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不参你就是我孙子
    俗话得好,兵败如山倒,战场上一旦战败那么就很容易引发雪崩效应,倭寇们早就没有了往日里的那种凶悍劲,一个个哭着喊着拼命的向着江边奔逃。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上上船去,然后跑得越远越好。

    作为战胜的一方杨峰自然不会那么便宜的让倭寇逃走,他重新找了一匹马率领着众家丁和骑兵们追了上去。从天上往下看,杨峰和一众家丁以及骑兵不过区区百把号人,逃跑的倭寇人数是他们的近十倍,只要倭寇们一个转身就可以将他们这点人马全都围起来吃掉,可事情就是这么奇怪,面对人数远少于自己的骑兵,倭寇们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想要回过头去抵抗的念头,他们仿佛就像是丟了魂似地一个劲的往回跑,任凭身后的骑兵大肆屠戮自己的同伴。

    “贼寇……贼寇竟然败了……”

    城墙上的吴振良看着远处正在追杀倭寇的骑兵和城墙下正在打扫战场的一些军士嘴里喃喃的着,眼前这一幕虽然是他做梦都想看到的,但当这一幕真的发生后,他反而有了种做梦般的感觉。

    此时,城墙上的龚大献看着四散而逃的倭寇以及城外密密麻麻的倭寇尸体,舌头在嘴唇出舔了舔,眼中露出了一股炙热的目光喃喃道:“大人……倭寇既然败了,那么咱们是不是应该派兵出城协助咱们的友军剿灭贼寇啊?”

    “出城协助友军剿灭贼寇?”吴振良先是微微一怔,随后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凡是在华夏官场混的就没有不聪明的,龚大献的话刚一出口他立刻就明白了,这厮是要出城去捞好处啊。他只是微微思索了一会便点头道:“去吧,不过却是要适可而止不可太过份了,毕竟人家远道而来,咱们做主人的也要给人家点面子。”

    “下官明白!”看到吴振良同意后,龚大献眉飞色舞的开始召集人马去了……

    此时,城墙外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杨峰家丁和杨大牛等上百名骑兵追着倭寇们一直到了江边,原本打算上船逃生的倭寇们却绝望的发现留在江边的数十艘船只只竟然不见了,原来留守在船上的倭寇看到己方大败,生怕明军追杀过来的他们早早就划着船溜之大吉了,如同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前面是大江后面是追兵,绝望的倭寇们纷纷跪在地上投降,只有少部分对自己的水性有信心的倭寇跳入江中逃生,至此直立花堪率领这伙倭寇除了少部分人外绝大部分或是被杀死或是成了俘虏。

    杨峰在这个时代的第一场战斗打赢了,他率领的军队全歼了两倍于己的倭寇,这场战斗对于刚成军几个月的军队来是非常重要的,这场战斗奠定了这支军队的信心也不为过。

    当杨峰带着人马押着投降的六百多名倭寇往回走的时候,还沉浸在胜利中的宋烨兴奋中带着一丝疑惑的问道:“大人,咱们真的打赢了那些贼寇了。”

    杨峰笑了笑:“怎么,你子还在怀疑这一切啊?”

    “是啊,的总感觉这一切就象在梦中似地,在来之前人总是听倭寇如何的厉害,可今日一仗打下来发现贼寇也不过如此嘛。”

    “行了吧!”杨峰没好气道:“刚才那一仗也挺凶险的,若是咱们的方阵挡不住倭寇的攻击咱们这千把号人就得全部交代在那里。你也不想想,若是咱们战败了,城墙上那些官老爷会不会来救咱们?”

    宋烨一听就愣住了,想了想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没读过书,在跟随杨峰之前去过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十多里外的南京城,但也知道如今大明的官兵都是什么德行,指望他们出城救援自己除非他们脑子坏掉了。

    两人一边话一边压着俘虏朝城门走去,当他们走到城门附近时却发现一阵喧哗从城门处传了过来,众人将目光投入到喧哗处时,发现自家的军士正在跟一群身穿紫花布甲的兵丁一边对峙一边相互骂架,不少人还推推搡搡的情绪十分激动,一名身穿铁甲的军官站在耿秉义的跟前正在象训孙子似地训斥着他,曹迎矛、褚茂光等百户站在耿秉义的身后一副气鼓鼓但又不敢做声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后杨峰顿时就是一惊,赶紧策马过去,分开众人后来到耿秉义的旁边沉声道:“耿副千户,发生了什么事?”

    曹迎矛转头一看,看到杨峰后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他正要话。一旁性子急噪的曹迎矛看到杨峰到来后如同看到救星一般,大声道:“千户大人您来的正好,咱们在下面跟倭寇打生打死的,他们躲在城墙上不出来帮咱们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有脸出来跟咱们抢首级,耿副千户上前交涉后这位大人还要动手打人,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抢首级,还动手打人?”杨峰的眼神顿时就是一凝,转头对耿秉义面前的那名军官问道:“本官南京江东门千户所千户杨峰,不知这位如何称呼,为何要抢这些倭寇首级?”

    这名军官看到杨峰到来后眼神原本还有些躲闪,但听到杨峰自报家门后眼里慢慢的便露出毫不掩饰的轻蔑之色,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杨峰傲慢的道:“本官乃镇江府守备龚大献,适才看到尔等驰援后便率领儿郎们出城助战,割下了些许贼寇首级,没曾想尔等反映竟如此激烈,杨千户平日里就是这样管束下属,顶撞上官的吗?”

    杨峰的脸色慢慢的沉了下去,看着龚大献冷声道:“哦……这个下官倒是有些奇怪了,适才下官和袍泽跟贼寇浴血厮杀的时候守备大人不知在何处,为何等待贼寇投降后才出来“杀贼”啊?”

    “你……”

    饶是龚大献早就混成了一个官场老油条,老脸也不禁一红,随即便有些恼羞成怒的喝道:“杨峰,你不过区区一千户,难道就是这样跟上官话的吗,你信不信本官上折子参你一本。”

    “随你的便!”杨峰冷笑道:“你参……你随便参……你要是不参你就是我孙子。”

    “我……你竟敢如此跟本官话?”

    龚大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家伙疯了,竟敢这么跟自己话,气得浑身发抖的他指着杨峰一时间不出话来。·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