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无言以对
    ,更新快,,免费读!

    既然知道了朱由校的身份,杨峰自然不能象刚才那样摆出一副不卑不亢的表情了,面前的这位可是大明的主宰,要是能抱紧这位的大腿,整个大明都能横着走。

    一路上,对什么都很好奇的朱由校就像个好奇宝宝似地对着周围指指点点问个不停,杨峰也不厌其烦的对他的问题进行了回答。当他们来到千户所寨门附近时,看到一名名工匠正在不停的忙碌着在忙着耕地,另有一些农夫正赶着耕牛开荒,已经有一些老农在种植植物。

    朱由校见状,有些好奇的走到一名正在忙碌的老农身边指着老农旁边一堆圆溜溜的东西问道:“这位老伯,你们这是在种植什么?”

    刚开始老农还有些不耐烦,但当他看了看朱由校和他身后一群人身上那华丽的穿着便意识到对方不是一般人,原本心中的些许不耐被抛到了远处,“回公子话,此物乃咱们千户所杨大人从极西之地带回来的,名字倒是挺俗,叫做土豆,不过听说此物较为耐旱,同时也不怎么挑地,且亩产极大,据说能有三四千斤呢,如今杨大人正下令整个千户所新开垦的荒地都种上此种东西。”

    “亩产三四千斤?”

    一听到这里,别说朱由校了,就连他身后的曹大忠、田尔耕等人也全都被吓呆了,良久一声嗤笑响了起来,只见田尔耕指着老农手中的土豆冷笑道:“就这玩意能亩产三四千斤?老家伙,你莫要把我们当成傻瓜了,如果此物亩产能有如此之高,那么咱们大明恐怕再无缺粮之忧了,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虽然田尔耕说的话很难听,但周围却没有什么人来反驳他,毕竟这件事光是听起来就仿佛是天方夜谭。如今的大明的主食就是小稻、黍、稷、麦、菽这几种,这些粮食的产量一般也就是两到三石,也就是两三百斤左右,虽然南北方有所差异,但相差最多不超过一百斤。可这位倒好,一开口就是亩产三四千斤,这不是把人家当成傻子来哄吗?

    良久朱由校眉头微皱,很是不悦的说:“这位老丈,虽然我敬您是位老者,可也不能信口开河啊,一亩地能收获三四千斤的粮食,这种事古往今来就从未从说过,若果真有产量如此之大的粮食,早就举国皆知了。”

    虽然世人皆传闻朱由校就是个只会做木匠活的木匠皇帝,但并不意味着他的智商有问题,智商有问题的人也当不了一个优秀的木匠,虽然他对治国之道不怎么精通,但对于一些基本的农业知识还是了解一些的,这也就是他脾气比较好,若是换了一个脾气比较暴躁的人在这里,恐怕早就被人以蛊惑圣听的名义把这个老农拉出去看脑袋了,朱由校到现在还没发作已经算是脾气好了。

    站在朱由校身后的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刚才跟杨峰起了冲突之后,他就看这个小小的五品千户很不顺眼,现下牛皮吹大了,他倒要看看杨峰怎么圆这个谎。不提他了,就曹大忠也皱起了眉头,如果这个老农说的话是杨峰暗中授意的,那么他的所作所为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其心可诛啊。

    面对朱由校的质疑,老农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悦之色,“这位公子,老头子也是第一次种土豆,至于收成能否达到杨大人所说的那个数也不晓得,但老头子相信杨大人是不会诓骗我们的。”

    看到这位衣衫褴褛的老农依旧执迷不悟的替杨峰说话,田尔耕眼中闪过一丝冷笑,看了看站在朱由校身边默不作声的杨峰后在一旁进言道:“公子,这个杨峰明显就是蛊惑圣……蛊惑人心,您应该重重的处置他才是。”

    若是一般的官员,在知道了朱由校的身份后面对别人的弹劾不管他有罪没罪都要跪下来向皇帝请罪,甚至还会自请发落。可杨峰这个从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的人哪会明白这一套啊,看到田尔耕竟敢当着他的面公然打自己的小报告,一股怒火不禁涌上了心头,只见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冷笑道:“敢问田大人,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蛊惑人心了,刚才要不是公子询问这位老农压根就不会主动说出来,现在却想要把屎盆子扣到我头上,真以为别人都是白痴么?”

    “你……你大胆!”田尔耕不禁勃然大怒,他没想到杨峰在明白了朱由校的身份后却依然这么猖獗,听到自己弹劾他后不跪下来请罪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大放厥词说自己乱扣屎盆子,这简直就是狂得没边了。

    几乎气炸了心肺的田尔耕指着杨峰对朱由校道:“公子,您看看……您看看,这个杨峰简直狂得没边了,当着您的面还敢如此猖狂,若不将其重重治罪国法何在,您的威严何在?”

    看着口口声声非要把自己治罪的田尔耕,杨峰只是冷眼旁观,从小生长在红旗下的他对这个时代的皇权可没有旁人旁人这么敬畏,如果朱由校真的要为这个原因把他治罪他可不会束手就擒,大不了跟这些家伙拼了,只要熬到晚上他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回到现代社会,到时候他们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奈何不了他,只是可惜了他在这里的一番心血以及不能继续他的发财大计了。

    只是让杨峰和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是,朱由校并没有因此而勃然大怒,反而饶有兴致的对杨峰道:“杨峰,对此你有何话说?”

    杨峰耸了耸肩,“公子,这原本只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我们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种地,也没招谁惹谁,也没满大街的嚷嚷着闹得人尽皆知,可如今却被人诬陷是要蛊惑圣听,对此臣表示不解和委屈!”

    “呃……”

    众人听后也有些哑口无言,因为他们竟然发现杨峰说得竟然颇有道理,自己竟然无言以对。人家好端端的在这里种地,也没请你过来观看,是朱由校自己非得询问人家,人家说了之后田尔耕就跳了出来硬要说人家蛊惑人心,这个道理好像怎么也说不通吧。

    正当众人感到有些尴尬的时候,朱由校打了个哈哈,“这个事情就不提了,咱们还是先进去吧,朕……真想看看杨大人治下的千户所到底是何等模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