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屁股决定脑袋(为胖老鼠99的万赏加更)
    ,!

    看着龇牙咧嘴的杨峰,一直在关注着他的不少人都暗自皱起了眉头。这年头大伙连饭都吃不饱,这些酒已经是千户所能拿出来的最好的酒了,可看这位新来的杨千户的样子好像对这酒不太满意啊。

    放下酒杯的杨峰眼睛一扫便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他就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肯定让不少人误会了。他只能苦笑着摇头道:“诸位,实在是不好意思,这酒的味道实在是有些呛人,本官还是头一回喝这样的酒,所以一时间给呛着了,为表本官歉意,本官自饮一杯。”

    说完,杨峰自己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随后将酒杯倒转向众人示意。

    “好!”

    杨峰的这个举动赢得了众人的一片叫好声,即便是原本对他有些不满的人脸色也好看了不少。一些人对他的感官也好了不少,毕竟身为一名上官还能这么诚恳的道歉,这样的胸襟绝对是很了得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众人过来敬酒,而耿副千户则是在一旁替杨峰一一介绍。

    “这位是镇抚齐岩,这位是吏目李革,这几位是百户苟醒马、严狄、广海、何晟、许立、曹迎予……”

    “耿副千户,你别只顾着介绍别人,却把自己给忘了。”听完耿副千户对介绍后,杨峰笑着对耿副千户道。

    耿副千户躬身道:“这是卑职的疏忽,卑职名叫耿秉义,区区贱名不敢劳大人询问。”

    杨峰扫了一眼屋里的众人,心里已有了一些印象,别看这个千户所穷得叮当响,但所有的官职倒是全部满员一个不缺。

    沉吟了一会杨峰又问道:“本官初来乍到,但是有件事想要问一下诸位,咱们千户所的军田是否都还在,不知现在又是何情况,是否按时有人耕种?”

    杨峰的话一出口,整个屋子立刻就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怎么,没人说话吗?”杨峰的脸色立刻有些难看起来,眼中冷芒一闪,“吏目李革何在?”

    “属下在!”

    一名年约三旬,面有菜色,颌下留着一撇胡须穿着一身长袍,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朝杨峰躬身作揖。

    “李革,你是咱们千户所的吏目,所有的大小账目都归你管。现在你来告诉本官,本千户所,所有的田产一共几何?现在还剩多少?分别都在谁手里?”

    一听到这里,所有人心里都是一紧,这位新来的千户大人难不成要给自己争取田地吗?不过想想也是理所当然,人家身为千户所的千户,自然要拿大头,只是利益要怎么划分就得好好磋商了。这人一旦牵扯到自己的利益就会紧张,古往今来莫能免俗,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杨峰和李革。

    李革苦着脸,吞吞吐吐的说道:“好叫千户大人得知,洪武年间咱们千户所应有军田7687亩,经过数百年的变动,如今咱们还剩下2257亩,如今这些剩下的军田里都在咱们这些在场的诸位同僚手里,咱们千户所每年靠着这些军田只能勉强度日而已。”

    “只剩下两千多亩?”杨峰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叫:“那剩下的五千多亩军田上哪去了,难不成飞上天了?”

    众人不禁齐齐苦笑,这位新来的千户大人真是好不晓事,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

    杨峰脸色一冷:“李吏目,你来说,这些军田现在都在谁人名下?”

    看着杨峰脸上的冷意,不知为什么李革的心里就有些打颤,他只能无奈的说:“还能到哪去,这些军田经过国朝两百多年的变更,如今都已经落入南京城那些诸多权贵的名下了,咱们区区一个千户所还能讨要回来不成?”

    杨峰眼中寒芒闪过,看了眼耿秉义,看到他苦笑着点点头后,他的心里已经相信了六七分,因为任是谁也不敢在这种一问就知的事情上骗人,那样也太蠢了。

    杨峰重新坐了下来,又开始询问一些事情。众人也不蠢,不敢在这种大事上对杨峰这个千户隐瞒,毕竟在场的人那么多,自己要是说了谎,要是日后被人戳穿了那才糟糕呢。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的杨峰这才对千户所的事情有了大致的了解。

    在明朝,军户地位很低,甚至低于民户,但军户又是国家的重要兵源之一,所以有明一朝对军户控制十分严格,一般的军户必须终身服役,惟官至尚书时,方能免去军藉。但是用膝盖想都知道,能当官当到兵部尚书,也就是部级干部的人能有几个?所以在明朝两百多年的时间里,能够免去军藉的人非常的有限。

    不仅如此,军户的待遇也十分低下。每军户除出一余丁到卫所充军外,还得多出一丁随军服劳役。有些地方甚至曾令每军户出2-3个余丁,随军从事各种繁重的劳役。

    军丁前往卫所服役,其军装和旅途所需费用一律由家庭承担。军丁在卫所服役期间,衣着自备,粮饷也不因生儿育女、人口增添而增加,所以军丁的妻儿老小常常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军户也不因提供军丁而免除一些徭役,其生活状况尚不及民户。不仅家人如此,到卫所的军丁也不比家人强多少。军丁受到军官们的层层盘剥,军粮也常被军官克扣,或拖欠不发。有的卫所几年不发军饷,一些军士甚至以乞讨为生,这样的军户战斗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也就算了,原本分给军士们的屯田还常常被豪强、将校侵占,将官们不但让军士为他们种田耕地,甚至让军士为他们捕鱼采木,贩卖私货,总而言之,军士已成为他们手中的工具和苦工。

    听到这里,杨峰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虽然这些军官们没有明说但杨峰知道江东门千户所剩下的军官肯定已经被这些军官们瓜分了。只是杨峰还能说什么呢,因为现在就连他也成了剥削阶级中的一员,他上任以这些军官肯定要分出一部分军田给他的。

    胡话说得好,屁股决定脑袋,现在杨峰能怎么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