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去我那里住下吧
    ,更新快,,免费读!

    只见朱由校皱了皱眉头道:“曹大忠,算了,我此次来就是可是特地向杨峰请教的,你这样说可不好!”

    “呃……是!”曹大忠纵然再不满也不敢生自家主子的气,只能低着头退到了一边。

    朱由校说完曹大忠后,再次走到了杨峰跟前带着一丝恳求的神情问道:“杨峰,你真的不愿意告诉我么?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呢。”

    面对朱由校的问题,杨峰并没有回答,这并不是他骄傲,而是他正在想东西出神呢。

    其实早在刚才跟那些锦袍汉子对峙的时候,杨峰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这些人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反常。一般人要是被一群拿着钢刀军士和一大帮的军户们围起来,不管他是谁恐怕早就吓得不行了,可这些穿着锦袍的汉子不但不害怕,反倒是抽出了一把把一看知道做工不俗的弯刀准备反抗,而且看他们那彪悍的模样肯定不是那些只知道欺负老百姓的杂兵,如果这还看不出这些人有问题杨峰这么些年也就白混了。

    “喂……朕……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连续两次都没得到杨峰的回应,朱由校即便是再大度也有些生气了。

    “哦……我听到了。”回过神来的杨峰又仔细打量了面前这个有点小帅的年轻人一眼,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脸上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惶恐的曹大忠,心里慢慢的想到了一件事。

    “嘶……不会吧,难道老子的运气这么好?”

    想到这里的杨峰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望向朱由检的目光便带上了一丝震惊。

    “杨大人,咱们借一步说话!”

    看到杨峰瞬间变化了几次的脸色,曹大忠一看就暗道不好,赶紧上前一步拉住了杨峰的胳膊带着他朝着不远处一处僻静的地方走去。当他们走到僻静之处后,曹大忠这才神情郑重的问道:“杨大人,想必你应该看出一些事情了吧?”

    “看出了一些。”杨峰点点头:“曹大人,请你实话告知杨某人,那位少年到底是不是当今皇上。”

    曹大忠一脸的愁苦之色:“既然你看出来了,那咱家也不必瞒你了,那位正是当今圣上。你也知道当今圣上最是喜好木匠以及一些奇技淫巧之术,自从上次得到你献上去的那个音乐盒之后他就爱不释手,就连睡觉都要放在床边,只是前些日子不知怎么回事那个音乐盒好像坏了,陛下急得是食不知味啊。原本魏公公是打算将你招进京城为陛下修理那个音乐盒的,只是陛下实在等不及了,所以便带着侍卫从京城亲自来到了南京。”

    “这样也行?”杨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若是陛下不在京城如何早朝?满朝诸公难道都是傻子不成?”

    曹大忠苦笑起来:“陛下登基五载,早朝的次数寥寥无几,一般的朝政都是内阁首辅朱批过目后呈给司礼监,等到魏公公过目后再奏禀给陛下,数载以来无不如此,所以陛下即便是不在京城十天半个月的不会有人人会注意的,再说此时有九千岁兜着,又有谁吃了豹子胆敢多嘴。”

    “嘿……”杨峰无奈的摇摇头就不做声了,这里面的套路太深,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五品千户能够关心的。想到这里,他很是干脆的问曹大忠:“曹公公,本官需要做什么,你就直说吧。”

    曹大忠很是欣赏的看了眼杨峰,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他低声道:“待会你陛下不管问你什么你都只管如实回答,他要你修复那个音乐盒你就修给他,他要看那个什么水车的材料你就给他看,只要你能将陛下伺候舒坦了那就是大功一件。还有一件事咱家忘了告诉你了,你的官职前“代理”那两个字已经去掉了,过几日朝廷任命你为千户的公文就会发下来,从今往后你就是正儿八经的大明武职了,只是不知道这对你到底是好还是坏啊。”

    杨峰自然知道曹大忠的意思,在大明两百多年的历史中,文贵武贱的观念早就深入人心,在历代皇帝的默许下,文官们运用各种手段死死的压制着武官,不管是精神还是物质上都是如此,以至于一名二品的总兵见到一名四品的守备都硬气不起来,就连将倭寇打得落花流水的一代名将戚继光在给张居正写信时,开头都得用“门下走狗”这几个字作为开头和自称,这是何等的悲哀。

    面对曹大忠惋惜的神情,杨峰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跟曹大忠这个从皇宫出来的家伙打交道留十二个心眼都不嫌多,别看曹大忠现在说得那么好听,可当初杨峰却深知在这个文官治国的年代里,他一个连秀才都不是的人想要挤进文官体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更别说一下就得到一个五品的千户职位了。

    若是换做文官的话,即便是十年寒窗苦读,金榜题名后,想要混到一个五品的官职没有十年八年的苦熬那是想都别想,这也跟他的发财大计是背道而驰的。

    他不动声色的叉开了话题道,“多谢曹公公的提携,下官不过是一介海外归民,当不起公公的夸奖,咱们还是先将陛下请到千户所歇息一宿,然后再说起他的事情吧。”

    “对对……”曹大忠赶紧道:“咱们还是先把陛下给伺候好了。”

    俩人商议完后,杨峰转身走到了众人当中大声道:“好了,都是一场误会,所有人都将兵器收起来”

    接着杨峰又走到朱由校的跟前笑道:“这位公子,适才多有得罪了,若是您不嫌弃的话,就请您移步到千户所了喝几杯薄酒,您索要打听之事在下自会一一告知,不知您意下如何?”

    “哦?”

    朱由校听后将目光若有所思的在曹大忠的脸上扫了两下,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好啊!咱们就到你的千户所里落脚。”

    “陛……公子……万万不可啊。”为首的锦袍汉子一听,立即不假思索的赶紧阻止。

    “嗯!”

    朱由检很是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田尔耕,你是要阻止我么?”

    “不敢!不敢!”田尔耕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赶紧低下了头退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