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2章 明显的暗示
    还是等到了和贺芷灵解释的机会。

    那天打包了一些吃的回到办公室,刚好就见她在办公室。

    平时办公室有人的,但是这个时候,她们都去吃午饭了。

    只是,贺芷灵为什么这时候会在这里呢?

    我奇怪的问:“你怎么在这?”

    贺芷灵说道:“关你什么事。”

    估计是来找监狱长聊什么了,刚聊完吧,因为我见监狱长那边的办公室的门还是开着的,监狱长在办公室里。

    看来贺芷灵的态度是有点不好啊,心里一定还在怨恨着我呢。

    我笑笑,问道:“怎么,心里对我不舒服,这么对我说话。”

    贺芷灵说道:“一向如此。”

    是的,一向如此,但没那么冷罢了。

    今天说话,特别的冷,已经快入冬,外面的天气三十五度,秋老虎,这样的热天,却抵不过她对我的这份冷。

    我坐了下来,打开了打包回来的吃的,问道:“吃饭了吗,表姐。”

    她说道:“没吃。”

    我拿着饭盒过去给了她,说道:“吃吧。我再去打包一份。”

    她说道:“不需要。”

    冷冷的。

    我问道:“哟,怎么了,谁欺负了你了,这么个样子。”

    贺芷灵说道:“别跟我说话。忙。”

    她在看着一份什么报告。

    也不知道是关于监狱里的,还是关于外面的她啤酒厂的。

    估计应该是监狱的。

    我问她道:“这是什么。”

    她说道:“自己看。”

    我一眼看下去,是关于分房的详细的报告。

    我说道:“有什么好看的。”

    贺芷灵说道:“房子很多,分到的人很少,你觉得该怎么分好。”

    我说道:“你想捞钱?”

    贺芷灵说道:“捞钱?自己人你还要捞钱?”

    我说道:“那你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嘛,何必来问我呢。”

    贺芷灵说道:“按照她们的功劳评定,还有级别,分下去。”

    我说道:“好吧。那我们的敌人呢。”

    贺芷灵说道:“暂时先分下去,够资格的都分,再慢慢解决她们。那甘嘉瑜呢。”

    我说道:“活着好好的,每天活蹦乱跳,开心得不得了。”

    贺芷灵说道:“废物你。”

    我说道:“骂我呢你。”

    贺芷灵说道:“每天就知道泡妞,玩女人,脑子里没点有用的东西,又不上心,迟早又会让她们翻身了!”

    她骂的真难听。

    我问道:“我怎么整天泡妞玩女人了。说。”

    贺芷灵一气之下脱口而出:“那晚我见的你和黑珍珠,我没看错吧,我没说错吧,之前我说的你们刚好又混在一起。”

    她一连串的都说了出来。

    我笑笑。

    我明白了,她心里就是怨愤我这个。

    贺芷灵看我笑,心里更不爽,骂道:“你笑什么,骂你骂错?”

    她说话本来少,一气之下话就多,骂的话很多。

    我说道:“好吧,平静一点,可以吗。”

    贺芷灵说道:“平静?”

    我说道:“淡定一点。说真的,你喜欢我,你在乎我,否则你不会吃醋。”

    她说道:“谁吃醋了。我是骂你工作不认真。”

    她一着急,居然开始解释起来,以她的性格,如果不着急,不会解释,她从来都很淡定才是。

    我说道:“你吃醋了,所以你才恼火我,你觉得我去和人家睡觉,你心里梗着了,不舒服了,对吧。”

    贺芷灵说道:“随你怎么说。”

    我说道:“实际上那晚上,并不是我和她去开什么房,而是这本身就是个意外,你想想看,如果我真的要和她去开什么房,会去那里开?就那个条件,谁愿意去开,别说黑珍珠嫌弃,我都嫌弃。”

    贺芷灵似乎不为所动。

    我说道:“其实是这样子的。”

    我快速的简单的把那天为什么和黑珍珠开了房的事情告诉了贺芷灵。

    贺芷灵听了之后,对我说道:“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虽然声音依旧冷冰冰,但是听起来,已经没有了那么的难听了。

    能感受得到她听了之后,不会对我那么怨恨。

    我说道:“表姐,我说了,我不会乱来啊。对吧。”

    贺芷灵说道:“有谁说过用行动来表示。”

    我说道:“这话是你自己说的,但我现在也是用行动来表示。不过你也知道,很多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我已经守住自己的底线了。难道你出去,就没有一些男人不怀好意的要靠近你吗?”

    贺芷灵说道:“我和你不同。”

    我说道:“不同,不就是说你能守得住,我守不住嘛。表姐,其实说真的吧,那天晚上我喝醉了之后,然后看到你生气的走了。”

    她说道:“谁生气走了?没有。”

    我说道:“好的好的,没有没有。那时候我啊,就觉得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对不起你,可是我想要追出去,全身没力气,喝了那么多白酒,加上那么多啤酒,吐到脸都肿了,脚都软了,实在是不行。”

    贺芷灵高高在上的样子,问我道:“哪儿对不起我。”

    我说道:“不知道,那个,反正就是觉得对不起。”

    贺芷灵说道:“我和你,不是男女朋友。”

    我说道:“其实我当你是我女朋友的。”

    贺芷灵说道:“做梦。”

    说完,她拿了包,走了人。

    做梦?

    嗯,估计真的是做梦了。

    贺芷灵约了我去她家。

    没错,是她约了我去她家吃饭。

    就是她的那个家,不是厂里的,而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个她一直的家。

    她做了饭菜,让我去吃饭。

    我知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做饭给我吃呢。

    我琢磨了许久,都不知道贺芷灵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呢?

    想男人了?想我了?

    或许是。

    也许是想着犒劳犒劳我,因为我这段时间一直很听话,对她很好。

    也许是想展现一下厨艺,在我面前表现出她贤妻良母的一面。

    这么做的目的?

    就是为了和我独处,讨好我,那最终目的还是:要搞定我。

    哈哈,是不是想多了。

    想得我心花怒放的。

    去了贺芷灵家里,居然,是真的。

    到了的时候,发现她家里一尘不染的,然后客厅餐桌上有很多的菜。

    海鲜大餐。

    蒸扇贝,白灼虾,大闸蟹,多宝鱼。

    这,出自她的手?

    她在打着电话。

    我一直等着。

    我拿了一瓶红酒过来,拍了几张照片。

    又等了一会儿,她还是没可以。

    我心里郁闷了,搞什么呢?

    谈工作的事。

    好吧,我不管她了,直接开始吃了起来。

    这菜色,这味道,简直了。

    没想到贺芷灵还有这么一手。

    等到我前面一堆的壳,她打完电话回来了,坐下后,说道:“发货到x市的车翻车了,麻烦。”

    我一愣,问道:“啤酒都碎了?”

    贺芷灵说道:“是。”

    我问:“那这个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找保险,重新发。客人那边很发火,好不容易搞定了。”

    我说道:“这些不都你们销售和售后做的吗,关你这个老总什么事。”

    贺芷灵说道:“客户早早就和我们合作了,这次他大发雷霆,因为他主管那边的经销的,没有啤酒到,很多小店都闹了。只能我亲自打电话安抚。”

    我说道:“唉,做个生意不容易啊。”

    贺芷灵说道:“是吧,理解我的辛苦了吧。”

    我说道:“是是是,理解我女朋友的辛苦了,来,给你剥虾。”

    她说道:“你给我把嘴巴管好一点,谁是你女朋友。”

    我说道:“你啊。”

    她说道:“以后不要说这个!”

    我说道:“那你割下我舌头啊。”

    说着她真的去找刀,我急忙说道:“不说不说,看,虾剥好了。”

    我剥虾给了她吃,她倒也不嫌弃,拿去吃了。

    我又剥了几只虾给她。

    她吃着。

    然后指了指蟹。

    我问:“夹给你?”

    她说道:“剥。”

    我说道:“靠!这个怎么剥。”

    她瞪我一眼。

    好吧,看在她做菜给我吃的份上,剥。

    连蟹肉都能剥出来给她,多厉害啊我。

    我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做的菜挺好吃的。而且还是很有技术含量的海鲜,我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

    她说道:“五星饭店做,外卖送来的。”

    我一愣。

    我说怪不得那么厉害那么好吃!

    我说道:“你,你玩我呢?”

    贺芷灵说道:“本来是要做的,后来接个电话,懒得做了,叫你来吃就已经不错了,你还嫌弃是外卖?”

    我说道:“你!我服了你了。”

    还以为都是她做的,结果吃饱了之后,她告诉我,她叫的外卖。

    还说什么叫我来吃饭,她做饭,这,算是欺骗吗?

    贺芷灵说道:“你那么生气做什么。”

    我说道:“我以为你要讨好我,在我面前展示出你贤妻良母,贤良淑德,秀外慧中的一面,结果你却来了这么一招。”

    贺芷灵说道:“我,贤良淑德,秀外慧中,贤妻良母。”

    我说道:“你,当然不会是。你肯定是不了,因为你不会是这样子的人。”

    贺芷灵说道:“我展现不了这个,我不会是这样子的人。”

    我问道:“然后呢。”

    贺芷灵说道:“没有然后。”

    我说道:“你说这话的意思是说你就是你,是天空中不一样的烟火,我就是我,我就是这样。是吧?如果要和你在一起,就要去迎合你,对吗。”

    贺芷灵说道:“我说过了,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别想太多。”

    我倒了酒,也给她倒了一杯酒,说道:“喝酒吧。”

    贺芷灵喝着酒,一口气就喝完了。

    和她说话,和她聊天永远让人心里难受。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让人极其不舒服的。

    可我又不知道她心里到底真正的在想什么?

    明白了。

    表示。

    行动。

    嘴上说不要,心里却很诚实。

    她就是这样子的人。

    我觉得先喝几杯酒下去,然后再试试她。

    那要先从喝酒开始。

    我又给她倒了一杯酒,然后说道:“好,来,敬你这一杯酒,感谢你请我吃饭。”

    贺芷灵问:“想灌醉我?”

    我说道:“呵呵,哪有。”

    贺芷灵说道:“想灌醉我,然后。”

    她竟然看穿我的心里想法。

    我说道:“好吧,算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