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1章 始终是心腹大患
    不知所以的黑珍珠看见我跪在地上,走了出来,踢了我一脚,说道:“干嘛呢你!给她下跪呢。”

    她指了指那个捂着肚子慢慢站起来的那个被她打的服务员。

    我扶着墙站了起来。

    贺芷灵已经不见人了,我需要打电话解释吗?

    黑珍珠说道:“去洗不洗,不洗我走了。”

    她不想待在这个看起来十分简陋的地方。

    我默默的进去了洗澡。

    洗完澡出来,我只是用毛巾遮着重要部位,就出来了。

    黑珍珠一看,扭过脸去,然后道:“你,你!你能再无耻一点嘛。”

    我钻进被窝里去了,说道:“那我有什么办法,浴巾你拿着了,衣服又脏。”

    洗了澡,我清醒了很多。

    我看着黑珍珠光滑的背部,说道:“再说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这样子,咱两都睡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只不过没动到而已,何必那么羞耻的样子。”

    黑珍珠说道:“我好歹是个女的!”

    我说道:“没看出来你哪儿是女的。那衣服谁送来啊,怎么那么久。”

    不一会儿,门口响起了敲门声,看来是有人送衣服来了。

    我说道:“去开门啊。”

    黑珍珠说道:“不是她。”

    我问:“什么不是她。”

    黑珍珠说道:“不是我们的人。”

    我问:“你怎么知道。”

    黑珍珠说道:“敲门声不对。”

    我问:“还有敲门声听出来是不是自己人的。”

    黑珍珠说道:“有暗号。”

    真是够谨慎的,我问:“那我们的人的敲门声,哦不对,是你的人的敲门声是三长两短?还是两短三长?”

    外面的敲门声很大声,急促。

    一会儿后,一个粗粗的男声响起来:“开门开门!”

    黑珍珠说道:“听这个声音,有人找麻烦来了。”

    我说道:“一定是刚才那个被你打的服务员找人来了。陈逊什么时候到。”

    黑珍珠打电话过去给陈逊,催促陈逊过来快点。

    陈逊也是帮忙去买衣服去了,这大晚上的,在这个地方,去哪里买衣服啊?

    肯定跑很远的地方去了。

    黑珍珠挂了电话,说道:“快到了。”

    可是外面的敲门声很急促了,那外面的人扯着声音大吼大叫的。

    黑珍珠说道:“去应付一下。”

    我说道:“是你去应付吧,你会功夫,我怎么应付,我一开门就被打死了。”

    外面的人骂得很难听,什么狗男女,什么缩头乌龟开门的。

    黑珍珠说道:“你看我穿着个浴巾,里面什么都没有,怎么去应付!”

    我说道:“我就这么个毛巾,我又怎么去应付!算了,让他们敲。”

    话音刚落,门被打开了。

    他们有钥匙。

    一个看起来壮壮的男的,带着四个小弟进来了,后面跟着的就是那个女服务员。

    看起来,这男的和那女服务员挺像的,估计是弟弟。

    他们一进来,就指着我们骂,说我们打人什么的。

    几个男的却盯着黑珍珠惊呆了,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大美人,还是只披着浴巾的。

    黑珍珠急忙也钻进了被窝里面来。

    黑珍珠说道:“我警告你们给我马上滚出去!”

    他们却不可能滚出去了,那男的冲过来要掀开被子。

    黑珍珠从被子底下一脚迅速伸出去踢中他要害,男的尖叫一声,倒在地上捂着打滚了。

    黑珍珠紧紧靠着我。

    这场景,多么的有意思,像是被人抓奸在床。

    黑珍珠推我出去应付那几个,我没有穿衣服,只能拉扯了她身上的浴巾围着了身下,然后出去了,对那几个家伙说道:“打架是吧,来啊!”

    那个倒在地上的头儿脸都绿了,这一断子绝孙脚踹的不轻,有他好受的。

    他喊一句:“上!”

    几个手下马上冲上来,我迎了过去开打。

    还没到他们面前,浴巾滑落,那个女服务员一扭头过去,我一低头看,那几个家伙上来就对我拳打脚踢。

    我和他们厮打在一起,裸着和他们厮打。

    这场景,真的就是抓奸在床啊。

    本身他们人多,而且我又喝了酒,全然无招架之力。

    好在陈逊他们及时赶到,没几下,把这几个家伙全打趴在地。

    黑珍珠说道:“全拖出去!那女的给我狠狠打一顿。”

    陈逊他们把这些人拖出去了。

    黑珍珠的助理拿了衣服过来给我们,放在了床头,然后赶紧的出去了。

    接着关上门后,外面听到了那个女服务员的惨叫声音,被打得不轻啊。

    黑珍珠在被子里穿好衣服,我则是背着她,也穿好衣服了。

    把东西装进包包里面去,然后她准备离开。

    我问:“那你的脏衣服,包包,都不要了吗。”

    黑珍珠说道:“那都是你吐的那些东西,恶心死了!”

    她用的包包,穿的衣服,都是价值不菲的。

    我说道:“要不拿去洗洗,然后卖了还能值钱啊。别扔了啊。”

    黑珍珠说道:“行,我命令你,把衣服和包包装好,拿去洗干净了卖了,钱给我。”

    我说道:“我我我。”

    我是不想干。

    可是这是我闹出来的,我不想干也不行。

    黑珍珠就要开口骂人的时候,我走过去,拿着那个垃圾桶的塑料袋,装好了她的包包和衣服。

     

    接着跟着她出去了。

    走廊外,那帮家伙,倒了一地。

    黑珍珠对这几个求饶的家伙说道:“不挖你们眼睛都不错了!”

    说着,又踢了那个女服务员两脚。

    我急忙过去拉住了她,说道:“差不多得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黑珍珠说道:“要你教我!”

    黑珍珠对地上的人说道:“我是珍珠集团的老总,黑珍珠,不服气去找我。”

    那几个急忙道:“不敢了不敢了。”

    黑珍珠一挥手,众人紧跟着身后离开。

    监狱里,风平浪静。

    甘嘉瑜的人越来越被我们削掉,她们的人越来越少,如此下去,很快我们就把她们的人全部都干掉了。

    不过甘嘉瑜没除掉,始终都是一个心腹大患。

    可现在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走慢慢剪掉她的羽翼这一条道了。

    这几天,都是纠结着怎么和贺芷灵解释。

    到底该不该解释?

    在办公室,我给王普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王普发生的事,说贺芷灵误会我了,问王普怎么办。

    王普问我:“你觉得该怎么办。”

    我说道:“我能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解释吧,也不是。不解释吧,也不是。”

    王普说道:“你觉得解释会怎样,不解释,又会怎样?”

    我说道:“解释了,她可能不相信,又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本来什么都没有,越解释就越黑,而且本身就不是情侣,干嘛要去解释什么呢?如果不解释,也就那样。”

    王普说道:“要我说,该解释。”

    我问:“为什么。”

    王普说道:“你不解释,她觉得你就是这种人渣,就是乱来的男人,认为你这个人就是渣男,不值得托付,她会离得你更远。”

    我说道:“现在本身就离得很远了。”

    王普说道:“那她会推得更远,更加反感你。你知道她需要什么吗?对她这种女人来说,受过背叛的伤的女人来说,她需要的是安全感,需要的是忠诚,可是她对你有感觉,却从你身上看不到你对爱情的忠诚,得不到安全感,那怎么办?她肯定会远远的远离你,即使再怎么喜欢,也不可能会和你在一起。”

    我说道:“这倒也是。”

    王普问:“我就问你,你到底想不想和她在一起。”

    我说道:“想啊。但是我也感觉把她推得越来越远,我完全把握不住她,有时候觉得她很近,特别是她和我回家帮我的时候,很近,可是一转身,我就伸手够不到她了,我完全搞不懂她到底想什么,也抓不住她。”

    王普说道:“那我建议你,还是去解释吧。”

    我说道:“那我去解释,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本来就没有这个事,一去解释,就是你本来就有鬼了。”

    王普说道:“也对,不能主动的去解释,那就等机会再解释了。等她对你冷嘲热讽,或者问起这个事,你再告诉她,绝不能先开口提及,然后,施展你的口才,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她哄得心花怒放,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嘛。你要知道,女人心,最主要还是要哄的。”

    我说道:“这倒也是啊。”

    王普说道:“对,就是要靠哄的嘛,无论哪个女人,谁不喜欢自己心仪的男人哄自己呢。快去哄哄她吧。好了我先忙了。”

    他挂了电话。

    我琢磨了一番,对,可以解释,但不能傻傻的跑去解释,越解释越乱,那我就慢慢的等机会再说。

    这天,在打羽毛球的时候,又遇到了甘嘉瑜。

    她这次不是打篮球,而是打羽毛球。

    就在我们所打的旁边的场。

    我在休息擦汗的时候,甘嘉瑜过来了,给我递了一瓶水,说道:“张河哥哥,喝水呀。”

    我没接,说道:“不用客气了,谢谢。”

    她坐下来,还是递给我。

    我还是没有接。

    她笑着问:“怎么了,怕我下毒呀。”

    我说道:“呵呵,我这里有水。”

    我自己打开了自己拿来的水,喝了一口。

    甘嘉瑜说道:“好吧。”

    说着,她坐在了我的身旁。

    甘嘉瑜说道:“她们打得真好。”

    我说道:“是,打得真的好。”

    我敷衍着。

    心想她想要说什么。

    我没有再主动和她搭话。

    甘嘉瑜说道:“张河哥哥,问你一个问题。”

    我看了看甘嘉瑜,说道:“有什么话你直说。”

    甘嘉瑜说道:“你舍得嘉瑜妹妹离开吗。”

    我问:“哦,怎么,你要离开了是吗。”

    甘嘉瑜说道:“张河哥哥这么对我,我怎么能不离开呢。”

    我说道:“我怎么对你了啊。”

    甘嘉瑜说道:“张河哥哥假装不知道呢。”

    她吃吃一笑。

    心理素质真的好,这时候还笑得出来。

    我在剪掉她的羽翼,慢慢的,她的人都被清除了,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她兴风作浪不起来了。

    她已经感到了危机感,很大的危机感。

    我怎么舍不得你,我恨不得马上踢你滚出去呢。

    我说道:“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甘嘉瑜站了起来,拍拍屁股,说道:“拜拜,亲爱的,张河哥哥。”

    她离开了。

    蒋青青又凑过来了,她问我,甘嘉瑜又来干嘛。

    我说道:“来搔首弄姿。”

    蒋青青说道:“是因为知道你吃这一套。”

    我问:“那你搔首弄姿,让我吃你一套。”

    蒋青青说道:“搔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