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进城
    距离南京一百二十多里的镇江府是一个繁华的城市,拥有居民近二十万。

    不要嫌少,在这年头一个城市能有几十万人已经算是大城市了,先前倭寇攻城的时候整座城池都陷入了惊慌之中,不管是大户人还是普通的百姓人家全都紧闭大门连面都不敢露,直到官府派出了衙役沿街敲锣打鼓的告知贼寇被全歼,且大军要进城后,原本冷冷清清的靠近北门一侧的大街很快便挤满了人群,几乎所有人都想见识一下能全歼了那伙倭寇的强军风采。

    在欢迎的人群里,两名闲汉正在闲聊。

    “嘿……兄弟,听说了吗,那支来援的明军可是南京城的魏国公的家丁,他们一个个都是腰围一丈,胳膊上能跑马以一当百的好汉!”

    “你得了吧,我可是听说了,那些来援的明军才不是魏国公的人呢,他们是南京镇守太监曹公公派来的原本拱卫天子的亲军,一个个都有万夫不当之勇,所以才能一下就将那些贼寇给全歼了。”

    一名旁边的男子听到两名闲汉的对华后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得了吧,你们少吹牛了,什么天子亲军、南京城的魏国公家丁,那都是骗人的,那支来援的明军不过就是南京卫所一些穷军户罢了。”

    “什么……军户?”

    两名闲汉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说什么?他们是军户,你还没睡醒吧?”

    “这位老哥,你是在笑咱们没见过市面么。”一名闲汉笑得前仰后合指着男子笑道:“啥时候那些穷得连裤子都没有的穷军户也能杀贼寇了,你莫不是在逗我们发笑的吧?”

    看着两名闲汉笑得几乎断气的样子,男子脸色难看的就象吞了一只苍蝇一般,他冷笑道:“信不信有你们,你们知道我大舅哥是谁么,他可是知府衙门的金班头,这些日子他和衙门里的差役都被调到城墙上帮忙去了。我大舅哥可是知府大人的亲信,是他亲自告诉我的,那还能有假。”

    “真的假的?”听了男子的话,两名闲汉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骗你们我是王八,你们爱信不信,不信拉倒!”男子冷哼了一声,扭头转向了别的方向。

    就在两名闲汉还在为男子这番话的真伪进行争辩的时候,前方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来了……他们来了!”

    “那些明军过来了。”

    宽阔的大街上两旁站满了人群,一群穿着皂衣的衙役正挥舞着水火棍拼命的维持着秩序,只是由于人实在太多,衙役们赶人没赶成反倒被被挤得连连后退。

    “咔嚓……咔嚓……咔嚓……”

    突然一阵奇异的声音从西边传了过来,刚开始还只是隐隐约约,随后声音越来越大。渐渐的……人们听了出来,这是脚步的声音,由于太过整齐以至于听起来就象一个声音似地。

    这里的所有人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但不知为什么众人的脸上渐渐变了颜色,原本任凭衙役们怎么喝骂也无法安静下来的百姓们慢慢停止了说话,喧哗的开始变得安静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整齐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很快一支队伍开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当这支队伍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时,众人都惊呆了。

    “这支队伍好整齐!”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印象,随后当他们看到这支军队的穿着时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一支全身披甲的军队!

    是的,就是全身披甲。尽管正值炎炎夏日,天气异常炎热,但这支队伍所有人都全身披着沉甸甸的铁甲,铁灰色的铁甲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走在前面的那几排肩膀上扛着长枪的枪兵神情肃穆,铁甲上尚未来得及擦拭的血迹仿佛在告诉人们这是一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勇士,由于军士们刚从战场上下来,又列队行走在大街上,一股如同实质的杀意和血腥的味道恍若扑鼻而来,许多人心里直接就打了个哆嗦,虽然烈日依旧当头,但他们却依旧感到一股寒意从心里涌了上来,即便是往日里胆子最大的闲汉也是噤若寒蝉不敢吭声。

    “咔嚓……咔嚓……”

    队伍继续前进,长枪兵走过后便是一队队肩扛火铳的火铳手走过。经过了战火洗礼的他们再也不是那支没有见过血的菜鸟了,此刻的他们大步走在大街上,一个个脸上混合了无所畏惧和骄傲的神情,肩膀上那支上了刺刀的火铳在阳光下闪耀着逼人的寒芒。

    “你娘的……这些人全都是穷军户?”

    人群中的两名闲汉看着这支前所未见的队伍总觉得心里冒着寒气,嘴里发出了一句比蚊子还小的声音。

    其实今天被惊吓到的又何止是这两个闲汉,身为镇江知府的吴振良也被吓到了。

    说实话,刚开始吴振良确实是对杨峰很不满的,毕竟城门口杨峰跟龚大献的那场冲突说轻了是杨峰和龚大献两个人的事情,但往大了说确实杨峰不给镇江府面子。

    吴振良身为镇江知府自然也感到面上无光,若是换做往日太平光景,吴振良有的是法子让这些从南京来的军户们好看,可现在他却不能那么做。

    虽然这一场活捉了直立花堪和他的手下,但倭寇尚未清除干净,这个时候真要把杨峰给得罪了他来个出工不出力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镇江府,吴振良身为一个官场老油条自然不会做那样的蠢事。而且最令吴振良赶到忌惮的是杨峰率领的这支军队装备实在是太精良了,不但士气高昂,而且人人都装备了铁甲。这可是铁甲啊,他杨峰哪来的银子给如此之多的军士全都装备了铁甲。这年头有钱人不可怕,可怕的这个有钱人他手里还握着军队,这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看来今晚的洗尘宴不得不出点血了,龚大献这个蠢货自己惹的祸却让本官替他擦屁股,真是太愚蠢了。”吴振良心里有些恨恨的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