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惊讶
    ,更新快,,免费读!

    好吧,杭卫湖不得不承认自己又被对方说出的数字给吓到了,这家伙打造这么多铠甲难不成是准备要发动战争么?

    看到杭卫湖久久没有说话以及眼中透出的怀疑目光,杨峰心中很是不悦,他知道自己要打造的东西让这位厂长产生了怀疑,而且他也很怀疑跟这么一位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合作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将茶杯一推直接就站了起来对杭卫湖道:“杭厂长,我知道您恐怕需要一段时间来考虑,没有关系您慢慢想,我先回去了。”

    说完,杨峰长身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诶……杨先生请等一下!”

    杨峰还没走到门口,后面就传来了杭卫湖急切的声音,只见他三步并两步的冲到杨峰的面前拦住了他赔着笑脸道:“杨先生,实在是对不住,我刚才在考虑一些问题,所以有些走神了,关于你订单的绝对没有问题,一个星期之内我保证可以完成的。”

    这个时候的杭卫湖气得只想扇自己的耳光,此时的他也回过味来了,这年头谁特么打仗还用这玩意啊?就算是傻i逼也知道穿件防弹衣要比这玩意好吧,而且就是这么犹豫的功夫,一个几百万的大单子竟然就要从自己的手里给溜掉了。

    不就是一些铠甲么,这年头连防弹衣都可以在淘宝上合法的买卖了,自己造几幅铠甲难道就会犯天条不成,有了这个订单自己至少可以赚上百万,如何让厂子存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

    杨峰盯着杭卫湖似笑非笑的问道:“杭厂长不需要再考虑了吗?”

    “已经考虑清楚了!”杭卫湖郑重的回答,语气里带着无比的坚决,要是连这笔送上门的订单都能飞走的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自己。

    “一个星期,我只给你们一个星期。”杨峰伸出了一根手指:“如果你们不能在这个时间内按时完成订单,那么我就会把订单撤销掉。如果你们做出的铠甲质量不合格,那么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

    “杨先生放心好了,我今天就会召集最好的师傅连夜给您设计出最合适的方案,明天就开始做铸模,五天时间就能把所有的模具做出来,剩下的时间我们就能把您的单子给赶出来!”杭卫湖几乎是咬着牙保证的。

    杨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点点头:“那就好,希望杭厂长能够言而有信。”

    “我可以向您保证!”杭卫湖也算豁出去就差没发誓了。

    两人谈妥之后,双方各自叫来了律师开始起草协议,一个多小时后杨峰留下了五十万的订金,只是他临走时又用一种玩笑的口吻询问杭卫湖是否会铸炮,如果不会的话现在现在可以研究一下拿破仑炮是怎么制造的,现在国外有不少的有钱人就喜欢玩这些古董火炮,说完之后,杨峰没有理会听得目瞪口呆的杭卫湖,自顾自的带着律师走了。

    再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杨峰将主要的工作扔给了张思成,自己则是陪着徐梓晴过了几天如胶似漆的日子,在这期间他也给远在影视基地的闫丹晨和小钢炮打了几个电话,在得知剧组正紧张的拍戏实在没时间给闫丹晨放假后,杨峰这才不得已放下了去探班的心思。

    有时候杨峰也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个好人,明明已经有了徐梓晴这么好的女人却还惦记着另外一个女人,莫非自己正朝着花心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么?对于这个问题他考虑了得出了一个结论,看来在明朝的时空呆久了,自己也被那里的思维给影响了。

    天启五年四月八日,江东门千户所来了一行数十人,这行人骑着战马穿着大明军队特有的胖袄。这款胖袄为大红色,长齐膝,窄袖,内实以棉花,在腰部以下,还配有铁网裙和网裤,足穿铁网靴,这是这个时代大明军人标准的装备了。

    只不过跟绝大多数大明军人那破破烂烂的军服不同的是他们的战袄还算整齐也比较新,而且在战袄外还披着锁子甲,身上挎着腰刀、标枪乃至弓箭等兵器,看起来颇为彪悍,而在这群人的中央则是一名四十来岁满脸络腮胡的的武将,这名武将官服胸前的补子上绣着一只老虎,证明这名武将至少是一名从三品以上的军官。

    这些人来到了江东门千户所附近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江边那三台硕大的大水车了,看到那三台大水车不停的把江水运送到岸边的水渠里,然后顺着水渠朝着远处输去时,这名武将不禁微微动容起来,轻声道:“有点意思啊,看来那些传闻很有可能是真的啊。”

    这时,他身边的一名百户模样的军官却是笑道:“大人勿急,等到咱们进去查看一番就知道了。”

    说话间,一行人沿着江边的道路慢慢前向,当他们沿着水渠走了一段路程后看着水渠旁那一片片生机盎然的稻田后饶是有了些心理准备也不禁感到惊讶,看来那些大水车还真是挺厉害的,竟然能把江水送到离岸边这么远的地方来,而且还能在距离江边这么远的田里种植水稻,这就很厉害了。

    还没等这名武将感慨,他身边的那名百户又指着前方喊道:“大人快看,这个千户所还真是热闹啊。”

    顺着这名百户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许多衣衫褴褛的人正在修建房子,在更远处的地方一阵阵呼喝正隐隐传来。

    “咦……”这名武将发出了一声轻呼,“莫非这些军士正在操演不成?”

    “操演?”

    旁边的百户听到这里几乎忍不住要笑了,明军规定,卫所的军士们每个月要操演两次,可到了现在所有的卫所制度几乎全都名存实亡,军户们已经全都蜕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农夫,别说每半个月操演一次了,有的军户恐怕一辈子都难得操演一次,这不是在开玩笑么。

    顺着道路继续前进,武将脸上的惊讶之色就越来越浓,这个千户所他几年前来过一趟,那时候这里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现在竟然发生那么大的变化。而且他发现一群群军户正在盖新房子,这样的情景几乎晃瞎了他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