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夜宴
    夜幕降临的时候,杨峰带着一众军官来到了醉八仙酒楼赴宴,却发现吴振良早已带领一众官员、士绅守候在门口。

    为了表示对杨峰等人的重视,吴振良这次可谓是下了血本,他先是强行勒令龚大献将军营的营房腾了出来让给杨峰以及一众军士入驻,而且还派人送去了大量的粮食以及酒肉进行劳军。

    现在他又和镇江湖几乎所有官员亲自在门口迎候,这样的架势已经相当于在迎接上官了。

    看到这样的情形杨峰心里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看来这个吴振良心里的危机意识很深,他这是怕倭寇重新卷土重来,想要将自己绑在这条船上啊。

    龚大献站在众人身后,看着众人一个个笑脸盈盈的围绕着杨峰说话心里别提有多忌妒了。

    凭什么这些南京来的穷军户竟然能得到众人如此厚爱,要知道这些天他在守城中也是立了功的。

    不过尽管嫉妒归嫉妒,但是龚大献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军户是真的能打。只是短短不到两个时辰,那些差点把镇江城攻破的穷凶极恶的倭寇就这样被军士三下五除二的剿灭干净了。

    就在龚大献心里飞快的思索间,众人已然步入了醉仙楼的三楼,这也是醉仙楼位置最好消费最高的地方。

    一阵客气过后,众人也开始主宾落座,随即十多名依着光鲜亮丽的侍女捧着托盘有如花蝴蝶一般,在众人当中穿梭,将一盘盘造型雅致香气扑鼻的菜肴摆放整齐。

    吴振良举起了酒杯笑到:“诸位士绅贤达,值此良辰美景,让我们先敬酒杨千户一杯。今日若非杨千户率部赶来,与贼寇浴血奋战,恐怕镇江府早已陷落,我等也成了贼寇刀下之鬼,诸位说是也不是?”

    “吴大人言之有理。”

    “理应如此!”

    众人纷纷附和,并向杨峰等人举杯。

    众人都明白今天的情形是多么的凶险,若无杨峰等人及时赶到,他们现在哪里还有可能坐在这里开怀畅饮,所以这一杯倒是敬得真心实意,即便是对杨峰心有芥蒂的龚大献也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吴振良对站在身后伺候的一名侍从使了个眼色。

    侍从会意拍了拍手,只听见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十多名衣着华丽的歌姬如同花蝴蝶般涌了进来。

    很快伴随着悠扬的古琴声,一个曼妙的歌声响了起来。

    “日午倦梳头。风静帘钩。一窗花影拥香篝。

    试问别来多少恨,江水悠悠。

    新燕语春秋。泪湿罗裯。何时重话水边楼?

    梦到天涯芳草暮,不见归舟。”

    轻柔曼妙的歌声仿佛一片清泉流淌过所有人的心房,杨峰虽然古文水平不怎么样,但最起码的鉴别水平还是有的,听着这柔和的歌声,他仿佛看到了一名美丽的少女坐在阁楼的窗边,一边梳头一边思念着他的情郎,遥望着远处的江边,期待着心上人能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酒楼的大厅里一片寂静,不少官员微闭着眼睛,摇头晃脑脸上一片沉醉之色。不知过了多久,当这股飘渺的声音慢慢的消失在空气时,不少人还沉浸在美妙的曲声中久久没有反映过来。

    良久,坐在吴振良身边的镇江同知蓝善佑才轻拍着桌子一脸沉醉的赞叹道:“上一次聆听郑大家的仙音还是在半年前,本以为那已然是人间仙音,没曾想半年后再次听闻郑大家的曲声后竟然发现郑大家的曲艺又有长进,今生无憾矣!”

    “蓝大人所言甚是。”坐在杨峰旁边的一名四旬官员也叹道:“下官平日里时常人提起郑大家的曲艺是如何如何的了得,下官虽然嘴里不说,但在未亲耳聆听仙音之前总是不大相信的,可今天亲耳听到郑大家一曲后才发现古人诚不欺我,正所谓仙音一曲绕梁三日而不绝啊!”

    吴振良虽然没有说话,但看他脸上露出的微笑神情,看来也是赞同这句话的。

    坐在旁边另一桌的耿秉义、曹迎矛等人则又是另一番景象,以往的他们充其量也只是在江东门千户所龟缩着,压榨一下手下的穷军户多弄几斤粮食和银子。虽然闻名天下的秦淮河近在咫尺,但那种地方可不是他们这种只能勉强能填饱肚子的人能去的,如今乍一听到如此动人的霏靡之音,看到一位位靓丽动人的歌姬犹如花蝴蝶般在大厅里穿梭,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珠子,褚茂光这个初哥甚至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相比于桌上这些官员或是微笑或是感慨的赞叹,杨峰并没有说话,他并不否认刚才的曲声确实很动听,但说到什么绕梁三日余音不绝什么的却是有些过了。

    这时,原本环绕在那名唱曲的人周围的歌姬突然散开,原本被围绕在中间的佳人这才露出出了身形。

    当这名佳人露出身形时,周围立即响起了阵阵惊叹之声。就连原本有些不在意的杨峰眼中也露出了吃惊之色。

    刚才大厅里的歌姬们虽然一个个都姿色过人,但跟中间这位佳人比起来却是逊色的不止一筹。

    只见她十五六岁的模样,白里透红的鸭蛋脸,身穿一件黛色缕金梭布绸衫,身披一件水绿色的十样锦。瀑布般的青丝梳着一个同心髻,云鬓里插着一支祥云丁香花笄,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环珠九转玲珑镯,腰系子粉蓝绣金花卉纹样绦,上面挂着一个绣白鹤展翅的荷包,脚上穿的是绣玉兰花的绣花鞋,整个人显得秀雅脱俗白璧无暇。

    “咕咚……”

    大厅里不知何时响起了一个吞咽唾液的声音,显得异常的突兀,不过这个时候却没人注意到这点,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名佳人给吸引过去了。

    只见这名女子施施然对着众人做了个万福轻声道:“小女子郑妥娘给诸位老爷请安了。”

    “郑妥娘?”杨峰嘴里念念了两声,目光不禁在她的身上多停留了好一会,毕竟漂亮的女人谁都喜欢,这就跟后世许多荷尔蒙过剩的男人喜欢蹲在街边欣赏美女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