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不速之客
    ,更新快,,免费读!

    就在杨峰忙着在江东门千户一边种地一边准备练兵的时候,一队骑兵正护送着一辆马车悄悄的进入了南京城,这队骑兵在驶过了旧皇城经过国子监,最后到了北城的鼓楼附近的一栋官邸前稍稍停靠了一下,随后大门打开,车队毫不停留的驶了进去一直到前堂停了下来,在前堂的门口南京镇守太监曹大忠早就率领一众小太监跪在了门口。

    一名脸色胡须,一身神情凶悍的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策马来到马车前下了马,随后这名中年男子站在马车旁边神态恭敬的伸出了手将一名身穿淡紫色衣裳,样貌颇为英俊,但脸色却有些苍白的年轻人从车里搀扶出来。

    当这名年轻人从车上下来后,曹大忠等跪在地上的一行人齐声道:“奴婢等恭迎皇爷,愿皇爷万寿无疆,万岁万岁万万岁!”

    原来年轻人正是当今的天启皇帝朱由校。

    刚下马车的朱由校虽然脸上还带着长途劳顿的疲劳,但他却不顾疲劳,眼中露出兴奋之色的快步走到曹大忠的跟前大声道:“曹大忠,那个给朕进献了宝贝的人在哪?朕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问他!”

    曹大忠没想到自家的主子竟然如此心急,一来就急着要见那个人,这实在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其实到了现在整件事已经超出了曹大忠的掌控,当曹大忠将音乐盒进贡上去后,这个在曹大忠看来充其量只是很漂亮的小玩意却引起了朱由校极大的兴趣。拿到了音乐盒的那段时间里朱由校几乎是就连睡觉都要抱着那个音乐盒,朱由校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音乐盒到底为什么能发出那么漂亮的光芒,还有那个动人的音乐声又是怎么发出来的,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朱由校感到万分的好奇。

    由于朱由校连续好几天几乎天天都摆弄那个音乐盒,过完年后朱由校突然发现那个音乐盒竟然不能发光了,以为自己把东西弄坏的朱由校大惊失色,他赶紧下旨把当初进献音乐盒给他的魏忠贤给叫了过去,让他赶紧派人把这个音乐盒给修好,可魏忠贤哪懂修这玩意啊,被逼得没法子的他只能如实说出了这个音乐盒是一名叫做杨峰的南洋来的商人进献曹大忠,然后曹大忠又通过魏忠贤进献给了皇帝。

    听完了这一层层的关系后,朱由校都有些懵了,没想到一个音乐盒竟然转了那么多手。

    看到朱由校心急的模样,魏忠贤原本就象立刻下令把杨峰召到京畿来为朱由校修理音乐盒的,可朱由校却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突发奇想的要到南京去看看,这下可是把魏忠贤给急坏了。这年头皇帝可不能轻易离宫,尤其是他的荣华富贵都系在朱由校的身上,要是朱由校出了什么差错那他绝对好不到哪去。

    被吓了一大跳的魏忠贤赶紧苦苦相劝,可往日里对他言听计从的朱由校这次却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要来南京,并将魏忠贤给臭骂了一顿,并声称如果魏忠贤办不了这事,那他就找个能办这事的人来替他办。这句话可是把魏忠贤给吓坏了,他能有如今的权势全靠着朱由校的提拔和赏识,如果失去了朱由校的宠信那也就意味着他将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这个代价是他付不起的。

    被逼得没法子的魏忠贤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不过朱由校登基后长期不上朝,每天都呆在宫里玩他的木匠活,这样的话偷偷溜出去一段时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所以魏忠贤安排了由东厂番子和锦衣卫联合组成的队伍偷偷的将朱由校送到了南京城。

    曹大忠这个南京镇守太监得到消息后原先打算将朱由校安排在南京原先的紫禁城里,但由于这里早已上百年没人居住,各处的建筑也已经是年久失修,根本没法居住,最后曹大忠只能将朱由校接到了自己所在的镇守太监府暂住。

    下了车的朱由校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景致,笑着说道:“曹大忠,看来你这个镇守太监做得倒是挺滋润的嘛,这里的景致和装饰比起朕的皇宫也不予多让啊!”

    曹大忠一听小脸立刻刷白,皇帝夸他住的地方都不比皇宫差,这要是传了出去他非得被御史台弹劾的奏折淹没了不可,你一个家奴住的地方都能跟主子一样奢华了,你到底想干啥?吓得脸色发白的他赶紧连连叩头:“皇爷,死罪……奴婢死罪!”

    看着跪在地上不住磕头的曹大忠,朱由校不禁感到一阵兴致索然,“啧啧……你这个人忒没意思了,朕不过是夸夸你而已,至于吓成这样嘛。罢了罢了,曹大忠你还是带朕去见见那个南洋来的商贾吧。”

    曹大忠跪在地上恭声道:“回禀皇爷的话,那个进献了音乐盒的商贾名叫杨峰,他已经被南京兵部任命为江东门千户所的千户,皇爷若想见他随时都可以召他觐见,以奴婢之见您不如先沐浴更衣歇息一日,等明日再召他觐见也不迟啊。”

    面对曹大忠的请求朱由校却不为所动,他摆摆手道:“朕一路奔波劳顿过来,为的就是想要向那位南洋来的姓……姓什么来着。”

    “回万岁爷的话,他姓杨,叫杨峰!如今乃江东门千户所的千户。”曹大忠赶紧在一旁提醒。

    “嗯,对!朕此来就是为了问问那个杨峰,那个音乐盒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为什么它还会发出如此美妙的音乐和光来,不弄清楚这个问题朕哪有心情沐浴更衣啊。”

    看到朱由校心意已决,曹大忠还能说什么呢?别看他平日里在南京城里也算是威风凛凛的,就算是富商贵戚对他也是毕恭毕敬,但是在面对朱由校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奴婢而已,主子要干嘛他一个做奴婢的难道还能反对不成。

    无奈之下的他只得吩咐下面的人开始做准备,朱由校毕竟是微服而来,去江东门千户所自然不能大张旗鼓的进行,曹大忠只能安排了十多名精锐士卒加上二十多名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换上了平常百姓的便服后朝着江东门千户所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