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7章 甘嘉瑜嫌疑最大
    文浩趴着在地上。

    已经真的不动了。

    我蹲下去查看,不会真死了吧。

    贺芷灵抓着他的头,一翻过来。

    文浩微弱的呼吸着,微微闭着眼。

    这一顿揍可不轻。

    贺芷灵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说道:“说的尽是废话!”

    却见贺芷灵眼中,眼泪在打转。

    我问道:“靠。你该不是为了这畜生哭吧?”

    贺芷灵对文浩说道:“我真该杀了你。如果有下次,我不会放过你。”

    文浩已经说不了话了。

    贺芷灵站了起来,说道:“走。”

    我问:“就这样啊?”

    贺芷灵说道:“那你打死他,我看不见。”

    我说道:“杀人罪名,我承担不起。”

    贺芷灵说道:“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也不想亲自动手。”

    说着她走了出去。

    我跟着走了出去,一挥手,让我们的人都离开。

    我们一起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贺芷灵一言不发。

    我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不舒服。

    送她到了厂门口,她下了车,我看着她离开,她走了几步,回头过来,对我说道:“下车,陪陪我。”

    我心里一喜,马上下车了,然后走了过去。

    跟着她进去了厂里。

    到了她厂区的宿舍里,她这家里。

    我默默的陪着她喝酒,想要劝她什么,但是说不出来什么。

    她心里不好受。

    我也心里不好受。

    实际上,贺芷灵还是在乎文浩的。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了,说道:“为了一个这么前男友难过,不值得。”

    贺芷灵说道:“我不是为他难过。”

    我说道:“哦,那是为什么难过。”

    贺芷灵说道:“为曾经愚蠢的自己。为将来的老公。”

    我说道:“危曾经愚蠢的自己,这可以理解,为将来的老公,这点我无法理解?”

    贺芷灵说道:“把一切都交给了那个男人,却没有能留给自己未来的老公。”

    我说道:“哦,你是说第一次啊,这玩意没几个人在乎吧。”

    贺芷灵问:“你在乎吗。”

    我吞吞吐吐说道:“在乎是肯定在乎那么一点点的,但也不是那么的很在乎,过去的都过去了,最主要的是看现在,看将来。”

    贺芷灵说道:“不值得。”

    我说道:“做也做了,悔恨也没用。人啊,还是朝前看。遇到了一个坏男人,不代表世上都是坏男人,遇到自己喜欢的好男人,还是要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的。”

    实际上让我来开导她,有点觉得自己班门弄斧,她懂的比我多。

    贺芷灵抬头看着我,问:“追求你吗?”

    我说道:“我是说好男人,你爱上的好男人。”

    贺芷灵问:“你是好男人吗。”

    我低着头,轻轻说道:“我好还是不好,关键在于你自己对我的了解。”

    贺芷灵说道:“你哪儿好。”

    我说道:“那你要自己觉得哪儿好,我自己说我哪儿好有什么用。”

    贺芷灵说道:“你和他还不是一样,你处了多少女朋友了?”

    我说道:“我好像没有干过,始乱终弃的,事吧。”

    我的声音低了下去。

    没有底气。

    貌似我经常干始乱终弃的事。

    贺芷灵问我道:“是吗?”

    我说道:“好了好了,追究这个干什么呢。是吧,人啊,要往前看。”

    贺芷灵说道:“你和他,又有什么区别?”

    我说道:“有区别。”

    贺芷灵问:“哪儿区别?不都一样始乱终弃。”

    我说道:“对一个爱我的女人对我好的女人来说,我不会抛弃她,我们在一起了,我不会跑出去外面去乱来,找别的女人。”

    贺芷灵说道:“我漂亮吗。”

    我说道:“漂亮。干嘛问这个。”

    贺芷灵说道:“美貌始终有褪去的那一天,再漂亮的女人,也会变老,变丑,等我变丑的那一天,是不是,我的男人就该抛弃我。”

    我说道:“这你不能这么假设啊,你遇到了一个不好的男人了,你不能把全天下的所有男人都这么比喻的啊。”

    贺芷灵问道:“你,是不是?”

    我说道:“我肯定不是。”

    贺芷灵说道:“以前文浩曾经对我说过,和我好一辈子的话。情话多么的动听,能让人失去了一切的抵抗力,只沉醉在爱情的甜蜜中,如果能拿吸毒来比,那这种感觉,真的就是在吸毒。是爱情在控制着人,不是人能控制着爱情。”

    是啊,爱情的魔力有多大,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一个没有爱情的人生,是缺憾的,每个人都在等着,希望自己能够遇到最完美的爱情。

    等到的人很幸福,等不到的人,这一辈子就这么带着缺憾遗憾过去了。

    原来,爱情给贺芷灵心中带来的伤痛,是那么的沉重,带来的伤口是那么的深,那么难于愈合。

    我说道:“经历的多,就会麻木了。没想到你也会有感性的时候。”

    贺芷灵说道:“像你一样经历多了,也就不感性了,麻木了,是吧。”

    我说道:“别什么都用我来比喻好吧。”

    贺芷灵喝着喝着,突然站了起来:“睡觉。”

    我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好的,走吧。”

    贺芷灵指了指沙发:“你睡这里。”

    我说道:“这里很冷的。”

    她直接走向房间,我马上跟进去。

    可她狠心的把门关上了。

    看来今晚她是没有什么心情和我弄点什么的了,机会难得出现一次,让人给破坏了,下一次,就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因为这一次,狠狠的打了一顿文浩,这家伙肯定会报复我们,所以我告诉贺芷灵,万事小心,出入记得带保镖。

    特地派人过去保护她。

    这天,我刚要出去外面,走出去没到大门口,看到甘嘉瑜向我走过来。

    本来不想理她的,但是她径直走向了我。

    我看见了她,假装看不到,走我自己的路。

    甘嘉瑜对我说道:“哟,张河哥哥,去哪儿啊。”

    我没说话。

    她说道:“你假装看不见我呀。”

    我站直了,没有继续走,而是问她道:“是啊,出去啊,怎么了。”

    甘嘉瑜走到了我的身旁,打了我一下,笑笑说道:“假装看不见我呀。”

    我说道:“哪有。”

    甘嘉瑜说道:“也对呀,我们是敌人,是仇人,在你心里,我就是害人精,你怎么愿意打招呼呢。”

    这家伙真烦。

    我说道:“没看见你,我急着出去做事。”

    她说道:“假装看不见吧。”

    我没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她跟了上来,说道:“好吧,原谅你了张河哥哥。那你那么急,是要出去约会吗?”

    我说道:“是。”

    她说道:“是和贺芷灵约会的吗。”

    我说道:“是。”

    她说道:“哦这样子啊,我还想着请你吃饭呢。”

    我其实是去公司,有事,黑珍珠说要开会的。

    我说道:“没空,下次。”

    甘嘉瑜说道:“我也要出去,能不能带我一程。”

    我心想着,这女人要搞什么鬼?

    她心里明知道我和她是敌人,却还要跟着我出去,不怕我对她下手吗?

    可是我的确也不敢直接对她下了手,毕竟这里这么多监控看着她和我出去,万一出去我对她下手了,那我就肯定被查。

    见我没有回话,甘嘉瑜说道:“怎么了张河哥哥,你怕我是吧?怕我害了你,所以不敢带我?”

    我说道:“我有什么好怕你的。”

    甘嘉瑜说道:“带我一段路而已,你不至于那么害怕吧。我也不能吃了你。”

    好,我就看看她玩什么花招。

    于是,我和她出去了。

    到了门口,带着她上了阿楠的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这些都是我的保镖。

    我要展示肌肉给她看。

    在外面,我可要比甘嘉瑜强很多。

    甘嘉瑜问我道:“那么多朋友来接你呀张河哥哥。”

    我说道:“嗯,是的,朋友对我挺好的。”

    甘嘉瑜问道:“每天都这样子吗。”

    我说道:“偶尔吧。”

    她这是要查我的底吗?

    她说道:“真好啊你的朋友。”

    说着,她和阿楠打招呼:“你好,我是张河哥哥的妹妹,我叫甘嘉瑜,很高兴认识你。”

    阿楠对她笑笑,然后继续开车。

    阿楠估计还以为,这甘嘉瑜还真的是我认的妹妹。

    我说道:“妹妹?我们算哪门子的兄妹。”

    甘嘉瑜委屈一样的说道:“好吧,不是兄妹。那我叫你张河好了,可是我们之间,你比我大,我们是好同事,叫你一声张河哥哥也不过分吧。”

    我说道:“不过分。”

    甘嘉瑜说道:“那就是呀,你亏了什么吗。”

    我说道:“不亏。”

    心里在想着,这女的到底想要干嘛?

    阿楠突然刹车。

    我看前面,一辆无牌泥头车在前面路口掉头,挡着了所有的去路。

    泥头车,无牌泥头车,最有问题的就是这些车,被暗算几次,都是因为这些车。

    这些车便宜,好找,而且杀伤力巨大,冲过来就能撞飞我们的小车。

    阿楠说道:“有问题。”

    我看着那辆车掉头,问道:“怎么有问题。”

    阿楠说道:“明明可以打死了方向盘就能过去的,他却没打,好像故意拦着我们。”

    我马上说道:“掉头,回去。”

    阿楠说好。

    阿楠急忙的掉头车子。

    却发现后面一辆泥头车跟上来,横在马路中间,堵着了我们的去路。

    我一下子抓住甘嘉瑜的衣领,怒道:“甘嘉瑜,你玩什么把戏!”

    甘嘉瑜无辜的样子,说道:“我没有啊!”

    按照剧情,此刻,该是几十个上百个打手抽出刀来,冲向我们,然后对我们进行砍杀。

    那这甘嘉瑜的嫌疑最大,她假装跟着我们,实际上这是她计划的一部分,让人埋伏好了,让车子埋伏好了,等到我们刚好来了,她通知泥头车拦着去路,然后截了我们的后路。

    尽管我们每天都做很多防备的措施,可是我知道,就算防备的措施再好,也是有弱点的。

    例如我每天找十个八个人保护我,那人家完全可以找上百个直接碾压式的对我下手。

    就算时时刻刻对我进行保护,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那几个特工,就可以找准机会对我们下手,这并不难,关键是有耐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