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4章 她要的安全感
    在阿楠的威胁下,柜门轻轻的开了。

    里面一个灰色西装的男子,举着手,看着我们:“别开枪,别开枪。”

    他惊恐的看着阿楠手中的枪。

    阿楠说道:“手,高举起来!”

    他急忙高举起手。

    阿楠命令他走出来。

    想不到啊,有杀手埋伏于此,如果不是贺芷灵灵敏的嗅觉救了我们,现在我两就是在快乐中不是被抓就是被打死了。

    不过,至少是能在快乐了,因为这个家伙,我们都还没得快乐,就已经被打断了,该死。

    假如我们已经进行了,即使死,即使被抓,至少我已经突破那一层的障碍,今后我和贺芷灵,就真正的是实现了质的飞跃。

    那家伙,高举手,走了出来。

    阿楠让两个手下上去搜身。

    搜了一下,从他身上搜出了手机,钱包等物。

    最主要是一把很锋利的折叠刀。

    这摆明了就是进来要伤人的,不是抓我就是捅我。

    这家伙的上衣被扒了下来,然后搜完了之后,阿楠说道:“带走!”

    手下把他押着出去。

    要找个地方,把他关起来,然后再慢慢问他清楚,谁派来的。

    贺芷灵这房子,这个家,已经不好待下去了,居然有仇人可以那么轻易的进来,万一她再住进来,被人下手害死咋办。

    当这个家伙被押出去后,从贺芷灵身边过去了,贺芷灵突然说道:“慢着!”

    我们都站住了,都看着贺芷灵,我问道:“慢什么?”

    贺芷灵说道:“不是他。”

    我问道:“什么不是他。”

    贺芷灵说道:“他不抽烟。”

    我说道:“你闻到?”

    我马上过去闻这个家伙身上,果然没有烟味。

    我问:“你抽烟吗?”

    他摇摇头。

    鉴于贺芷灵那鼻子的灵敏,这次,我相信贺芷灵了。

    既然不是他,那就是:还有另外的人。

    我马上对阿楠说道:“还有人,进去搜!”

    阿楠马上吩咐手下们进去搜。

    就这个时候,那衣柜没开完的柜门突然跳出一个男的,冲过来直接要跑出去。

    因为当时的情况是贺芷灵在最里面的,阿楠他们都押送之前的那个家伙出来外面了。

    没想到是两个人,有个同伴。

    那家伙手中持刀,往门口冲过来,看见我们一群人在前面,他急中生智,从衣柜中跳出来后直接就扑向贺芷灵,刀锋抵在了贺芷灵的喉咙部位,他劫持了贺芷灵。

    我急忙道:“住手!”

    这实在是太快了,太迅速了,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贺芷灵已经被劫持了。

    万万没想到,剧情会是这么演下去的!

    他大声道:“都退后!”

    我们的人,包括我在内,急忙的后退。

    一切都太迅速了。

    他手持尖刀,抵在了贺芷灵的喉咙,和我们对峙着。

    这家伙红着眼:“都他妈给我后退,后退!”

    我们又后退了几步:“不要冲动!”

    他对阿楠说道:“把枪丢过来!快,丢过来!”

    我急忙对阿楠说道:“把枪丢过去,快!”

    阿楠哦一声,急忙的把枪扔过去了他脚下。

    贺芷灵反而是一脸的沉静平静淡定,没有害怕的样子,可是贺芷灵不怕,我怕啊。

    我怕我的贺芷灵万一被他伤着了,被切到了喉咙,那,就是没命了。

    妈的,我宁可是我自己被他挟持的,至少我不会那么提心吊胆的。

    我宁可我死了,都不要贺芷灵死!

    那个家伙一脸的狠,恶狠狠的盯着我们,然后逼着贺芷灵蹲下去。

    贺芷灵直着身体,他吼道:“蹲下去!”

    我急忙道:“贺芷灵,蹲下去,听他的。”

    接着对那个家伙说道:“你别那么冲动,我们会配合你,你想要什么?要钱吗?要不,你交换个人质,我过去,你放了她。”

    那个家伙吼道:“闭嘴!你,蹲下去!”

    他逼着贺芷灵蹲下去。

    贺芷灵被他逼着,只能蹲了下去。

    刀架在脖子上,贴在喉咙上,不能不蹲下去。

    贺芷灵却毫无惧意,看来,她是在找机会挣脱。

    可是,那男的身高体壮,贺芷灵想要逃脱谈何容易。

    蹲下去后,男的一手持刀还是放在贺芷灵的脖子上,另外一只手,左手伸下去捡枪,靠,要是让他捡到枪就麻烦了!

    可是现在这样子,我们无法阻止他。

    因为紧紧贴着贺芷灵蹲下去而且枪在贺芷灵脚前的原因,他捡枪有点吃力,一伸手下去后,一个坐姿不稳摇摆,手中的刀轻轻离开贺芷灵的脖子。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我一看贺芷灵,喊道:“跑!”

    实际上我不该喊跑的,但是不知道喊什么,喊推开他吗?

    贺芷灵也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马上的一推那男的手然后就跳过来,谁知那男的不捡枪了,左手抓住了贺芷灵,然后右手的匕首就捅贺芷灵,贺芷灵没跑得了,双手一下子抓住了那家伙持刀的那只手的手腕。

    好险啊!

    我冲了过去。

    毕竟贺芷灵的力气没那么大,那家伙的匕首捅向贺

    芷灵的身体,贺芷灵吃力的推开他的手腕也推不开,他的匕首离贺芷灵的胸口越来越近。

    他们在转身着,我们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施救。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看准了伸手上去,双手握住了那匕首,阻止了匕首继续往贺芷灵的胸口继续捅下去。

    那家伙还在扭动着,但是因为我死死抓着了匕首,而且贺芷灵抓着了他的手腕,他捅不下去了,然后他就想抽开匕首,可是很快的,他不抽开匕首了,直接蹲下去先捡枪。

    这太快了。

    吴凯阿楠他们还没来得及扑上来,他捡到了枪,接着他手中的枪对准了贺芷灵和我,我一下子抱住了贺芷灵挡住了枪口。

    枪响了。

    声音不大,枪应该经过了处理,啪的一声,我的腹部一阵剧痛。

    我中枪了。

    我倒在了地上。

    阿楠他们扑上去,扑倒了那个家伙,迅速制服了他。

    我的腹部。

    中枪了。

    我要死了。

    腹部的剧痛,我一捂着腹部,全是鲜血,我手上的血,还有腹部的血混成一片。

    渗出了腹部。

    我紧紧的捂着腹部,好痛。

    贺芷灵坐了在地上,抱着了我,惊呆了。

    我对她说道:“我要死了。”

    贺芷灵对阿楠他们喊道:“快叫救护车!”

    他们急忙的过来背起来了我,是阿楠背着我的,然后就往门口出去。

    贺芷灵和吴凯等人帮忙扶着,其他的人,马上的押着那两个家伙下去。

    一起进了电梯。

    贺芷灵焦急的问我道:“怎么样了?”

    看着她眼中的焦急,满满的都是关心。

    我感到很欣慰。

    我说道:“疼。”

    真的疼。

    我是要死了,想我大把好前途,就这么死了,真不值得。

    贺芷灵一直安慰着我,快到医院了,撑住撑住。

    到了楼下后,接着她掏出手机,马上到旁边打电话联系她经常去的那家医院的院长。

    阿楠把我弄上了商务车,轻轻对我说道:“我们用的子弹都是特殊处理的,打不死人,只能打伤。”

    我一听,原来如此,我居然撑到现在还没死,是因为子弹根本没穿进去,而是只是打得我伤过去而已,尽管如此,还是很疼,子弹穿进去了皮层里,血不停的流,而且我刚才抓住匕首的那只手,伤口很深,不停的流血。

    我对阿楠说道:“那就是死不了了。你让开,去开车,我演演戏。”

    阿楠说知道了。

    阿楠要开车,贺芷灵打完了电话,过来后马上上了车,对阿楠说道:“玛利亚医院。快!”

    阿楠说是。

    开车了。

    贺芷灵伸手帮我压着我的伤口,我脸色发白,流了一些血。

    我对贺芷灵说道:“表姐,看来我是不行的了。”

    贺芷灵怒道:“别说这种话!闭嘴!”

    这时候,还那么凶啊。

    我说道:“你不要凶我了,你以后也骂不到我了,我有最后两句话和你说说。”

    贺芷灵闭上了眼睛,说道:“我不听!”

    我握住了她的手,搞得她手上也都是血了。

    我说道:“琳琳,我一直很喜欢你,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把你娶回家,你做我的新娘,做我的老婆,我们好好的幸福的过一辈子。”

    她盯着我,不说话。

    我说道:“可是看来这个愿望,这辈子是不能实现了。”

    我忍着痛说的这些,听起来,还真的像快死的人说的音调一样。

    贺芷灵都被我骗了。

    贺芷灵说道:“没事,你会好起来的。”

    我说道:“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好起来了,你会嫁给我吗?”

    贺芷灵不说话。

    我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假装要晕过去。

    贺芷灵急忙说道:“嫁!”

    我又睁开了眼睛,强装一笑,说道:“嗯,如果我好起来了,我娶你。”

    她说道:“先好起来再说这些好吗。”

    我说道:“好不了了,我知道我不行了。”

    她说道:“不要说这种话。”

    我说道:“如果我好起来的话,嫁给我,好吗。”

    她说道:“因为你救了我,我要报恩吗。”

    我说道:“不是,是因为我爱着你。”

    贺芷灵说道:“你爱的人太多。”

    果然如此,王普和我分析得很对,贺芷灵介意的,就是安全感,她认为我这种人给她带不来安全感,她受到了文浩的背叛的伤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已经被背叛过了,就不敢再继续谈下去了。

    王普一直告诫我,想要得到贺芷灵的心,我其实只差一步,就是成功的在贺芷灵心中树立起我是一个忠诚专一负责任的好男人的形象,让她认为我有安全感,是一个可靠的好男人,她才会走出那最后的一步,和我真正的在一起,如果我给不了她安全感,即使我突破了那最后一层的障碍,和她睡在了一起,那她也有可能会和我分手,离开我。

    对于贺芷灵这样的单纯的一根筋的恋爱小白来说,她不敢轻易动了情,一旦动了情,那就是一生一世的事,她不会轻言分离,不会轻易说分手。

    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分手了,她这种人只有想一件事,活着没意义了,只想着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