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梁寿的“诚意”(为不羁~自由万赏加更)
    ,!

    地点依旧是南京,但时间却已经换成了1625年。

    朝天宫大街的一间屋子里,一道晶莹的光柱慢慢出现,随后这道光束越来越大,很快就扩展到了整座房间,这道光束一直持续了十多秒钟这才慢慢消失。

    等到光芒消失后,杨峰的身影这才显现了出来,随同杨峰一同出现的还有数十个大箱子,满满当当的将偌大的屋子占据了一半。

    看着围着自己一圈的箱子,杨峰的心里充斥着满满的成就感,经过近一个月的来回穿梭,他感觉整个和这块铜镜慢慢的建立起了一种紧密的联系,他的身体素质不断增强的同时,对于铜镜的掌控力度也在增强,原来他只能够被动的接受接受穿越地点,而到现在他已经渐渐的能够感应到几个经常穿越的地点,在穿越的时候也能在这几个地方进行定位和选择。

    不仅如此,随着跟铜镜联系的加强,穿越时能携带的物品也愈发多了起来,现在的他已经可一次性携带超过十五立方米的物品自由的穿越,比起原来只能携带随身的物品已经强得太多,。

    等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杨峰从自己的屋里走了出来,正好碰上已经起床正准备打扫院子的面目憨厚的三十来岁的中年夫妇,这对夫妇男的叫杨来顺,女姓周,一般人称呼她为杨周氏。

    这对夫妇子是杨峰前些日子从人伢子手里买来的,他们原本是从山西逃荒到南京的饥民,他们的大儿子三年前到辽东当兵后就再也没了消息,小儿子则是死在了逃荒的路上。在逃荒的路上为了挽救奄奄一息的媳妇性命,杨来顺只能插标卖首将自己夫妇一起卖给了人伢子,之后因为杨峰买了这套房子后需要人手替自己看家,这才从人伢子手中将杨来顺夫妇买了下来。

    看到了突然出现的杨峰,杨来顺并不是很吃惊,因为自从他被杨峰买下安置在这套房子里后杨峰就一直是这么神出鬼没的,将手中的扫帚杵在地上对杨峰行了个礼:“少爷,您是什么时候来的,要不要小人替您准备早餐?”

    杨峰点点头:“也好,那就麻烦你们夫妇了。”

    “少爷过谦了,这是小人分内之事,怎敢让老爷言谢。”

    杨来顺有些惶恐的低下了头,虽然已经来到这里快一个月了,但杨来顺对于自家老爷的一些言谈局势还是很不习惯。比如每当他替杨峰做点事情的时候,杨峰会不自觉的对他们道谢,这常常会把他们夫妇给吓着,他们不过是老爷买来的下人,怎当得起老爷的道谢,为了这事杨来顺夫妇不止一次跟杨峰提过,可杨峰总是嘴里答应后头就给忘了,这也是最令杨来顺夫妇感到苦恼的地方。

    感到有些尴尬的杨峰随口问道:“老杨,我不在这几天没有什么事吧?”

    “少爷,还真有事呢?”

    杨峰不说还好,他一说杨来顺立刻就记了起来:“少爷,您不说小人还差点忘了,前日里东来银楼的石掌柜还亲自来了一趟,给您送了张请柬,您稍等一下。老婆子,你还不赶紧去屋里将老爷的请柬拿来给少爷过目。”

    “好的,我马上去!”杨周氏也是麻利的人,一溜烟就跑进了屋子里,很快就将一张请柬拿给了杨峰。

    杨峰接过请柬一看,原来是石掌柜邀请自己今天中午到富贵酒楼喝酒,这可是有些出乎杨峰的意料了,不过想不通就不要想,中午去了就知道了。

    “石忠义,原来石掌柜叫做石忠义啊!”杨峰喃喃的说道,认识了石掌柜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知道石掌柜的名字。

    沉吟了一会杨峰才对杨来顺夫妇道:“今天中午我要富贵酒楼赴宴,你们就不要准备我的饭菜了。”

    “是,少爷!”

    杨来顺夫妇刚答应,门外的铜环响了起来,杨来顺赶紧小跑着到了外面开门,不多会他就领着一个四十来岁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这名男子看到杨峰后拱手做了一个揖道:“阁下想必就是南洋来的杨公子吧?”

    杨峰点点头:“正是杨某,不知阁下是?”

    男子一听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杨公子,鄙人乃聚宝楼的掌柜梁寿,前些日子杨公子到聚宝斋想要见鄙人,却被鄙号的小二给拦住了,鄙人知道后大为光火,已经将那个不懂事的小二给处置了,事后鄙人也被东家给训斥了一通。东家不仅让鄙人向杨公子赔罪,并且还派鄙人前来邀请杨公子到府一叙,请杨公子务必赏光。”

    杨峰原本听了梁寿的话很没什么,可后来却却听越不对劲,他皱着眉头道:“梁掌柜,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您是说您的东家要我去他的府上,然后他再向我赔罪,是这样吗?”

    “呃……”

    梁寿一听顿时就哑了,理是这个理,但你这话也说得太直白了吧。

    而一旁的杨来顺夫妇一听也来了气,杨来顺夫妇可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事实上即便是他们知道了梁寿的身份也不会理会的,在他们看来杨峰那就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好人,不但带人和蔼从不苛责下人,而且每个月还给他们发月例,这样的老爷上哪找,所以一听到梁寿的话他们也生了气。

    只见杨来顺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少爷,让小人把这个不知礼仪的家伙给赶出去。小人活了那么大了,还头一次听到这么给人赔礼道歉的,竟然自己坐在家里让苦主上门。”

    杨周氏这个老实的妇人也气不过的说:“就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咱们少爷做错了事情要登门赔罪呢。”

    杨来顺夫妇这么一说,梁寿只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但又不好冲着这两个下人发火,只好将目光看向了杨峰,满含深意的说道:“杨公子,我们东家可是很有诚意的见您,希望您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啊。”

    “诚意?”

    杨峰也被梁寿的态度给气乐了,他有些含怒的说道:“贵东家的诚意就是我被贵店的伙计赶出了聚宝斋,然后还要让我亲自上门赔罪吗?这样的诚意我看不要也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