚大献的话后都齐声附和叫好。

    只是吴振良、蓝善佑等一些人却暗自皱起了眉头。别人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么,军户有几个是通文墨的,你让杨峰当场吟诗作赋这不是要看人家的笑话么。看到这里,吴振良看向龚大献的目光里不禁带着一丝不满的意味,看来龚大献还在为今天的事情耿耿于怀啊,只是吴振良和蓝善佑等人明知道龚大献在使坏但他们却偏偏不能出言反对,否则这就是当众打杨峰的脸了。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杨峰的脸上,就连郑妥娘也将好奇的目光目光投向了杨峰。郑妥娘是去年在南京出道的清倌人,由于擅长诗画且天生丽质是以一出道便在金陵一带引起了轰动,为达官贵人所追捧。只是由于她不大懂讨清客欢心且言辞锋利,难免得罪了一些人,前些日子她就得罪了英国公府的三公子,这位三公子叫嚣着要让她好看,是以不得已来到镇江府一位好姐妹的地头暂避风头,没曾想碰到倭寇围城被陷在了镇江府。

    原本郑妥娘以为一旦城破,以自己等人的容貌必然难逃倭寇的毒手,而她也做好了一旦城破便自尽的打算,没曾突然传来了倭寇被前来驰援的一支明军全歼的喜讯,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郑妥娘先是有些不可置信,后来说的人多了,又听到几乎是响彻全城的欢呼后这才相信了这个事实,随后知府衙门派人送来了请柬,邀请她晚上到醉仙楼献艺,郑妥娘不假思索的一口答应了下来,外表清丽脱俗的她其实也有一颗充满好奇的心,也很想看到亲眼看一看那位率队全歼了倭寇的明军将领。

    跟众人的齐声叫好不同,坐在领一张桌子上的耿秉义、曹迎矛、褚茂光等军官却是一脸的怒容,别人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吗?开什么玩笑,让他们的千户大人当场吟诗作赋,这跟逼迫张飞绣花有什么区别,这个龚大献也太欺负人了吧。

    杨峰深吸了口气缓缓站起了身子,犀利的目光瞪向了龚大献,右手握住了腰间的刀柄,一股有若实质的杀意磅礴而出,由于今天刚亲手斩杀了不下数十名倭寇,杨峰身上自然带着一股杀意,现在他一发怒这股杀意变得更加的凌厉霸道有若实质。

    龚大献虽然同为武将,也曾跟倭寇拼杀过,但跟杨峰比起来却是差远了,要知道他今天可是亲眼看到杨峰是如何冲入数百名倭寇当中杀得血流成河的,一旦杨峰跟他翻脸恐怕连对方的一刀都接不下来,这一刻龚大献终于有些后悔了,好好的喝自己的酒就好了为什么要不断撩拨对方,现在好了,这个家伙竟然要翻脸了。

    “杨大人且慢!”

    “大人且息怒!”

    不止是龚大献,吴振良等人也吓了一跳。看到杨峰站了起来又手握刀柄,他们也以为杨峰要翻脸动手,纷纷站了起来就要阻止杨峰。

    杨峰并没有动手,而是走到了龚大献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冷笑道:“好叫龚守备失望了,杨某人确实不会什么诗词歌赋。不过杨某以为,诗词歌赋用以调剂身心自然是好的,可如今我大明外有后金鞑子犯边,内有流民贼寇肆虐,此时若再整日里谈论诗词歌赋未免有些本末倒置了。杨某不才,虽然不会什么诗词歌赋,但却也一凭着手中的刀枪为大明扫平内忧外患,凭着手中的刀枪挣下封妻荫子的功劳。龚大人明明知杨某从未入学,却硬要逼迫本官赋诗,不知你又是何居心?”

    大厅里一时间寂静无声,不少原本还附和的士绅官员也有些傻眼了。感情这位南京来的杨大人不通文墨啊,那他们刚才一个劲的跟在龚大献后面推波助澜岂不是得罪了这位杨千户吗。虽然这位杨千户是南京的官,跟他们镇江府没有什么关系,可无缘无故的谁特么愿意平白得罪人啊,这个龚大献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