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崩溃(二)
    “叮叮当当……”

    “干i你娘……”

    愤怒、嘶喊、疼痛的惨叫声混杂在一起构成了战场上最真实的情景。

    现在所有的倭寇都已经冲了上来跟重盾方阵混在了一起。无数的倭寇挥舞着兵器。拼命的砸着这个方阵。

    明军自然也不甘示弱。不知什么时候方阵裂开了一道道的口子,一根根长枪,犹如毒蛇吐信一般不停的收割着倭寇的生命。

    “碰……碰……”

    这是倭寇用兵器敲击重盾的声音,在重盾的后面,重盾手们双手抓住手把,用身体死死的顶着重盾,他们的任务很简单,那就是用自己的重盾和身体保护身后的战友,好让后面的长枪兵尽可能地收割敌人的生命。

    “大人有贼寇从侧翼绕过来了。了”

    正在观战的杨峰身边响起了副千户耿秉义的声音。

    杨峰一转头就看到一百多名手持倭刀和长枪,在一名首领模样的倭寇带领下朝着自己的左翼直扑而来。

    “你马上带领刀盾手迎上去,绝不能让他们冲击本阵!”杨峰不假思索地命令道。

    “卑职领命!”耿秉业大声应了一声,随即策马朝着后面飞奔而去,很快他带着两百名刀盾手朝着倭寇迎了上去。

    “冲上去,杀死它们,撕开防线!”

    手里挥舞着倭刀的谷川雅晴嘶声竭力的叫喊着,在他的身后跟随着一批同样手握握刀的倭寇。

    看着前面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谷川雅晴的眼睛几乎都要冒火。这些倒在地上的尸体全都是他们的精锐,现在却变成了一堆毫无价值的烂肉,而这一切就是那些全身包裹在铁甲里的明军干的。

    “咚……咚……咚……”

    沉重的撞击声不断响起,那是倭寇在用自己的身体和兵器敲击着那道用盾牌组成的城墙。

    俗话说得好,久守必失。在倭寇不计伤亡的拼死冲击下,由重盾铸成的防线慢慢开始出现了一些裂缝,并且有扩大的趋势。

    看到这里,杨峰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凝重的神情。仗打到现在他手里头所有的兵力已经几乎全都派了上去。

    由400名重盾手和长枪兵组成的正面防线牢牢的抵挡着七八百名倭寇的正面攻击。两百名刀盾兵这时在左翼抵挡着倭寇精锐的突袭,另有一百名刀盾兵护着右翼,而400名火铳手由于枪管发热一时间无法马上投入战斗,所以现在杨峰手中够动用的兵力也就只有身旁的数十名家丁和50多名骑兵了。。

    杨峰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重刀沉声喝道:“所有人随我突击!”

    “杀……”

    杨峰双腿一夹马肚子,枣红色的战马立刻朝着战场飞奔而去,在他的身后是宋烨和数十名家丁。

    “呵呵,那些明人忍不住了。”

    早就对杨峰密切关注的直立花堪,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他随即也抽出了倭刀,对身后数十名同时也是手中最后一批有生力量的倭寇大声道:“勇士们……打败明军就在眼前……冲啊!”

    随着直立花堪也加入了战场,至此双方的主力全部投入了战斗。

    “砰……”

    疾驰的战马撞到了一名朝着扑来的长枪兵身上,巨大的冲击力将这名倭寇撞出了五六米远,倒在地上的倭寇全身肋骨都断了大半,躺在地上大口的吐着鲜血,有心想要站起来,但试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名明军挥舞着重刀朝着自己的同伴砍去。

    “呼……啪……”

    被时空能量改造过的身体在这种冷兵器的交战中占尽了便宜,十二斤的重刀在杨峰的手里轻若无物,好几名扑上来的倭寇都被他用重刀象拍苍蝇一样被拍飞了,他就象一台人形坦克一样在倭寇中横冲直撞,不一会就有好几名倭寇死在了他的手下。

    杨峰虽然是第一次上战场,但此时的他在杀死了好几名倭寇后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相反一种从心底涌起的兴奋感不断在他身上蔓延。

    杨峰的悍勇很快就被倭寇注意到了,很快就有数十名倭寇朝他扑了过来。

    “噹……”

    杨峰刚将一杆朝他刺来的长枪挡开,突然眼角看到一抹寒光闪过,来不及挥刀抵挡的杨峰挥起左手的盾牌一格,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原来是一名身穿铜甲身材魁梧的倭寇竟然跳了起来挥舞着倭刀朝他劈来,被杨峰的盾牌挡住后他一个翻身又跳了回去,随后他用手指着杨峰哇哇的喊了几声,听到这名倭寇的喊声后立刻就有几名倭寇弓箭手朝着杨峰弯弓搭箭,很快十多支箭矢便朝着杨峰飞了过来,虽然杨峰极力抵挡,但还是有几支箭矢射中的他胯下的战马,只听到战马发出了长长的嘶鸣后轰然跪倒在了地上。

    看到杨峰的战马倒地,周围的倭寇们发出了兴奋的嘶喊,不少人不顾一切的朝着他攻了过来。不过这个时候一直跟在杨峰身后的家丁们也赶了上来,双方展开了一场混战。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没有怜悯没有感情,有的只是法子心底的如同野兽般的嘶喊和赤i裸i裸的杀戮。

    随着战斗的持续,直立花堪渐渐发现己方渐渐开始不支,伤亡也随之增大起来,自己的两千多人马现在竟然已经伤亡过半,而反观那些明军却是越战越勇,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明军的铠甲,这些铠甲的坚固远程度远远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好几次发现己方无论是枪刺还是刀劈竟然只能在对方的铠甲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而反观对方的兵器只要碰到己方,己方的人身上就会多一个血洞或是一个大伤口,这种不公平简直能让人抓狂。

    “八嘎雅鹿……”

    气得几欲发狂的直立花堪将倭刀插回刀鞘,从自己的身后抽出了一个狼牙棒狠狠的砸在了一名明军的头盔上,只听到咔嚓一声,这名明军的脖子一歪,整个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换了兵器的直立花堪冲入明军的战阵里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很快就有几名明军被他砸倒在地,而他的举动也引起了不远处杨峰的注意,当他望过去时正好跟直立花堪的眼神碰撞到了一起。

    没有说话,两支队伍的首领就拎着个子的兵器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