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唯你是问
    .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在明朝当国公最新章节!

    顾秉谦作为首辅自然有资格这封加急奏折,他将锦盒接了过来用最快的速度看了一遍后递给了周围的几名大臣,几个人很快便将奏章看了一遍,看完后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兵部尚书赵彦的脸上,这种涉及到兵事的问题向来归兵部管辖。

    赵彦将奏折双手递给了朱由校后沉吟了一下才说到:“陛下,镇江府重现倭寇踪迹,此事非同小可,按理说朝廷应派遣大军前往围剿,可如今朝廷精锐多聚集在九边,难以一时抽调兵力前往镇江府,看来只能下令镇江府等地暂且紧闭城门等待后续大军抵达后方能开始清剿了。”

    听到这里,朱由校不由得豁的站了起来,厉声喝道:“岂有此理,朕记得南京可是屯有数万兵力的,难道连区区数百名倭寇都对付不了吗。各地方的官府都是干什么吃的?徐弘基呢,他这个南京守备难道是摆设吗?”

    众人听后不禁苦笑起来,顾秉谦无奈的站了起来拱手道:“陛下有所不知,虽说按照祖制南京周围应该有三个卫所,共有卫所军一万八千余人,加上南京城内的营兵共有兵马四万六千余人,可如今的卫所恐怕连一半的兵力都没有,加之卫所早已糜烂不堪,别说打仗了,若是让他们御敌的话恐怕连人都没看到就全跑光了。”

    “卫所竟然如此糜烂么?不至于吧?”朱由校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下顾秉谦,“顾爱卿,咱们大明的卫所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吧?”

    看到朱由校脸上那将信将疑的神情,顾秉谦无奈的拱手道:“陛下,卫所糜烂之程度比起老臣所言只有更甚,这么跟您说吧,如今的大明有的卫所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了。早在嘉靖年间,卫所便已经不复开国之初的战力,当初倭寇入侵江南,就是因为卫所已然全部糜烂不堪一战,戚少保(戚继光)这才不得不重新在金华、义乌等地招募兵勇抵御倭寇,这才有了后来戚家军的威名。”

    “不对啊!”朱由校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朕分明记得,南京城的卫所做得也挺不错的,他们也是天天操演训练,那也是有模有样的。”

    “南京的卫所天天操演?”顾秉谦和旁边几名大臣对视了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兵部尚书赵彦的脸上,对于这点他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

    赵彦的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神情肯定的说:“绝无此事,即便是按照军制卫所军也不过是一个月两操演,依如今卫所的糜烂来看估计几年也未必操演一次,若是日日操演的话那就更无可能了,就连九边的精锐也做不到这点,臣却不知陛下是从何处听到的这个消息?”

    “朕是亲……”朱由校刚说了一半便哑了,他总不能说是自己亲眼看到他们进行操演的吧,如果此事真的暴露出来恐怕非得引起轩然大波不可。

    站在朱由校身后的魏忠贤也急了,要是满朝的文武知道朱由校前段时间偷偷溜出了宫,还到南京转了一圈非得炸了不可,到时候他这个司礼监首领太监也吃不了兜着走,情急之下他轻咳了两声赶紧说道:“这个……陛下聪敏好学,最近看了一些咱们大明开国时期的史料,所以一时还沉浸在那时卫所取得的成就中,一时有些失言了。”

    “啊……对对,朕近段时间以来看了不少太祖高祖时期的史记,然后心中很是疑惑。为何太祖时期咱们大明的卫所战力为何如此之高,连蒙古鞑子都被咱们打得节节败退,可到了后来却糜烂成这个样子,不知诸位何以教朕?”

    “这个……”

    这下轮到顾秉谦等人坐腊了,卫所为什么糜烂成这个样子,他们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了。卫所之所以糜烂不就是因为卫所的土地全都被那些军官、豪强和士绅给吞并瓜分了,以至于卫所军户活不下去了几乎逃亡了大半,这才衰败下来吗?

    但是知道归知道,可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你可以知道但是不能说的,你要是说了出来那就是跟全大明的卫所军的既得利益集团做对了,虽然那些卫所在他们看来就跟乞丐没什么两样,但谁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树立敌人不是。

    看到顾秉谦等人全都哑口无言,朱由校不禁长叹了一声,虽然他从小没有受到过太多的教育,但是在南京江东门千户所的时候杨峰已经不止一次说起过卫所制度的优劣以及如今衰败的原因。他之所以叹气是因为他看到自己依为栋梁的几名朝廷重臣竟然如此畏首畏尾,一点担当都没有,这如何不让他难过。

    朱由校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站了起来便走了出去。看着消失在门口的朱由校那略消瘦的身影,不知为什么顾秉谦等四人的心里涌起了一丝丝的愧疚。他们这些人宦海沉浮了几十年,又身为大明帝国除了朱由校之外地位最高的人之一,大明的弊端他们看得比谁都明白,可他们对此却没有什么办法,或许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对这个国家是有害的,看身为既得利益集团的他们却毫不犹豫的去做了,最多也就是事后发出一声叹息而已,这就是大明后期大部分官员的心态。

    朱由校走出了文渊阁,背着在走廊里走了一段路后突然说道:“魏忠贤。”

    “奴婢在。”紧跟在他后面的魏忠贤赶紧应了一声。

    “朕记得朝廷对熊廷粥已经下了秋后处决的旨意了,是这样吗?”朱由校的声音幽幽的响了起来。

    魏忠贤赶紧回答:“奴婢记得是这样的,再过四个月就是处斩他的日子了。”

    朱由校沉默了良久才说道:“把他放了吧,广宁之败其实跟熊廷弼没有太大的关系。”

    “啊……”

    魏忠贤一听冷汗立刻就流了下来,结结巴巴的说道:“皇……皇爷……这……圣旨都下了,突然更改不大好吧?”

    “下了也没事,朕将他改过来就可以了。”朱由校猛然赚了过头看着魏忠贤一字一句的说道:“你马上亲自去将他放出来,若是他有什么闪失朕唯你是问。”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