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诉苦
    ,!

    富贵酒楼是坐落在莫愁湖一带很出名的一座酒楼,不仅环境优雅而且菜色也是很有特色,更有名厨坐镇,因此深受南京权贵的喜爱。当然了,在这里吃饭的价钱也不便宜,能来这里吃饭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一般的百姓估计一辈子也不会踏足这里。

    当杨峰进入酒楼后,早就等候在大厅的石掌柜立刻迎了上来殷勤的将杨峰引到了二楼的一间雅座里。当杨峰进入雅座后,便看到一名身穿穿着青蓝色补子服,头戴一顶乌纱帽面白无须的男子正坐在位于主座的位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看到这样的情形,杨峰不禁一怔,到底是谁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

    石掌柜看到杨峰停住了脚步,赶紧上前介绍道:“杨公子,容鄙人介绍一下,这位乃是南京的镇守太监曹大忠曹公公,同样也是鄙人的东家。这次是曹公公听闻杨公子的名字后便起了爱才之心,这才名鄙人在此处设宴邀请杨公子过来一叙。”

    “嘶……”

    杨峰一听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仔细的打量了对面曹大忠一会,这才上前一步拱手道:“杨峰见过曹公公,不知曹公公在此,望公公恕罪!”

    就在杨峰打量曹大忠的同时,曹大忠也在同时打量着杨峰,当他看到杨峰脸上露出的那丝不似伪装的震惊神情时心里有些得意,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名声的,连这个南洋来的商贾也知道自己的名声,只是曹大忠如果知道当时杨峰心里在想什么估计会气晕过去,因为当时杨峰心里涌起的第一句话却是:“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太监了,而且还是活着的。”

    心里对杨峰的态度还算满意的曹大忠露出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尖声道:“杨公子,咱家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这些日子你送来的那些镜子可是在南京城引起了一番轰动,许多大家闺秀和贵妇都在欲求一块而不得呢,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多谢曹公公的赞许。”面对曹大忠的夸奖,杨峰并没有露出多大的惊喜之色,只是淡淡的道了声谢。

    曹大忠指了指座位:“坐吧,今儿个咱家请杨公子前来赴宴,除了想认识一下杨公子的风采,咱们还有事想要询问一下杨公子。”

    “谢公公!”

    面对曹大忠这幅颐使气指的气派,杨峰虽然依旧有些不习惯,但来到这个时代也有一个多月了,也知道在这个等级森严的时代,曹大忠一个镇守太监能对自己一个南洋来的无权无势的小人物摆出这样的态度已经算很好了,而象今天上午魏国公府那位梁掌柜的态度才是正常的。

    杨峰落座后,小二开始陆续上菜,饭局正式开始,石掌柜则是在一旁作陪。在交谈中,曹大忠旁敲侧击的询问杨峰的来历,而杨峰也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搬了出来,什么父母双亡,自从落难来到大明后好不容易联系上了下属,这才在大明做起了买卖云云。不仅如此,杨峰还将话题扯到了附近的那些国家,比如日本、南洋、吕宋诸国的一些奇闻趣事,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他这段时间突击学习的结果,现在用来忽悠曹大忠和石掌柜这两人是再合适不过了,虽然两人在这个时代也可以算是见闻广博了,但对于封闭的大明来说,对此时外面的世界依旧是一片陌生,是以听得是津津有味,表示大开眼界。

    两杯酒落肚,加上杨峰的一通胡吹乱侃,桌上的气氛也开始变得融洽起来。曹大忠带着三分酒意道:“杨公子,实话跟你说了吧,今儿个咱们请你赴宴有两个目的,第一是想见一见你这个人,第二就是想问问你,过些日子就是皇爷的大寿了,九千岁下了公文,让咱们搜罗一些奇珍异宝和精致的东西进宫献给皇爷,咱家实在是想不出要献什么上去,这才叫你过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要进献给皇爷啊?”

    杨峰不禁大为惊讶,“曹公公,以九千岁的权势难道还找不到几件奇珍异宝进献给皇上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曹公公苦笑着摇摇头:“咱们这位皇爷性子比较古怪,他对那些奇珍异宝从来就不感兴趣,平日里就喜欢捣鼓一些木匠活,这点在朝中是出了名的。平日里也不怎么理会朝政,将朝中一摊子的大小事务都扔给了九千岁,九千岁不但要操心朝廷大事,而且还要想着法的讨皇爷的欢心,你说九千岁容易嘛?”

    “呃……”

    杨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妹的,魏忠贤那个文盲能靠拍马屁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还不满足,愣是装出一副“哥很累”的模样,这也太恶心了吧,还有你这家伙,拍马屁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不忍目睹啊。

    不过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但是扬帆还得耐着性子听下去,好不容易等到曹大忠发完了牢骚他才沉吟道:“若是这样的话草民回去后可以留意一下,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谨献给皇上的。”

    曹大忠提醒道,“皇爷虽然不大理会朝政,但却是天资聪慧,你可别拿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来糊弄皇爷。”

    “当然不会了,公公尽管放心好了,草民保证尽力!”杨峰将胸脯砰砰响,不过他随后又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只是眼下草民却有一件事情迫在眉睫,若是不能解决好别说替皇上选宝贝了,恐怕连性命也难保啊。”

    曹大忠好奇的问:“哦,是什么事啊,说来给咱家听听?”

    “是这样的。”

    杨峰一五一十的将今天上午梁寿来到他的家里让他到魏国公府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并重点将梁寿的嚣张跋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最后他才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哭丧着脸道:“如今草民算是将魏国公府给彻底得罪了,日后若是魏国公怪罪下来,只怕草民连性命不保啊!只是草民到此刻都不知道到底是何时得罪了他啊?”

    “哼……”

    曹大忠一个冷哼,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冷笑:“还能有什么事,无非是眼红咱家这些日子赚的那些银子呗,有些人啊虽然自己不争气,但就是见不得别人好,看到什么好东西就千方百斤的想要弄到自个家里,这样的人咱家是最看不起的。”

    听着曹大忠这么一说,杨峰心中却是大汗,曹公公您确定说的不是您自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