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3章 埋伏房间的杀手
    既然被贺芷灵看穿了心里想法,她也不喝了,那我就自己喝了。

    没想到在我喝完了之后,她说道:“就怕你先醉了!”

    她也不示弱,拿起酒杯也喝了。

    这么明显的暗示了,明知道我想要灌醉她,但是她还是要和我喝,明摆着是心里也期盼着什么了。

    好,那就喝吧。

    两人很快干掉了一瓶红酒。

    接着,是第二瓶,第二瓶喝到一半,我有些晕,说话虽然还清晰,但是神智更是越来越清晰,这要是接着往下喝,我会挂掉。

    而她,贺芷灵,倒是看起来比我清醒。

    倒了这杯酒,然后给她倒酒,她却用手挡住了说道:“不喝了。”

    我说道:“什么意思。”

    贺芷灵说道:“不想喝了。”

    我勉强不来她,好吧,既然她不想喝,想保持清醒,我也逼不了她。

    我说道:“那好吧,那就不喝吧。”

    贺芷灵看着我,问道:“问你一个事。”

    我说道:“什么。”

    贺芷灵说道:“你和黑珍珠有没有做过。”

    我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白的这么问我这样的问题。

    我说道:“问我和黑珍珠有没有做过?做过什么。”

    贺芷灵说道:“别假装不懂。”

    我说道:“哪里假装不懂,没有。我没有和她做过饭做过菜。”

    贺芷灵说道:“真能绕开。”

    我说道:“那你说做什么嘛。”

    她直截了当:“爱。”

    好吧,既然都问得那么直白了,我再绕下去也是不好了。

    那我就直接回答好了。

    不过,回答之前,我想问问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我问道:“问这个做什么。”

    贺芷灵说道:“好奇。”

    我说道:“没那么简单吧,不仅仅是好奇吧。”

    贺芷灵说道:“如果做我男朋友,我总要知道他和他身旁的亲密的女子的关系吧。”

    我一听,这话有戏。

    我问:“你打算和我变成男女朋友?”

    贺芷灵说道:“可能是,你先回答这个问题。”

    我说道:“那为什么不问别人,专门就问黑珍珠呢?”

    贺芷灵说道:“你就回答我有没有做过。”

    为什么不问别的女人,她明知道我和谢丹阳,我和朱华华这些都走得很近,那干嘛非只问黑珍珠,不问其他女人呢。

    可能是因为黑珍珠是她的敌人,也可能是因为黑珍珠还一直会是她的敌人,还一直斗下去,还因为黑珍珠是她最强劲的敌人,不只是斗智斗勇,斗背景斗能量,还因为争芳斗艳,贺芷灵很漂亮,但是黑珍珠不妨多让。

    相比起来,虽然柳智慧也很厉害,很漂亮,很美,三个女子都倾国倾城,可柳智慧明显的社会地位没有那么高,背景没那么深,而且和贺芷灵没有直接的争斗。

    我说道:“和你一样。”

    贺芷灵头一斜,说道:“和我一样?以前你也强,过她。”

    她停顿一下,没有说出坚这个字。

    我说道:“我是说,我和她只是睡过,没有做过。”

    贺芷灵问:“为什么。我不信你守得住。”

    我说道:“那次你也知道了,醉了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人家陷害我的,就是明摆着让你看这样子的,明摆着气你的,谁知道你那么容易气到,一看到,都不问清楚,就以为我和她什么了。有很多东西,眼看到的未必都是真的。”

    贺芷灵说道:“真不真也只有你自己知道。”

    我说道:“你不相信,你干嘛又要问我呢,本身就是真的,没有就没有。”

    她没说什么。

    我问道:“到底你问这个来干嘛呢?”

    贺芷灵说道:“没什么,就是问问。”

    我说道:“其实你把人家当情敌,是吗。”

    贺芷灵说道:“不是。”

    我坐到了她那边去,然后从她身后,抱着她了,轻轻的磨蹭了她的白皙脖子一下,她轻轻闭上了眼睛。

    我说道:“还说不是。”

    贺芷灵说道:“放开我。”

    她嘴里说放开她,但是,她手上却没有动作。

    离开了男人那么久,而且被我若有若无的调了那么久,追了那么久,她已经从心底里愿意接受我和她的亲密的接触了,虽然她真正没有从心底里接纳我,但是至少她已经愿意和我亲密的接触了,这就够了。

    只要通过了这一层,穿过了这一层,就能达到了她的内心,击破那一层薄薄的障碍,最终到达胜利的彼岸。

    我贴近了她之后,轻轻的用手抱着了她,然后低头下去,寻找她的唇,吻了下去。

    她假装拒绝,可是我亲着了后,她迎接了我。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仿佛我们两个就是一对在一起已久的情侣了。

    她没有再挣扎。

    这个女人,美丽妖娆,锋芒毕露,亲她有一种征服了全世界一样的幸福感觉。

    接着,我的手想要解开了她的衣服,她却推了我一下,说道:“房间去。”

    看来,经过我不屑的努力,我终于击破了这一层障碍,她终于愿意和我走到了这一步。

    我抱着她,想要把她抱起来走进去她房间,可是,可是……

    可是我根本抱不起她。

    她太重了!

    她本来就很高,和我差不多一般高,体重肯定超过一百。

    想要浪漫的抱着她起来,却没有能抱起来。

    是因为喝了一些酒脚软了,也是因为她太重了。

    这就十分的尴尬了。

    我尴尬的看看她,笑出来了声音。

    她说道:“嫌我重!”

    她站起来。

    我说道:“嫌我没力气,没有能抱着你起来。”

    她说道:“一百一十多。”

    我说道:“哦,来,再试试。”

    接着,我又试了一次,这次,她配合着我,我终于抱起了她,抱起来后,感觉也不算很重嘛。

    然后抱着走向了她房间,一边走,一边亲亲她的脸庞,还有她的嘴唇。

    她有些娇羞,双颊绯红,脉脉含情。

    想不到我堂堂的叱咤风云的贺总,居然还会娇羞,这太有意思了。

    一会儿,我们即将有一场美妙的大战。

    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

    我推开了房门,突然贺芷灵伸手推了一下墙壁,抱着她的我整个人反弹了回来。

    她干嘛了?

    拒绝了吗这是?

    又要反悔了?

    走到了这一步,她却要反悔了?

    搞什么鬼。

    她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下,让我不要出声音。

    接着,她指了指房间里,示意房间里有人。

    接着,她娇滴滴说道:“老公,我们先在外面洗澡好吗?”

    声音还故意放大。

    她这是故意让她房间里面的人听见。

    只是,她房间里面真的有人吗?

    没想到,贺芷灵都能发出这么娇滴滴的声音来,女人果然天生就是会演戏的动物啊。

    我倒是沉迷在了她的这个娇滴滴的声音中无法自拔了。

    贺芷灵看我没有跟着她演戏,我沉浸在沙比当中,她捏了我一下,我急忙说道:“好,那我们先洗澡吧。”

    接着,关上了房门,抱着她回到了桌边,放下了她。

    贺芷灵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房间里面有人。”

    靠。

    走到了这一步,就要开工的时候,偏偏有人来搞破坏!

    我问道:“真的吗。”

    贺芷灵说道:“什么真的吗?你不相信。”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

    贺芷灵说道:“闻到了我房间里有烟味,很轻很轻的烟味。”

    我说道:“有人在你房间里抽烟?”

    贺芷灵说道:“是有吸烟的人躲在里面,他衣服上有烟味,我对这个很敏感。”

    我说道:“该不是搞错了吧,闻到的是我身上的味道吧。”

    贺芷灵说道:“绝对没错。你身上的味道我很熟悉。”

    我问道:“是吗?你很熟悉啊。”

    她说道:“认真点!”

    这时候的她,没有了刚才的娇羞,很正经,很认真,凶了起来。

    我问道:“那怎么办,报警?”

    她问道:“有没有带人。”

    我说道:“好,我让我的人上来抓人。”

    我发信息给了下面的强子和阿楠。

    只不过,她房间里面真的有人吗?

    等待的时候,我又抱住了贺芷灵,还想亲亲她,她却已经没有了兴致,把我推开了,狠狠剐了我一眼。

    我不敢动她了。

    贺芷灵说道:“把门开了。偷偷开了。”

    我过去轻轻把外面的门开了,刚好阿楠和吴凯等七八个手下来了。

    我指了指那间房。

    他们几个进来后,都看了看贺芷灵,然后轻轻的走到了房门口,抽出了刀子。

    其中的阿楠,掏出了一把手枪。

    打开了贺芷灵房间的门。

    接着打开了贺芷灵房间的灯。

    走了进去。

    我跟着他们进去了。

    一眼看进去,里面根本是没有人啊。

    我早就担心贺芷灵一个人住在这里有危险了,毕竟这里和她厂区不同,厂区严进严出,都是她自己的人,有她自己的保镖,而这里是没有的。

    即使防盗门再好,楼层再高,一样有人能进的来。

    这没什么难的。

    进去了之后,开始慢慢的搜,从床底,到外面阳台,还有洗手间。

    最后,目光落在了衣柜那里。

    阿楠的枪指着衣柜,说道:“出来!否则开枪了!”

    没有声音。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没人敢轻易上去直接打开柜门。

    因为如果对方有枪,会直接开枪,或者有刀,会马上一刀子捅出来,那会死人的。

    阿楠继续说道:“不出来就开枪了!我数到三!一,二!”

    里面到底有没有人的?

    我怀疑根本就是没人的吧,贺芷灵闻错了。

    房间里根本就没人。

    阿楠数到了三!

    里面突然有了声音:“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居然真的有人!

    我看了贺芷灵一眼,这女人,简直神了。

    她不仅有着灵敏的听觉,还有灵敏的嗅觉,简直是有做特工的潜质啊。

    阿楠说道:“开柜门,自己开!”

    里面却又没有了声音,这,是搞什么鬼呢到底?

    阿楠怒道:“开不开门!”

    我直接说道:“开枪,不要废话了!”

    里面那人道:“别开,别开!我们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听声音,里面的人应该是个三十多四十岁这样的男子。

    这是埋伏在这里的杀手吗?

    又是谁派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