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6章 好人与坏人的分界线
    医院里,灯火通明。

    我们在走廊那里,吹着凉风,聊天。

    贺芷灵问我怎么救出蒋青青的,我告诉了她拯救的过程。

    她听后,许久不发一言。

    我问道:“怎么的,看见我给人家喂饭,你要吃醋吗。”

    贺芷灵说道:“继续抓甘嘉瑜的父亲!”

    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说的是这个。

    我说道:“哎,我问的是,你吃醋了?”

    她没说话。

    我说道:“你看她都一天没吃饭了,很口渴,很饿,然后朱华华也没来,那没办法,然后她没力气吃饭了都,我只能喂她呀。”

    贺芷灵说道:“没说不让。”

    我问:“那看着也会不舒服的吗?”

    贺芷灵说道:“做得很好。”

    我说道:“是夸我吗?”

    贺芷灵恼了:“有完没完?”

    好吧,确实我废话挺多的。

    贺芷灵看我不说话了,才说道:“派人去抓她父亲。”

    我说道:“已经派了。”

    实际上,从我们交还人质开始,我就让人去跟踪了。

    贺芷灵说道:“保证要抓到。”

    我说道:“万事都有可能性,哪有一定能保证抓到的呢。”

    贺芷灵说道:“抓不到,她就还会在监狱里。”

    我问道:“你真的撤了向上面告她的那些材料。”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不能骗骗她吗。”

    贺芷灵说道:“她们在上面也有人。”

    我说道:“好吧,她们也有人,那你不也有人吗。你搞定不了她们么。”

    贺芷灵说道:“我们在监狱里,已经拿到了那么大的权力,还是搞定不了她们呢?”

    我说道:“凡事都要讲证据。不过话说回来,我今天才知道甘嘉瑜那么的有钱,她爸一天赚上万都可以。”

    贺芷灵说道:“那我问你,她进来监狱是为了什么。”

    我说道:“是副监狱长让她进来的,这就要去问副监狱长和甘嘉瑜她本人了,她进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贺芷灵说:“我怀疑副监狱长和甘嘉瑜的关系,没有那么简单。”

    我说:“怀疑,只能是怀疑,即使她们是母女,是姐妹,那又怎样。我们现在连在监狱都不能除掉她。”

    贺芷灵说道:“这两天好好照顾蒋青青。”

    我说道:“你不吃醋。”

    贺芷灵说道:“如果你真要跟她好了,我吃醋也没用。”

    我说道:“想的真开。”

    贺芷灵说道:“我没有空照顾她。”

    我说道:“明白,了解。可是我想问你,真的撤掉了吗?”

    贺芷灵说道:“不撤能怎么办,她们上面也有人,她们会查。不撤的话,蒋青青会怎样?”

    我说道:“好吧,那看来,只能从甘嘉瑜父亲身上下手了。”

    原本是觉得十拿九稳的干掉甘嘉瑜,结果黑她的材料上去了之后,还要撤回来,说材料有问题,这一撤回来,就要重新想办法对付甘嘉瑜了。

    可惜了那么好的一招,就那么让甘嘉瑜化险为夷了。

    贺芷灵说道:“我回去了,你照顾她。”

    我说道:“会有朱华华来照顾的,我还很忙。有事要去做。”

    贺芷灵说道:“什么事?”

    我说道:“当然是抓她父亲的事。话说回来,你不让警察去查吗?”

    贺芷灵说道:“她自己都不亲自动手,让人去做,查能查到什么?”

    我说道:“这倒是。”

    贺芷灵说道:“先把她父亲抓了,送来给我。”

    我说道:“好。”

    贺芷灵离开了。

    不一会儿,朱华华风尘仆仆的来了。

    她一来,我就指了指病房里面。

    她马上进去了。

    我跟着进去了。

    朱华华抱着了蒋青青,问蒋青青伤着哪里。

    她们情同姐妹,蒋青青这样子,朱华华自然心痛得不得了。

    她们两聊了一会儿。

    朱华华又是和贺芷灵一样,把我拉出去外面去聊天。

    我抽着烟,把刚才发生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朱华华一次。

    朱华华问我道:“把车开进去沟里,你没伤着?”

    我说道:“没有,看我早就已经练就一身的钢筋铁骨,即使伤着了,明早就能好。”

    朱华华伸手过来,就掐了我一下。

    我问道:“干嘛呀你。”

    朱华华说道:“你就不怕死!”

    我说:“那沟也才浅浅的一个沟,怎么死的了。”

    朱华华说道:“万一出什么事呢。”

    我知道她担心我。

    我笑笑,摸摸她的头,说道:“没事的。死不了呢。”

    &n

    bsp;朱华华推开我的手,说道:“别随便碰我。”

    我说道:“什么叫随便碰你,我们这不是友情之间的触碰关心吗?你想哪儿去呢你。”

    朱华华说道:“我的车毁了?”

    我说:“估计修不少钱。放心吧,钱我赔给你。”

    朱华华说道:“不用了。”

    我说道:“哟,那么大方呢。”

    朱华华说道:“是,就是那么大方。你和青青没事就好。”

    我说道:“好,谢谢你的大方。不过你们以后要小心点,别随便出去外面,敌人专门对你们下手。”

    朱华华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你是知道了,但是蒋青青还没知道。”

    朱华华说道:“我以后会让她少点出去。”

    我说道:“不是少点出去,是尽量不出去。在我们没消灭掉敌人之前,这些都是我们的安全隐患,万一又被抓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可真的是后悔莫及。幸好他们面对蒋青青这么漂亮个大美女,竟然没有动那个心。”

    朱华华问我道:“动什么那个心?”

    我说道:“就是动坏心,对她动那种心。”

    朱华华说道:“如果是你抓,肯定会动。”

    我说道:“哈哈,必须的,我是一头狼。”

    朱华华说道:“以后不要随便对别的女生动手动脚的。”

    我问道:“哦,怎么了,吃醋吗。”

    朱华华说道:“你要对得起你女朋友。”

    我说道:“话说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了,你伤心难过吗。”

    我就喜欢这么问她,刺激她。

    朱华华说道:“恭喜。”

    说完,她转身回去了病房。

    手机响了,手下说跟踪甘路甘嘉瑜他们到了一个附近的山庄那里。

    又是山庄。

    我让他们去包围了。

    他们说无法包围,山庄是三面环山,悬崖峭壁,然后只有一条大道进去,是正门,全都有监控。

    我说找人多点,盯着,时机成熟,直接就强攻。

    他们说强攻的话,也很难。

    我说那我先过去再说。

    我和朱华华说我有事,先离开了,便过去了。

    让阿楠载着我过去了那边。

    到了那里一看,的确,是一个三面临山的小山庄,山倒是不高,但是是峭壁。

    而只有一条大路到达山庄门口,然后山庄门口是一片空旷的空地。

    如果我们派人过去,他们肯定会发现,如果我们开车到门口,他们也会发现,强攻显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那看来就只能这么默默的先盯着了。

    看他们出来,再想办法抓人了。

    我让我们的人盯着。

    拿着望远镜远远的看着。

    看起来,这是一个吃饭的山庄,吃特色本地菜的山庄。

    就在我们等着的时候,有一辆白色楼兰越野车横在了离我们不远处的大路的中间,拦着了大路中间。

    这是干嘛?

    接着,两辆大货车,看起来是拉矿的大货车,被拦着下来了。

    然后拉矿的大货车有几个人下来了,去那里和白色越野车上的人聊什么。

    很是激动的样子,是吵架。

    白色越野车上的人不下车,就是不下车,就是拦着他们了。

    阿楠的一个身旁的我们的手下对我们说道:“我知道怎么回事。”

    我们问什么事。

    阿楠这身旁的手下,是附近这边的人,说那边的小村后面有个隐藏的煤矿点,这帮人去私下偷偷开采的,专门在这时候黄昏偷偷挖了出来,拉去别人砖厂去偷偷的卖,因为没有办证,不经过任何的手续,他们开采只需要一部挖掘机,几部运输火车,所以成本低,卖的煤价格就很低,砖厂那边虽然明知道这些煤是黑点来的,但是因为价格便宜,他们也需要买,生产红砖需要煤矿。

    于是,他们这些大货车,就是偷偷拉煤矿去人家砖厂去卖的,然后这个白色的越野车,是这大路上的附近的一个村子的人,他们拦着路,就是想要敲竹杠,黑吃黑,理由是你们拉矿过我们村村口的路,就要给我们一笔路费,其实就是明摆着要黑吃黑分一杯羹。

    接着,人家偷煤矿的一方,来了几部车几十个人,而那部白色的越野车,也叫了几十个年轻人过来,双方对峙了起来。

    我抽着烟,看着。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我们也是为了利益,他们也是。

    我们不过是大一些的帮派,而他们算是小一些的帮派。

    这难道能说我们就是黑社会?这难道能说他们就是黑社会?

    这里面的界限,分界并不明显。

    到底怎样的人,是好人?

    到底怎样的人,又是坏人?

    拦路的人,是好人吗?

    偷挖煤矿的人,又是好人吗?

    那这两帮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四联帮是好人吗?我们是坏人吗?都不是,都是为了利益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