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0章 需要解释什么
    没想到我拉着黑珍珠走,她却和我说这人最好看不要得罪,等会儿。

    这还有黑珍珠得罪不起的人?这倒是神奇了,黑珍珠向来牛叉轰轰,居然有怕的人。

    后来一问才知道,黑珍珠有个项目也要经过人家手中,最好不要得罪。

    就这么陪着他们喝了几杯酒后,就开始有人问黑珍珠是谁,然后黑珍珠介绍之后他们一听是珍珠酒店的老总,纷纷上来敬酒,这下怎么行,虽然是啤酒,但是毕竟刚才黑珍珠喝了白酒了,这十几杯啤酒下去不直接吐了,于是,我自告奋勇,跳出来要帮喝酒,他们都不让,然后我死活不给他们敬酒黑珍珠了,于是有人说如果代酒就一人两杯。接着他们一起起哄,我说两杯就两杯,来!

    本身我就是应该帮黑珍珠喝的,我是她的手下,我看着她这么喝我也心疼。

    于是,我一个人接招,接了七八个人递过来的十几杯酒,一番轰轰烈烈喝下去了之后,我摇摇晃晃,有一股反胃的感觉冲上来。我已经受不了了,忍了一下,没有吐出来,可是,又有人拿来了两杯,一看,就是拉着黑珍珠进来的那个男的,这是明摆着要让我们死在这里的节奏了。

    这时候,黑珍珠挡住了我的酒。

    我再喝下去,我就真的要吐出来了。

    黑珍珠挡住了酒之后,我很感激,心里很感动。

    我给她挡了那么多的酒,她终于也给我挡酒了。

    没想到她却不是给我挡酒,她直接对那个男人说道,不喝了,走。

    说着拉着我就走。

    那男的拉着她的手,说道:“这是要走了吗?就这么一句话不说,不跟我打个招呼就走,也太没礼貌了吧。”

    黑珍珠对他说道:“你对我礼貌,我也会对你礼貌。我没见你对我礼貌,凭什么要我对你礼貌。”

    说着,一个反手。

    直接把他放倒在地上。

    一片哗然的声音中,这男的被黑珍珠放倒在地。

    众人马上冲上来,因为他们的老大被放倒了。

    黑珍珠一脚直接踹飞了最近的冲上来的男的,那人直接就贴在了墙上,这一脚势大力沉,速度十分的快。

    众人一看,都呆住了,没人敢上来。

    没人愿意是第二个被踹飞贴在墙上的,那倒在地上的家伙是被踢在了胃部,今晚吃下去的喝下去的一下子哗哗的呕出来了。

    看着多恶心。

    黑珍珠一拉我的手,扶着了摇摇晃晃的我,对他们说道:“我先给你们面子你们不要。你们记住我,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就怕你们玩不起!”

    说完,黑珍珠扶着我出去了。

    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离去。

    他们过去看他们的领导怎样子了。

    我晕乎乎的,说道:“你打了人了。”

    黑珍珠说道:“没打死呢。你紧张什么。”

    我说道:“那不是得罪了人家了。”

    黑珍珠说道:“是。”

    我说道:“那人家会报复的。”

    黑珍珠说道:“动点手脚,给我们公司制造一点小麻烦而已。如果他敢这么做,他也是自找苦吃。”

    我说道:“既然你不怕他,那刚才不直接走了得了,还喝了那么多酒。”

    黑珍珠说道:“上兵伐谋,凡兵上义,不义,虽利勿动。非一动之为害,而他日将有所不可措手足也。”

    我问:“什么什么?什么意思。”

    黑珍珠说道:“同任何人发生争执,最好都要把矛盾公开化,放出来明撕,让所有的人都知道,理错在于对方。如何取胜不是第一位要考虑的,最先考虑的应该是打出正面的大旗。人做事情不能只考虑一次行动带来的利害得失,而是要考虑这次做的事说的话会不会造成长期被动后果。”

    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子。”

    黑珍珠说道:“如果刚才我不去,他会找我麻烦,暗地里给我们小鞋穿,不给我们的项目签字。为了几杯酒,没必要和人家闹别扭。可我们既然给了他面子,他还得寸进尺这么对付我们,无耻,该翻脸。”

    我说道:“是挺无耻的,可到了最后,还是闹翻了。”

    黑珍珠说道:“闹翻也无所谓,他们敢说出去吗?他们占理了吗?如果他对付我,我去和我爷爷说,我爷爷会不会支持我?”

    我说道:“这倒是,还是你有头脑。我,我走不动路了,让陈逊来背着我走吧。”

    黑珍珠虽然有力气,但是毕竟是一个女的,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我一下子就忍不住,黑珍珠刚喊出一声:“不要在这里吐。”

    我已经忍不住,哗啦啦的吐在了她身上衣服上,包包手机手臂全都是。

    她一下子跳开,我哗啦啦的吐了个满地都是。

    其实我也不想的,但是实在憋不住,本身就喝了很多白酒,然后十几杯啤酒下去,马上就喷出来了。

    那气,那反胃,痉挛,实在是忍不住。

    不要怪我。

    我坐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看着地上恶心的一片,我吐得更欢了。

    服务员远远的都捏着鼻子看着。

    她们叫来了清洁工,清洁。

    而我,瘫坐在了地上。

    黑珍珠看着我,气得瞪了我两眼,然后拿出纸巾擦着她的手臂,衣服。

    我自己衣服也全都是了。

    黑珍珠说道:“气死我了你!”

    我说道:“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忍不住了。对不起。”

    她擦干净了她的包包衣服手机,然后也给我衣服擦了。

    纸巾都用完了。

    她问服务员哪儿有洗的地方。

    服务员说要不你们开个房去洗一下,门口右边就是党校这边的宾馆。

     

    黑珍珠扶起了我。

    她这时候倒是没有嫌弃我。

    扶着我起来后,到了隔壁的宾馆,开了一间就在一楼的房间,扶着我进去后,扔我在了床。

    我趴着,她又给我翻过来了身子,我全身无力,看着天花板,天花板在动,在旋转。

    黑珍珠说道:“随你怎么吐了!我衣服啊。”

    她看着自己的一身衣服,跑进去了洗手间。

    估计洗了半个钟头,她才出来了,头发,脸,全身都洗了,衣服都扔了洗手间门口,她只是披着一件浴巾出来了。

    她全身白的炽亮,那双肩,那胸前雪白。

    可惜,浴巾太高了一点,不然沟都看见了。

    她擦拭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对我说道:“没死吧。”

    说话真难听。

    我说道:“快死了。”

    刚才是吐得连胃酸都呕出来了。

    我昏昏欲睡。

    黑珍珠说道:“去洗澡!”

    她踢了踢我,可我根本动不了,怎么洗澡。

    她说道:“动不了是吧,那我让陈逊来给你洗。”

    我说道:“我,我自己洗。”

    怎么好意思麻烦别人呢。

    我自己努力的坐了起来,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

    黑珍珠打电话给秘书,让助理送衣服过来,也同时让助理去买一套男的衣服过来,问我穿多大的。

    我告诉了她。

    接着我走进了洗手间。

    这边算是招待所之类的,不算是很高级,只有一条浴巾,一条毛巾,她都用完了。

    我只好出去让她帮我拿。

    黑珍珠说让我自己拿,她要打电话。

    我便想要打电话叫前台送上来,结果发现连个电话都没有。

    只能自己去要。

    于是,我打开门站在了走廊上,喊叫着那边的一个宾馆的服务员,叫她过来。

    在走廊的另外一边,有几个人聊着天,听见我这边大喊大叫,他们看了过来。

    我眼睛都是朦胧的,脚是软的,走都不想走一步。

    那服务员走了过来,说道:“你要什么!”

    服务员大概四十多岁的阿姨,态度还特别凶。

    我说道:“麻烦你拿浴巾一个毛巾。”

    她说道:“两条浴巾两条毛巾还不够吗。”

    我说道:“只有一条浴巾一条毛巾。”

    她说道:“不可能!”

    我说道:“真的。”

    她说道:“绝不可能。”

    看来是她们少放了。

    我说道:“是真的。”

    她说道:“我进去看看。”

    我拦住了她,说道:“里面有人。”

    她说道:“不可能的事。”

    我说道:“好好好,有两条,各两条好了吧,我现在多拿一条可以吗。”

    她说道:“十五块。”

    我气了:“什么破宾馆!本来就没有,只有一张浴巾一张毛巾,我都这样子了,你还要刁难我吗!”

    她说道:“那我们洗毛巾浴巾不花钱吗?怎么可能只有一张呢!我要进去看。”

    我说道:“妈的,你诚心吵架了。”

    两人吵着。

    黑珍珠走到了我身后,对那服务员道:“叫你拿就拿。”

    服务员很凶,就是不愿意去,就是要钱。

    黑珍珠冲出去一脚踹飞了那服务员,她倒在地,指了指黑珍珠,可是又说不出话来,疼得她说不出话来。

    黑珍珠站在走廊,骂道:“欠打!”

    我急忙要拉着黑珍珠进来,她这样子,春光大露啊。

    看到我的手要碰她,她急忙避开我的手,对我说道:“别碰我。”

    她嫌我脏呢,我还没洗澡。

    我说道:“算了算了。”

    她说道:“去洗了!用我用过的毛巾,死不了你。”

    说着,她走回了房间里,拿出手机给陈逊打电话。

    我也走回房间,就在我即将关上门的时候,看到门口不远处有个人看着我。

    贺芷灵!

    原来,那刚才走廊的几个人中这个红色裙子的女人,是贺芷灵。

    她好像是送谁来的这边的房间。

    万万没料到,万万没想到。

    我愣愣的看着黑珍珠,贺芷灵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我。

    接着,她转头走了。

    转身走了。

    我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解释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解释什么。

    贺芷灵肯定是误会了我了,可是没办法,看见这样的情况,黑珍珠穿着浴巾,和我在一个房间,她肯定会误会,肯定会想多。

    必须要想多。

    我该去解释的。

    我打开门,追出去,腿一软,跪倒在地,贺芷灵已经不见人影,她已经离开了。

    无奈了。

    贺芷灵看到这种情况,一定认为我和黑珍珠许久不见,**的烧在了一起,她本就认为我和黑珍珠是同一类人的,这下子更是坐实了她的想法了。

    完了,没得解释了。

    可是,我需要解释什么呢?她也不是我女朋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