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好学的孩子
    ,更新快,,免费读!

    是人就想要活得更九一些,没有人想早死。身为皇帝的朱由校自然也不例外,在这个平均寿命不到四十岁的年代,往往一个普通的感冒就能夺走一个人的性命。朱由校虽然今年才21岁(虚岁),但近年来也常常感到身体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加之又听了杨峰那番连哄带吓的话后,这位年轻的大明皇帝终于答应了杨峰这个看似荒唐的要求。

    对于杨峰竟敢胆大包天的带着大明皇帝陛下跑圈圈的行为,身为南京镇守太监的曹大忠同志一开始是坚决反对的,当天夜里他就跪在地上开始苦苦哀求朱由校停止这种荒唐的行为,但却遭到了朱由校毫不犹豫的拒绝甚至是叱喝。

    “曹大忠,朕在宫里你们要管着朕,现在朕难得出一趟宫你们还想管着朕吗?莫非是你希望朕的身子骨一直都那么羸弱下去,好让朕早点去见列祖列宗?”

    对于朱由校的叱喝,曹大忠当场就跪在地上吓得不敢再说一句话了。尼玛的,这个帽子实在太大了,而且是句句诛心啊,他曹大忠不过是皇帝的一个奴婢,如何当得起这个罪名。得了,咱就不劝了,陛下你爱咋滴咋地吧,于是乎从第二天开始,千户所便多了一道奇怪的风景线,两个穿着胶鞋和迷彩服的年轻人开始绕着千户所跑起了圈圈。

    杨峰虽然已经预料到了朱由校身体肯定不会很好,但却没料到竟然会渣到这个地步,第一天刚跑了不到两百米朱由校便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又跑了两百多米后朱由校的呼吸已经跟拉车的老牛没有什么区别,整个人需要杨峰搀扶着才能前进,而这点距离对于杨峰来说连热身都算不上。

    “陛下,您这身子骨也实在太差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微臣的千户所连八岁的顽童都比您强啊。”对于朱由校的渣渣属性杨峰实在无语了。

    “废……废话……”听了杨峰的话,饶是朱由校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啊,瞪着眼睛骂道:“朕……朕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跑过这么久。现在能跑到这里已……已经很难得了。”

    杨峰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是揉了揉鼻子,难怪老朱家的人寿命都不怎么长,就这样的渣渣身体实在是想多活几年都难啊,哪怕宫里面养着最好的御医和最好的药材,对于这样废柴身体来说也是然并卵。

    第一天跑步的结果就是匆匆跑了不到一里地,朱由校就被杨峰背着回到了千户宅。

    回到了千户宅后,曹大忠和正在养伤的田尔耕看到脸色苍白汗如雨下整个人看起来就象随时能断气的朱由校后,曹大忠是心疼得跪地痛哭,田尔耕则是差点气得就要操刀子要找杨峰玩命,最后还是朱由校强行喝止住了他们。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愈发苍白的朱由校,曹大忠哽咽道:“皇爷……您……您受苦了,都是杨峰这个杀千刀的惹的祸。您可是万金之躯啊,怎能受此等罪过,您明天可千万不要去了。”

    朱由校没有说话,站在一旁的田尔耕则是将牙齿咬得咯咯响,前两天他被杨峰打得骨折后,赶紧派人快马加鞭到南京请了大夫过来,将折断的骨头固定好,还用了一条吊带将右手固定好,现在他连吃饭洗澡都只能用左手来进行,对那个罪魁祸首的杨峰早就恨得不行,现在看到朱由校的惨状他心里就更恨了。

    田尔耕没有受伤的左手紧握着腰间的刀把,一字一句的说道:“请陛下下旨,微臣即刻前往南京调集营兵,待到大军到来,微臣立刻便将杨峰抓起来千刀万剐再将千户所夷为平地,替您出这口恶气!”

    “你知道什么?”

    休息了好一会后朱由校的气色好了不少,他何止住了田尔耕,冷静的说道:“朕察觉的出来,杨峰对朕并无恶意,而且他说的未必没有道理,朕的身子骨若是在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真的要废了。杨峰说得对,这人就应该多动动的,若是成天呆坐着就是一头牛也得废掉。”

    田尔耕不说话了,他身为锦衣卫指挥使,更是一个练武之人,自然知道一个经常锻炼的人身体肯定要比整天呆坐在家里的人要强。但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这件事是对的,但把对象换了一个人后自己有些受不了,他和曹大忠一样认为,朱由校身为万金之躯却象一个低贱的武夫一样成天跑来跑去成何体统,这也有失天子的身份,现在听朱由校这么一说这才感觉到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老天爷是公平的,它可不会因为你是皇帝就会赐给你一个强壮的身体,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行。

    田尔耕沉默了,曹大忠嘴巴动了动最后也闭了嘴,这种常识谁都知道,以往大家不说是因为害怕担责任,现在皇帝自己提了出来他们要是再劝阻的话那就显得别有用心了……

    既然没有了反对的理由,接下来还得继续跑步。第二、第三天朱由校依旧是被杨峰背回来的,到了第四天稍微好了点,是被搀扶回来的,虽然朱由校每天早上都被杨峰操练得惨兮兮的,但效果却是立竿见影的好。等到了半个月后,朱由校已经可以坚持慢跑两里地,而且可以自己走回来了。从第五天开始,杨峰又将一套八段锦的动作教给了朱由校,让他早晚各练一次。

    毕竟是年轻人,锻炼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经过了大半个月的锻炼,朱由校的身体素质在慢慢变好,饭量也在缓慢增长,原本朱由校每顿饭连一小碗米饭都吃不完,现在已经可以吃一大碗,原本苍白的脸庞也渐渐有了血色,看到效果是如此的明显,饶是曹大忠和田尔耕心里再怎么看杨峰不顺眼,也不得不承认他方法确实有效,朱由校的身体确实比起原来好上了不少。

    越练越起劲的朱由校甚至有种希望常住在这里的冲动,虽然这里没有皇宫那么富丽堂皇那么,也没有那么多宫女太监伺候更没有锦衣玉食,但这里的一切都令他感到十分的新鲜和好奇,尤其是到了傍晚吃过饭后,杨峰还会教他一些基础的数学和历史地里方面的知识,这些闻所未闻的知识对于好学的朱由校来说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馅饼,每天他都在如饥似渴的学习着这些从未见过的知识。

    按照朱由校的想法,他至少要在这里呆上个三五年才好,可惜事情总是不能尽如人意,到了三月中旬,从京城来的一封信将朱由校平静的生活给打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