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人才难得
    ,更新快,,免费读!

    接下来的几天,杨峰也陷入了忙碌之中,他一边督促军户们修缮水渠,一边带领一部分人对千户所的道路进行修缮,他甚至还让人专门在千户所外面修缮了一条长达数百米的道路,并且还盖起了一栋栋房子,下面的人询问时,杨峰的回答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当然是做商铺用拉,日后若是有商贾进驻,我们总得有地方给他们入驻吧。”

    听了杨峰的回答,不少人都觉得目瞪口呆,以商贾那无利不起早的性子,他们会进驻穷得叮当响的千户所吗?

    不管军户们怎么无法理解,在杨峰的坚持下,军户们还是开始平整道路的工作,而李革在得到了杨峰的信任后也正式担任起了千户所的内务工作,再招收了好几名帐房后,财务司这个从未在大明出现通过的部门就这么新鲜出炉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杨峰也没有闲着,不断的往返在千户所和南京城之间寻找商机。如今的他可不是先前那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时候了,千户所数千口子的吃喝拉撒可全都压在他的身上呢,而且他发现由于这段时间他不断的购买古玩,已经导致了古玩价格开始攀升,而且石忠义也告诫过他,聚宝斋的人已经注意到了他大量收购古玩的事情,这段时间古玩价格快速上涨的背后明显是有聚宝斋的身影,所以杨峰不得不寻求另外的财路。

    不过还别说,在杨峰的努力下,他又发现了一条来钱的路子,那就是翡翠。

    早在明朝初年,就有云南腾冲入进入到翡翠的集散地勐拱经商,到了明朝末年,云南腾冲的玉石业已经呈一定的规模了,那时候的大明已经开始有人玩起了翡翠,但是明代时期翡翠的地位远没有后世那么高,明代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只是把翡翠当成了一种石头而已。

    另一个时空的纪昀(纪晓岚)曾在《阅微草堂笔记》卷十六中有这样一段话:“云南翡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干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以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盖相距五六十年,物价不同已如此,况隔越数百年乎。”

    从这句话里就可以看出,翡翠刚进入华夏的时候汉人只是将其当成一种较为漂亮的石头而已,直到满清入关后,在满人的推动下华夏人才开始将翡翠列为玉石的一种,它的价格才开始水涨船高,到了二十一世纪随着翡翠资源的枯竭,翡翠的价格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而杨峰则是从这里看到了发财的契机,他立刻找到了李革。

    “李吏目,我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替我做事,因为要到云南腾冲以及缅甸等地来回奔波,所以这个人必须聪明可靠,头脑也比较聪明!”千户宅里杨峰对刚赶来的李革说道。

    “要去云南腾冲甚至缅甸等地奔波?”李革惊讶的问道:“莫非大人是要购买那些翡翠石吗?”

    “正是翡翠!”杨峰点点头,心中却是暗想,若是李革知道数百年后翡翠的价格上涨到何等地步就不会把翡翠蔑称为石头了。

    李革不解的问:“大人,若学生没记错的话石掌柜所在的东来银楼每个月都有人往返云南等地,而您与东来银楼的关系颇为融洽,您为何不委托东来银楼来采购呢?”

    “李吏目,你要记住。”杨峰郑重的告诫道:“咱们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李革嘴里慢慢的咀嚼着这句话,良久才赞道:“大人见地确实不烦,能在这个时候未雨绸缪,学生确实是远远不及。既然如此学生就斗胆向您举荐一个人,他是学生的同窗名叫陈添字思远,当年跟学生一样屡次落第后就绝了继续靠举人的心思。不过学生是来到了千户所当吏目,他则是在南京魏国公府里当幕僚。其人虽然机警聪明,但由于只有秀才功名,所以并未受到重用,若是大人不弃学生愿意进城一趟劝说他投奔大人。”

    “魏国公府?”

    杨峰看了看李革沉吟不语,而李革则是有些担心的看着杨峰。

    虽然杨峰来千户所的日子尚短,但他并没有跟身边的人隐瞒自己和魏国公府的那段恩怨,李革自然也清楚杨峰跟魏国公府有过节,可他依然向杨峰推荐了这个人。在杨峰看来李革要么是不怀好意,要么就是跟这个好友关系很好并对其很是推崇,否则不会冒着触怒杨峰的风险推荐这个人,不过在杨峰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

    看到杨峰沉吟不语,李革的心里也很紧张,毕竟杨峰跟魏国公府的恩怨并没有瞒他们,现在自己却向他推荐魏国公府的幕僚来替他做事,一般人听到这个消息恐怕第一个反映恐怕就是勃然大怒了,又哪里会答应下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李革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又过了一会杨峰突然笑了起来:“既然李吏目如此推崇此人,那么本官就收下他又有何妨,只是希望这个人不要令本官失望才是。”

    听到杨峰答应下来,李革心中就是一喜,连连点头道:“大人尽管放心,思远为人精明能干,绝对不会让大人失望的!”

    李革的动作还是很快的,第二天早上杨峰刚吃完早餐,李革就带着陈添来到了千户宅求见。

    杨峰在客厅接见了陈添,只见陈添这个人中等个子,相貌普通双目炯炯有神。杨峰暗自点了点头,伸手示意让两人落座。

    等他们坐下后,杨峰很直接了当的说道:“陈公子,想必李吏目已经将你要做的事情都告诉你了。本官不妨实话告诉你,这件事很辛苦,甚至路上还会有很大的风险,如果你不愿意去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陈添很冷静的说道:“杨大人,子介(李革)兄已经将事情都告诉了学生,学生也考虑好了,自古富贵就在险中求,若是连这点事都不敢做,学生又如何配得上大人的器重!”

    “哈哈哈……”

    杨峰大笑了起来。

    “讲得好,既然如此,这件事本官就交给你去做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